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古龙的“剑道”与“人道”--从西门吹雪与叶孤城说起

[作者:林保淳]  [2007/9/26]
一、前言

古龙在整个武侠小说发展史中的地位,至今虽仍无定论(1),但“金、“古”齐名,同为武侠小说史上引人瞩目的两颗巨星,对武侠创作产生深远的影响,则应是人无异辞的。

大体上,金庸以其“宗师”的地位、优质的创作,为武侠小说开启了步入文学殿堂的大门,这是金庸最值得称道的“功绩”;而古龙以奇诡俶傥之才情,一力变化求新,紧扣时代脉动,并以“去历史化”的寥阔场景,为武侠开辟出另一境界,则是古龙最得力之处。一“正”一“奇”,诚如陈晓林所说:“金庸叙事平稳,古龙则跌宕多奇变”(2),古龙的“奇”正来自于他的“变”,所谓“习玩为理,事久则渎;在乎文章,弥患凡旧,若无新变,不能代雄”(3),古龙早在1971年就甚有“求新求变”的自觉:

所以武侠小说若想提高自己的地位,就得变!若想提高读者的兴趣,也得变!不但应该变,而且是非变不可!

怎么变呢?有人说,应该从“武”变到“侠”。若将这句话说得更明白些,也就是武侠小说中应该多写些光明,少写些黑暗;多写些人性,少写些血!(4)

事实上,古龙在《浣花洗剑录》(1964年6月《民族晚报》开始连载)中,就已经剑及履及,积极拓展他的武侠事业,是武侠小说领域中最早将“创新”的理论 形诸文字的作家。他不只一次的公开为文批评武侠小说“学艺”、“除魔”的俗套与公式,并宣示其以“东洋为师、非变不可”的决心。他强调:“要求变,就得求 新,就得突破那些陈旧的固定形式,尝试去吸收。”他反诘:“谁规定武侠小说一定要怎样写,才能算『正宗』!”(5)因此,他率先采用散文体式行文,运用诗化的语句分行分段,造成文字简洁明快的效果;撷取意识流的错综时空,布设蒙太奇式的场景组合,加快小说的节奏感;并以“正言若反”的笔法,塑造特立独行的人物与诡异离奇的情节;更独创一种特殊的“非叙述人”的对话体,自问自答,极为别致。凡此,都是古龙在自觉意识下求 新、求变所作的开创。
西汶艺术网
古龙的“变”,是全方位的“变”,无论从文字运用、场景变换、叙事手法、情节变化、主题意识,都曾经对后起的作家造成广泛的影响,而其始则是透过对“武功”的新颖描写开辟出一条坦途的:从《浣花洗剑录》发轫,经《多情剑客无情剑》(1969年)酝酿,而在《大游侠》中完成。本文即拟以《大游侠》书中象征古龙“剑道”达臻圆熟境地的代表人物——西门吹雪与叶孤城为中心,探讨古龙在这方面的成就。

二、从陆小凤传奇说起

短幅的故事,单一英雄的传奇,是古龙后期小说最喜爱的模式,也是一种创意,因为短幅故事不仅迅起迅结,摆脱了旧式武侠小说动辄数十万言的长篇压力,足以在节奏迅速的现代社会中争取到多数的读者;同时,精简而紧凑的情节张力,也最适于表现他奇诡、多变的风格;更重要的是,藉单一故事的烘托,英雄得以在情节中崛起,展现不凡的风采。其中楚留香(6)拜电影,尤其是郑少秋主演的港剧之赐,最富盛名;而陆小凤则是继楚留香之后崭露头角的另一典型。

陆小凤最先是在《大游侠》(1973~1975年由南琪陆续出版)中露面,分《陆小凤传奇》、《绣花大盗》、《决战前后》、《银钩赌坊》、《幽灵山庄》五段故事;其后则又有《凤舞九天》(7)(1975,南琪)、《剑神一笑》(8)(1981,万盛)两部,总计七个故事。

在短幅的系列故事中,楚留香营造了胡铁花这一相当成功的第二男主角。胡铁花的粗率、直爽,与楚留香的风流蕴藉,正好相得益彰,在此,古龙充分撷取了传统小说中的人物对衬手法,相信《水浒传》中的宋江与李逵、《说岳全传》中的岳飞与牛皋,皆是他取法的模范。在陆小凤系列中,古龙刻意塑造第二男主角,不但人数、份量远较楚留香为多,就是作用也完全不同。我们可以说,在陆小凤故事中,古龙掌握了更重要的人物技巧,赋予了人物更多样化的性格特征。在陆小凤故事中,古龙开宗明义提到了熊姥姥、老实和尚、西门吹雪和花满楼四人,此外,还有“偷王之王”司空摘星与“大老板”朱停。这几个人的出场次与作用不一,其中尤以老实和尚、西门吹雪、花满楼与司空摘星最为重要,屡次在几个故事中占有关键的地位。

陆小凤当然是故事中最重要的人物,古龙曾将陆小凤与楚留香作了个对照:

楚留香风流蕴藉,陆小凤飞扬跳脱,两个人的性格在基本上就是不同的,做事的方法当然也完全不同。他们两个人只有一点完全相同之处。他们都是有理性的人,从不揭人隐私,从不妄下判断,从不冤枉无辜。

不仅性格不同,就是形貌的摹写也颇有出入,楚留香“双眉浓而长,充满粗犷的男性魅力,但那双清澈的眼睛,却又是那么秀逸,他鼻子挺直,象征着坚强、决断的铁石心肠,他那薄薄的,嘴角上翘的嘴,看来也有些冷酷”(9)。塑造楚香帅,古龙已力图摆脱武侠小说中“俊男”的造型,但用语及形容,还是不免有几分“帅哥”意味,而且,楚留香永远文质彬彬,不曾狼狈出糗,就是连他 “摸鼻子”的习惯性动作,也颇为“风流蕴藉”。陆小凤则不同,他的形貌,只有“眉很浓,睫毛很长,嘴上留着两撇胡子,修剪得很整齐”(10),古龙舍弃了一切俊美的形容词,只为陆小凤留下了他的注册商标——“四道眉毛”。简洁有力,读者于想象中自不难捕捉到其神貌。陆小凤经常出糗,不但拥有 “陆三蛋”、“陆小鸡”、“陆笨猪”等不雅的绰号(楚留香则是“老臭虫”),而且在语言上也常吃亏露丑(尤其碰到司空摘星)。更重要的是,陆小凤虽然武功深不可测,拿手绝技“灵犀一指”总是“来得正是时候”,却不如楚留香的万能;如果没有周遭的朋友相助,陆小凤不可能完成任何“事业”。换句话说,陆小凤比楚留香多了一分“平凡”之气,更易使人觉得分外亲切,而“平凡”二字,正是古龙晚期小说刻意塑造的。

页码1 2 3 4 5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