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苏州兰芽昆剧团的曲折之路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0/15]
昨晚8点,大儒巷平江文化中心内,苏州兰芽昆剧团在这里的演出如期进行。这也是黄金周后的第二场演出,上演的是经典折子戏《牡丹亭·皂罗袍》,台上3个演员,台下5个观众,其中包括兰芽昆剧团的团长冷桂军。
西汶艺术网
2002年9月,原苏州教育学院与苏州昆剧传习所联合举办5年制大专昆曲班,聘请昆曲专家顾笃璜任总艺术指导,刚从苏州大学古典文化专业昆曲方向硕士毕业的冷桂军成为“小昆班”班主任。2007年,由26名毕业生组成的兰芽昆剧团成立,冷桂军任团长。为养活这个剧团,一介书生冷桂军被迫下海。为添置服装、设备,他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演员的工资发不出,他就每月拿出自己的工资、住房公积金来补贴。

十年坚守,“兰芽”虽看似孱弱,但却已成为冷桂军的魂魄,正如他所说,昆剧之于他已不再是一种责任,因为他早已把昆剧融入了自己的灵魂。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一个观众三个演员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原来姹紫嫣红开遍……”晚上八点,平江路上游人渐稀,而此时温糯的水磨腔方才从位于大儒巷38号古昭庆寺内飘漫而来,窗外秋风冷索,窗内的昆腔却暖人心脾,但兰芽昆剧团的当家人冷桂军的脸上却没有一丝暖意。“今天算是好的了,平时观众还要少。”冷桂军淡淡地扫了一下大厅,五六十个座位的观众席上,只稀稀落落地坐着七八个观众。这是长假过后兰芽曲苑第二场正式演出,而前晚假后的首场演出更为惨淡,总共只有5个观众,票房收入550元。

今年4月,苏州市兰芽昆曲艺术剧团与相关单位共同创建了平江兰芽昆曲传承基地,坚持每晚八点演出经典昆曲折子戏,演出时长为一个半小时。门票分50元、100元和150元三个级别不等,不算太贵的门票,另送免费的茶水、果点,可上座率仍不尽如人意。

让冷桂军眉头不展的是他心里的那本账。“演职人员的工资,加上房租、水电等,每天的演出成本要2000多元,如果平均上座率不足20人,就要亏本。”冷桂军说,国庆长假期间几乎场场爆满,最火的一天票房收入有一万多元,但长假一过,似乎一切又回到了从前。“只有周末会好些,平时观众很少,最惨的一天只有一个观众,但我们还是要坚持演。”
西汶艺术网
昆曲硕士被迫“下海”

2002年9月,“小昆班”带着希望和梦想新鲜出炉,刚拿到昆曲方向硕士学位的冷桂军也走马上任,担任班主任。按照最初开昆曲班招生时的设想,这批学生主要是为专业的昆剧团培养后备人才。但当2007年学生们面临毕业之际,由于种种客观原因,几乎没有一名学生能够进入国有昆剧团。鉴于这种形势,2007年5月,首个民营昆剧团苏州兰芽昆剧团宣告成立,26位“小昆班”学生进入昆剧团,冷桂军担任团长。“作为民营昆剧团,要闯市场太难了。”初次下海的冷桂军明显不谙水性,为了在市场中站稳脚跟,他带领昆剧团在坚持艺术追求的前提下,走上一条主动寻找观众、培养观众的发展之路。针对不同观众,剧团先后推出了“博物馆昆剧”、“氍毹昆剧”、“校园昆剧”、“园林昆剧”、“吴歈粹雅”等演出形式,到学校、社区免费演出,培养观众,做起了昆曲普及的“义工”。
西汶艺术网
就是商业演出也赚不到什么钱,有时候派了五六个演员出去,演出费却只有三四百元,还不够演员们的报酬。冷桂军告诉记者,兰芽昆剧团掘来的第一桶金,并非昆曲专业演出,而是“跑龙套”在横店拍摄的电视剧《聊斋》中当主角的替身与群众演员,一个星期就赚到3万元。用这笔钱,冷桂军给剧团添置了一些服装、道具,开始真正走入“江湖”。

拿出积蓄发工资

冷桂军是河北人,因迷上了昆曲,1999年考入苏州大学中文系主攻昆曲,2002年毕业时撰写了硕士论文《昆曲艺术表演形式的特征》。本来是一介书生,却一不小心下海成了商人。然而从班主任一下子变成老板,冷桂军明显有些不太适应。“没有办法,学生们要就业,要生存啊!”冷桂军说,兰芽昆剧团成立之初,他投入了近20万元添置家当,并与26名学生签了正式劳动合同,除了交“三金”外,还要发给每人每个月工资2000多元,除剧团的其它支出外,单单每个月员工的工资冷桂军就要支付五六万元。

但冷桂军认为,发展昆曲首先要培养观众。多年来他投入了大量人力、财力去培养昆曲观众,然而投入却没有直接给剧团的经济效益带来多大的改观。入不敷出,冷桂军便把自己多年的积蓄、每月的工资拿出来作为剧团费用的补贴。

由于经济效益不好,合同期满后,许多“小昆班”的成员纷纷另谋出路了,只有冷桂军仍在坚持。

昆剧需要终身演员

前不久,冷桂军组织了一次关于昆曲的社会调查,结果显示60.38%的被调查人周围有朋友、亲戚或者同事喜欢唱昆曲或听昆曲。此外,冷桂军还组织开展了“体验昆曲”卖票活动,坐进剧团聆听昆曲的大多是年轻人,以70后、80后为主。“他们虽然不会唱,但愿意聆听,有心推广,这让我们欣慰不已。”冷桂军说,这些年轻的观众大多对昆曲有极强的欣赏力,因为他们有良好的文化修养,并且在纷扰的社会中,急于寻求像昆曲这种能令内心平静的艺术。然而,步入商海的兰芽昆剧团依然举步维艰,冷桂军认为,不是因为没有观众,主要原因是市场太不规范,恶意竞争使得本来不大的生存空间越发狭小,正规的演出团体往往找不到一个相对固定的演出舞台。

去年10月,兰芽昆剧团入股山塘昆曲馆,终于有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固定舞台,虽然一直处在亏损状态,但冷桂军对未来仍然信心满满。“争取明年七月开始赢利吧。”冷桂军说,与平江文化活动中心合作的兰芽曲苑开业到现在,也在亏损中,但有梦想就有希望,“昆剧的发展不仅需要观众,还需要能坚守舞台的演员,如果能发得起工资,我想为昆剧培养终身演员。”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