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陆经诗文酬唱及其对宋代文学的贡献

[作者:刘德清]  [2009/10/9]
【内容提要】

陆经,一作陈经,字子履,自号嵩山老人,祖籍越州,寓居洛阳,北宋中期的政治家、文学家、书法艺术家。此人《宋史》无传,文集不存。本文探索陆经与时贤名流的诗文酬唱概况,略论其对宋代文学的贡献。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关键词】陆经;诗文酬唱;宋代文学

陆经,字子履,自号嵩山老人,祖籍越州(今浙江绍兴),寓居洛阳。他活跃在仁宗、英宗、神宗三朝,与欧阳修交往密切,平生备受欧阳修赏识与关爱。他的宦迹、诗文及书法艺术,闪烁在当时文坛名流的卷帙里,欧阳修、梅尧臣、苏舜钦、范仲淹、王安石、刘敞、余靖、王盕、赵盦、苏颂、韩维、王令等鸿儒名宦的著述当中,无不留有其诗文酬唱的浓重痕印。然此人《宋史》无传,文集不存,早已湮没于历史的沧海云烟。《宋史•艺文志》著录其《静照堂诗》一卷,《文献通考》卷一九六著录《祖宗独断》一卷,卷二三四又著录《寓山集》十二卷,皆已亡佚。今《全宋诗》辑录陆经佚诗六首、残句二则。《全宋文》辑录其佚文三篇,均为应用体文字。《全宋词》则不见其作。本文依托现存宋代文献,探索陆经与时贤名流的诗文酬唱概况,略论其对宋代文学发展的重要贡献。

陆经又作陈经,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以下简称《长编》)卷一三四庆历元年十二月庚寅纪事附注:“陈经,本姓陆,其母再嫁陈见素,因冒陈姓。见素卒,经服丧既除,乃还本姓。见素,河南人。富弼为作墓志,其子释眖。见素卒于景祐二年三月。”可见陆经的“陈”姓,实为早年假冒继父姓氏,其使用“陈”姓年限,以继父忌辰加上守丧期,当迄于景祐四年(1037年)四月。在宋代文献当中,《欧阳文忠公集》(以下简称《欧集》)准确地反映了这一时限。有的文献两者混记,时作“陆经”,时作“陈经”,颇令人惑乱。

天圣八年(1030年),陆经在管城(今河南郑州)结识欧阳修,后二年,即明道元年(1032年),又自冯翊(今陕西大荔)来洛阳与欧阳修聚会。欧阳修陪陆经共游龙门,并为作《送陈经秀才序》。此文今存《欧集》卷六四,有云:“修为从事,子聪参军,应之主县簿,秀才陈生旅游,皆卑且闲者。因相与期于兹夜宿西峰,步月松林间,登山上方,路穷而返。明日,上香山石楼,听八节滩,晚泛舟,傍山足夷独犹而下,赋诗饮酒,暮已归。后三日,陈生告予且西。予方得生,喜与之游也,又遽去,因书其所以游,赠其行。”欧阳修此行有诗《游龙门分题十五首》(欧集》卷1),陆经亦有记游诗,与下文许多场合的酬唱相同,陆诗早已亡佚,只能以同酬唱者的诗文,来推知陆经的创作。天圣、明道年间,陆经就参与欧阳修等人倡作古文歌诗,他虽然不属于洛邑文人集团,却是北宋诗文革新的早期重要成员。

景祐元年(1034年)春,陆经举张唐卿科进士,同榜及第者有苏舜钦、赵盦、丁宝臣等人。次年春,出知绛州翼城县(今属山西)时,欧阳修在京任馆阁校勘,预修《崇文总目》,分手之际,为撰《送陈子履赴绛州翼城序》。此文载《欧集》卷六四,胡柯误系于“皇祐二年”,此“皇祐”实为“景祐”之讹。文中有云“予友河南富彦国(弼)常与予语于此,今彦国在绛而子履往焉。”据《宋史•富弼传》、《宋会要辑稿》选举三一之三O及《长编》卷一二O景祐四年四月丁未纪事,可知景祐二年富弼“通判绛州”,而据《长编》卷一六七皇祐元年七月壬寅及《干道临安志》卷三记载,又知皇祐二年富弼知青州,由此可确证欧序作于景祐二年。欧阳修此赠序,回顾与陆经的结交机缘,缅怀“六岁而四见之”的整个历程,云:“予昔(天圣八年)过郑,遇子履于管城。其后二岁(明道元年),子履西自冯翊会予于洛阳而去。又明年(明道二年),复来,遂与乡进士,自河南贡于京师。又明年(景祐元年),予方解官洛阳以来,则子履中甲科,为校书郎,其冬,得翼城于绛。又明年(景祐二年)春,西拜其亲于洛而后行。”从中亦可想见,欧阳修步入政坛、文坛之初,在结识尹洙、梅尧臣之前,早已与陆经结为至交。

