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浅论《三国演义》中的术士形象

[2010/4/28]
摘要:古代统称从事天文、医药、占卜、修仙等活动的人为术士。但是,长久以来,术士与巫师、仙人的关系是模糊的。巫师在概念上与术士相仿,是能够通过某种仪式或祭礼来改变别人命运的人。而仙人,更是时常被看做是术士的同义词。在古人的眼中,他们的存在代表了未知事物的神秘,因此对他们或惧或敬。而在《三国演义》一书中,作者罗贯中通过对人物的深入描写以及带有主观色彩的价值取向,不仅向我们展现了术士形象,更深入地刻画了术士形象的“一体两面”的复杂特性。

因此,本论文拟从以下几点,分别展开论述。一、从泥潭中挣脱——术士形象中的诡异气息。二、借来仙家一炷香——术士形象中的天外仙气。三、功成八卦图。——术士形象的大成。
艺术中国
关键词  《三国演义》术士形象  巫师 仙人

正文

一、从泥潭中挣脱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1)脱胎于混沌—术士形象中的巫师特征

《三国演义》在全书的开端,通过对黄巾起义的首领张宝、张角等人的行为的刻画,向我们展示了巫师形象之死,以及术士形象的超脱。在第二回《张翼德怒鞭督邮何国舅谋诛宦竖》之中,有这样一段描写:“玄德麾军直冲过去。张宝就马上披发仗剑,作起妖法。只见风雷大作,一股黑气从天而降,黑气中似有无限人马杀来。玄德连忙回军,军中大乱。败阵而归,与朱儁计议。”

这是对巫术最直接的描写。无论《三国演义》还是其他名著,在谈到巫师的时候,不自觉地会对其巫术的邪恶进行描写与渲染。这是因为他们的巫术掩饰不住的是黑暗的气息,仿佛每一个巫术的施法开端,都有着类似“一股黑气从天而降”的场景,说明巫师所借助的力量,不属于这个人间。而它们的结尾,往往能达到令施法者的敌人身首异处、落荒而逃的目的。然而,在文本中出现的一个“妖”字,却将巫师在古人心目中的地位昭然若揭。

(2)“术”的体现

如果把目光投射到第一回,我们就能在张宝张角的起家史上一见端倪。张角受南华老仙的指教,得《太平要术》;“中平元年正月内,疫气流行,张角散施符水,为人治病,自称“大贤良师”。角有徒弟五百余人,云游四方,皆能书符念咒。次后徒众日多,角乃立三十六方,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各立渠帅,称为将军;讹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作者在此刻意的交代,便是表达了他对巫师的态度。简而言之,便是认为他们“装神弄鬼”。巫师利用着巫术,蛊惑信徒,操控人心,而他们自身却清醒地认识到了巫术的本质,并不迷信其中。巫师们将一个巫字当做自己最大的筹码,宣扬的是超脱人世,追逐的却是尘世权利。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因此,罗贯中笔下张角张宝的失败,具有特殊的意义。“儁曰:“彼用妖术,我来日可宰猪羊狗血,令军士伏于山头;候贼赶来,从高坡上泼之,其法可解。”玄德听令,拨关公、张飞各引军一千,伏于山后高冈之上,盛猪羊狗血并秽物准备。次日,张宝摇旗擂鼓,引军搦战,玄德出迎。交锋之际,张宝作法,风雷大作,飞砂走石,黑气漫天,滚滚人马,自天而下。玄德拨马便走,张宝驱兵赶来。将过山头,关、张伏军放起号炮,秽物齐泼。但见空中纸人草马,纷纷坠地;风雷顿息,砂石不飞。张宝见解了法,急欲退军。左关公,右张飞,两军都出,背后玄德、朱儁一齐赶上,贼兵大败。玄德望见“地公将军”旗号,飞马赶来,张宝落荒而走。玄德发箭,中其左臂。”

以秽物破巫术,这便是巫师的末路。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3)张宝、张角等人的失败与术士形象的联系

