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北京曲剧艺术中心重新创排的青春版《歌唱》大胆启用新人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0/24]
“迎接十八大,改制展新貌”,北京曲剧艺术中心重新创排的青春版《歌唱》将于10月26日至11月1日在位于北京南城的“航天城”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礼堂举行首轮七场演出,于11月5日至7日在北京天桥剧场参加“颂扬北京精神,讴歌伟大时代——2012北京市优秀剧目展演”,连演三场。“交响北京曲剧”和“满台青春”为该剧的两大特色。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歌唱》由原战友话剧团团长翟迎春和林蔚然编剧,又由曾以《虎将军》获得文华编剧奖、《铡刀下的红梅》入选国家舞台精品工程的宋西庭进行了再加工;由曾为北京曲剧导过诸多获奖剧目的北京人艺著名导演顾威执导;作曲、创腔由北京曲剧的功勋作曲家戴颐生担任;舞美设计请的是曾两获文华舞美奖和“五个一”工程奖的中央戏剧学院副教授边文彤。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歌唱祖国》作者王莘是原型
西汶艺术网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这是一首13亿人都会唱的歌,这是一首每个中国人唱着都会顿生豪情的歌。北京曲剧《歌唱》表现得正是这首歌诞生的过程。

该剧最初是由翟迎春、林蔚然根据曾创作出《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生死线》的著名剧作家兰晓龙的同名电影文学剧本改编的,又由宋西庭进行了加工。情节则是兰晓龙根据《歌唱祖国》的词曲作者王莘创作这首歌时的真实故事生发出来的:为准备庆祝新中国成立一周年的演出,天津某歌舞团曾在延安学习工作过、懂西洋乐器的编剧王同志,带着该团的会计张一毛、水暖工赵管子一起到北京买几件铜管乐器。三人一下火车就去了举办过开国大典的天安门广场。一直为没能完成创作新歌曲任务而焦虑的王同志,在天安门广场上突然灵感迸发,歌词、曲调汩汩而出。但在此后多次受到各类干扰,尤其是总被赵管子“嚎”的“一团糟啊,一团糟……”搅乱他刚想好的曲调;又受到各类启发,他终于创出了这首所有热爱祖国的中国人都喜欢的名曲。他生怕忘了,用笔记在自己的衣服上,下火车时却遭遇了一场大雨……

顾威让《歌唱》唱出“沸腾”

一听这个题材好像很严肃,但该剧却是出喜剧。王同志是个在团里积极工作、在家里特心疼老婆、艺术灵感一来灵魂就能出窍的“文化人儿”;张一毛是个语言偏“左”、工作认真、一心为公、特会砍价的“男人婆”;赵管子则是毫无艺术细胞却总在“创作”、特爱老婆也特爱新中国还特敢亮嗓儿的“嚎情达人”。这三位凑一路那叫一个热闹。

但导演顾威强调:“《歌唱祖国》的作者王莘是从延安、从晋察冀根据地,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洗礼中一路走过来的,是位很有个人魅力、很了不起的作曲家。虽然《歌唱》用的是‘王同志’,但讲得是《歌唱祖国》的创作过程,这本来就不是个搞笑乃至恶搞的题材。喜剧、幽默、某些逗哏是允许的,但必须注意分寸。所以,我坚决不允许搞笑。”

《歌唱》是我国第一部讲述音乐创作的戏剧,怎么表现王同志的创作情结,怎么表现王同志灵感的来源、灵感的迸发,是这出戏最大的难题。同时,没有曲折的故事情节,没有激烈的戏剧冲突,仅靠三个主要人物撑住这台戏,很容易演成分场次小品。为此,顾威费了不少心思,他一方面要求演员们对人物有更多的情感展示,要求演员对王同志的刻画要表现出更丰富的内心层次,更强烈的情绪外化。另一方面,他又强化了舞台的氛围,用上了青年舞队、安塞腰鼓队、少先队员的舞蹈队,甚至还有再现那个时代的小贩舞、自行车舞、老太太舞……用顾岛的话讲:这就是那个时代的时尚街舞。在天安门广场,正是少先队员的鼓乐、舞蹈,猎猎的五星红旗,和那些洋溢着欢乐、自豪挂在脸上的如潮人群,让王同志已在心底里寻觅、萦绕了许久,可唱出口总有些磕磕绊绊、神韵不足的乐句,一下子就焕发成“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的雄壮旋律。