康定元年(1040年)冬,陆经在京任大理评事,预修《崇文总目》,与欧阳修同事,欧、陆联句寄赠梅尧臣,其《冬夕小斋联句寄梅圣俞》诗辑入《欧集》卷五四。梅尧臣《宛陵先生集》卷七有诗《依韵和永叔、子履冬夕小斋联句见寄》,欧、陆嗣后又有回赠诗,欧阳修诗《依韵和圣俞见寄》今存《欧集》卷五三。庆历元年(1041年)秋,梅尧臣离京赴湖州监酒税,欧阳修、陆经为之赋诗送行。欧阳修《圣俞会饮》诗题下附注:“时圣俞赴湖州。一本作《送梅尧臣赴湖州》。”(《欧集》卷1)梅尧臣当时有和诗,题曰《醉中留别永叔、子履》,存《宛陵先生集》卷八。又据魏泰《东轩笔录》卷一一记载,本年冬,陆经、欧阳修应邀赴晏殊府第饮酒赏雪,欧阳修即席赋《晏太尉西园贺雪歌》(《欧集》卷53),对主人公的安富尊荣、不恤士卒颇吐微词,结果招惹晏殊不悦。陆经当亦有诗作,内容不得而知。

庆历五年(1045年)春,陆经陷于苏舜钦“奏邸之狱”,责授袁州(今江西宜春)别驾。赴任时,与除籍回归苏州的苏舜钦结伴而行,两人一路吟咏唱和。《苏学士集》卷三《维舟野步呈子履》、卷七《阻风野步有感呈子履》、《答子履》等诗歌,都是南下途中与陆经酬唱之作。其中《维舟野步呈子履》诗云:“系舟大河曲,登步目一纵。逍遥玩物华,所乐与君共。已忘窜逐伤,但喜怀抱空。古人负才业,未必为世用。吾侪性疏拙,摈弃安足痛?”苏诗所表现的以顺处逆、安天乐命的旷达人生观,当与同行唱和的陆诗内容相类。陆经自苏州继续前行时,苏舜钦又有《送子履》诗(《苏学士集》卷3)。次年冬天,陆经赋诗寄赠苏舜钦,《苏学士集》卷八有苏氏答诗《寒夜十六韵答子履见寄》。庆历末年,陆经仍在贬官任所,曾赋诗寄赠王安石。王氏亦有答诗,其《次韵子履远寄之作》(《临川先生文集》卷24)云:“飘然逐客出都门,士论应悲玉石焚。高位纷纷谁得志?穷途往往始能文。柴桑今日思元亮,天禄何时召子云?直使声名传后世,穷通何必较功勋?”看来陆氏寄诗,自诉穷困潦倒,并为“奏邸之狱”鸣冤叫屈。王安石对朋友的冤屈与穷困深表同情,慰勉并鼓励陆氏早日洗雪冤案,返抵京师,铸就千秋英名。

至和元年(1054年)十二月,陆经遇赦返京,官复集贤校理。次年春,陆经与欧阳修等屡有诗歌唱和。《欧集》卷一二有诗《内直晨出,便赴奉慈斋宫,马上口占》,题下原注:“一本云《呈子华、子履》。”韩维《南阳集》卷八有《和永叔内直晨出马上口占》诗,刘敞《公是集》卷二五亦有诗《和宿直晨出遂赴奉慈斋告,寄持国、子履》。至和二年夏,陆经与欧阳修同游城西李园,即兴赋诗,《欧集》卷一二有《和陆子履再游城西李园》诗,云:“京师花木类多奇,常恨春归人不归。车马喧喧走尘土,园林处处锁芳菲。残红已落香犹在,羁客多伤涕自挥。我亦悠然无事者,约君联骑访郊圻。”诗人咏物抒怀,高歌春归人亦归,感慨人材久埋没,对老友的坎坷际遇,无疑是一种难得的温存与抚慰。

