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戏为心声——看话剧《灵魂厨房》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0/8]
从古希腊戏剧到莎士比亚戏剧到现代各种流派的戏剧,凡是留传于世的戏剧都有一个共同的基本特点,就是戏里要讲真话。尽管这种真话是艺术式的语言,可能是晦涩的、暗喻的、象征的,也有直接呐喊的、也有童话式的。艺术追求的“真、善、美”,“真”是第一位的。戏剧是演给人看的,戏剧语言是通过演员在台上说给观众听的。戏剧家不讲真话,就是人类最大的骗子。观众看过老舍先生的《茶馆》,记住的第一句话一定是:“我爱大清国呀!可谁他妈爱我呀!”就是因为这是一句最普通最直接的真话。可是,现在作戏讲真实几乎成为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戏剧不讲真话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别看现在评了这个奖那个奖,其实谁都明白,能留传于世的戏廖廖无几。因为,连真话都不敢讲的戏,后人不会感兴趣。

以上是昨天晚上在北京蓬蒿剧场看了费明编剧的话剧《灵魂厨房》后一点感想。

我和费明先生认识也快三十年了。三十年前,他写的《初恋时,我们不懂爱情》轰动全国,仅这个名字就让年轻人唏吁不已。几年后他又写了《离婚了,就别再来找我》,又让中年人感慨不尽。费明在人的感情问题上,总是敢讲最直接的真话,让人敬佩。后来,费明先生写戏少了,最近才知道,他搞了一段时间影视剧创作。但是还是迷恋话剧,于是“龙走千里归大海”,又写出了话剧《灵魂厨房》。

这出戏写的流畅自如,有人说费明先生这是在写自己。我多少相信这个道理——写自己,最深刻最容易成功。但是,写自己更要有勇气,更要真实。

戏从一个功成名就的中年男作家收一个初入世事的文学女青年为徒入戏。中年男作家趾高气扬,一副教师爷的气派,从文学创作的ABC开始,教训女青年首先分清什么是小说什么是电视剧,文学女青年洗耳恭听。中年男作家过完了教训瘾之后,开始给女青年“发活儿”——让她给自己当枪手,去写一部能挣到钱的电视剧。文学女青年果然有才,电视剧很快写完了,也播出了,当中年男作家想赏赐文学女青年时,文学女青年提出要求,要以中年男作家为原型,创作一部小说。这在中年男作家看来如同儿戏,没怎么想就答应了。戏从这儿开始转入“戏中戏”,文学女青年把她写的小说一段一段给中年男作家演出来。里边有初恋,有离婚,有同居,有一夜情,有冲动,有暴力,有追逐名利,有良心泯灭,有灵魂挣扎,有自甘堕落。演着演着,中年男作家不干了。他发现文学女青年写的每一个章节,都在暴露他的隐私,揭露他的弱点和丑行。他提出不能这么写。文学女青年说:“这是我的作品,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中年男作家说:“可是你写的是我。”文学女青年说:“这不是你,你只是一个原型,这个人物是我编的。”中年男作家说:“你不能这么编我,我这部分由我自己写。”文学女青年说:“这都是你做过的事,是真实的你。为什么不能写?”中年男作家说:“我经过的事,我自己早就想写,可是,不能写。没有人敢正视我们那段历史。”戏中的人物关系逐渐倒个儿了。开始趾高气扬教训文学女青年如何写电视剧的中年男作家,一步一步低三下四地向文学女青年哀求能不能让他加入小说创作。戏也一步一步走向揭示人性,一步一步开始揭露社会,一步一步在告诉我们:现在的作品,已经进入商业操作时代,已经为娱乐为王,没有文学,没有思想,没有深刻,没有灵魂。什么能赚钱写什么。没有人敢触及灵魂,也不需要触及灵魂。再有才华的人,在各种物质利诱,权力威逼下,也会堕落成无耻之徒,文学艺术已经丧失了弘扬“真、善、美”的功能,沦为为“假、恶、丑”唱赞歌。

戏的结尾,被文学女青年鞭挞的几个没有灵魂的人,决定杀了文学女青年,并解剖她,看她有没有灵魂。她们的逻辑是——灵魂是有重量的。打昏她,称称她多少斤,然后杀了她,再称称她多少斤。由此判定他有没有灵魂。最后结论,被杀死的人比被打昏的人还重了几两,说明她没有灵魂。于是无耻的人欢呼:“人是没有灵魂的!”

这个近乎荒诞的结尾,再一次点题:“什么才是有灵魂的人。”

这样的好戏,是费明先生自己出品的。他昨天是躺在担架上把戏看完的,因为他前几天受了伤。看完戏后,他被架着站起来,向制作人、蓬蒿剧场的王翔表示感谢,向演员表示感谢,向所有热爱戏剧的人表示感谢。

王翔也激动地上台,几乎语无论次地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他说他支持这个戏,是因为他看到人渐渐没有灵魂是多么可怕。

这个戏的导演是中央戏剧学院导演博士王小凡。我必须说这个戏导得相当好。演员分别来自几个单位,都是好演员,但是可以看出来在导演的统一构思下,他们的表演风格统一,戏剧节奏合适,舞台高度舒服。高潮戏推得上去,让观众一直屏住呼吸看下去。

这个戏的演员非常好。演中年男作家的是总政话剧团的郭笑,看上去年轻不大,可是表演如此老道,以后大有出息。演文学女青年的江佳奇是国家话剧院的当家花旦,我已经在《肖邦》中领略过她的风采。这次演的文学女青年,角色反差大,有悲有喜,有腼腆、有放荡,有寄人蓠下,有不可一世。演得好。这个戏一共五个人物。编剧都给了人物比较大的性格反差。这就是戏。这样的戏,演员演着过瘾。其它三位演员分别是国家话剧院的黄梅、中央戏剧学院的李君懿、上海戏剧学院的张尧。都非常棒。不再一一评论。

这个戏,是最近几年不多见的好戏。希望能留下来,在大剧场演一演,让更多的观众看到。个人觉得需要改进的是:有些话,不必说的太直白。观众已经看明白了,就不要怕观众不明白,也不要觉得不过瘾。戏,还是要讲究艺术语言,要藏点东西,真话不一定直说,拐着弯儿说,更有哲理。让观众去理解,去联想。那样的话,更有戏味儿。

向敢讲真话的戏致敬!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