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剑锋直指华岳巅——李小锋主演新版秦腔《劈山救母》观后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0/26]
牛年春节前夕,小锋登门拜年,送来由他领衔主演的新版秦腔舞台艺术片《劈山救母》光碟。面对新锐出新作,恰如久旱逢甘霖;遥想华岳风云涌,似闻春雷第一声!年节期间连看几遍录像,激动、感奋、欣喜之情油然而生,戏中那生机勃发的青春气息,给我留下颇多鲜活印象,不禁想以粗浅文字略述观感,也算是聊表祝贺之意吧。

磨砺精进的新起点

打造新版《劈山救母》之初衷始于1999年,虽然由于种种原因延迟了时间,但李小锋有一股自强不息和鍥而不舍的精神,他终于在2006年8月将此剧搬上了舞台,《劈山救母》一经上演,便引起极大的轰动。

《劈山救母》又名《宝莲灯》、《劈华山》、《芒砀山》,其古本来源历史甚久,宋元南戏有《刘锡神香太子》,元杂剧有《沉香太子劈华山》,明清时西府秦腔也有《劈华山》的流行。近现代河北梆子、秦腔、京剧、川剧、豫剧、汉剧、徽剧、绍剧、越剧、粤剧等剧种均有此剧目。解放后以河北梆子整理本影响较大,早已摄成影片流播全国。“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诸多剧种在演绎同一剧目的过程中,相互吸收,借鉴、融通、化合,无疑促进了本剧种的繁荣发展,同时也彰显了名角的精湛技艺。先辈立下的标尺使后学者有所依循,这固然是好事,但“先入为主”的观念也会成为跨越的障碍。我所赞赏的是,李小锋对经典传统剧目的尊重与审慎,在继承前人而又挑战自我的实践中,所具有的胆识和勇气。他的演出本主要依据樊粹庭原著,并参考了七个剧种的本子和录像,自己动手改编排演,历时七载先后推出三个版本。做为一名从小学艺、原有文化底子较薄的演员,能做好做大这块蛋糕,并不断翻新演出样式,这又需要何等的坚毅与自信啊。

尤为可贵的是,他以现代人的理念和意识诠释传统戏剧人物,改编本在保骨架、守主干的前提下,采取破旧套、赋新意的做法,无论调整集中还是删繁就简,都没有忘记遵循戏曲艺术规律,力求保持和彰显秦腔风格。譬如,全剧第一场《求签结缘》,是把老本分为三场处理的戏,浓缩为一场结构而成,尽量减少对事件过程的冗繁铺叙,从而加快了剧情节奏的推进。同时,注意对唱词的修改润饰,加强了剧本的文学色彩,追求清新典雅的意境和韵致。而在第六场《二堂舍子》中,则从观众的欣赏习惯考虑,基本保持了作为单折演出的篇幅,继承了雷开元精心打造的那段脍炙人口的唱腔,以浓墨重彩抒发人物内在感情的撞击与裂变,在重要的转折关节强化戏胆戏魂,藉以引发观众思想上的共鸣与震撼。联想到李小锋在前辈师长指导下,已往整理重排的《打柴劝弟》、《白逼宫》、《周仁回府》、《花亭相会》,乃至移植京剧《四郎探母·坐宫》、及改编德国名著《浮士德》等戏,所达到的臻于完美的演出效果,回观新版秦腔舞台艺术片《劈山救母》的喜人成就,使人明显感觉到,他在艺术上有心计、有想法、有追求,在努力拓宽个人表演领域的实践中,总是立足于扎实的传统根基,自觉地把继承和创新紧密结合起来,为磨砺精进超越自我勇于开辟新起点。正如曹禺大师1987年在关于秦腔改革的谈话中所说:“我觉得还是要把传统的东西搞得透透的,然后再把剧目抓上去,因为我们的艺术创新不能没有一个基础,有了基础表现手法就有了依据”。李小锋找准了探索与突破的路子,所以他能够不断走向升华与腾飞。这里,我想引用马克思的名言相赠小锋:“当你飞翔的时候,传统就是你的翅膀”。

别开生面的新亮点

众所周知,陕西有上下五千年历史,是东方文化的源头之一,代表着华夏文化的主干。周秦汉唐以来的深厚传统文化积淀,为秦腔的萌发、形成、昌明与发展,奠定了富涵底蕴的坚实基础,从而被誉为中国梆子腔的鼻祖和“百戏之母”。当然,在漫长的岁月沉浮与风雨沧桑中,秦腔也经历了盛衰荣辱的不同历史时期。随着社会变革与大工业时代的到来,面对科学技术的高速发展与文化艺术的多元趋势,秦腔的生存空间受到严峻挑战。正如著名戏剧家齐致翔所说:“生命在繁衍,秦腔要发展,不能因为底蕴丰厚而落后。要显现秦腔源远流长的磅礴之气,万山耸立的高标之气,胸包日月的纳融之气和出时代之新、开风气之先的生命嬗变之气”。这充满深沉关爱的大声疾呼,体现了对秦腔自主创新的厚望。

也正是在这种令剧人感到紧迫的情势下,李小锋推出了秦腔舞台艺术片《劈山救母》。其主导思想显然是要拓展艺术表现样式,为激活戏曲演出的与时俱进而探索新路。为达此目的,新版在运用舞台神话剧和戏曲电视化相结合方面,付出了艰辛劳动,取得了新的成果。

其一,遵循传统戏曲的基本规律,坚持破实就虚、载歌载舞的艺术特点,在舞台剧的框架下借重电视技术手段,着力体现虚拟性、象征性、写意性的风格。新版量体裁衣,量力而行,没有搞大布景,大道具、大平台之类的所谓“大制作”,注重在调节时空变换,营造意境氛围方面做文章。场与场之间依然是分幕相隔,使观者有身在剧场的亲近感,而每场各个单元相互转换,则用电视化出、化入的“叠印”相衔接,如第一场“求签”、“降雨”、“化庄”、“成亲”、“离别”几个情节,变化得相当自然贴切,加上音乐与伴唱的巧妙过渡,就把从“岳庙求签问吉祥”,到“婚后离别长安去”的事件过程,从导表演手法上给予简洁洗炼的处理,一改琐碎施沓而显得冗繁的老套子,反倒增添了几分诗情画意。使人明显感到,戏曲本色是主体,电视手法是丽饰,俭约而质朴,明快而清新,无华而率真。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