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翁瑞午二三事

[来源:艺术中国]  [2012/7/27]
An error occurred on the server when processing the URL. Please contact the system administrator.  If you are the system administrator please click here to find out more about this error.

翁瑞午先生

今天端午节,为纪念宗老翁瑞午先生冥诞而撰此文。首先须要指出:电视连续剧《人间四月天》的编导把徐志摩、陆小曼共同的朋友翁瑞午处理成居心不良的纨绔子弟、猥琐的大烟鬼,这同真实情况相距甚远。
西汶艺术网
翁瑞午是清末桂林知府的名画家翁绶琪(字印若)之次子,现在北京护国寺梅兰芳纪念馆里就挂着“印若”当年赠梅兰芳的作品。光绪皇帝的师傅翁同和很赏识翁绶琪的画,他自己没有子嗣,加上吴门同宗的关系,就认翁绶祺为侄孙。翁同和赠翁绶祺对联的上款即称其为“侄孙”,联云:“春蚕取长丝,云鹤有奇翼”,可见器重和垂爱。

瑞午幼承庭训,通晓国画,后来又受业于推拿大师丁凤山,得到真传。他学丁先生的“一指禅”气功推拿下过苦功,悟性也好,以至于面前摆一叠砖,他一掌击下,可教其中所预定之某块碎掉,而上下诸砖都保持完整。他运用“一指禅”行医有独到的效果,往往手到病除,因此十八岁时即享盛誉。翁瑞午广施医药,无论贫富,尤为时人所称道。他同陆小曼相识,是由当时的著名雕塑家江小鹣介绍的。那是因为陆小曼有哮喘和胃痛之疾,疼痛时呼天抢地,徐志摩为她遍访名医而不治,终于把翁瑞午请到家来。陆小曼有几次昏厥,经翁瑞午救治而复原。据翁瑞午之长女翁香光回忆,她9岁时经常由父亲带到徐府,亲眼见父亲为陆小曼推拿,病痛缓和后,陆小曼的脾气也好起来了,为此徐志摩十分感谢翁瑞午。

徐志摩、陆小曼同翁瑞午的交游,还在于对戏曲的共同爱好。翁瑞午的京剧和昆曲是延请名师教过的,下过一番功夫。他工旦角,可是个子比较大,为了弥补这个缺陷,他采取程砚秋的办法,屈腿蹲身走台步,平时以双膝间夹铜板走圆场苦练经年,可见他把自己的京昆艺术很当一回事。翁瑞午扮相好,唱做俱佳,票戏的声名不亚于他的画名。俞振飞生前常向友人夸奖翁瑞午的艺术,并说自己本是学昆曲的,第一次上台演京剧,是为翁瑞午配演《三堂会审》中的小生王金龙。陆小曼也有拍曲的爱好,昆乱不挡,每在友人雅聚时,凤鸣一曲,还曾在京在沪多次参加各种名目的会演和义演。徐志摩曾与陆小曼合写过一个剧本《卞昆岗》。虽然他偏重于西学,但对京昆也喜欢,住环龙路(今南昌路)期间,隔壁住着名伶王芸芳,时相过从。他先后收过四个干女儿,都会唱京戏,其中袁汉云、袁美云、小兰芬还是专业演员。徐志摩曾同陆小曼合演过《牡丹亭》中的《春香闹学》一折,由陆小曼扮演鲜灵活泼的春香,徐志摩扮演迂夫子陈最良。最有趣的是,陆小曼、翁瑞午、徐志摩和江小鹣四人合演过一次《三堂会审》,由于翁瑞午与陆小曼的行当一样,不能同时演当中的玉堂春,就委屈翁瑞午反串小生演王金龙,剧中蓝袍和红袍两角则由徐志摩和江小鹣分饰。徐志摩虽然喜欢京戏,但毕竟没受过训练,据说演出时,本应该“端坐”桌后的他,脚下一双靴子不时“自由”地伸出桌帏,令台下指指戳戳。这当然是上台凑趣玩票的事儿,一时传为佳话。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徐志摩和陆小曼家里经常高朋满座,相当一部分是画界人士,除翁瑞午、江小鹣外,还有冯超然、吴湖帆刘海粟、钱瘦铁、应野萍等。陆小曼的中国画,最早是向陈半丁学的,在艺术情趣方面,她与翁瑞午的共同点更多些。《人间四月天》里有一组镜头:徐志摩、陆小曼、翁瑞午三人同躺烟榻,喷云吐雾,对徐家二老进来竟置若罔闻,我行我素。这个细节显然是编造的,当时的世家子弟不会如此没有教养。在医生眼里鸦片(不是后来的海洛因之类)是一种镇痛药品,翁瑞午建议陆小曼适当吸食以减轻病痛,其性质就像今天让病人打杜冷丁,不能从道德和修身方面去评判他。无庸讳言,翁瑞午同陆小曼的感情曾为一些文坛人士所诟病。然而令今人很难理解的是,徐志摩本人对此表现得很坦然,一直同翁瑞午保持着很好的朋友关系。徐志摩和陆小曼家里开销大,养着佣人、厨师、车夫等,小曼又不出去工作,靠徐志摩一个人的收入,一度难以维持门面。翁瑞午对他们时有资助,为此不惜变卖家藏的字画。徐志摩第二次赴欧洲之前,翁瑞午送他一批古董,让他到那里的文物市场去出售。当时徐志摩在北平任教,陆小曼由于病体需要在沪疗治,不肯随行,徐志摩便仆仆风尘于京沪二地。1931年徐志摩经南京赶回北平,是为了及时参加林徽因的一个活动,其实此时他同林徽因之间已经旧情复燃了。行前在沪与翁瑞午恳谈,再次要求他好好照顾陆小曼,翁瑞午郑重地承诺了。想不到这次托付竟成他俩之间的永诀。徐志摩乘坐的飞机在山东境内失事后,翁瑞午受陆小曼委托,星夜兼程赶到空难现场收尸。翁瑞午回来后向朋友们描绘说,在坠机处见到徐志摩的尸体时,发现他的双手黑紫斑斑,指甲嵌满泥血,面形恐怖,可以想见坠地之初曾经激烈地挣扎。我听前辈介绍,翁瑞午当时作此番描绘时,表情极惨,悲从中来。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