嘉祐元年(1056年)夏秋之交,梅尧臣返抵京师,陆、欧、梅常在一起相聚吟咏。《宛陵先生集》卷四九有《陆子履见过》诗,云:“刘郎谪去十年归,长乐钟声下太微。屈指故人无曩日,平明骑马扣吾扉。论情论旧弹冠少,多病多愁饮酒稀。犹喜醉翁时一见,攀炎附热莫相讥。”梅氏感叹陆经庆历五年遭劾窜,至和元年回京师,整整十年困窘潦倒,而自己亦长年落魄失意,可谓同病相怜。值得欣慰的是,欧阳修如今官高位尊,却荣悴如一,大家常在一起吟诗唱和。当时参与聚会酬唱的,有王盕等人,《华阳集》卷三有《普净院避暑,呈陆子履学士》诗。后来参与唱和的,还有刘敞、王安石、王安国、杨褒、姚辟、苏洵、梅挚、韩绛、范镇、赵盧、王洙、蔡襄、宋敏求、吴奎、王令、江休复、韩维、胡宿、王拱辰、王益柔等多人,皆是当时的政坛明星或文界名流。以欧阳修为中心的此类文酒诗会,在梅尧臣逝世的嘉祐五年前后达到高峰。文坛上的嘉祐诗会,与政坛上的“嘉祐之治”相互辉映,对宋代文学的最终定调惠益匪浅。

嘉祐二年(1057年)八月,陆经任侍御史。同年秋,出判宿州(今安徽宿县),欧阳修赋《长句送陆子履学士通判宿州》为之送行,诗中有云:“山川摇落百草腓,爱君不改青松枝,念君明当整骖盨。赠以瑶华期早归,岂惟朋友相追随,坐使台阁生光辉。”(《欧集》卷7)梅尧臣《宛陵先生集》卷五四亦有《送陆子履学士通判宿州》诗,有云:“淮境秋传蟹螯美,郡斋凉爱蚁醅醇。睢南莫久留才子,宣室归来问鬼神。”欧梅诗都对陆经的人格与才华给予高度肯定,并对朋友的前程充满信心,坚信未来的陆氏定是台阁栋梁之材,定会成为帝王倚重的股肱大臣。在宿州通判任上,时已移家江阴暨阳聚徒讲学的王令,亦曾寄诗问候。《广陵集》卷一八有诗《寄宿盩陆经子履》。嘉祐五年(1060年),陆经回朝担任侍御使,居住在京城东园草堂,王盕《华阳集》卷四有两首《依韵和范景仁内翰、张公舍人留题子履草堂》诗。次年春,右司谏赵盦有诗《次韵陈经侍御史禁中牡丹》,云:“灵根得地占雕栏,禁苑春深奈晓寒。烟叶绿舒成翠幄,露葩红耸似朱冠。”(《清献集》卷5)赵盦去年八月召为右司谏,时与陆经同为台谏官,两人赋诗吟咏禁中牡丹,诗中“占雕栏”、“耐晓寒”、“似朱冠”的牡丹,俨然蕴含“铁面御史”的自身形象。

