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武林泰斗蔡龙云

[来源:中国武术在线]  [2006/6/28]
[img]uploadpic/20066/200662839206521.jpg[/img]

[img]uploadpic/20066/200662839098553.jpg[/img]

蔡龙云先生人称武林泰斗,他是我国著名的武术技击家、理论家、教育家。1928年出生于山东济宁武术世家,儿时便跟随其父蔡桂勤习武,在父亲严格的训练和自身刻苦的磨练下,他练就了一身超人的武艺, 尤其擅长华拳、少林拳、太极拳形意拳。他的武术技击更是堪称一绝。

蔡龙云先生从小就深受父亲的严格训练和爱国主义思想的熏陶,艰苦的磨练使他不但继承了父亲的一身好武艺,而且还具备了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十四岁就与外国拳手同台较量,年轻的蔡龙云在与外国拳手马索洛夫和鲁塞尔的对抗中,充分展示了中华民族不畏强暴的英雄气概和面对强敌勇往直前的意志品质,在拳台上把当时不可一世的外国拳手打的是落花流水,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

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四十多年里,蔡龙云先生在各种武术竞赛上多次获奖,国家和社会也给予他很高的评价.他曾先后发表了百余篇学术性、技术性很强的武学文章和专业武术规则,并撰写出版了十多部武术专著,这些成果,对中国武术的普及与提高、以及中国武术走向世界都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蔡龙云从四岁就跟他父亲习武。从踢腿、下腰、站桩、拿顶到打棚子、踢木桩、盘扛子、抖大枪,从行拳走势、舞刀弄枪,到接招、实战,一步步地在中国武术的道路上向前迈进。他父亲对他的练功非常苛刻,站起桩来、拿起顶来,一次就是半小时、一小时,  踢起腿来,一踢就二、三百,练功稍有松懈,他父亲手中的藤鞭便向他身上猛抽,留下一道道血痕。他并不理解父亲“望子成材“的心情,更难忍受鞭打的磨练,曾好多次想离家出逃,他怀疑他父亲是不是他的亲父亲。在母亲的抚爱下,他终于中止了出逃的念头。艰苦的磨练终于使他从父亲那里继承了一身好功夫。他父亲还特别注重对他气质的培养,常向他灌输爱国的思想,孙中山、秋瑾的爱国事迹是他父亲经常向他讲述的故事的内容。在家里还常挂着薛仁贵岳飞戚继光、史可法等人的画像,让蔡龙云每天都看到这些古代的民族英雄,接受爱国精神的影响,使他从小就具有民族自豪的气质。“十年磨一剑”,在参加中西拳术对抗赛时,正好是蔡龙云习武的整整十年,这把“剑”将要在西洋拳击大师们的身上初试他的锋芒。

蔡龙云是一位武术技击家,同时又是一位武术演练艺术家。他演练的拳法和器械,遵循着传统的演练技击,古拙朴实,稳健挺拔,端庄势整。一投手,一举足,一招一式,都是方中矩,圆中规,自中绳衡平均施,剑束相艳,左右顾盼,八面供心,势正而招圆。而且善于运用“骨法”技巧中的“撑、拔、张、展、裹、扣、沉、塌……”贯力于股肱之中,使拳法和器械的一招一式,充满内在的遒劲,体现出形健劲遒的特点。拳法和器械的整套动作,又是那么动静分明,有动有静,有节有序,动如奔獭,静如潜鱼,进如风雨,退如山岳,真是一动无有不动,一静无有不静,动迅而静定。同时,又使外在的形体活动与内在的心志活动紧密结合一起,将手眼身法步、精神气力功凝成一个整体,内外合一,整个拳路一气贯串,气脉不断,流畅无滞。