罗贯中正是要在巫师倒下的躯体上,超脱出一个不同的形象。张宝张角的失败,是巫师时代的结束。

细观张宝、张角的行为,其实与《水浒传》中108位好汉从地底挖出石碑,便依照碑上的铭文排下108将的浩大座次,使得原本还为人所不齿的草莽流寇,一晃变成了天兵天将,成了“替天行道”的忠义之士。而张宝张角之辈,恰逢东汉末年,社会腐化堕落到了极致。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称王称霸,或者美化地说是“拯救苍生”,他们利用“术”帮助自己在民众中产生形成威望。可以说,如果曹操、孙权甚至刘备的崛起都或多或少因为出身不俗,易于吸引民众投奔,那么张宝张角所代表的一类术士,便是借“术”,煽动百姓追随他们,使得他们有机会自立为王。

张宝张角的“术”,因为更多是用来蛊惑群众,所以罗贯中在价值取向上对其并不高看。他们可谓是由草根阶层中走出的、以术为工具实现自己政治理想的术士形象。

二、借来仙家一炷香

(1)仙人指路—术士形象中的仙家之气

如果说张角、张宝等人是以半巫半人的角色,揭开了《三国演义》恢弘壮丽的大幕。《三国演义》中的术士形象也由此混入了巫师的血脉,透着几分诡异气息。但是,他们也不过是揭帘的帮工,罗贯中给予他们的空间也只有发端的几节。那么,术士形象的第二次登场,可谓是借来仙家一柱香。几个隐匿于乱世铁色天幕下的身影,拂去衣襟上点点凡尘,飘然降世。

张角等人出场时,引得天下大乱,群雄问鼎,诸侯割据的大背景悄然铸就。而那来自天外的飘渺仙气,把最粗笨的搭台苦工直接跳过,淡然一笑,在转折的路口,将隆隆前行的车辕只一转,便引得乾坤颠倒。

(2)“术”的体现

于吉,在这群人中第一位登台。而他简短但绝不简单的演出,代表的是罗贯中在刻画第二批术士时的诸多特点。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饮酒之间,忽见诸将互相耳语,纷纷下楼。策怪问何故,左右曰:“有于神仙者,今从楼下过,诸将欲往拜之耳。”策起身凭栏观之,见一道人,身披鹤氅,手携藜杖,立于当道,百姓俱焚香伏道而拜。”故事发生在江南吴家。当时的孙策继承了兄弟的基业,正准备在这片神秀的土地上打下自己的烙印。不幸的是,刺客的突袭,使这位勇冠三军的大丈夫身批金疮。但是,伤势毕竟有限,在于吉出场之前,几乎没有预兆暗示这欣欣向荣的景象将有一日被撕得粉碎。

而在此,吸引人注意的有以下几点。首先,于吉的背景。《三国志》中记载他“立精舍,烧香读道书,制作符水以治病”。注意一个“道”字。这个字,便是仙与巫最大的不同。“道,就像水一样,无声无息无为而养万物,此道之力,人不可及。唯有无为而寻道方可及道,另行他路必自损道行。”因此,道人便是与仙最接近的人物。如果百姓向张角叩拜,也许人们会认为他是妖言惑众,装神弄鬼。而如今百姓焚香顶礼膜拜于吉,却是因为他飘然的仙风道骨。其次,是于吉显露的神迹。也许,命中注定于吉便是孙策的煞星。孙策不过第一次和他见面,便因为百姓对于吉表现出崇拜而恼羞成怒,“喝令:‘速速擒来!违者斩!’”可是接下来的一切,却显示出于吉作为术士的不平凡。刑场祈风祷雨,断头尸首消失,风雨夜显灵惊倒孙策,杀于吉之小卒为孙策误杀,道观显圣,直至后来镜中显灵。这一连串的诡异,让孙策心惊肉跳。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还有,便是加害术士的角色戏剧般转折的命运。虽然孙策此举是出自保全社稷的大局考虑,要把可能蛊惑人心的邪魔外道铲除。但这也暴露了他有勇少谋,刚愎自用的缺点。不分青红皂白地杀却了一个神仙般的人物,其结果便是“策拍镜大叫一声,金疮迸裂,昏绝于地。夫人令扶入卧内。须臾苏醒,自叹曰:“吾不能复生矣!”。

孙策死,孙权出。三国时代巨鼎一足的东吴艨艟,渐渐显露出了它的头角。可以说,正是于吉的出现,使东吴政权干脆利落地完成了换血,剧情由此走上了正轨。不得不说这是极巧妙的转折。

页码1 2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