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看昆剧版《红楼梦》随想

[来源:艺术中国]  [2012/8/1]
北昆的《红楼梦》 随想

今年,《红楼梦》一直是热点,在电视的讲堂有各种版本的演讲,如刘心武的揭秘,王蒙的红楼梦,有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新版电视剧,去年朝鲜血海艺术团来华演出歌剧《红楼梦》给人们的印象都还十分新鲜。《红楼梦》不愧是一部耐得住各种改编的杰作,我知道北方昆曲剧院排演昆剧版《红楼梦》也有一段时间了,今天,我在北京电视台的大剧场见证了它的首演。

这次上演的昆剧版《红楼梦》的编剧浙江作家王旭烽,我们是早就认识的。我还记得我们一起去看雷峰塔,在西湖边的茶庄喝茶吃藕粉,我读过她的获奖小说《南方有嘉木》,但我不知道她写的昆剧剧本会是什么样的。我对戏曲史有过一点点研究,知道戏曲剧本的写作有别于一般的小说写作,要求比小说更浓缩,要在较短的篇幅中,将人物的性格、剧情的冲突都表现出来。需要多少知道一点舞台调度,这样才能在构建适合的故事结构与人物出场安排。戏曲,特别是中国传统戏曲的语言,有别于小说的自然语言,与剧种,与地方方言等都有着密切的关系。在英语翻译里,我们的戏曲多半翻译成“Opra”,与西方的戏剧概念里的歌剧相对应,这也反映出,我们的戏曲的核心,除了文学,更多的成份应该是音乐,是歌。我们的戏曲有很多的固定曲牌,填的是词。写剧本的时候要以歌,以曲的形式来把故事写出来,把人物的性格表现出来。因而,在写作中填词,不知道填词的音韵规律是不行的,光知道音韵规律,不知道曲牌还不行,知道曲牌,不熟悉不同曲牌的特定意义,其在反映人物性格时的特殊作用,也填不好,用不好。这些对我来说太深奥了,要我填我是不敢的,就是让我去研究,我也会退避三舍。不单是我,我知道很多文学大家,即使他对音乐十分通晓,对于写作剧本,也还是不敢轻易为之的。所以才形成了目前戏剧创作界的现象,几个剧种用同一个剧本,全国数得上名的剧作家,尤其是传统戏曲剧作家寥寥无儿的现象。所以,王旭烽能有写昆曲剧本这个勇气,已是可嘉。

到得剧场,我看到了印制精美的节目单,排在导演的后面是对我的同学王焱的介绍。她担任了这部戏演出本的整理。一个剧本写好之后,从剧本走向舞台,还需要整理出一个合适的演出本,或称之为台本。整理台本是一个剧本上演的基础工作,又是默默无闻的工作,但台本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一出戏成品的质量。整理台本,需要与导演紧密合作,按照导演的意见,不断对演出本进行修改,直到达到导演的艺术要求。这个过程是很辛苦也是很磨练人的意志的。今天按这个意见修改了,明天可能因为上下贯通的原因,删了,或再行修改。而这种修改不会一次就结束,就是导演们常说的打磨。就像磨刀,这面磨轻了,磨重点,重了,再反过来磨,磨到开演了,也还没结束,可能下一次上演,导演又会因为萌发新的想法而提出新的微调。我知道王焱,她是个戏曲研究者,爱好者。我看过她写的昆剧《凤凰台》剧本,写的是律师事务所的故事,是个现代戏。她喜好吟诗填词,出版过诗词集《笛声又起》,对诗词的喜爱让她具有填好唱词的能力,对昆剧的这份热爱,让她有对昆剧的一份耐心。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红楼梦》的内容大概没有几个人不知道,昆剧《红楼梦》分成上下两本,上本从通灵入世演到元妃省亲,下本从宝玉噩梦演到顽石归真。今天演的是上本,“通灵入世”作为序幕,将宝玉引入。第一场宝黛初见,写了黛玉入府,宝玉摔玉等情节。第二场儿女口角是宝钗黛三人的感情戏。第三场凤姐弄权以建造大观园为背景写以凤姐为代表的一群人对于权力、金钱、对奢华的贪婪。第四场是宝黛共读《西厢记》。第五场宝玉题咏。第六场是承笞赠帕,讲宝玉挨打后给来看望的黛玉赠帕。第七场宴饮豪奢讲刘姥姥进大观园。尾声是元妃省亲。这些都是红楼梦中比较出彩的情节,对于场面的铺排,人物的塑造都相对有利。比如以元妃省亲作结,省亲时那热烈、庄重的场面,人物全都华服出场,既将戏剧的情节推向了高潮,也给了上本一个比较完整的结尾,即使下本不再演,这也是比较完整的一出戏了。

