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杜元化其人其事与《杜元化太极拳正宗考析》之考析 

[2012/5/5]
一、其人:杜元化字育万(1869—1938)河南省沁阳县(今沁阳市)义庄人。1905年至1910年师承于温县西新庄任长春学习陈氏太极拳,是陈氏太极拳的再传弟子。

其师任长春(1839—1910)青年时代(约1855—1871)在陈家沟陈仲甡(L809一1871)(清武节将军)家里做长工,并随其学陈氏太极拳,直至陈仲甡去世,长达15年之久。任长春的师承关系早在民国四年中洲文献转载李时灿为陈仲甡撰写的传文中和《陈氏家乘》里均有记载,这段历史任长春的曾孙任天顺和任长春的再传弟子刘清廉之子刘振汤都可证实,和有禄编著的《和式太极拳谱》一书中的有关内容也是佐证。任长春无疑是陈氏太极拳名家陈仲甡的弟子。其弟子的弟子无疑就是再传弟子。

二、其事:关于《陈氏太极拳图说》中所称——“订补者”和《杜育万述蒋发受山西师传歌诀》的内容,是杜元化一生中所完成的一件大事。其内容被《太极拳之研究》的作者看好,并借此大做文章,虚构访问陈家沟的事实,编造陈鑫作介绍等一系列不实的故事情节,如访问陈鑫时,“从外面进来一个人,陈鑫介绍说,他叫杜育万,他也是练太极拳的……杜告诉我们,他练的太极拳是河南开封蒋发传来的……”等有关内容。1987年台湾宋志坚先生将《太极拳之研究》视为经典之作,并以此为主要内容又编著—册《太极拳源流考证辩》企图以吴图南编造的故事为证据,篡改史实,改变太极拳的源流。1999年《杜元化太极拳正宗考析》的作者又以《太极拳之研究》的内容为论据,不加考证,大肆发挥,采用“推想“”分析”“对比.”的手段将本届一脉相承的陈氏太极拳分析成为“两种拳在同—地域流传、传递”。将本属陈氏太极拳小架64势的理论、图解经任长春再传被分析成为“道家”和”儒家”两种思想体系,企图否定陈氏太极拳的传递和源流,从而实现杜元此欲达到的目的。

众所周知,《太极拳图画讲义》由陈鑫自1908年至1919年写成之后,因当时社会动荡,连年灾荒,加之年老家贫等原因,达10年之久未能发表。1927年有人自愿助其出版,陈鑫便将书稿交他人带去南京联系出版,两年之久未果,又被谎称遗失。陈鑫为此—病不起,于1929年去世。临终前将其兄子陈椿元从湘召回,并将其平生所著《陈氏家乘》《三三六拳谱》《安愚轩诗文集》和有关撰写《太极拳图画讲义》时存留下来的零散资料——并交给陈椿元,并嘱“此吾毕生之心血,汝能印行甚善,否则焚之可也”。陈鑫去世后,陈椿元不负重托,立即率其家人,即该书的“编辑者”和“参订者”,昼夜不舍,寒暑不懈,对其先人的遗稿又历时三年进行整理,补遗,修订。国家和河南省国术馆的有关领导人得知这一消息后,曾三次到陈家沟垂询此事,并给予了大力支持,使该书于1933年在开封开明书局得以公开发表。发表时将陈椿元等人整理、补遗、修订而成的作品定名为《陈氏太极图说》。该书的公开发表给谎称遗失者造成了巨大的压力,陈鑫原著书稿被遗失七年之后,于1935年《陈氏太极拳汇宗》将其收录其中。

