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悼念河南曲剧音乐家潘永长先生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0/22]
无束斋主人张鹏悼念河南曲剧音乐家潘永长先生

壬辰年九月初一中午,余忽获曲剧音乐家潘永长先生去世的消息,甚悲!余为曲剧发展的前景忧矣!数年前媒体让我写潘文,余以其年纪尚欠而推辞,准备先写那些耄耋艺人,然后再写类似潘先生这批年逾古稀的老人。谁知他们竟然先耄耋老人而逝,潘永长先生今日魂归九天,余悔矣!

自庚辰年迄今余撰写艺界老人已近十三个春秋,涉及诗书画戏曲民俗等多个领域!上至文坛巨擘,下至山间耕夫,余与他们同歌同泣,同悲同欢!余在他们的至情中汲取养分,享受教化!然余尤倾心于戏,脚量数省,故余有长歌云:

豫腔梆音时萦绕,

勒腹忍饥踏坎道。
西汶艺术网
深山闹市留足迹,

边塞风雨湿征衣。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人亡曲散古艺绝,

肠断肝摧痴心灭。

数载闭门托毫素,

灯下常作龙蛇舞。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满室皆列先贤书,

与之相伴道不孤。

诗篇三百言吾志,

丹青卷卷揄恶世。

痛恨今艺不如古,

夜观古籍常痛哭。

……

壬辰九月初一,余通览潘永长先生的艺术历程,遂挥毫写下了:“孙犁说,文坛上的尺寸之地都难得!其实艺术如此,戏曲艺术更如此!经得历史检验的会剩下的越来越少,但这少数就是经典!潘永长的作品就是这少数!------无束斋主人张鹏
西汶艺术网
余以为应对潘先生的艺术重新挖掘。尽管潘先生在去世亦曾获官方曲剧终身艺术家成就奖等名分,然而其晚年依然是落寞的。因为官方给他的舞台还不够大,还不足以把其一生的艺术积淀推向社会而惠及梨园。体制内的老艺人尚有此遗珠之叹,况乎蛰居村野之老人?故余以为在这些老人之中,不论位置如何,而人性的呈现却是一样的,对艺术的执著和虔诚却是同效的!潘先生的一个学生语余:“你不知道潘先生多好!在病床上,一些演员去找他‘潘老师,你给我设计一段戏吧!’潘先生就答应,义务地做。你知道潘老师帮了多少我这样的演员吗?”她的话语里充满着对潘先生的感恩和钦佩!

你们能知道病重的潘先生躺在床上是多么孤寂吗?没有品尝过孤独的人是不会有这种泪墨俱下感觉的。余品尝过养疴中的孤独,故曾有诗云:“有泣无人知,买醉囊无钱。空屋静悄悄,泪墨湿蛮笺!”这种“寂悄悄”的感觉其实就是人生的一种炼狱过程。作为一位感情丰富的音乐家更能体会这种人生的孤寂,冷苦之中才能出现传世的作品!

官方常常一个荣誉奖和终生奖去照顾那些将要死的艺坛老人,表面上官方承认了这些老艺人的成就,其实是对将死之人的一个安慰!有用否?无用!

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常常把自己的作品看得高于生命!他们的目标正如左传所云:“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立言传世是文人心底的经国之大事,不朽之盛业!是他们的命!!这是一个大力破坏文化传统,推陈出新的时代。老艺人成了绊脚石,河南如此,中国如此!余与老艺人相交,此感慨已切入骨髓!潘先生银须飘飘,道风仙骨,其实何人能知其长须下隐藏的人生孤寂?内心之挣扎?心灵之憋闷?以及其对艺术和对人生和社会的反思?

《马可波罗》一剧未搬上舞台,为其艺术大憾!余虽未知详况,但余推知一定是潘先生自认为超迈前作的作品!潘先生生活实况,梨园圈子已有所闻,余无需赘言!但是潘先生的作品却能让大家耳熟能详,童叟皆知!已足矣!但广大观众过瘾之后谁又知潘先生是作曲呢?我们的音乐设计多是捧红演员的幕后之人呢?

就拿《卷席筒》来说吧!余曾在一九八九年第四期的《河南戏剧》杂志上读到焦水科、路宏杰二位作者所写的《卷席筒的作者是谁?》一文。巩义周任,书香门第出身,从《三贤传》的说唱本,改编成八本连台戏《曹保山中状元》,后周任压缩为三本更名为《白玉簪》,在光绪三年正月初七巩义的苏村登上舞台,而引起轰动,大受关注!但是有几人知道周任奠基之功?今日看来,许许多多传唱的传统经典剧作,都有先贤的心血充斥在里面,我们今日不能直接拿来,不顾羞耻地冠上自己大名,去漠视无数的周任所起作用,让后世为之叹惋!

搬上影幕的《卷席筒》,潘先生是该剧作曲。也是河南曲剧群众基础最广泛的戏之一!是经典之作!已经数十年传唱不衰!就拿续集来举例,潘先生在苍娃的发配中,其运用“哭书韵”为基础,然后伴唱!潘永长先生曾有专文论之!这一定是潘先生满意之作!让传统曲牌灿发新光!这种用法其实就是原创,是一种艺术的再创造!这种创造就是明日的传统!因为它不是空中楼阁是有根的艺术!是中国传统音乐的传承和再利用!不是抛弃传统,来一个洋玩艺!我们不能跨越和推倒先人的努力,而直接来一个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如果这样直接回到茹毛饮血的猴子时代多好??

潘先生一系列作品,需要我们总结,研究,开掘,他的去世是河南艺坛的一大损失!

我们走进他的内心!

钻进他的艺术中!

悼念他!

继承他!

理解他!

潘先生走好!

壬辰年九月初六晨五时醒来,倍觉口干舌燥,遂立于画案之前,以白宣,飞鼠笔写此长文,一气而成,有10米长!乃欲近日之感悟也,于无束斋南窗下,秋阳灿烂八点而成,此书法长卷,有余心血在其中矣!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