戴颐生让北京曲剧交响

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一个完整建制的交响乐团弦乐队外加大鼓等打击乐器将出现在演出现场,而剧中又会时不时听到各种西洋管乐演奏的录音,这么庞大的乐队伴奏的竟然是出北京曲剧,这可是这个剧种自诞生以来的第一次。

戴颐生说,她为这出《歌唱》作曲,之所以要用上交响乐也是题材使然,要表现出“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的雄壮高昂,还仅靠北京曲剧的三弦、四胡、扬琴这老几样显然是不行的,仍拘泥于原来的曲牌也不行。而更主要的是,这出戏演的是作曲家王同志创作歌曲《歌唱祖国》的故事,按照戏剧发展的脉络,他创作灵感的诱发,初始乐句的产生,干扰他创作的其他旋律,帮助他找回旋律的触点,歌曲的最初呈现,直至这首歌完整、宏大地唱响,这一切都与声音有关。可以说,这是一出关于声音的戏——美妙的,嘈杂的,令人焦躁的,生活中的,内心里的,最后是让台上台下的人都热血沸腾的,她要用这些“声音”在这出戏里产生出推动戏剧发展、调动观众情绪的“强效”。为此,戴颐生很是费了不少心思。

于是,为表现王同志创作灵感的累积和诱发,就有了火镰有节律的敲击,就有了安塞腰鼓的震天齐奏;王同志心中乐句的形成,是伴着国旗在风中的猎猎飘扬和少先队员舞队整齐踏响的舞步迸发而出的。那一直在搅扰着王同志的“噪音”,是戴颐生把劫夫的歌曲改了调儿,让剧中的赵管子不时嚎出的:“一团糟啊,一团糟……”为了生动地表现王同志找到的旋律一再被搅乱,戴颐生把“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这一句改出了多个听着怎么也不对味儿的曲调,每次被“一团糟”搅合了就唱出一种调子来。王同志终于找回了他苦苦寻觅的、心爱的旋律,那是在他妻子临产前腹中越来越强的胎音伴随下出现的。随着婴儿降生的啼声,一个童声唱起了这首终于诞生的歌曲,接着是女声,男声,大合唱,越来越雄壮宽广的大合唱,唱得人们心里热热的……

舞美采用多媒体

该剧的舞美运用在北京曲剧也是第一回,采用了多媒体和实景穿插、结合的方式,以多媒体点缀、烘托、渲染剧情和舞台气氛。

为了契合王同志是从国统区到延安开始投身革命的身份和思维方式,按照导演顾威的要求,舞美设计边文彤还把延安鲁艺的木刻画搬上了该剧的舞台。剧中不但有天安门广场、前门外的老商铺区,还以多媒体再现了天津解放时解放军会师金汤桥的情景。为了形象地表现王同志的灵感出现和被搅乱,又用多媒体展现了多只小翠鸟。王同志的灵感一迸发,小翠鸟就飞来叽叽吱吱地歌唱;王同志的思路一被打断、搅乱,小翠鸟就飞走了。

演员一水儿80后大学生

该剧另一个最大亮点,就是该团的新剧目里头一回用的都是80后演员,还大胆启用了一位90后担当主演。

北京曲剧虽然和其他戏曲剧种比起来是个“年轻”剧种,但一直以来,给人们的感觉是“传统”,是老艺人和弟子们当家。一出新戏一水儿的全是青年演员,既表现出该团改制后的“大胆”,更表现出了北京曲剧新生代的“茂盛成长”,北京曲剧艺术中心的青春形象。

该剧中主演王同志的杨海岗、主演赵管子的李永德都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99级北京曲剧本科班,主演女会计张一毛的王璐更是今年才从中国戏曲学院毕业的“小嫩妞儿”,由她来演一个中年的“男人婆”,可见该团团长孙东兴用人的不拘一格。而剧中的其他演员也都以99级本科生为主,是继今年新创剧目《乡约青春》之后不久,由该班同学参与排演的又一出新戏。据悉,这出戏共有80名演员先后登台。

孙东兴真诚地说:“99级这一批已经能撑起北京曲剧的舞台了,今年刚毕业的新一批又有不少好苗子,明年我们还准备招收新一批学生。有各级领导的关怀,有广大观众的支持,再加上全体演职员的努力,北京曲剧会越来越兴旺,越来越年轻!”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