1932年冬,陈椿元得到河南省国术馆馆长陈泮岭、河南省通志馆馆长韩自步、河南省博物馆馆长关百益、河南省撰修协张嘉谋以及张镜铭、白雨生、王谛枢等名流七百大洋的资助后,率族侄陈鸿烈(陈立清之父.)前往开封开明书局交接付印。王谛枢是捐资人之一,也是河南省国术馆指派协助陈椿元联系出版的负责人;杜元化当时在开封是国术馆下属的职员,他得此消息后显得格外的积极和殷勤,在陈椿元面伪装他是国术馆派来的,在开明书局面前谎称他与陈椿元有一定的关系,进行欺瞒,在陈椿元和陈鸿烈离开封回温县陈家沟之际,杜元化私下串通王谛枢在未经陈椿元同意的情况下,自作主张,将他本人和王谛枢作为《陈氏太极拳图说》的“订补者”,然后把“蒋发受山西师传歌诀”的内容附录在该书的末页,当时王谛枢就觉得这样做不妥,因为“歌诀”的内容并非陈鑫原稿之内容,与该书的内容毫无关系,如果要附录,就必须注明“杜育万述”否则王谛枢不同意这样做,于是就有了现在书中“杜育万述蒋发受山西师传歌诀”的内容。关于书中“任脉督脉论”—节内容,是《陈氏太极拳图说》原稿之内容,本节最后所注“杜补”二字,是在王谛枢也知的情况下,杜元化私下串通开明书局职员加上的,纯属他个人欲达其偷梁换柱之目的。

《陈氏太极拳图说》出版发行之后,陈椿元见此“歌诀”的内容十分恼火,便要追究有关人的责任。杜元化多次赔礼道歉,并当众赔偿一百大洋,然此时已生米做成熟饭,陈椿元也再未予深究。《陈氏太极拳图说》开始先印了40套,不久又印了一千套,陈椿元要求再印一定要将“师传歌诀”的内容予以删除,杜元化也予以承诺,其时陈椿元已经远离开封,因交通信息不便,也就完全相信了杜元化的承诺,没想到杜元化只是在该书的目录中将“师传歌诀”四个这字删除后改为“研手法”,而文中“杜育万述蒋发受山西师传歌诀”的内容并末任何改动和删除,杜元化通过玩弄手法,再一次欺骗了陈椿元,达到了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三、《杜元化太极拳正宗考析》之考析

《杜元化太极拳正宗考析》的作者依据杜元化的《太极拳正宗》和吴图南的《太极拳之研究》的内容为论据,未经考证,就借题肆意发挥,采用所渭“推想”、“分析”、“对比”的手段,肆意混淆杜元化与《陈氏太极拳图说》的关系。众所周知,陈鑫原著书稿为《太极拳图画讲义》,  自1908—1919年历时12年写成之后,由于多种原因,“欲及身刊发传世、志未遂”,后又被称遗失。陈鑫去世后,由其后人又历时三年对其遗稿进行整理、补遗、修订的《陈氏太极拳图说》,在陈鑫去世5年之后,才得以出版发行。然而杜元化经过使用种种不择手段,将他自己的作品“蒋发受山西师传歌诀”的内容强加在《陈氏太极拳图说》著作里,其借他人之著,倡自己之说的行为,今天却被作为支持“张三丰传云游道人,云游道人传王宗岳,王宗岳传蒋发,蒋发传邢喜怀,……再传陈清平”的重要论据。同时《杜元化太极拳正宗考析》的作者也完全相信吴图南先生访问陈家沟陈鑫时见到了杜育万的情况,以此“推想”杜育万与陈鑫—定有接触,一定有交往。同时“推想”杜元化的所作所为,陈鑫的后人“当时应该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大家认可才那样做的”。并由此“推想”断定陈鑫原来已承认陈氏太极拳乃蒋发所传的论断,岂不知《太极拳之研究》的作者所谓民国六年访问陈鑫的故事情节,纯属捏造和虚构,根本不具有真实性,公众和读者早有定论,而今天仍有少数人视为经典之作。为了辨明真伪,特将《太极拳之研究》的作者虚构、捏造的故事引出几点最简单的事例,供《杜元化太极拳正宗考析》的作者再作一次考证。然后再“推想”“分析”其真伪。

页码1 2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