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晋剧名伶筱金婵

[来源:艺术中国]  [2012/7/29]
筱金婵是山西梆子早期的女名伶之一,她活跃于民国初年的张家口戏剧舞台上,曾经名噪张垣、红极一时。非常不幸的是,当这个色艺双全的坤伶,在艺坛上崭露头角时,就被万全城的地主兼资本家霍承勋,也就是霍老五所占有。从此,“筱金婵”就被关进了财主的深宅大院,她象笼子里的金丝雀一样,虽然过上了养尊处优的贵太太生活,但艺术生命却被早早地扼杀了。

筱金的婵一生,与其说是传奇的一生,不如说是坎坷的一生,她经历过清末的困苦,也见证过民国的腐朽,她经历过解放初期镇压反动势力的惶恐,也见证过文化大革命的动荡,她曾经锦衣玉食享受过人间的富贵,也曾经饥不果腹饱受过无依无靠的孤独。可以说,她既吃过人间的“大苦”,也享过人间的“大福”。从她的经历,可以帮助咱们深刻地认识旧社会的黑暗内幕和一个名演员的不幸遭遇。

“筱金”婵,是个艺名,她的原名叫杜金娥。她嫁给霍老五以后又改了个名,叫杜慧光.筱金婵父亲杜有成爱红火,村里唱戏是爱参与,他是演老旦的。“筱金婵十一岁那年,她父亲把她也带到戏班子里学戏。“筱金婵”天资聪明,嗓子甜美清亮,很受教戏师傅的喜爱。时间不长,“筱金婵”就学会了《女起解》、《小放牛》等好几出小戏。 那么,“筱金婵是怎么从玩票走向搭班的呢?离李为了捧筱全婵,他不惜花重金贿赂著名须生“小二宝”,就是筱全婵的大师傅。“小二宝”是一顶一的名角,可以说在张家口一带是须生的老大,他出场的价码是很高的,当时戏剧演员都以和他搭班为荣。和他配戏,那需要有相当的功底。再加上“小二宝”这个人本人又很牛,所以别人与他配戏的机会很少。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曾经是筱金婵的师傅呀,他在戏剧界的辈分高于筱金婵,而且筱金婵当年是负气出走的,我给大家交待过,为了能让筱金婵离开他,刘聋子还赔了他五十吊铜钱,所以让他跟筱金婵配戏,简直是不可能的。就在霍老五一筹莫展的时候,他通过熟人,打听到了“小二宝”的一个爱好,什么爱好了?爱抽大烟。于是他就投其所好,经常给“小二宝”送大烟,曾经一次就给“小二宝”送过一块“宁夏板子”。 “宁夏板子”是什么了?“宁夏板子”是大烟的一种包装,把大烟膏子压成长方形的块,五十两大烟土一块,就是一“宁夏板子”。当时一“宁夏板子”价值八十块现大洋。就连“小二宝”的跟班“黄老公”也得到霍老五的不少好处。于是“小二宝”就常和筱金婵配戏,戏迷们就嚷嚷:“筱全婵能配“小二宝”啦!”这样,就提高了筱金婵的身价!

再就是和筱金婵拉近乎:霍老五与著名坤伶“二女子”“厮混”得很熟,是老相好。“二女子”就是筱金婵的二师傅。霍老五原打算娶“二女子”,但这个“二女子”很精明而且很现实,她认为,嫁给霍老五这种大户人家,就如同坐大狱,活得不自在。所以,她就表示拒绝。霍老五见“二女子”态度挺坚决,就把视线转移到了筱金婵身上。霍老五和“二女子”都有抽大烟的爱好,又是相好,所以他就隔三差五去“二女子”家抽大烟,抽大烟不假,但他还有一个目的,接近筱金婵。为什么呢?因为当时,筱金婵和一些旧园的艺人们正好伙住在“二女子”家。“二女子”的家在张家口西关街二道巷,她本人占着正房,李兰亭和李兰英住西房,筱金婵和她母亲“小香瓜”住东房。有一天,“二女子”在屋子里唤筱金婵:“婵子,有钱的叫你哩,你来吧!”筱金婵进屋一看,原来是天天在戏园子捧他的“霍五少爷”。从此以后,霍老五就经常派人给筱金婵送贵重衣物:什么德国的“铁机缎”,英国的钻石首饰,俄国的貂皮大衣……等等;为了捧她,还在旧园大摆宴席,又是请客又是送礼。大家可能要问,筱金婵当时为什么不拒绝呢?据筱金婵日后回忆,一是她母亲贪财,替她收礼,二是在旧社会,象唱戏这种行当,吃‘开门饭’的,你就得和这些富人们周旋,不能得罪。他们捧你就能把你捧起来,压你也能把你压到十八层地狱!家堡十里的赵川镇,有个戏班的班主,叫满敖子。这个满敖子年年组织戏班。他就相中“筱金蝉’了,在当时,唱戏的女的少,非常稀罕,于是,满敖子就邀请杜氏父女一起搭班。满敖子组织的这个戏班,在当地,是个很不错的班子,挑梁的角儿,有的还曾红遍京、张一带,比如唱红的有张庆恒,艺名叫河南红,《天台山》、汴梁图》、《大烟鬼显魂》等都是他的拿手好戏。唱旦的有“白旋风”和“肉丸子”。“白旋风”,光绪年间曾经是北京“义顺和”梆子班的主梁,京剧大师梅兰芳曾献出过“白旋风”的演出本,现在保在存中国艺术研究院。可见“白旋风”当时是很出名的。“白旋风”演过《崔子杀妻》、《红梅阁》、《狐狸缘》等戏。“肉丸子”,是演小旦的,人生得挺胖,嗓子不算好.表演却非常细腻动人,也是北京落魄的名伶。接受名师的指点,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得到的机遇。从这一点上说“筱金婵”是非常幸运的。在刚刚接触山西梆子,刚刚开始和别人搭班时,“筱金婵”就遇到了很不错的师傅,这为“筱金婵”以后在艺术上的大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从此以后,,“筱金婵”就和父亲骑着小毛驴,从春到秋,跟着戏班子在新保安、鸡鸣驿、怀来、赤城、独石口,以及承德地界的小河子一带唱戏。每到一个台口,村里的老乡们都挺稀罕她,大姑娘、小媳妇们纷纷送给她花、胭脂、扑粉,还有食品。

页码1 2 3 4 5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