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一代宗师陈照丕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2/7]
照丕老师在家教拳第18天,温县教体委的安主任就拿着省里有关部门来信说:“照丕老师虽年老退休返乡,也不能卸掉教太极拳的责任,望温县有关部门支持,协调安排好照丕老师的工作。”县里来人将照丕老师接到温县城,安排到县招待所。第二天就在县直机关开始教太极拳,后又安排温县第一高中全面推广普及太极拳。就这样,已65岁的老人不顾路途疲劳,来回奔波于县城和陈家沟之间。那时交通不便,老人家又不骑自行车,只好靠走路来回于5公里路程,既不影响县里课程,又不能耽误培养陈家沟的学生。现今60-70岁的原温县机关干部、一中学生和陈家沟的村民,练习太极拳的均受益于照丕老师。照丕老师在县招待所住,每天早上6点钟在老县委门前教县直机关干部太极拳,在大家没去之前,他总是提前到自己先练,练到热时就将棉袄棉裤脱掉,穿单衣短裤在练。这时有些起早的行人看到就笑,大冬天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照丕老师就在这种情况下写诗一首: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披星戴月五更天,起床练习太极拳;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不怕寒冷风刺骨,单衫短裤不着棉;

行人观看笑绝倒,笑我古稀学少年;

摆脚跌叉能铺地,二起双足满天飞;

拳术不知老将至,名利于我如云烟;

但愿服务为人民,康乐幸福保平安。

1958年河南省武术表演赛在郑州召开,照丕公荣获太极拳第一名。1960年全国武术表演大会在郑州召开,照丕公被授予“全国太极拳名家”称号。1964年,当选为中国武术协会委员(当时河南就两个名额,另外一个是卜文德老师)。

1958年,中国当时正在搞大跃进、大办钢铁、人民公社阶段,人心浮躁,静不下心来。1959---1962年是大跃进过后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没有粮食吃。人们都挖野菜、吃树叶树皮、吃草根。人人自危,面黄肌瘦,浮肿,甚至饿死人都有。能坚持练拳的人几乎很少。那时的我年龄尚小,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个人生活现状是和一个疯癫老娘相依为命,家里一贫如洗。照丕老师为鼓励支持我练拳,将温县政府分给他的30斤黄豆,自己不舍得吃送给我。在那样的特殊年代里,真的是这袋救命粮,我才免于饿死。

照丕老师给予我的,除了物质资助,还有精神食粮。他经常鼓励我说:“小雷,无论再苦再累,一定要坚持,坚持就是胜利!太极拳是咱家的传家宝,咱家世代相传,名手辈出,可不能到你们这一代失传了,那可是上对不起祖先,下对不起子孙,子孙万代都会骂你!”而且常讲一些古代先贤和前人先辈的故事。比如师旷制五音,师旷为了不受干扰地创造音乐,用盐水将自己的眼睛洗瞎,静心入静,终成音乐创始人、一代宗师。又比如我们的先祖陈秉旺、陈长兴、陈耕耘等都是日练拳30遍,30年如一日。有吃的练,没吃的也练;出去打工时,口袋里装两把炒黄豆,饿了吃几粒黄豆喝口凉水也要坚持练拳。后来,我才慢慢体会到伯父在关键时送黄豆的深远用意。

1963—1966年初,中国实行刘邓路线“三自一包、四大自由”,分田到户,责任承包制。农民有地种有粮吃,生活慢慢好起来。陈家沟练拳的风气在照丕老师鼓励和带领下,慢慢恢复起来。县体委安俊珍主任带人到陈家沟成立“温县陈家沟太极拳业余体校”,村支书张蔚珍任校长,照丕老师任总教练。在县政府、村委会的支持下,陈家沟从村民到学校练太极拳的活动轰轰烈烈的开展起来。

四、艰苦磨难的岁月

无奈好景不长,正当照丕公满怀信心地在陈家沟和温县城各机关学校忙碌教拳且渐入佳境之际。1966年秋,十年动乱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那天,我们生产队正在村北(现在太极拳博物馆的地方)收完秋平整土地,突然从沟东边赵堡镇方向来了一大群人,都带着红袖章,约有二三百人,拿着头、榔头涌上我们的陈家祖坟,喊着口号:破四旧、立四新!打倒牛鬼蛇神!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文化大革命万岁!毛主席万岁!“砰砰啪啪”,一会功夫就将我们陈家祖坟几百座墓碑、十数株数百年的柏树、宗祠、家庙等砸砍粉碎,几百年的历史遗产瞬间一扫而光!可悲可叹啊!我们一帮在地劳动的陈氏子孙敢怒而不敢言,等他们走后,我们几个人赶快将一世祖陈卜、陈王廷等几位先祖被推倒的墓碑挖坑埋起来,所以才保留到现在。其它墓碑后来都被拉走去修河铺桥,损的损坏的坏残缺无整,后来能找回来的寥寥无几。

陈公照丕也被打成“反革命、国民党、叛徒、特务”等,被扣上一堆帽子。说他解放前在国民党政府教拳,肯定是国民党员、叛徒、特务。现在回来教拳是搞个人崇拜、搞小集团、夜聚明散。经常拉出来批斗游街,更有甚者在批斗时让照丕公“架飞机”。过后还说风凉话:“陈照丕恁有名,功夫恁好,我拧住他的胳膊,他动也不敢动”。这样的卑鄙小人,落井下石,嘴脸丑恶之极。

一天夜里,照丕公又受批斗回来,走在回家的路上,思前想后:我在外为继承家传,弘扬太极拳,走南闯北,什么样场面没见过?什么样的运动没经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土地改革、镇反肃反、三反五反等运动来时,也有开会批判,但都是很理性的,在批判休息中间我还打太极拳哩。哪有像这样的形式?不但人身受到伤害,最使人受不了的是人格受到极大的侮辱。越想越生气,在家门口徘徊,想着走着正好走到家东边有口吃水井,伤心绝望至极,干脆想一死了之------谁知井水不到一人深,淹不住人。更不幸的是,跳井时右脚踏在井口的竹竿斜尖上,从脚心穿到脚面上,鲜血将整个井水全染红了------半夜人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血流干了晕倒过去。直到天微微亮时,有人去打水,打上一桶水,一看全是红色的,往井里一看水上漂个人,吓得后跳几步大声喊叫:“不好了!救命啊!有人跳井啦!------”这时候,我大哥陈秋雷就住在井斜对面,第一个跑出来,一看,井里真的有个人,赶紧回家拿绳子。这时候,井台上已围了很多人,大家一起帮忙,我大哥秋雷抓住绳子翻身下井,一看才知道是他二叔(我父亲弟兄四人,照堂、照丕、照普、照海)。痛哭流涕、悲痛不已,大声喊叫,赶快救人。在大家的帮助下,将老人家救上井台,一摸还有气(真是天不愿灭绝太极拳),赶快抬回家换衣服抢救。一边让人去叫医生,一边让五娘烧姜汤,灌口姜汤,才慢慢缓过气来。这时候去叫医生的人回来说,人家不敢来,怕说他阶级路线不清受批斗。但稍后又悄悄告诉几个家人,医生随后又说:现在人多,你让人都走了,我一会儿悄悄过去。还感叹说:哎!这么好的人,怎么会走这一步!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