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传统潮剧《扫窗会》曲文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0/15]
传统潮剧《扫窗会》曲文(一九五六年版本)

高文举:(唱)举目云山飘渺,家乡隔在万里遥。自从张千一去,未见他身回来;空使我望断云山音信杳。忆昔年寒窗穷困,一身恰似浮萍草。多蒙岳父恩义高,还把他的爱女来相招。一家人爱惜的功恩实非小。遇逢春闱一至,赠我琴剑书箱。来到京畿,幸天怜悯,我就得中高第。恨温相迫招为婿,遭缠在此寸心千里。却把妻的恩情一旦又一旦都忘却了。提起来心焦!

王金真:(白)苦呀!(唱)曾把菱花来照,颜容瘦损渐枯槁。正是愁人听见寒蛩语,满腹离愁向谁告!嗳寒蛩呵!越添妾身愁怀抱。嗳官人,罢了官人我的夫呵!你许块深深宅院喜乐滔滔,有谁知你妻子时乖运蹇,落在(我那落在)他圈套。嗳温氏啊!你本是个天降罪魔,敢将我同心劈破了。倚你爹的官高爵高,将妾身百打千敲。上剪头发,下剥绣鞋,日间汲水,我夜扫庭阶。唉,冤家哙!怎知道妾身执帚西廊,在这西廊把……(白)把地来扫。咦呀!倒是妾身差了,老妈说道,今晚阮夫妻,能得相会,就是这把扫帚,不能相会,也是这把扫帚,怎么将它丢下,待我摸来,待我摸来啊!在……在……在!待妾身悄悄来扫……我就悄悄就来扫。咦呀,前面有窗,窗下有灯,定是那冤家在内攻书,待我近前听来。(唱)我只块听,听不见状元我夫书声高,唉夫哙,岂知你妻子受苦在外头。我那高,本欲将高文举之名来叫声高,又恐他读书之人,心肠有些难料,若认妾身就不消说了,不认妾身我个罪过难保。我只得进前退后不敢声高,只落得,十指尖尖在此窗外敲。又听见宿鸟啼叫声噪,我只块惊,惊得我战战兢兢魂魄消。王金真,为冤家,你将奴来抛,高文举你这贼冤家,自有自有天鉴表。误了我青春年少,耽误我佳期多少,空负我百年姻缘无尾梢,有上梢来无下梢,嗳,我的苦!

高文举:(唱)闷将围屏来靠,听敲窗落叶飘飘,又听见那寒蛩声叫,孤雁声高,寒蛩叫,雁声高,哎雁哙,你何不为我带书来,越添下官愁怀抱。此事来有跷蹊,想这样更阑夜静寂寞无聊,怎么有沙尘一阵飞来到?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王金真:我那高……

高文举:(唱)又听见隔窗有个来听声高……未识是何人敢来到?

王金真:哎!哎!哎!我只块苦!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高文举:(唱)是何人悲悲号号,执帚窗前把地扫?

王金真:高文举,天着来诛你呀!

高文举:住口(唱)是何人,敢将我高文举之名来叫声高?不由我越添思念添烦恼。
西汶艺术网
你这门外之人,敢此大胆!下官自入温府以来,合家大小,称为我高老爷,你是何人,敢将下官之名乱叫!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王金真:是……是你妻子到来呀!

高文举:哎呀!(唱)不……不消说了,既是前妻到来忙把书抛,待我开门开门问分晓。(白)且慢,倒是下官差了,若是王氏妻子到来,犹之则可;若是温氏乔计,搬弄于我,教我体面何存?这体面何存(唱)伊那……那门外之人,不是前妻究罪非轻,若是王氏妻子到来,至今不能相会,必定遭冤枉。(白)你这门外之人,既是王氏妻子到来,可将家中事情,一一说明,下官自然与你相认。

王金真:冤家,你近前来听。

高文举:在此。

王金真:苦呀(唱)囹圄之中苦不胜,只因我爹济贫,将妾招你为作夫婿,一粒明珠分成两畔,各人藏困在身边,意望你荣归明珠再圆,谁知你,忘却了旧恩义。
西汶艺术网
高文举:知了,待你夫来开。

王金真:冤家,快些呀

高文举:妻呀!一见娇妻肠肝裂,形容瘦损珠泪滴,是何人引你入府内,妻你忍了泪住了啼一桩桩一件件从头说与你夫得知机。

王金真:你是何人?

高文举:妻呀,你认不得你夫高文举了么?

王金真:怎说,你就是冤家高文举么!

高文举:正是。

王金真:呀!冤家我可恨呀

高文举:妻呀,你恨我何来?

