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豫剧名家李树建演出《鞭打芦花》全场视频及匹配剧本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1/13]
中国戏曲中,讲孝道文化的戏不少,例如,许多“二十四孝”的故事都被编成了戏在民间演出,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起到重大作用。近几天党的十八大召开,党的领导人关于建设文化强国的讲话激励着全国人民,十八大代表也多次谈到了这个问题,强调要发杨我国文化中包含的传统美德。为宣传党的十八大精神,我选用了豫剧家庭伦理传统戏《鞭打芦花》(根据晋剧《芦花》改编),因为此剧与十八大精神相吻合,到现在也具有深刻的教育意义。

豫剧《鞭打芦花》属“二十四孝”故事之一,讲一家五口:父亲闵德仁,母亲李氏,及他们的三个孩子。大儿子闵子骞非李氏亲生,但他生性孝顺,侍奉继母如同生母。后来继母连生二子,便开始嫌弃子骞,常无事生非,挑拨离间。继母李氏等到天气寒冷做冬衣时,用上好的棉絮为自己的两个亲生儿子做棉衣,给子骞用的却是芦花,所以大儿子常常冷得难以支持。直到有一次,父亲外出驾车领老大、老二两个儿子去邻村会诗友时,子骞被寒风一吹战栗不止,要求暂且回去,父亲一怒之下抽了他一鞭子,闵子骞的衣服破裂,露出了芦花,父亲方才明白李氏如此虐待子骞。回家后责骂了妻子李氏并将她赶出门外,并请岳父来调解。李氏羞愧难当,呆立不语。子骞跪在父亲面前哭泣着说:“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宁愿为继母求情。父亲为其赤诚感动,便作罢。继母因此痛改前非,如亲生之子般对待闵子骞,从此一家和睦。
西汶艺术网
《鞭打芦花》主角是父亲闵德仁,但历史上最出名的是他的大儿子闵子骞。闵子骞(前536--前487),名损,字子骞,春秋末期鲁国(现鱼台县王鲁镇大闵村)人,孔子高徒,在孔门中以德行与颜回并称,为七十二贤人之一,他对儒家文化的形成和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被列为圣门先贤十二哲之首。他的为人被孔子所称道,主要是他的孝,作为二十四孝子之一,孔子称赞说:“孝哉,闵子骞!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言。”。明朝编撰的《二十四孝图》,闵子骞排在第三,是中华民族文化史上的先贤人物。 "鞭打芦花"、 "单衣顺母"的典故便出自孝贤闵子骞的成长故事。

《鞭打芦花》泥人彩塑图片

豫剧《鞭打芦花》由河南省著名戏剧家石磊改编并导演,由在北京开会的十八大代表、全国闻名的表演艺术家领衔主演。这出戏的制作时间估计在十年以上,看那时李树建还比较瘦,体型也比不上现在这样“丰满”。这出戏包含了他演唱的几段优美唱腔,至今仍被许多戏迷传唱;唱词经过石磊先生加工、润色,也更加流畅,更具有较高的文学性,是一出很有欣赏价值的好戏。

《鞭打芦花》演职人员如下:

演出单位:河南省豫剧一团

职员表

剧本改编——石磊        导演——石磊        音乐——许宝勋        配器——尤树江

舞美—— 李其祥        司鼓——时顺昌       板胡——冯勇      伴奏——河南豫剧一团乐队
西汶艺术网
演员表

闵德仁—— 李树建     李氏—— 范静     闵子骞—— 魏俊英     李公—— 吉冠武

英哥—— 许琳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豫剧《鞭打芦花》主演李树建

豫剧《鞭打芦花》剧本

第一幕 郊外
西汶艺术网
(漫天大雪,寒风呼啸)

(唱)闵德仁:数九寒天风雪凛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子骞、英哥、闵德仁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白)闵德仁:好大的风雪