治平元年(1064年),陆经出知苏州,次年改知颍州(今安徽阜阳),与颍州通判杨褒多有酬唱。欧阳修《闻颍州通判国博与知郡学士唱和颇多,因以奉寄知郡陆经、通判杨褒》诗云:“一自苏梅闭九泉,始闻东颍播新篇。金尊留客使君醉,玉麈高谈别乘贤。十里秋风红菡萏,一溪春水碧漪涟。政成事简何为乐?终日吟哦杂管弦。”(《欧集》卷14)诗人将陆、杨颍州唱和与当年梅尧臣、苏舜钦唱和相提并论,可见欧阳修对陆经诗歌成就的高度评价。治平四年(1067年)三月,欧阳修罢政出知亳州,赴任途中弯道颍州小住,曾会晤知州陆经,并为其所藏仁宗“飞白”作记。《欧集》卷四O《仁宗御飞白记》有云:“治平四年夏五月,余将赴亳,假道于汝阴,因得阅书于子履之室。而云章烂然,辉映日月,为之正冠肃容,再拜而后敢仰视,盖仁宗皇帝之御飞白也。”欧阳修在颍州偶染小疾,陆经赠药及药方。《欧集》卷一五一《答陆经学士经》其三云:“方苦昏乏,忽被手教,兼惠以药并方,尤荷意爱之厚。”同年,陆经将欧阳修十三首“思颍诗”刻于碑碣,以飨颍人。《欧集》卷四四《续思颍诗序》,详叙其事始末。欧、陆亦有颍州唱和诗,《欧集》卷一四诗《奉答子履学士见赠之作》,相约日后亳、颍隔州唱和。欧阳修《郡斋书事寄子履》、《答子履学士见寄》、《寄枣人行书赠子履学士》(《欧集》卷14)等诗,均是当年秋末亳州任上的唱和作。直至熙宁三年(1070年),欧阳修知蔡州,犹有诗《奉答子履学士见寄之作》,缅怀当年颍州之行,云:“忆昨初为亳守行,暂休车骑汝阴城。喜君再共樽俎乐,怜我久怀丘壑情。累牍已尝陈素志,新春应许遂归耕。老年虽不堪东作,犹得酣歌咏太平。”同年九月,陆经已离任颍州,仍以欧阳氏十七篇《续思颍诗》刻于石,再飨颍人,欧阳修《续思颍诗序》(《欧集》卷44),详叙其原委。

熙宁四年(1071年)五月,陆经在朝任馆职,同判太常寺。七月初,欧阳修致仕归抵颍州。年冬,陆经致书问候,欧阳氏有回书,即《欧集》卷一五一书简《答陆学士经》。次年闰七月,欧阳修病逝颍州,陆氏当有祭文、挽辞,皆亡佚。熙宁八年(1075年),陆经出知河中府(今山西济宁),熙宁十年(1077年)再任。陆经《宋故乐夫人墓志铭》(《全宋文》卷579),明言元丰元年(1078年)仍在河中知府任。周必大《陆子履嵩山集序》称陆经“晚遇裕陵(神宗),自集贤修撰守河中,召知审官东西院,方向于用,则已老矣。”(《庐陵周益国文忠公集》卷53)陆经受诏返朝时间,当在元丰元年、二年间。王安石《临川先生文集》卷三五《河中使君修撰陆公挽辞三首》其三,有云:“主张寿禄无三甲”,哀悼陆经短寿。蔡盪《西清诗话》卷上称陆经“寿不满六十,官不至侍从。”无名氏《分门古今类事》卷一O《相兆门下》亦载此事,题曰“子履不寿”。据此推知,陆经逝于元丰二年(1079年),时年未足六十。又据王安石《临川先生文集》卷三五挽辞标题,陆氏当在正式履任审官东西院前,就已亡故。即以此年为陆经逝年,倒溯陆经景祐元年(1034年)进士及第,年仅十六岁,可谓天才早慧。欧阳修《长句送陆子履学士通判宿州》诗云:“子履自少声名驰”(《欧集》卷7),王安石《河中使君修撰陆公挽辞三首》其一称誉其“知名实妙年”(《临川先生文集》卷35),皆非溢美之词。

陆经的诗文著述,《文献通考》卷一九六著录《祖宗独断》一卷,并引陈振孙语曰:“皇朝陆经记祖宗独断事十事。”早已佚失。《文献通考》卷二三四著录《寓山集》十二卷,云:“集贤修撰洛阳陆经子履撰。”此《寓山集》又称《嵩山集》,周必大《庐陵周益国文忠公集》卷五三《陆子履嵩山集序》云:“公讳经,字子履,洛阳人,故以‘嵩山老人’名其集。”此《寓山集》或《嵩山集》,今已亡佚。另有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著录吴兴沈仲盫《寓山集》三卷,《文献通考》卷二四五记作三十卷,亦不见传世。后世文集题署《嵩山集》者有两种,作者皆非陆经。《四库全书总目》卷一五四著录晁说之《景迂生集》二十卷,提要云:“有别本题曰《嵩山集》,所录诗文均与此本相合,讹缺之处亦同,盖一书而两名。”清王士祯《居易录》卷一,著录“宋刻晁公盬《嵩山集》五十四卷。”此《嵩山集》辑入文渊阁《四库全书》,今传于世,然与陆经毫不相涉。
艺术中国
页码1 2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