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河南省太康县的豫剧班子“剧团解散,老艺人返乡途中唱戏赚盘缠”

[来源:艺术中国]  [2012/7/29]
多为专业剧团退休老艺人 农闲时分“巡演” 赚盘川“见识大城市”

没有灯光舞台,没有徐徐启落的幕布,两张木板凳,两个破旧喇叭,搭出简陋舞台;两袭戏袍,一把二胡,一副梆子,开腔便成调。广州天河城和岗顶一带,每天“免费”上演豫剧。一曲《桃花庵》当前,看官但可随缘落座。

红袖挥舞,额抹粉黛的三四老者,字正腔圆,乐声抑扬,专业舞步常引路人驻足——这是一群来自河南省太康县的豫剧班子,“剧团解散,老艺人返乡务农,边旅游自娱边赚点盘川”。农闲外游唱戏,农忙回家耕地,每年“巡演”四五个月,71岁的文大爷说:“在广州待得挺舒服。”

前天下午3时,记者在天河城西门见到4个表演中的老者。忘情高歌的老太叫尚玉梅,今年已68岁,演的是老旦,只见她戴着花冠和头巾,额头和嘴唇都涂得鲜红,身着青色戏服,吐着抑扬顿挫的声腔,边唱边甩着白色长袖,手脚都要左右来回地顺着戏曲场景摆姿势。

其时日头仍旺,天气闷热,路过行人稀少,但老太太依然唱得投入。在旁伴奏的是一对老夫妻,拉二胡的韩清江今年已67岁,坐在斜对面敲梆子的老伴也自小唱豫剧,只因“年纪大嗓子不好”,才改成敲梆子。

拉、唱、敲,三人刚好凑成一个“组合”。唱的人有两个,轮流来,一人唱时,另一人就可休息。跟尚大妈轮着唱的文友丁今年71岁,穿黄戏服,额头上彩绘,套“花白”发髻,装上长髯须,演的是老生。只见他脊背微弯,颇像古代素描里在山野劳作的老翁。韩清江说,他们有“严格”的工作安排,一周7天上街“卖唱”。周末“人多生意好”,每天上午11时出门,周一至周五则是每天下午2时后“上台”。演出地点一般在天河城及岗顶地铁站两处。

风云变幻的“戏剧”人生

4位老者都是自小唱豫剧。演老生的文大爷说,他打小就爱看戏,十一二岁便拜师学唱豫剧。进入高中后,他更经常参加学校组织的演出。1977年“文革”结束后,宣布“解放老戏”,县里成立了专门的豫剧团,文大爷也参加了。1979年前后,豫剧团宣布解散,转包给私人,原先剧团的人也不得不返乡自力更生。剧团解散后,文大爷他们就主要在私人承包的剧团里谋生。可随着年纪日益老迈,他们大多已到退休年龄,他们只能回家守着一亩三分地,空闲时带带孙儿。

习惯了站在舞台上挥袖亮嗓的老艺人,今朝却要选择以近乎流浪的方式,在大街上“卖唱”,他们也曾“想不通”。文大爷说,开始时的确拉不下面子,后来,他发现大街比舞台受限制更少,自由发挥和走动的空间更大,“甚至觉得在大街上唱更自在。”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这些卖唱老人,子女多已成家立业,风烛之年,在外谋生,不是易事。子女们都不太愿意让老人出来唱戏,觉得他们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太好,怕在外面出事。

“出来看看高楼大厦”

“出来见见世面,顺便安度晚年。”在老人们的口中,这是不惜跋涉千里来广州卖唱的共同理由。文大爷一句说:“一辈子没见过大城市的高楼大厦,想出来看看。”可到广州已有10多天,他们只在天河城周围的珠江花园及几个大超市转了转,并没有去更远也更有名的广州名胜景点。“太远了不想去,也想省点钱,就在所租房子的附近转转。”

他们一般要唱到晚上8时,就算从下午2时开始,也要唱足6小时。两人轮流唱,嗓子也会非常难受。采访快结束时,文大爷连连向记者抱拳致歉,“小伙子,不要再多说话了,嗓子受不了”。4个老人每天总收入约80至100余元。

对于韩清江而言,卖唱则还有另一层“意义”。他的小女儿今年刚考上大专,如今便每年趁农闲出来唱戏,“出来唱每个月大概有700块钱的收入”,跟老伴的加起来有1400元左右。“读大学会很贵。”大爷坚决地说,“贷款也要让她读。”

麦子熟了

我就回家

文大爷2005年第一次来广州唱戏,那时住在每天10元的旅店。老板姓高,他说老板人很好,一个同来唱戏的伙伴病倒了,高老板还借钱治。文大爷说,广州给他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广州人也特别热心”。

据记者了解,他们一般是周期性地出来唱戏,农闲的时候,家里没什么事,就出来。等到种麦子和收麦子的时候,就得返回家去。一般每次出来可以唱四五个月。文大爷说,预计9月份就要回乡收成。

尚大妈的儿女都在外面打工,老家就剩老伴和一个在上初中的孙子。她说,等到麦子熟了就会回家。还想去别的城市唱吗?大妈摇了摇头,“不想,这里好。”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