(唱)携一双小娇儿东庄去会文

闵德仁在马上我把子训

为父的言语你们要牢记在心

人生在尘世上这仁义为本

孝父母学礼让和睦乡邻

子骞儿、英哥儿要互帮互敬

行外边更要学处世为人

勤有功嬉无益古人名训

一戒浮二戒躁三戒骄矜

到东庄会诗友要多加谨慎

莫叫人笑为父我教子不勤
西汶艺术网
子骞:(唱)父子三人奔荒郊

大雪纷飞空中飘

打柴的樵夫迷了道

觅食的鸟儿归了巢

雪花迎面寒风啸

浑身打颤似水浇

(白)子骞:爹爹,孩儿身上寒冷,今日暂且回家,改日再去东庄会文不迟!

闵德仁:哎,为父与人家有约在先,这今日不去,岂不落的言而无信,人可是要以信为本啊!

子骞:爹爹,我……

闵德仁:嗯,像你这样年纪轻轻,你就受不了这半点风寒,日后你怎成大事!还不赶快上马?

子骞:爹爹,孩儿身上实是寒冷,今日暂且回家,改日再去东庄会文吧!爹爹!

(白)闵德仁:英哥,我来问你,你的身上冷也不冷啊?

英哥:我就手和耳朵有点冷,身上啊还出汗来!

闵德仁:啊!(转脸对子骞)你,你,我打你这个不争气的奴才!

(唱)闵德仁:咱三人同赴东庄把诗友探

惟有你这奴才一人怕风寒

定是你学不勤志不坚

你怕见诗友面

挥马鞭我教训你这不肖的儿男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白)英哥:哎,苇子毛!苇子毛!哎呀,爹爹,这苇子毛是从俺哥哥身上飞出来的。

(闵德仁大惊,赶紧去查看子骞身上的棉衣)

(白)闵德仁:啊!英哥,你过来!莫要害怕,你过来!知了,子骞,我的儿啊!

(唱)闵德仁:我只说儿在家能得饱暖

有谁知无娘的儿你受此熬煎
西汶艺术网
我的儿啊

你尽可将父埋怨!

(白)子骞:爹爹!
西汶艺术网
(唱)子骞:切不可为此事惹气生烦

(白)闵德仁:儿啊!

(唱)闵德仁:闵德仁心中只把这李氏怨

背着我做此事害理伤天

一样儿子她两样看

一絮芦花一着丝绵

若不是鞭打芦花现

闵德仁我还在梦中悬

吃什么酒,赏什么雪

有什么心思把友探

回家去我见李氏我要说个方圆

(白)闵德仁:英哥,快到你外公家里,请他到咱家中议事。子骞你拨马回府!

(闵德仁大段做功,先为子骞添衣,或步履沉重,或徘徊思忖、或气愤悲痛,耍髯之后,上马回府。

豫剧《鞭打芦花》精美海报

第二幕 闵德仁家

(李氏抱三儿上)

(唱)李氏:自李氏进闵家把家务操揽

内理事外应酬一十三年

过门来夫妻恩爱未曾红过脸

合家和睦无事端

望子成龙把门楣换

人皆称我李氏贤

虽说是我对英哥稍有偏袒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为娘的痛亲生家家一般

(白)李氏:宝宝儿,你睡得好香啊!

(唱)李氏:一阵阴风入窗帘

扑在身上透骨寒

老爷他携二子东庄把诗友探

想必是风雪大行路艰难
西汶艺术网
英哥儿虽然丝绵衣中蓄

怎禁得这大雪纷飞

北风凛冽地动天寒

儿顶风雪荒郊走

娘依窗栏把心担

盼儿早归把心安

(闵德仁、子骞上)

(白)李氏:老爷回来了!

闵德仁:我回来了!

子骞:见过母亲!

李氏:罢了,老爷,咱那英哥儿子呢?

闵德仁:我将他另有差遣。

李氏:老爷你今日回的府来,面带怒容,你为着谁来?

闵德仁:我就是为着你来1

李氏:为我何来?

闵德仁:你听了!

