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传统潮剧《柴房会》曲文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0/13]
传统潮剧《柴房会》曲文

幕启:景观义记客店。中间置眠床、左边桌椅、右边竖一竹梯。

[李老三持雨伞、背囊仔上。]

李老三(念)为生计,走四方,肩膀作米瓮,两足走忙忙。专买胭脂膀美共水粉,赚些微利度三餐。虽无四两命,却有三分力,自赚自食兔忧烦。念我李老三,自幼父母双亡,兄嫂早丧,存我这个单身汉。终日背着这只囊仔,四乡六里穿街过巷。虽则三十无妻,四十无儿,倒也清闲半世。可笑那班为富不仁,欲钱勿命,钱贯索缠身,买(不会)睡兼迫戚,一朝钱贯索断,父子夫妻棚拆戏歇。怎似我,无钱一身轻,孤老愈康健!啊!来到这里日色将晚,前面便是义记客店,待我三步来作二步走, 伸脚便到店门口。(入门科)义哥过来!

义 哥(内)来了,来了!(上)客店无闲房,货如轮转利路通。
西汶艺术网
李老三 你这店铺木虱!人来客往,被你说成是货如轮转,难怪你的父母生你这双圆钱眼,连人都被你看成“四方”个。

义 哥 呃呃,一时嘴飞飞,说错来收回。你近来发财了呀否?

李老三 笑话,你不知我是“鸡母带鸡仔,有啄才有食”。今闲话休提,快快开个房间来小睡。

义 哥 你来得不凑巧,今日逢墟房间满。

李老三 别开玩笑,我不会欠你的房租钱。

义 哥 哪里话,你若不信就亲自去看看。

李老三 好,待我看来。(看科)哇,果真热闹过义冢埔,慢死葬无地!

义 哥 哈哈!真倒霉,所说无句好话。

李老三 哎哟!义哥呀,这一间房为何上锁?既无人住宿开给我歇宿就好。

义 哥 这……(科)三哥,三哥,这一间是柴房。

李老三 柴房?(望窗内)柴房内怎么有眠床蚊帐?

义 哥 眠床蚊帐,只许看不许动,只可放柴,不可住人……

李老三 此是何故?

义 哥 嘎!这……这房内有……有鬼……(低声)

李老三 哦!是有贵……贵重的东西么?哈哈!你勿惊,就是满地黄金,找李老三也不贪心。

义 哥 不对呀!(拉李低声)我是说房内有鬼呀!
西汶艺术网
李老三(一怔抓住义)你怎讲呀!房内有鬼?
西汶艺术网
义 哥 嘎嘎,三哥呀,细声些,别多说,方免相得罪。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老三 哇!(旁白)说得“大字细声”,完全吓我不惊,哼!想必这弟,经暗盘,赚私利,晤……(向义)哎!既然说得有影有迹,别人不敢住,你就开给我歇。

义 哥 啊!你不畏鬼呀?

李老三 我不怕,什么势利鬼,百舌鬼,共你这圆钱眼鬼!(取出银子)钱银是法宝,我现钱交易,你免烦恼!

义 哥 哎呀!三哥呀,你既不信,我就开给你……免钱白歇。

李老三 怎呢呀!你要给我白歇免钱?

义 哥 是,这就叫做赌脾,你敢住,我便不收你的房租钱。

李老三 你说得定?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义 哥 定定!

李老三 定了就好,快快来开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义 哥 就来就来。(持灯出门,进房科不尽)

李老三 哇!这房内虽是雅致,可惜到处是灰尘网蛛丝。找支扫帚借给我。

义 哥 扫帚放在梯后,你自己去拿。(李取帚,义仍不放心)哎呀!鬼呀!

李老三 哎,这是灯光照人影,别乱说。

义 哥 好,不过三哥呀,真是真,玩笑是玩笑,你切莫多嘴,悄悄去睡,小心灯火。

李老三 知啦,是我自己的事,你尽管忙去。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义 哥 那么,你请吧,我慢走。(出门)哎啥!(科)

李老三 疑神疑鬼!(科,关门)

义 哥(回身,锁门科,老三只管扫眠床)等会若是有动静,方免出来吓坏住客。(下)

李老三 好了好了,红眠床白蚊帐,有被又有褥,今晚真享福。有道是:“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何须惊。”别管它,自去安睡了吧!(呵欠,伸腰,人帐科)

[三更鼓,灯光渐弱,莫二娘鬼魂上。]

莫二娘 苦呀!

(内唱)阴风惨惨夜露寒,孤魂冷落无依傍!含冤负屈向谁诉,饮泣黄泉泪不干!可叹奴,生前受尽磨折遭奸骗,冤丧异乡无人怜,莫非人间尽是亏心汉,世上难寻仗义人?哎苍天哙!待何时得吐怨人间?忍悲愤,出孤冢,飘荡荡,归柴房。

莫二娘(入房,见室中有异,又闻蚊帐内鼻息之声,揭帐探视)啊!是何方狂汉,酣睡在帐中?(科)对了,不免将他弄醒来吧!(科,莫用袖一拂,老三翻身下床,鬼魂隐坐灯下。)
西汶艺术网
李老三 哎呀!怎么静静跌落眠床下?(坐地搔首狐疑)哎哟!骤然鸡母皮浮浮,没造化, 恐是鬼来相交缠……(一怔,但又镇定)哎,想必是自己日间走路疲倦睡下神乱,才会踢掉被,跌落眠床下。(科)别疑神疑鬼,还是再上床睡吧!(刚站起来,一转身见莫背坐灯了,大吃一惊。跌坐下面)灯下是谁?(莫见李怕,急站起来,想上前解释,李“呀”的一声.翻一个跟斗躲在床角)哎哟鬼呀……

莫二娘(见状,默默自语)又是一个怕鬼的人。(不忍惊地,背转身子,不禁一声)苦呀……

李老三(原想蹑足逃走,闻声站住)咦!要说是鬼,为何站在一边哭哭啼啼?我把定精神。放开胆量来看一下。(科)哇!原来是一个女子。(科)这就奇了,半夜三更,女子无归家。不是私奔,便是躲苦债。哎哈!孬耍孬耍,一男一女,等下引起误会,有理无话说,我得叫她快快出去。(向莫)喂!你这女子,好没规矩,须和男女有嫌,速速给我出去!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