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太极侠》:专注就是功夫

[来源:艺术中国]  [2013/7/17]
从《泰囧》到《致青春》、《小时代》,头一回干导演的人像一条条泥鳅,把国产电影票房搅得风生水起。美国演员基努·里维斯一不小心赶上了这份热闹,虽然这部中美合拍片《太极侠》起意是在2007年。

基努·里维斯是个随性慷慨的人。为了感谢拍摄《黑客帝国》时自己的12个动作替身,他每人送了辆哈雷摩托。里维斯送给自己武术师傅陈虎的,就是这部《太极侠》。陈虎最初只是邀请里维斯在自己将要主演的功夫电影里客串个角色,里维斯看过剧本不满意,逐渐越来越深地介入影片创作,最终竟成了导演。

陈虎扮演的男主角陈林虎是北京城一个不停奔忙的快递员,除了送快递,他还要定期去山里的灵空观学艺——他是“灵空太极”的惟一传人;他参加了“武林王”功夫大赛,过关斩将。也因此,在香港经营地下拳赛的老板多纳卡从电视上相中了陈林虎,想让他给自己打拳。师父的灵空观面临拆迁,只有申请成为文物保护单位能救道观,这又得按要求对建筑进行多处整修,需要快递员赚不到的一大笔钱。

陈林虎开始不停往返于北京郊区的简陋居室和香港的地下竞技场,每次都带回成沓现金,他不光修好了道观,还把自己的夏利车换成了大众SUV。但他没意识到多纳卡正通过一场场比赛唤醒他身体里的黑暗力量,因为多纳卡的客户花大价钱想看的不光是打斗,而是最终的杀戮。

武术不是用来表演的

陈虎初到美国时的真实生活状况跟故事里陈林虎的状态很像。初到美国如同万千移民一样,他要在餐馆打工糊口,“不用去健身房,扛着大米就已经很结实了。”陈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社会上,你的功夫对你的生活起不了太大的帮助,就是说换不来生活必需品。你得工作、赚钱,有家庭、有女朋友,面对各种事。你还要每天坚持练功,过程中也一样会遇到很多困扰,生活和修行会发生很多的冲突。这是现在很多传统文化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艺术中国
学了十几年的武术在美国有两样用场:教学生、上台表演。

陈虎8岁时因为电影《少林寺》一门心思要练武,妈妈送他拜了第一个民间师父。后来他先后进入成都市、四川省的武术队,当了十年专业武术运动员。“国家体系的武术更偏重于表演,它是一个套路的展示,可能更像体操。传统武术不是表演给人看的,就是技击。”陈虎说,自己学到17岁,觉得如果武术队的这些东西就是中国功夫的话,那就太没意思了。他重回民间,通过一本《气功知识揭秘》,他找到了自创“天门派”的陆锦川,拜了师,学习传统功夫。“他那教的就没有任何表演东西,就是打架的。”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在大西洋城的赌场里总是有各种表演,中国来的杂技团也不少,有时候缺人手,陈虎就去给人家添个节目,练一套拳,耍一趟九节鞭。他收的第一个学生是个赌场老板,赌场的部门经理有次替他报名一场武术比赛,从此他开始参加各种找得到的比赛:全美唐手道大赛、花郎道大赛、加州跆拳道赛、拉斯维加斯空手道公开赛、旧金山国际武术邀请赛……都是过关斩将,轻松取胜。

“不管你做教练教学生,还是想以后进入好莱坞拍电影,都需要提高知名度,这是惟一的途径让更多人认识你。”陈虎说。

袁和平正是在一场武术比赛上认识陈虎。“当我第一眼在比赛擂台上看到这个英气逼人的男孩奋力出拳最后夺得冠军时,直觉告诉我,这是块难得的璞玉。”他在给陈虎一本书的序言里写道。

袁和平接受美国导演沃卓斯基兄弟恳请,从香港来到洛杉矶,担任电影《黑客帝国》的动作执导。陈虎的一个香港朋友把他介绍到袁家班,经纪人先让他写了一份三个月的演员训练计划,袁和平看了觉得行,就买机票让他飞去洛杉矶。