(唱)闵德仁:李氏你休要巧言辨

为夫的有一事要你直言

子骞儿英哥儿可是亲兄弟
西汶艺术网
(白)李氏:本是亲兄弟了

(唱)闵德仁:亲兄弟为什么兄絮芦花弟穿棉哪!

(唱)李氏:你今日回府来盘问不断

只问得李氏我好不耐烦

家中事全由妻一人照管

你尽可去打听我是恶是贤
西汶艺术网
(唱)闵德仁:李氏女你不要把话扯远

我问你为什么兄絮芦花弟着棉

(唱)李氏:子骞儿是我恩养大

我待他如同亲娘一般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十三年我知他冷来知他暖

十三年常把他挂在心间

(唱)闵德仁:哈哈,看起来你这样的好人真是少见

(白)闵德仁:怎么,你对子骞真的如同亲娘一样么?

(白)李氏:那,那是自然!

(唱)闵德仁:哈哈,到如今你还敢巧言将我瞒1

(白)闵德仁:子骞,你跪下,让你母亲看看你穿的是什么!

(闵德仁与李氏怒目相视,僵持时,幕后传出英哥唤外公声,岳父上)

(白)英哥:外公快走啊!

(白)岳父:哎呦,你个小孬孙呀!你慢慢走嘛。你是推啥来推!

(白)英哥:外公快走啊!

(白)岳父:别快了,来到了,哎呀,这到门上了,也不出来接接我?还是咱自己进去吧!

(白)闵德仁:参见岳父大人

(白)李氏:参见爹爹!

(白)岳父:罢啦罢啦

(白)子骞:见过外公!

(白)岳父:哎,罢啦罢啦!这到家了也不给我搬个座!我是个栗木腿,让我站着来?!还是我自己来吧!我说贤婿啊,今天把老汉唤来,有何事相商啊?

(白)闵德仁:岳父大人啊1

(唱)闵德仁:我常年在外在家少

家中事靠你女一人操劳

她能纺善织样样好

唯有一事我把心操,我把心操

(白)岳父:现在有吃有穿来,还操什么心?

(唱)闵德仁:子骞儿自幼命苦他的福分少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三岁上丧生母令人心焦

我又当爹又当娘终日苦恼

含眼泪领子骞日夜操劳
西汶艺术网
你的女进门来我有了依靠

(唱)岳父:她理应分忧愁把重担挑

子骞儿性温顺尊老爱少

(唱)闵德仁:可有人竟对他另眼瞧

(唱)岳父:莫非是我女儿对子骞照料不到

(唱)李氏:我对他与英哥不差分毫

(唱)闵德仁:看起来你不见真佛不跪倒

(白)闵德仁:子骞、英哥,你们跪下了,你们于我跪下了!

(唱)闵德仁:求岳父你仔细观来你仔细瞧。
西汶艺术网
(白)岳父:哎,这啥也不说,先叫我瞧。叫我瞧我就瞧,我先瞧瞧俺这两个小孬孙他都穿的啥!丝绵,丝绵暖和!我再看看这个小孬孙穿来啥!啊!芦花!

(唱)闵德仁:嗨——

(唱)岳父:腊月里大雪飞天寒地冻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你你你给他絮芦花怎抵寒风

(唱)李氏:爹爹,他整日家中坐很少走动

絮芦花絮丝绵总能过冬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唱)闵德仁:既然是芦花丝绵一样用

怎不把芦花絮在英哥衣中

(唱)李氏:英哥年小常患病

若与他絮芦花为娘心疼
西汶艺术网
(唱)岳父:事做错你还在嘴强牙硬

(唱)李氏:劝爹爹你少开腔装哑做聋

(唱)闵德仁:你胡搅蛮缠不讲理

(唱)李氏:你小题大做是非生

(唱)闵德仁:你不该对子骞儿来虐待

(唱)李氏:怕虐待将他托付旁人家中

(唱)闵德仁:李氏女你休要娇惯成性

事做差你不思悔一意孤行

子骞儿难道说你真的苦命

失母爱怎忍看你再进火坑

要英哥你快把笔砚拿定

(白)岳父:贤婿,你要干什么啊?贤婿可是使不得啊!

