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京剧就像鸦片 我上了瘾却不想戒了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2/9/29]
人物名片

刘欣然,男,北京人。中学毕业于北京第65中学,大专时期学习英语专业,毕业后续读本科入北京大学中文专业。毕业后就职北京市气象局成为公务员,半路出家学习京剧男旦表演,多次参加全国京剧票友大赛,均取得金奖。2010年出演了关锦鹏导演的昆曲《怜香伴》及林兆华导演话剧作品《老舍五则》,2011年主演实验独角京剧《曹七巧》,在京剧《梅兰芳华》中饰演梅兰芳及主演《穆桂英挂帅·捧印》。而立之年辞职,成为职业京剧旦角演员,现为海航文化公司职员、签约艺人,2012年2月起在北京正乙祠古戏楼驻场主演新观念京剧《凤戏游龙》。

他漂亮、优雅、俊美、妩媚、雍容、华贵……所有用在他身上的形容词都是用来形容美丽女子的,在微博、在剧场、在观众写给他的信件中、在记者采访他之后发表的文章中,这些赞美的词语不断被重复。其间混杂的也有批评,说他“变态”,说他“雌雄不辨”,继而猜测他的情感取向。好话,身边的人念给他听;坏话,闲暇时他悄悄去看。褒贬身外事,他一一笑纳,不解释。说不动心、不在意,不是真的,但他太忙,忙着学戏、演戏,忙着过“可能一辈子都过不完的戏瘾”,那些与戏无关的溢美之词甚或人身攻击于是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他有自己的选择和追求从艺之路不长,想学的“玩意儿”太多,别人嘴里的是是非非,便顾及不上了。

他是刘欣然,职业是京剧男旦演员。他曾是《怜香伴》里的才女崔笺云,《梅兰芳华》中的梅兰芳,《老舍五则》中下海而后被“包养”的男戏子,根据张爱玲名作《金锁记》改编的京剧《曹七巧》中的怨妇七巧。现在,他是《凤戏游龙》中“前世”的梅妃和“今生”的李凤姐。他的下一个身份会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上来。还在学艺的路上,虽说积攒了一些名气也吸引了一些“粉丝”,但终究还没到了能“挑戏”、能“自己说了算”的境界,于是他也期待,期待能始终保持好的运气,期待之前遇见的那些恩师、伯乐能一如既往地提携他、给他带来机遇和挑战的人至少,还能遇见适合他的角色、适合他的戏。

“那时候的想法挺简单的,念书,然后考个公务员,不会有太大出息,也还能过得不错,业余时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学自己喜欢学的东西,生活有乐趣,就够了。因为没想凭着这个怎么样,只是想让自己高兴,所以,不管是过去学声乐还是现在学京剧,更大程度上是一种表达自我的方式吧。”

刘欣然的父母均为中学教师,从事的工作也与艺术无关。当刘欣然还是个小毛孩子的时候,渴望在声乐方面能有所发展,老两口也没拦着,由着他去北京市东城区少年宫拜师学艺。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他遇见了一生中最重要的长辈、恩师,教授他声乐的老师段庆丰。这个名字贯穿了刘欣然从少年时代至今近二十年学习、成长的日子。“段老师可以说是最了解我的人,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超过我的父母。他学西洋音乐出身,刚刚认识的时候,他是向着美声的方向来培养我的,他觉得我的嗓音条件好。但是,很不幸的是我后来变声之后,音质并不十分理想,跟以前不一样了。老师说,那你改通俗吧。”

回想当初从学声乐转而学习京剧的过程,刘欣然说他真的没有“成星”的念头。正因为如此,他一直没在这件事上“赌”,他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学习上,不擅长数理化,文科的功课却始终名列前茅,最后,他选了上英语专科。毕业的时候,他已经能胜任不特别专业化、学术化的口译和笔译,靠一门语言找到工作养活自己没问题。也还是拜父母的“无为而治”所赐,专科毕业后他不必急着找工作,这样他续读本科,上了北京大学,学习中文专业。“那时候的想法挺简单的,念书,然后考个公务员,不会有太大出息,也还能过得不错,业余时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学自己喜欢学的东西,生活有乐趣,就够了。”刘欣然说,就是这样“没理想”的人生设计,将毕业之后的他引入了北京市气象局,成为一名公务员。

从青春期变声的孩子到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这段路程并不短,刘欣然一路唱着歌,从美声到通俗甚至夹杂着民族唱法,一路有关爱他的段老师引路。至今,段老师不说“唱歌”、“唱戏”这样的词,而是说“表达”。刘欣然在成了“名票”、职业戏曲演员之后,有很多机会接受采访,他还是强调学戏、唱戏是自己的一种表达。别人听见什么不好说,他自己能从这里听见内心的声音,能和过去的大师们神交。

“我也说不上来,我到底是受了什么影响才会喜欢上京剧。但就那么喜欢上了,而且越来越喜欢。我做票友的时候没有师承,下海之后才算有了行里的老师。之前,我是"录老师"的学生。”

还是要说段老师。不管刘欣然说到自己哪一段和学艺有关的经历时,总绕不开这个名字。段老师研究声乐教学中气息的运用,同时自己也喜欢京剧、昆曲。有一天,他对刘欣然说,你可以听听京剧,学一学戏曲声息吐纳的方法。没等刘欣然把这里的深沉弄明白,段老师又说了,你应该听听程派:“我觉得你跟程砚秋先生年轻的时候,还真有三分像……”

看电视,无意中听到程派青衣张火丁在演唱《江姐》,他一下听得入迷。跑去问段老师,这个程派和那个程派,为什么如此不同?段老师于是开讲,程砚秋先生留学西洋,借鉴了西洋唱法,走脑后音弥补“倒仓”后嗓音的不足,张君秋先生嗓子好,多用胸腔共鸣,形体本身就是“大音箱”……听到渐渐“入道”,段老师说:“你要有胆儿,跟着我练几段女高音怎么样?”于是学唱了《晴朗的一天》、《我亲爱的爸爸》等歌剧唱段。同时,刘欣然开始正式学习程派,不是《荒山泪》而是《红梅赞》。所以直到现在,他也说,是那些节奏明快的唱段和现代京剧领着他走进了京剧的大门。而在2006年参加椿树杯北京市京剧票友大赛之前,他的老师就是电视、网络视频和录音机。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