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祝贺与期待——写在第六届黄梅戏艺术节揭幕之前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0/22]
第六届中国(安庆)黄梅戏艺术节即将拉开帷幕,据悉有安徽、湖北、江苏三省近20台戏参与展演,可谓盛况空前。
西汶艺术网
中共安庆市委、安庆市人民政府,对这次艺术节非常重视。无论组织发动,还是舆论宣传,都超过以往任何一届。作为老戏人,我感到十分欣慰。若持之以恒、照现在这样给力抓下去,黄梅戏大发展、大繁荣必将指日可待。

这次艺术节已知的一大亮点,是对参演剧目和参演个人进行分等次的评奖。不像以往,演了就走人,不评谁优谁次;或是不分大哥二哥麻子哥,都一样发给“金黄梅奖”。那样做,组织者固然可以回避矛盾,省心省力;但调动不了院团积极性,形不成竞争态势,起不到促进黄梅戏大发展、大繁荣作用。

既要评奖,就须评得公平公正。参加展演的剧目,不分本省外省,不分县团、市团、省团,都应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凭剧目思想性、艺术性说话。不搞照顾,不搞平衡,不拉关系,不讲人情。在当今风气下,做到这一点很难,但必须努力去做。否则起不到奖掖先进、启迪后进的标杆作用,评了等于没评。

与此同时,各参演院团和个人也要摆正心态。争优是必要的,没有争优精神出不了精品。但争优必须是名至实归,不能瞎争,达不到质量也强争。这次失败不要紧,回去磨炼磨炼,三年后再来。别的院团出了好戏,大家都应该高兴,不要害红眼病,更不要羡慕忌妒恨。我们最需要的是团体精神,是携手并进,再也经不起你不服我、我不服你的内耗了。

并非危言耸听,黄梅戏现状并不乐观,跟同为五大剧种的越剧、豫剧、川剧、评剧比,明显滞后了。以梅花奖得主为例,上述四大剧种,少者20余人,多者30余人,而且都有二度梅,越剧、川剧还有大梅花(茅威涛和沈铁梅)。黄梅戏至今别说大梅花,连二度梅也没有。一度梅也只有11朵,不到其他四大剧种的一半。安庆更叫人不安,拥有10个院团的黄梅戏之乡,获得梅花奖的仅韩再芬、赵媛媛二人。现在赵媛媛已经调省,就只剩下韩再芬一枝梅了。

是不是黄梅戏好演员太少?不是,照我看,仅安庆市(含八县)达到或接近梅花奖水平的演员至少有5人。为什么笋子出不了头?原因很多,除了文化环境需要优化,需要为新人脱颖破除障碍、创造条件以外,再就是好剧本太少。没有好剧本,演员就推不上全国戏剧竞赛平台,就不能为人所知,评梅花奖的希望就破灭了。这不能简单地怪编剧无能,应从对待编剧政策上找原因。安庆向来是出编剧的地方,老一辈有陆洪非、王兆乾、班友书、汪自毅、郑立松、雷风,《天仙配》、《女驸马》、《打猪草》、《闹花灯》均出自他们之手。第二代也不乏佼佼者,王自诚、王小马、何成结、卜本信、谢樵生、黄义士、邓新生、方云从、刘大刚等都写过不错的剧本,为黄梅戏的延续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但近年来由于流行文化冲击,戏剧普遍面临生存危机,文化部门都不愿养编剧。这就造成编剧创作条件极其艰难,经济状况极其拮据,创作欲望提振不起。眼看编剧是最清贫、最不受人重视的职业,年轻有才华的学子也都不愿接棒。这就造成编剧队伍越来越小,形成后继无人的困局(安庆目前写剧本的多是退休老人)。
西汶艺术网
此问题必须解决,不解决黄梅戏必将萎缩,不可能持续发展。过往的经验证明,任何剧种兴衰,都决定于有无好剧本。没有《天仙配》、《女驸马》,就没有严凤英。没有《徽州女人》,就没有韩再芬。那种认为只要演员好、唱什么都能唱红的观念是错误的。有了好剧本,导演不行可以换导演,演员不行可以换演员,戏终归可以推上去。而如果剧本不行,就像在沙滩上建高楼,投入的资金再多,也是打水漂,排出来演一两场就报废。这种打水漂的投入,仅安庆市近十年来,细算也约在千万元以上。若将其中一部份用于培养、资助编剧,情况可能就大不同了。“谷贱伤农”,同样剧贱也会伤害编剧。

还有一点想法,提出来供各方参考。举办黄梅戏艺术节,目的是出戏出人,重在展演剧目的推出和推广上。主题晚会当然要搞,但不必请那么多与黄梅戏无关的所谓明星、笑星。明星、笑星要价太高,一场晚会耗资在千万元以上。据说第五届黄梅戏艺术节,主题晚会耗资就超过安庆市区和八县参演剧目投入的总和。这是本末倒置,钱花得不值。就像放焰火,热闹一下就没了,对发展、繁荣黄梅戏无补。
西汶艺术网
祝第六届黄梅戏艺术节圆满成功!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