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贾菊兰蒲剧的新希望

[来源:艺术中国]  [2012/7/31]
给他们当导游的小伙子朝贾菊兰竖起大拇指,还用不太熟练的汉语说:“蒲剧真是太棒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2月11日,随着中国(山西)·斯里兰卡文化交流演出的落幕,蒲剧艺术完成了在国外舞台上的演出首秀,运城市蒲剧团明星演员贾菊兰也因此成为河东蒲剧界出国演出第一人。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贾菊兰,国家二级演员,出生于运城市稷山县太郝村,自幼酷爱戏剧艺术,12岁考入新绛县戏剧学校,主工旦角,是蒲剧大师筱兰香的关门弟子,蒲剧皇后武俊英的得意门生。

贾菊兰虽然只有19年的艺龄,但她扮相俊秀俏丽,做戏儒雅,嗓音圆润,唱做俱佳,并擅长用娴熟精彩的水袖功,双手书画等特技来刻画人物性格。她的勤奋和拼搏使她在同龄演员中出类拔萃,一枝独秀,被戏迷们称为心中的最佳青年演员。近年来,她一步一个脚印,一年上一个台阶,连续获得省市级、国家级十多项大奖。2003年她以激越、委婉的唱腔,细腻传神的表演,以及水袖功、双手倒书书法的特技展示,一举夺得山西电视台《走进大戏台》栏目年度戏曲擂台赛年终总擂主。2004年她以超凡的艺术才华,获得第二届“中国戏曲红梅大赛”金奖。

2006年5月20日,在中央电视台,贾菊兰表演了双手倒书书法绝活后,著名主持人敬一丹激动地说:“展示活动进行到现在,这是第一次看到地方戏,第一次看到戏剧与书法结合,并出自一个人。”

俗语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在舞台上为人们奉献了视觉盛宴的贾菊兰,在台下付出了太多的辛勤和努力。

那还是在2000年的时候,菊兰要出演《陈三两》一剧中的陈三两一角,戏剧中的陈三两就是双手会写梅花字。当时,她想多少蒲剧界老艺人、名艺人都有自己的“一招鲜”,而蒲剧艺术也面临着创新与市场选择的严峻局面,我何不趁此机会学一套奇特本事,将书法植入自己的表演中,把原来戏剧表演中的假写变成真写。因为父亲与大哥都写得一手好字,自己幼年对书法也有所接触。她毅然决定重拾书法。

为了很好地掌握运笔等技巧,菊兰不惜花费,起初就选用好宣纸当做练笔用纸,一天练字要达到8小时以上,下乡演出时,她也时常背着笔墨纸砚。一有工夫,她就拿出来书写练习,常常练习到深夜。在剧团程小亭老师和书法家赵玉汉的悉心指导下,经过几年的研习,贾菊兰的书法终于上了道。而用双手写不同的字,尤其是一些不常写的字,曾经让菊兰颇感困难。怎样用左手反着写出俊秀的正字来?菊兰苦苦思索后,找来一面大镜子放在身后,从背后的镜子中修正字的形体。有时一练就是几个小时,常常习练起来忘了睡觉,耽搁吃饭,一顿饭多次热是常有的事。每次要书写新的内容,她都要多次反复练习,直至熟练为止。有一次,当把几个字习练得像模像样的,自己感到满意了,准备睡觉时,一看窗外,已经天大亮了。多少年来,她只知道习练用过的废宣纸一捆一捆地往外扔,废白布一条条地被卷了起来,却从不去算到底花费了多少钱。经过10年千百次地辛勤苦练,终成正果。

机会总会给那些有准备的人。

今年1月30日,正在下乡的贾菊兰接到了团里的通知,要她参加中国 (山西)·斯里兰卡文化交流演出。由于是第一次出国演出,她心里既高兴又紧张。为了突破语言上的交流障碍,使国外观众也能领略到中国蒲剧艺术的巨大魅力,她抓紧时间准备演出节目。戏歌《三晋颂》是她曾经的获奖曲目,整个演出除了演唱之外,还穿插了水袖和双手倒书书法绝活。贾菊兰思考后,觉得更应该侧重水袖和双手倒书书法表演,因此她做了充分的准备。

在斯里兰卡的演出过程中,她让水袖的表演更加细化、难度更加增大,并把书法表演由过去只有最后两个字同时书写增加到后四个字时就同时用双手书写。她演唱完蒲剧戏歌《三晋颂》后,又在横幅上双手倒书了 “中斯友谊,万古长青”书法作品赠给了斯里兰卡政府留念。此次演出交流取得了圆满成功,两场演出,观众场场爆满,演出结束后许多当地观众还热情上台与她合影。斯里兰卡文化部领导、科伦坡市政府官员和当地观众也对演出给予了高度评价。

人们的热情肯定让贾菊兰出国前对国家不同、语言不通难以交流的担心也随之烟消云散。她告诉笔者,艺术无国界。各个国家,语言虽不同,民族之间的艺术语言是相通的。加上翻译,观众完全明白节目的内容和表达意思。观众的掌声和喝彩声就是最好的见证。

当谈到这次赴斯里兰卡她的最深印象时,她说:“斯里兰卡原名锡兰,首都是科伦坡,这里风景美丽,气候宜人,物产丰富,宗教、佛教文化发达,是多民族国家。来斯里兰卡印象最深的是无论政府官员还是普通民众,到处都能感受到对中国人民热情和深厚的情谊。”

她还告诉笔者,最难忘的有两件事:第一件是,在后台时,一名热情的斯里兰卡观众抱着她皮肤黝黑发亮而且仅一岁左右的瘦弱的孩子过来,要我把孩子抱在怀中合影。当她示意要我把孩子抱在怀中那一刹那,说实话我心里都有点害怕,说话有点哆嗦,但我一看孩子的眼睛欣喜地望着我,紧张的心情一下子就消失了,很自然地把孩子抱在了怀中。深感无论是哪个国家的演员与观众,只要有对艺术共同的热爱,心与心就能贴得更近。第二件是,演出结束后,当初参观当地有名的佛牙寺时,给他们当导游的小伙子跑过来朝她竖起大拇指,还用不太熟练的汉语说,“蒲剧真是太棒了!”

贾菊兰说,出国交流让我看到了蒲剧的新希望。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