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大成拳(意拳)重大疑难史事考(1)

[2012/5/8]
我爱大成拳,我也练大成拳。七十年代,王芗斋的学生、白云观道士姜正坤先生开始教我神拳(即意拳,姜老师l938年轻张壁介绍找芗斋先生学拳时尚无大成拳之名,他又不喜欢意拳之名,于是他个人将所传意拳改名为神拳,他说“神是意之土”)。八十年代,姜老师介绍我师从王选杰先生学习大成拳。在海外生活十几年最近回国后,鉴于目前大成拳和意拳在具体练习方法上的一些差异,我又利用业余时间向薄家骢先生和姚承光先生补习意拳。可以说,我学的大成拳既有三十年代的王芗斋意拳因素,也有八十年代的王选杰大成拳基础,还有现代的姚宗勋意拳影子。所愧不擅技击,所慰精于学术。吾爱吾师,但是吾更爱真理。在大成拳史上一些重大的的历史问题上,异议颇多,史料难寻。不论是在练习功法上还是拳史事件上,拳家们习惯了口耳相传。于是有关大成拳的是非黑白,越来趟多。有说它是汉奸拳的,有说它是流氓拳的, 有说它是大杂烩的    甚至有人公开质问“解铁夫先生家居何处,其家中现有什么人?方恰庄先生是何方人氏?现况如何?有无学生?后代是谁?“在大成拳门内,当年《历史是公正的》一文就多处指责王选杰先生的著作中所述拳史为非。但是,很多大成拳和意拳的书(包括《历史是公正的》一文)也同样在拳史陈述上错误比比皆是。有些重大的错误甚至出现在第二代,第三代著名传人的著作中。在大成拳门外,童旭东先生时大成拳史的反驳质疑文章、李紫剑先生的《大成拳问疑》以及网络上盛传一时的《内家拳旧闻》中的相关质问等文章,都使我意识到有必要利用我所掌握的资料和学术基础,对这些重大的疑难历史问题进行系列考证和研究。

一代拳学大师王芗斋、姚宗勋和王选杰等诸多先生为大成拳的创立、普及和发展付出了毕生的心血和努力。作为他们的弟子和后学之一,我们承泽在这一空前绝学所带来的珍贵文化遗产庇护之下,订正、补充和完善大成拳的发展轨迹,使以往代代口耳相传的拳史,成为一部可证可观、可考、可查的信史,则是我个人责无旁贷而又义不容辞的。历史使命之一。于是,我决定开始《大成拳(意拳)史上若干重大疑难史事考)系列论文的著述。并将此长篇考证论文交《武魂》独家发表。

一、关于恒林和尚

恒林和尚,又被有些人和文章中称作行林和尚、街林和尚。如:姚宗勋先生在(意拳:中国实战拳学)一书附录《意拳创始人王芗斋先生》

文中就称为“衡林和尚”。王选杰先生在《王芗斋与大成拳》一书中就称为“行林和尚”。

案:恒林和尚,俗姓宋出家后法名恒林,号云松,河南省伊川县人,1865年生,家居伊川县宋寨,世代为农。1875年,恒林到少林寺出家为僧,其师为晚清少林寺著名武僧延乐和尚。有些论著中说恒林和尚的师傅是本空和尚或本觉和尚(见《王芗斋与大成拳》),显然有误,而且也不符合少林寺和尚的排名谱系规则。恒林和尚年长受戒后升任为监院。1908年,恒林出任登封县僧会司僧会。民国初期,地方混乱,恒林被推为少林保卫团团总。l923年历十月初二日,圆寂于少林寺,享年五十九岁。根据武术史家唐豪先生《行健斋随笔》一书中的记载:

“民国九年,土匪杆首朱宝成、牛邦、孙天章、段洪涛,聚众犯巩县鲁庄。少林僧恒林,时为本区保卫团团总,会偃师十四、十五两区,巩县九区民团,与朱等战于少林西敖子坪,破之,得枪甚多,藏于寺,十二年秋,恒林物故,其弟子妙兴继为主持......恒林、妙兴皆擅技击。”

二、关于(实报)作者对王芗斋的两次采访

毫无疑问,《实报》对王芗斋的报道,为大成拳的出世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它先后两次连续报道了记者对王芗斋先生的采访。但是这两次报道文章具体刊发日期、究竟分几次刊发在哪一版上,以及署名“本报记者”的那个《实报》记者是谁等问题,在现今已经出版的国内外中、英、日、法四种文字的大成拳全部论著中,一直没有得到说明和解答。有的论著中说是分四次刊发的有的论著中说星次日分四部分刊发的......也有的著作中把这两次相隔半年的采访文章合为一篇加以介绍甚至还有不少地方人为增补。显然这是因为没有机会看到原始报纸而产生的主观性更改行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两篇文章先后被《实报》和《新民报》相互转发后,产生若干改动之处。

实际上,这两次的采访报道分别是以五次连载刊发的,具体说明如下:第一次采访的文章名为《大成拳宗师王芗斋谈拳学要文》,全文共分四部分,分五次连载,即:第一次采访的第一部分刊发在l940年6月27日星期四,农历是五月二十二日,刊在第四版。第一次采访的第二部分刊发在1940年6月28日星期五,农历是五月二十三日刊在第四版。第一次采访的第三上部分刊发在1940年6月29日星期六,农历是五月二十四日,刊在第四版。第一次采访的第三下部分刊发在1940年6月3O日星期日,农历是五月二十五日,刊在第六版。第六版为《小实报》(即副刊和专刊性质)第一版。第一次采访的第四部分刊发在1940年7月1日星期一,农历是五月二十六日,刊在第四版。第二次采访的文章名为《大成拳宗师王芗斋采访记》,全文共分两次连载,即:第二次采访的第一部分刊发在]940年l2月20日星期五,农历是十一月二十二日,刊在第四版。第二次采访的第二部分刊发在1940年12月21日星期六农历是十一月二十三日,刊在第四版。

最后一个问题:署名“本报记者”的那个记者是谁?以我的调查来看,当时负责《实报》的武术类采访和报道的只有一名年轻的男性记者,他一直喜欢使用的笔名是“羡渔”。真实的原名下详。

页码1 2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