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摔跤与散打结合--现代手搏

[2012/5/10]
据袁祖谋介绍,现代手搏运动于2001年开始正式推广,很快就吸引了众多的目光,不仅练习中国跤者欢迎,欧洲和北非一些国家从事搏击类运动的青少年,也正在加入现代手搏运动的行列。现代手搏运动的教练员、运动员队伍正在迅速壮大。这项运动的前景看好。

与袁祖谋一起在法国武术节上表演手搏的斯特凡诺·达内西,就在意大利教摔跤和手搏。斯特凡诺·达内西告诉笔者,他本来是练太极拳和螳螂拳的,后来向袁祖谋学习中国跤,了解到中国摔跤是非常优秀的体育项目,就在他的俱乐部里增加了摔跤。他与袁祖谋来往很密切,当袁开始推广手搏时,他当然也就跟着学习、推广手搏,并成为得力的骨干。与欧洲国家许多俱乐部一样,斯特凡诺·达内西同时教几种武术,他的名片上就写着“手搏”“太极”“螳螂”等。

我们看到的一次手搏训练。是在袁祖谋的一位比利时学生的俱乐部。从巴黎乘火车到布鲁塞尔,就像从北京到几个周边城市一样方便。教练迪尔克·克罗卡埃特开车接我们,然后驱车到郊区一个体育中心,这里有游泳、潜水、篮球、柔道、(身十本)道(法文为TAID0)等项目的训练场地。

迪尔克·克罗卡埃特是政府一个部门的电脑工程师。这个年轻人娶了一位来自波兰的姑娘,现在还没有小孩,有较多的业余时间。他最早学习的是中国广东一带流传很广的洪家拳,后来又先后跟袁祖谋练习中国跤和手搏。他的名片上印着“洪家拳”“摔跤”“手搏”“散打”。

晚上8点,迪尔克·克罗卡埃特带学生先做准备活动,约20分钟。之后练洪家拳,最后练手搏。他的学生水平参差不齐,有的自己可熟练地做手搏的攻防动作,有的还较生疏,需要他指点,或者由他配合做动作。几个学生中,有一人穿着白色T恤衫,上面印有中文“宣武”二字。原来,去年袁祖谋带太极拳和摔跤、手搏两批人到中国,太极拳学员先到江苏一小镇旅游,摔跤、手搏学员先到北京宣武体校跟北京摔跤队总教练、曾为中央电视台担任跤王争霸赛解说顾问的马建国练中国跤,最后分头去长春。因为马上就要过复活节,当晚来训练的人不多,但他们还是按计划认真完成了两小时的训练。

大概,除了法国国内有些俱乐部只练摔跤和手搏,欧洲许多俱乐部都是像斯特凡诺·达内西和迪尔克·克罗卡埃特的俱乐部一样,同时练几种武术。袁祖谋推广手搏,正是希望更多练其他搏击类项目的青少年加入练手搏的行列。现在,他的希望正在变成现实。

当我们告别袁祖谋时,他告诉我们,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刚与他联系,要求开展现代手搏。阿尔及利亚开展中国跤已有非常好的基础,部分人也练过手搏,第六届巴黎市长杯赛时,中国队夺得男子团体总分第一,而阿尔及利亚队夺得女子团体总分第一和男子团体总分第三,从而获得男女团体总分第一。如果现代手搏在这个国家广泛开展i这个项目将又增加一支生力军。

袁祖谋推出手搏,有一个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中华民族传统体育项目能够进入奥运会。

那还是2001年夏天的事了。经中国驻法国大使馆的介绍,袁祖谋带着有关手搏的资料来到北京推荐手搏。他希望将手搏作为武术散打的改革方案,若“手搏”能进入奥运会,将独树一帜:是唯一“拿、摔、踢、打”俱全,唯一穿跤衣,唯一戴露指手套的项目。穿跤衣可与拳击、自由式和古典式摔跤、跆拳道、柔道形成明显区别;戴露指手套不同于拳击和跆拳道;而“踢、打”进攻又是柔道、自由式和古典式摔跤没有的;“拿、摔”进攻则同拳击、跆拳道、自由式和古典式摔跤大不一样。

袁祖谋并不在意手搏的“发明权”,说这一项目的名称可以仍叫散打,以保持连续性,他只是为武术进奥运会出一个主意,增加一种选择。

他对笔者说,当时接待他的中国武术界人士听了他的意见后,仅复印了杂志上有露指手套的照片,没作任何表示。

笔者听说过,中国武术界恢复散打时,也曾试过戴露指手套的方案,但是,有运动员打急了,真往眼睛上抓。也许正是由于怕伤人,也许还有别的什么原因,戴露指手套这种方案最终被否定了。这一否定,也使得现在武术散打的中国特色淡化了很多,而在服装、护具、赛台等方面更像拳击。这也是武术散打遭到业内外人士很多诟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应该说,袁祖谋的愿望是不错的。作为一个海外游子,能为中华民族传统体育的发展献计献策.其情可嘉,不远千里回国奔走,精神也非常难能可贵。当时,一家武术杂志就刊出题为《埃菲尔铁塔下的激情》的文章,将袁祖谋带回的手搏称为武术散打“奥运版”的雏形;而另一篇题为《平常心推倒篱笆墙》的文童则呼吁武术和中围跤的“大本营”动起来,推倒隔在两种国粹间的篱笆墙,共同“制造符合奥运竞技游戏规则的产品”。

但是,原本与武术同根,也曾经属于武术的中国式摔跤,在建国初期就与武术“分道扬镳”了。1956年同时成立的中国武术协会和中国摔跤协会都是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的下属组织。中国式摔跤与古典式和自由式摔跤同属一个协会,而古典式和自由式摔跤又是奥运会项目,因此,中国式摔跤不大可能受到重视。将近半个世纪的“隔绝”,武术的发展已成体系,而中国跤虽曾是一、二、三、四、六、七届全运会赛项目,但1993年在七运会上举行“告别赛”后,迅速走向冷清。当中国有关方面开始考虑将中国的一个传统体育项目推进奥运会时,将任务交给了武术界。据说,中国式摔跤界人士也四处奔走,希望将中国式摔跤推进奥运会,他们的努力当然是无功而返。中国武术界人士说,他们曾经考虑将中国式摔跤要回来,但遭到了拒绝。而要将中国传统体育项目推进到奥运会中,中国武术界是不可能考虑中国式摔跤的。因此,袁祖谋得不到任何回音,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

北京之行,乘兴而来,失望而归。但是,袁祖谋并没有灰心。

页码1 2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