“八爷也是我的偶像,我看过他这么多电影,能够进入袁家班是我的梦想。朋友跟我说,八爷很喜欢腿功好的人,在见八爷之前的时间里,我就没日没夜练腿。”陈虎通过了八爷的面试,开始在袁家班上班。这时候他广东话不会说不会听,也从来没干过电影。他成了基努·里维斯的武术老师。“陈虎一直陪着我训练,教我怎么踢腿怎么出拳,我们成了好朋友。”里维斯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跟着袁家班拍完在《黑客帝国》、《卧虎藏龙》,到昆汀·塔伦蒂诺的《杀死比尔》,“他已经能够担当起任务繁重、要求又高的武打场面的设计工作。”袁和平这样回忆。

“哦,可以理解”

执导《太极侠》之前,里维斯担任导演拍摄了纪录片《阴阳相成》。这部片名很“太极”的电影探讨的是电影的未来。

“我在一部电影(《亨利的罪行》)的后期制作阶段,忽然有种很强烈的感觉:越来越多的电影制作都用上数字技术,商品化的数字摄像机和高清摄像机出现了,声音、剪接、调色等方面都数字化了。我心里充斥着‘这已经没有胶片电影的立足之地了’、‘胶片电影已死’的想法。”里维斯说,他希望拍摄这部纪录片来探讨这件事,也看看电影从业者的看法。

他采访了140位电影人,包括著名导演乔治·卢卡斯和马丁·斯科塞斯。“我以前不了解电影保存。”里维斯说,“所以拍这个片子最大的意外就是得知现在还没有一种技术能永久保留我们拍摄的这些影像。数字存储的技术连一百年都管不了。简直让人发疯!卢卡斯的意思是到时候就有办法了,不用担心。可是眼下,要知道你存在手机、电脑还有云里头那些照片,三五十年后有一天你想给你的孩子看看……祝你走运吧。”

但是这事似乎没有选择,《太极侠》也是用数字摄影机拍摄的。它是一部肉搏功夫片,用不着太多电脑特效,陈林虎的太极功夫在影片里对战各种搏击类别,跆拳道、蒙古摔跤、自由搏击……充其量吊了一点钢丝,要用电脑把钢丝抹掉。但数字技术可以让拍摄更便宜——多纳卡在香港摩天楼里的办公室,并不需要真的租那样一个房间拍摄,只要把合适的港岛图像合成到摄影棚里的蓝幕上就行了。

“现在我更倾向于‘我们从数字电影中得到了什么’的观点。但我希望胶片仍然是未来拍摄电影的选择之一。”里维斯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合拍片《太极侠》由中影公司和万达电影负责大中华地区的发行,另一出品方威秀娱乐亚洲公司负责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新加坡的发行;全球其他地区的发行由参与联合投资的好莱坞巨头环球影业负责。

相比在好莱坞大片里加插中国演员及少量与中国相关的戏份就试图获得合拍片身份,《太极侠》这样讲述中国故事、全部在中国取景拍摄的国际化阵容合拍片显然更受欢迎。

“过去十年来,中国电影‘走出去’最主要的方式就是合拍片。”刚刚出版了文集《号脉电影》的中国电影海外推广公司总经理周铁东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每年我们在海外获得的票房,有95%甚至99%是来自合拍影片。2010年,中国电影海外票房达到35.17亿,49部影片走出国门,48部都是合拍影片。”

导演基努·里维斯也学会了适应国情。莫文蔚扮演了故事里的一名警察,她的上司最终被发现是贪腐官员。“审片部门不希望将这个角色设定在北京,但可以设定在香港。”里维斯说,“这对我来讲确实提供了一个让电影变得更宏大的机会,因为会在两地拍摄。中国没有电影分级制度,我可以理解,所有人都能看,肯定要有不少限制。”

里维斯与陈虎对这部电影的热情都源自对功夫的喜爱。陈虎希望电影多少能像自己当年看的《少林寺》那样,让更多青少年喜欢中国传统武术。“过去讲穷文富武,现在社会好像有点反过来——去上大学需要花很多钱,上好大学需要花更多的钱。但是你习武,像塔沟武校、少林武校反而都是穷孩子去。因为对他们来讲是一种出路,也只有穷孩子现在能吃得下这个苦。”

里维斯对功夫也有了更深层的认识:“不管做什么事情,你的钻研、修炼和勤奋就是功夫。好比你十分专注地去做一把椅子,这里边就能见功夫。在学识、实践、运用的概念里都有功夫存在。在功夫片里功夫当然就是武打,在《太极侠》这部电影中,我们有武打,但也有静思冥想、精神修为的方面——如何控制你的情绪,如何认识生命的本质。如何认识世界。”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