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川剧表演艺术家吴拙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1/2]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的勤学苦练,换得了新的成果,很快又在生行中崭露头角。在《杀狗》《杀惜》《醉马》《空城计》《碎琴》等几十出戏中担任主角,演来人物性格鲜明,做功地道,唱腔动听,不温不火,不但丝豪没有“女味”,而且能唱能打,能文能武。无论在地区县市,还是在名角云集的成都重庆,都得到了“女须生很不错!”之类的好评。

一九五O年,吴拙在科社毕业,刚满十五岁的她,便经民主选举为三三科社的副社长。与此同时,她得悉了杨玉枢同志已遭反动派杀害的消息。为了不辜负烈士生前对自己的厚望,她下定决心,一定要争取成为一名共产主义战士,把一生献给党的川剧艺术事业。

三三科社后与成都大众剧院合并,成立了四川省川剧团。出于工作需要,有关领导动员她改演文武小生,她欣然接受了。困难不是没有,但她认为这一次只不过是“返老还童”,比起前次的“易钗而弁”要容易得多,越剧从来都是女扮男装,出了那么多的优秀女小生,自己又何妨在这个行档上“闯”上一“闯”!何况还是工作需要呢?说来容易,实际上也并不那么简单,文武小生的褶子、扇子、翎子、靠子、水发、唱腔、身段等一套功夫,也使她不知流了多少汗,牺牲了多少休息睡眠时间,辛勤换来了硕果,首次扮演《柳荫记》中的梁山伯,就获得广大观众的赞赏,师友同行们的称道,一演就是一年多,可谓久上不衰。成都锦江剧场落成,上演新排的全本《八大锤》,她在剧中扮演陆文龙。这是一出武小生的重头戏,唱做念打并重。她不仅扮相英俊,武功过硬,特别是把陆文龙的性格和思想感情上的变化,掌握得那么恰到好处,感梁力特强。又赢得个众口交赞,她深深懂重,练本领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道理,虽然已经取得较大成功,但却不敢稍有松懈,勤学苦练,一如既往,在不断的演出实践中,水平也不断提高,表演技巧日精月进,调到重庆川剧一团后,她几乎担任了所有小生戏的主角,凡接待中央首长、内外贵宾,以及重要晚会,都少不了她的演出。一位中央文化部的领导同志,看了她演的《归舟》后,连连称赞:“小生好,好!”当得知这还不是她的重头戏时,第二天晚上又特地看了她的《盘贞认母》更是击节不已,文艺理论家王朝闻同志,看了她演的《三难新郎》之后对她说:“你演的这个秦少游很有味道,你给女班争了气……”越剧著名小生演员范瑞娟,还表示欢迎她到上海演出。而本团的一些表演艺术家和卓有成就的旦角演员,如阳友鹤、胡淑芳、周金钟都愿意同她合作,还有过陈书舫、许倩云、兢华指名要她合演的情况。有一次,吴拙已与陈书舫演出了《踏伞》压轴戏是杨云凤的《三堂会审》,老先生不由分说,非要吴拙陪他演出不可!说是:“拙娃儿,你给我规规矩矩的在中间去坐倒!”就是说要她扮演王金龙。在这出戏里,王金龙是个很次要的角色,没有什么戏,为什么杨云凤一定要她演呢?原因很简单,她表演认真,善于“挖”戏,王金龙的台词尽管不多,动作也极少,但她通过面部表情,眼神手势,把对苏三又怜又爱又感激,担心其受刑,又苦于无法解救,碍于“官体”不敢对心上人丝毫有所表示而歉疚于心等极为复杂的感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对苏三这个人物,确实起了烘云托月的作用,难怪已故表演艺术家周慕莲先生,几次对她说:“娃娃,我要是不同你演一个戏,那就是一辈子的遗憾了”。当时,周先生已年过五旬,而吴拙才只二十来岁,如果演生旦对子戏,的确不大合适,搞不好还会给人以“老女少男”的滑稽之感。经过一番考虑,决定演出人员较多,服装华丽的《北邙山》。周慕莲扮演妃子,吴拙扮演二王爷。结果演出十分成功,周先生大为高兴,成为剧团演出史上的一段佳话。