1943年,在上海的一群耀武扬威的外国洋拳师,瞧不起中国武术,说中国武术“尽是些花花招,花拳繍腿,不堪西洋拳击一击”,“中国拳师只会吹牛皮,没有什么真功夫”。为了显示西洋拳的威力,他们向中国武术界提出了挑战,要和中国武术家们比武较量。中国武术名家们哪里容得下这般凌辱,当下就接受了洋拳师们的挑战。一场轰动上海滩的中国武术对抗西洋拳击的大赛,就这么确定下来了。名噪一时的武术大师王子平、蔡桂勤等几经磋商,选派出他们门下的八名高手参赛应战。其中,有一位年方十四周岁的少年,他就是蔡龙云。

1943年11月13日晚8时30分在上海亚尔培路回力球场拉开了序幕。当晚,回力球场人声鼎沸,座无虚席。一群洋人坐在那里等着看中国人的笑话,而中国观众都憋着劲想长长地出上一口闷气。也有人在议论着:中国的武术能胜得过西洋的拳击吗?就在这时,蔡龙云出场了,对手时俄国拳击手马索洛夫。马索洛夫高大魁梧,年龄约在二十五岁左右,手戴一副黑色拳套,身披一条白色大毛巾,坐在拳击台的一角,两手搭在拳击台的拦绳上,傲气凌人,面露轻蔑的微笑,压根儿没有把蔡龙云这么一个十几岁的中国毛孩子放在眼里。再看蔡龙云,光着膀子,穿一条深灰色运动短裤,脚蹬一双高帮球鞋,手戴一副小型的拳套,瘦小的身上也像西洋拳击家一样披着一条白色大毛巾,一脸稚气。台下的观众不禁为他揪起心来。

锣声响起,洋人裁判朝双方一招手,马索洛夫和蔡龙云抖掉身上的毛巾,站起来向拳击台中间走去。刚走到台的中间,蔡龙云一步跃起直扑马索洛夫,人到拳到,一个“单风贯耳”打向对方左耳门,这一拳打得马索洛夫莫名其妙,晃了几晃才站稳。“哗!”场内的观众哄堂大笑起来,就连那位一脸严峻的洋人裁判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打斗尚未开始呢,洋人裁判刚才招手让双方走向台的中间,只是要进行对双方选手的介绍,还要进行双方握手的礼仪等等,然后才开始正式比赛。可是蔡龙云不懂得这些程式,误以为打斗开始,于是让马索洛夫白挨了一拳。
西汶艺术网
锣声重响,比赛正式开始了。蔡龙云站着不晓得这回该不该打,正犹豫的当儿,只见马索洛夫的拳头已向他袭来。“噢!这回真的开打了,那就打吧!”蔡龙云不慌不忙,一面左躲右闪,让对方袭来的拳头招招落空,一面窥察着对方的拳路伺机而动。当马索洛夫的左拳朝蔡龙云面部击来时,蔡龙云侧身左闪,顺势也用左拳直击对方面部;马索洛夫身向后移避开来拳,蔡龙云紧跟一步用右脚勾踢对方左腿下端,一个“金勾挂镰”将马索洛夫踢翻在地。马索洛夫赶紧爬起准备再战,就在他两手刚刚离开地面时,蔡龙云立即逼近,起右脚又是一个“浪子踢球”直踢对方左面颊,将马索洛夫踢了一个跟头。马索洛夫不甘示弱,一翻身又将爬起,两手稍一离地,蔡龙云瞅准时机左右开弓用左脚又踢向对方右耳门,将马索洛夫又踢翻在地。这时,洋人裁判似乎醒悟过来了,在马索洛夫倒地后赶紧插向双方的中间,阻挡蔡龙云的连续踢击,让马索洛夫能从容站起。不一会儿,当马索洛夫用拳连续向蔡龙云头部面部袭击时,蔡龙云连连后退,突然一个三百六十度急转身,起右腿用“迎风三脚”中的“风摆柳”横踢对方右耳面颊,又一次将马索洛夫踢倒在地。就这样,蔡龙云将马索洛夫打了好几个跟斗,胜了第一个回合。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