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大成拳(意拳)重大疑难史事考(2) 

[2012/5/8]
编者:上期考证的题目为:l、关于恒林和尚;2、关于《时报》作者对王芗斋的两次采访:3、关于张璧及其对于大成拳的两次命名。

一、关于王芗斋先生何时开始在四存学会教拳

毫无疑问,大成拳(意拳)的出世和张壁对王芗斋先生的来京邀请行为是密不可分的。但是,张璧是何时邀请的呢?此事距今已经有整整七十年了。当事人的双方全已经成了故人,而王玉芳先生至今既没能拿出张璧的邀请信,也不能给出准确的来京时间。目前为止尽人皆知的一个大致时间范围是1937年;邀请人是张璧(还有齐振林)。如,于永年先生的《大成拳站桩与求物》一书、胥荣东先生的《大成拳:拳禅合一的中国武术》一书、李康先生的《真正大成拳》一书、林肇伦先生的《意拳(大成拳)源流述真》一文、《历史是公正的》一文等。

有些大成拳著作中就干脆只字不提张璧的邀请之事。如,和振威先生的《大成拳学》第一部中就如此陈述说:“l937年,王芗斋先生在北京‘四存学会’体育班传授功法,弘扬意拳”;姚宗勋先生在《意拳:中国实战拳法》一书中首先肯定了王芗斋先生在1937年秋天比武战胜洪连顺之事,而涉及到在四存学会体育班教拳则提出是1938年,根本没有提出张璧等人的邀请主事。薄家骢先生、张鸿诚先生的论著中也是如此。

张璧在1931年11月8日配合日本关东军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制造了天津事件后,为了躲避张学良部队对他的追捕.他和日本浪人在门月]o日深夜一起迅速逃到了沈阳。直到西安事变前后,他才偷偷回到北京,等待着重新走入政界的机会。当时他的主子齐燮元出任伪华北政府的伪治安总署督办.并有伪上将军衔,终于在l938年的2月25日才给了他一顶新帽子--北京公用管理总局局长。这一消息刊登在2月26日的《实报》上。从2月中下旬开始,张璧才有能力成为王芗斋在北京的真正保护伞。而这个时候,四存学会还没有设立体育班呢。所以,1937年王芗斋先生来京,并没有马上在四存学会传授拳法。到了1939年12月24日《实报》上发表何绍文的《四存学会的体育班》(此文名称被人多误以为是《四存学会体育班》)一文时,文中也只是讲:“更筹备月讲班、周讲班、体育班、游艺班,暂假金鱼胡同一号”.可见。直到这时候四存学会的体育班还是处于“筹备”状态。而金鱼胡同一号并非只是为了练习意拳的场所,而是四存学会的“月讲班、周讲班、体育班、游艺班”的一个综合的临时办公地点。这也就解释了为何练习意拳场地会频繁更换,以至于不得不占用姚宗勋先生的私宅这样一个问题。

因此,主张1937年或1938年王芗斋先生就开始在四存学会教拳的说法是不妥的。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二、关于张璧对在京日本人武术活动的态度

日本人一向自认为是世界上唯一具有武士道精神的民族。在它的每一个占领区,都毫不例外地要举行所谓的比武大会。其中,日本军队中的武术高手在和缅甸与泰国拳师的血腥比武中多次失败,催使日本军界高层开始在各占领区插手当地武术界,培养为其所用的武林高手(这大概是某些人把大成拳称为“汉奸拳”的起因吧)。然而,在整个日伪占据北京的三、四十年代,日本特务机关并没有任何人把持着或渗透到大成拳的教学和比武活动。王芗斋先生也没有在张璧的关照下成立意拳研究会。以下几个证据可以证明王芗斋在此事上并无汉奸行为。
艺术中国
第一个证据,日本特务机关在北京插手的拳种是通背拳,而不是大成拳。见《实报》1938年2月28目的报道:

“本市拳术名家郝振芳、许禹生、白乐民等为提倡通背拳法,锻炼体格起见,特发起组织中国通背拳术专门研究社,并聘日本通背拳名家武田熙顾问,指导一切。”

这个武田熙并非仅仅只是个一般名义上的顾问,居然是个可以“指导一切”的顾问!他在北京的真正身为华北交通公司”。

而华北地区交通公司的大股东之一就是张璧,他还兼任北京公交电车公司董事长。作为主办者之一张璧并没有命令王芗斋先生领大成拳和四存学会体育班成员参加。也没有把王芗斋先生作为武术教官推荐给日方。

令人费解的是,真正由日伪把持的“中国通背拳术专门研究社”及其所属武术家们没有被现在的武林骂为汉奸,这些武术家习练的拳术,也未被骂为“汉奸拳”,而这顶帽子却被戴在没有日伪把持的背景,也沒有成立什么研究会,只是隶属于四存学会之下的体育班正练习的一种新兴拳法--大成拳的头上,这是很让人奇怪的事情!
艺术中国
“汉奸”一般是“卖国贼”同义语。一个武林中人,只要他没有充当日伪打手和帮凶,哪怕他教了几个日本兵的弟子,和汉奸卖国贼是不搭界的。因为他所能出卖的只是一身武艺而已。教拳只是他在当时的一种谋生手段。我们可以指责和痛骂他没有民族气节,难道就不会学学文天祥吗?!但要真正认定一个人是“汉奸”,犯了“汉奸罪”,就不是随意说说的事情了。事实上,被定成汉奸的是齐燮元和张璧,而不是王芗斋先生(编者:确实,给什么人戴上“汉奸”的帽子,要有法律依据,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听说在抗日战争期间和抗战之后,中国的法律对“汉奸罪”有明确界定,但不知具体是什么內容,愿熟悉有关条文者能有所见教,以便为现在那些有志于从武林历史上揭露隐藏汉奸的朋友们,提供一些法律常识上的帮助)。

三、关于王芗斋和日本东亚武道大会

李康先生在《真正大成拳》一书中曾主张:“1949年,日本东京举办东亚武术竞赛大会,邀中国参加,并通过伪新民学会顾问邀王芗斋出席。伪政权组织了以马良为首的代表团参加。王芗斋说:‘这是个皇帝的代表团。’以病为由坚辞”。石师芗先生在《名扬中外的意拳宗师王芗斋》一文中说:“1940年,日本在东京举行大东亚武术竞赛大会,请先生出席,他以腿疾,行走不便而婉辞。不久,复有日人指使张某赠银万元以遂先生远征世界之志,实则阴谋收买,先生亦拒不接纳。”

页码1 2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