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2012年全国优秀剧目展演之黄梅戏《雷雨》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0/29]
话剧《雷雨》是曹禺先生的代表之作,也是中国话剧的一部经典之作,他打破了中国话剧自引入后长期向西方话剧模仿的状态,逐步贴近现实,去真实反映中国现存的社会状况以及在这种状况下人民大众所呈现出来的思想形态。这部剧无论是思想性,还是艺术性,都可称谓是中国话剧界的巅峰之作。话剧《雷雨》将两代人的情感交织在一起,相互之间摩擦、牵制,造成了一部惨痛的悲剧,极大的暴露了在传统封建专制家庭统治下,人们心理状态的极度扭曲与悲惨的命运。在这部话剧里,多条线索同时并发,共同交织在一个时空内,如周朴园与周萍父子之间的矛盾,周朴园与繁漪之间的矛盾,周朴园与侍萍之间的情感纠葛,周萍与繁漪、周萍与四凤之间的乱伦之恋以及鲁大海与周朴园之间的阶级矛盾等,且每条线索多而不乱,不仅营造出了一种阴森恐怖、沉闷窒息的戏剧氛围,而且使情节曲折离奇,矛盾冲突强烈紧张,可看性极强。如果从情节上来说,这部悲剧的直接制造者就是周朴园,由于他的封建专制,导致繁漪的压抑扭曲,周萍的乱伦之恋,鲁大海的抵制反抗等,不过话又说回,悲剧的直接制造者岂又只是家族长周朴园,在原著的描写中周朴园亦是这种制度下的受害者,其实最根本的源头就是这种体制。曹禺先生在谈《雷雨》时曾说道,他对这种半封建半呀、半殖民地的性质并不清楚,而是他能看创造《雷雨》这个奇迹的是,他对旧制度的极度憎恶,只有推翻了这种制度的压迫,人们才能享受真正的自由生活,有一句最能概括他写这部戏的意图,那就是“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

在话剧《雷雨》里涉及到了很多人物,且每个人物的立场与性格迥异,如周朴园的伪善专制、繁漪的压抑难耐、周萍的懦弱屈从、周冲的天真无邪等,每个人物都承载着社会的现实和历史的变革。近些年来,很多戏曲剧目对这部经典之作进行了重新的解读,包括改为以繁漪为主角等,个人认为这部戏每个人都有戏,每个人都是这种悲剧的受害者,在强烈的矛盾冲突下,每个人物都可以呐喊出一种不满抗争的心声,这就是经典的魅力。但是把周萍定位主角,个人认为感染力不是特别强。在话剧《雷雨》里,周萍虽然也是一个受害者,但是他对这种体制是一种无条件的屈从,就是因为他这种性格,才造成了一系列的乱伦悲剧,周萍的懦弱屈从从侧面来说其实是做了这种制度的帮凶,所以如果把他作为一个正面人物来写,身上可以挖掘的东西极其有限。而黄梅戏《雷雨》却将周萍定为主角,通过周萍与四凤、繁漪、鲁母等人之间的关系,反映了周萍在这个封建体制家庭里的情感纠葛。看这部戏时心里就一直在纠结,也在不断的质疑,难到作者将周萍定位主角,仅仅是要反映他的感情矛盾吗?因为在这部戏里,周朴园的形象被弱化了,这个悲剧的直接缔造者并没有发挥他应有的作用,造成了悲剧的源头变得不明显或者无关紧要,整部戏也就失去了核心的灵魂。其实我认为阶级矛盾这一点可以淡化,但是家族矛盾一定要凸显,否则这部戏就没有任何价值了。另外,在这部戏里,繁漪的性格过于直白和强势。在话剧《雷雨》里,繁漪由于长期在这种家庭模式的压抑下,使性格发生了极度的扭曲,但是碍于周朴园的威压,她不敢有过多的造肆之做,包括对周萍的爱恋,也是明于心,而口难言,所以繁漪有着双重的人格。本部戏里繁漪完全无视周朴园的存在,对周萍更是赤裸裸的告白,所以其清秀眷雅的一面完全没有被展现出来。

其次,在话剧《雷雨》里有大量细腻的心理和神情描写,一个动作、一个表情、一句台词都充满了深意和内涵,于无声处听惊雷,这些台词和行为共同推进了情节的发展,所以个人感觉这部戏并不适合改编为戏曲,因为戏曲有很多特定舞台程式要去展现,无法将如此曲折的剧情、复杂的人物关系、扣人心弦的舞台氛围全部展现在舞台之上,也达不到话剧所呈现出的效果。之前看过沪剧改编的《雷雨》,上海沪剧院茅善玉主演,这版《雷雨》是基于话剧的基础上改编的,除了删去鲁大海反抗的情节,其他的基本没有做大的改编,包括演员的台词,演员的神态等。看完以后虽然也会觉得特别好,但是如果从戏曲角度来说,其实这部戏完全是话剧加唱,戏曲的东西过弱。黄梅戏《雷雨》在展现时,很多地方过于直白,把需要观众去抽离理解的东西都直接的说了出来,包括繁漪所说的男权社会、周萍与繁漪、四凤之间的感情纠葛,表现力减弱了很多。这部戏的唱词设计的很有文学色彩,不过有的地方还是过于书面化,通过人物说出来和唱出来,就有些不合适。还有本部戏演员一直在说雷雨来了,其实没必要故意强调,雷雨既是氛围的一种渲染,又是一种思想的象征,观众去感受即可。

最后,这部戏在舞台调度上,感觉有些散乱。虽然这部戏经过戏曲改编,但是导演在排演时走的还是话剧的路子。包括演员上下场、演员的表演等,尤其是这部戏的道白完全改成了普通话,使这部戏话剧的味道更加浓厚。另外,在这部戏的前几场,在舞台调度时,时上时下,实在搞不懂这样的调度时基于什么样的意图,惟给观众增添了一些散乱的印象。同时,本部戏在开始时经常提到鬼以及鬼屋,如果看过原著容易明白,但是仅仅通过本部戏,鬼的概念感觉很突兀。还有本部戏的舞美整体感觉不错,一所大房子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但是在调度时,时开时关,门窗共兼,给人的感觉不是特别的干净凝练。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