在一片赞扬声中,吴拙同志却始终保持着谦虚谨慎的态度,她说:“我能做出一点成绩,自己虽然也努了力,但主要是来自各级领导的关心支持,老师和师兄师姐们的指教鼓励。”她忘不了唐笑吾,姜尚峰,袁玉堃,曾荣华这些老前辈对她的尽心传艺,耐心启发,严格要求,忘不了王成康、谢文新等几位师兄的潜移默化,切磋交流。每当谈到这个问题,她总是满怀深情,津津乐道,谈得眉飞色舞。

吴拙同志之所以能够演一行精一行,能够“装龙象龙,装虎象虎”,除了她在科班时受过严格的训练,自己又常练不辍,基本功扎实外,还特别注意塑造人物形象。她认为:“四准八法”,傻、嗄、痴、呆、喜、怒、哀、乐等表演程序固然必不可少,但如果不根据人物内在的思想感情,不考虑剧情的发展,一味照搬程序,那就把人物演不活,会千人一面,缺少生气。文小生应有“文气”或称“书卷气”这是总的要求。但同样是读书人,即有的骄矜浮华,有的老实憨厚,有的庄重严谨,有的诙谐幽默,有的风流,有的迂酸,在表达感情时,都各有特点,表演也就要因人而异,必须创造性的灵活运用程式,才能收到良好的效果,她还认为:角色虽然都是“读孔孟之书,行周公之礼”的文人雅士,但不一定都是弱不禁风,酸气十足的书呆子,其中大多是“寒窗苦读”“胸怀大志”的饱学之士,即使暂时处于穷愁撩倒之中,也不失其“知识分子”应有的气度。如《迎贤店》中的常思庸,他流落异乡,困守旅店,受尽店主婆的欺凌,但他自视颇高,对庸俗不堪,认钱不认人的店婆子十分鄙视,对她的态度语气,都应表现得十分轻蔑,当他卖画得银后,便一改书生的“温良敦厚”抓住店婆子爱钱如命的特点,对她大大戏弄一番,使得她丑态毕露。这出戏虽然不是文小生的重头戏,但吴拙却把一个怀才不遇,虽穷不酸,还有几分幽默感的落泊文人,演得活灵活现,而《三难新郎》中的秦少游,又是文小生另一种类型,这出戏说的是江南才子秦少游,在“大登科金榜题名”之后,又与苏东坡之妹芬小妹,“小登科洞房花烛”的故事。出场人物只有秦少游,丫环梅香和苏东坡三个。剧情很简单,也没有什么复杂的表演技术,看来好演,真实很难,演不好戏就会“温”,自然也就抓不住观众。吴拙在唐笑吾先生的传授指导下,又观摩了众多老师同行的演出,她逐渐体会到这出戏内涵颇深,不是在表现才子佳人的风流韵事,而是对某些骄傲自满,目空一切的“知识分子”的善意批评。要演好秦少游,必须牢牢把握住人物当时的心理状态。这是一个名满天下的才子,又正当春风得意之时,确有“天下高才,舍我其谁”的气概,万不料花烛之夜,却被娇妻拒之门外。三题考中,方能进入洞房。而他偏偏又被难住了。徘徊中庭,搜索枯肠,一条“闭门推出窗前月”的上联,就是对之不上。那尴尬,那懊丧可想而知。吴拙吃透了人物思想感情,先是抓住一个骄字,重新设计了唱腔和形体动作。用轻快的垫步出场,来了个“昂头天外”的亮相。四句唱词:“人逢喜事精神爽,月到十五分外光,昨日首登龙虎榜,今与佳人效鸳鸯”。加上了欢快轻松的花腔,就把秦少游的志得意满表现无遗。在“被难”之后,又紧紧抓住一个“窘”字,通过用凝重的目光,沉缓的步伐,轻微的叹息,无可奈何的苦笑,来表现人物的心情。她说:“前面把秦少游的骄满表现得越够,就越能反衬出他在“被难”后的困窘。对这出戏,吴拙是下了不少功夫的,王朝闻同志称赞她演得“有味道”,味道二字,真可谓“言简意赅”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