王金真:恨不得把你一扫

高文举:妻呀,你就扫下来吧。

王金真:只道书生你有仁义,谁知这样恶行止,求荣反辱险丧身,亏妾受尽千般气,临行嘱你早回归,至今隔别有数年,百里奚不忘糟糠妇,足见冤家你恶行止。

高文举:妻呀

王金真:你呀!你这书生无义,你就忘却前妻,不记得你家贫如洗,流落在长亭,我爹将你带到我家中,以礼相待招你为婿。你读书读到三更,妾伴你煎茶恩爱相依,意望你得中高第,光耀门闾,谁知你再娶相府千金,忘却了你的前妻。写书付张第千,将妾来休离,妾身见书肠肝寸断,跛涉到京机,实指望寻你辩非是,有谁在又遇着奸臣父女来凌缠,提起来伤心意。哎冤家哙,你来看!看我个颜容枯槁,因为着什么,哎冤家哙,枉你读尽圣贤书,你不存周公礼,讨你为官做什么,为官来好做什么,冤家哙,你真是忘恩共负义。

高文举:(唱)哎妻哙,非是下官忘恩义,怎肯写书休了前妻,只因当初琼林宴罢,那温相以女为婚强迫相依,只得写书付张千,接妻到到只,有谁知,他父女起此蛇蝎毒计施。老天呀上苍,念我高文举,若有休书回家,天地共见,雷电共诛呀!
西汶艺术网
王金真:冤家臭嘴,万福呀!

高文举:(唱)恨只恨,奸相父女恶行止,哎妻,你今不必伤心意,都是温狠心,害俺夫妻拆两地。妻呀,如今不必悲泪,夫人已定了。

王金真:咦,我讨去代人殆呀!妾也不敢做夫人,我也不敢戴凤冠,愿你催人马,送我回家中,若得我父女相重会,称你几句高老爷,不忘了深恩大义。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内女声:王氏不见,吩咐梅香,给我查来呀。

内应声:好,查来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高文举:哎呀,不好了,妻呀妻,野妇闻知,你夫如今,不敢与你相认了。

王金真:怎说,你如今不敢与我相认么。

高文举:正是。

王金真:教我怎呢好么,苦呀。

高文举:啊,是了,妻呀妻,不必悲泪,此去开封府,有一位包老爷,清如水,明如镜,你可到他台前告诉,你夫才敢与你相认。

王金真:嗳夫呀夫,欲去告,并无状词,如何告得。

高文举:状词么,待你夫来写!

王金真:来写。

高文举:来写,来来来。

王金真:夫呀,快些呀。

高文举:哎咦,这从可写起……妻呀妻,你夫一时心乱,写状不及,只有白纸一张,给你去告吧。

王金真:白纸无字,欲告个鬼哩!

高文举:待我来教你。

王金真:苦呀。

高文举:哎娇妻!伊那罢,罢了我的妻,你去到包爷台前,你就说道老爷哙,我的大人,小妇满腹冤情说不尽,只有白纸告青天。

内女声:书房内有人声喧,吩咐梅香,给我查来呀。

内女应:查来呀。

高文举:妻呀妻,野妇闻知,到来搜寻,倘给搜出,你我性命休也。

王金真:夫呀夫,野妇闻知,快快开门让我出去。

高文举:好,待你夫来来。

内女声:前门封,后门锁。

高文举:是了,妻呀妻,事到如今,不得惊怕,野妇到来,待我带你,前往花园,跳墙去吧。
西汶艺术网
王金真:快些呀。

高文举:待来。

内声:搜呀!搜呀。

王金真:夫呀夫,这墙高,如何跳得。

高文举:啊,是了,待我担梯让你跳墙去吧。

王金真:夫呀,快些呀。

高文举:待来!妻呀,仔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王金真:(唱)墙高梯短步难移,哎夫么夫,妾身只望与你相会月缺重圆,谁知不敢与我相认,正喜相会又来别离,但恐此去重重险阻,吉凶未卜再会何期,教人怎能舍得么,官人我的夫……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高文举:哎妻么妻,你今怎么高声大语,高声大语哭哭啼啼,倘若野妇闻知机,你命必定送阴司 ,我身不得归家里,忍了泪住了啼,速速去到开封府,包爷面前诉因依,自然与你重相会,枯木逢春再生枝。

妻呀,岂会摔伤。

王金真:且喜平安。

高文举:平安就好,妻呀,你先行,为夫随后就到。

(合)夫妻分别泪满胸,速到开封诉衷情,打破玉笼飞彩凤,顿开金锁走蛟龙。

(剧终)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