戏中的人物宝、钗、黛、凤,政、琏、环、蔷等我很熟悉了,但对于饰演这些人物的演员,我却是一个也不认识,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的造型那样华美,很适合他们的身份,他们造型的青春,更附合大家心目中这些人物本应有的形像。你看那黛玉,出场的时候穿的是一套绿衣裳,扑面而来一股青春,清纯,可怜爱的气息,楚楚动人,而宝钗的妆戴则显得少年老成,宝玉的几次服装的变换,也都跟剧情的需要紧密相联,这些都是服饰设计与使用充分考虑了人物性格与剧情需要的结果,体现了北昆在排演这出戏时的用心,导演的细致。
西汶艺术网
我看过的昆剧极为有限,小时候看的那出救活了昆剧的《十五贯》不算,那时我看的是电影版的,再说那时小,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最近看的是白先勇先生力推的青春版《牡丹亭》,后来又看了北京南新仓里的厅堂版的《牡丹亭》。青春版《牡丹亭》给我印象很深,唱腔的设计与人物,与剧情很协调,唱词精美,造型动作的徐疾有致,布景的亮丽。甚至给我这样一种印象,就是昆剧就应该是这样的,首先要美,其次要雅,这可能跟白先生古典文学的功底与他对于昆剧的追求有关系。北昆的《红楼梦》在台上徐徐展开,白茫茫的背景镂空《红楼梦》几个字,干冰造就的缥缈若仙山灵阁的感觉,给人空灵之感。正如节目单封面上写的这是“青春版”红楼梦,次第出场的演员,从形像、动作、唱词都多半是充满青春气息的。演员的唱腔,我不懂,我不敢随便去评价,感觉与苏州昆剧团的略有不同,包括道白,动作等似乎都带着点京剧的味道,这应该是导演的刻意追求。在我看到的关于北昆昆剧版《红楼梦》的宣传上说,北昆要打造的是一场南北结合的大戏,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做到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这次演出有几个小的安排给我印象比较深,一是由翁佳慧饰演宝玉,二由田信国饰演刘姥姥。由女演员来演宝玉,本不希奇,越剧里本来就是,而电影里也有林青霞演的宝玉形像。翁佳慧演的宝玉聪明伶俐,活泼可爱,演得相当出色。刘姥姥装傻充愣的形像,田先生表演得特别突出,他用了很多有一定难度的动作,也增加了这一人物的吸引力。可以说,在那一场戏里,在灿烂的贾府美女中堆里,刘姥姥显得特别突出。我有一个不大可能实现的想法,我看《牡丹亭》时,由俞玖林饰演柳梦梅,他的嗓音,他的男性的那种舒展,都帮助他很好地完成了人物性格,人物内心的塑造。我不知道,如果换成男演员来饰演宝玉,会不会给这部本以女儿国为突出特点的《红楼梦》以多一点的阳刚之气,让人更多地体会到那个一见到女孩子就全身酥软的少年宝玉的身上,有多一点男性特征。

我还想说一点感觉与自己的期待不大一致的地方。北昆宣传的是“豪华青春版”红楼梦。或许这里面指的是演员阵容,我对演员队伍,对导演界没有什么概念和了解,但看介绍,所有的人都大有来头,应该算是豪华的。但舞美设计方面,却离我想象的“豪华”还有一些差距。舞台背景,灯光造型都显得比较简单。这次演出的音乐,总体印象不错,在柔美中带着几分阳刚。但在配合展示人物内心、展示宏大场面方面,还有相当大的提升空间。当然了,昆剧是以唱为主的,唱得好,即使是厅堂版,什么背景也没有,什么音乐也没有,一样动人。

从北京电视台的剧场出来,夜深了,地上是五彩的光条。下一本什么时候能演?我还是充满期待,期待下一本像这地上的光条,能闪出五彩的光芒。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