(唱)闵德仁:一封休书咱绝了夫妻情

(白)岳父:你,你(怒指李氏)

(白)李氏:爹爹!爹爹!

(白)岳父:哎——!

(唱)岳父:我那不争气的奴才啊!

(白)李氏:爹爹!爹爹!

(唱)岳父:贤婿他性温和从不动气

与咱家善相处谁人不知

三伏天他为我二老送柴米

数九天他为我二老送棉衣

他教导子骞孝顺你

你怎忍暗将芦花絮棉衣
西汶艺术网
你今日做错事还强词夺理

才逼得贤婿把休书题

事到如今由你去

你为咱李家丢尽了面皮

(白)岳父:恁的事啊,我不管了!我走!

(白)李氏:爹爹,你不能走!

(白)岳父:怎么,不让您爹爹我走?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白)李氏:不让爹爹您走!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白)岳父:那这事还得我管?

(白)李氏:还要你管
西汶艺术网
(白)岳父:那你得听我来!你听着!

(唱)岳父:我要你抱着三儿跪在地啊

顶上休书把头低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向贤婿先认错再赔礼

为父我从中间抹抹稀泥

(白)岳父:你要认个错啊

(白)李氏:全听爹爹吩咐

(唱)岳父:贤婿啊,不肖女做错事悔恨已晚

也怪我从小对她教管不严

(唱)闵德仁:有道是一人做事一人担

这件事与岳父毫无相干

(唱)岳父:请贤婿看我面

(唱)闵德仁:我送她回转

(白)闵德仁:子骞,套车!送她回转。套车!

(唱)岳父:(转向李氏)

你像个木头人闭口不言!

(白)岳父:快去,上前认个错!

(白)李氏:哎,我的夫啊,

(唱)上前拉拉夫婿的衣

夫妻间争什么谁高谁低,

絮芦花怪为妻粗心大意

求夫君高抬贵手饶恕你妻

(唱)闵德仁:咳,这件事岂容你轻描淡写你搪塞过去

把为夫当作了三岁孩提

说什么絮芦花粗心大意

说什么高抬贵手饶恕妻

我看你全都是逢场作戏

并无实意改前非

休书已写你速离去

咱绝了夫妻情永不再提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唱)李氏:夫君他绝情话儿说出口,

说得李氏满面羞

左思右想无路走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不如一死万事休

(白)子骞:母亲…..母亲不可

(唱)子骞:母亲您一时把儿错待

怎能忘恩养儿一十三年,一十三年

常言道万两黄金不为贵

合家欢乐更值钱

闵子骞再苦再屈也无怨

万不能让两个弟弟再受凄寒

手拉上亲兄弟

俺弟兄双双跪厅前

(白)子骞:爹爹…..母亲…..爹爹

(唱)子骞:我哭一声老爹爹啊

我再叫一声不明白的爹爹呀
西汶艺术网
母亲万万不能走啊

怎么叫她风烛残年再受孤单

还有我怀抱的三兄弟

难道说在让他们去受继母的作践

我的老爹爹呀……

宁叫母在我一人苦

不叫母走三子寒(三字寒)

(白)子骞:爹爹 …

(白)闵德仁:儿啊

(唱)闵德仁:子骞儿只哭得泪流满面

他怀抱着三弟手拉着二弟跪在了我的面前

糊涂儿到此时你还把旁人管

你可知你与你的兄弟们可是不一般

(白)英哥:咋不一般

(唱)闵德仁:他们要父父在要娘娘管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我这可怜的儿啊,你虽有亲生父在

他管不了你的吃管不了你的穿,

管不了你的寒暖

你要你的亲生娘吗

她…她可在哪边啊

我这可怜的儿啊

儿的母早去世撇儿不管,

我的儿受委屈你又不敢对父来言

倘若你的母亲她还在人世,

儿穿有人问,儿吃有人管

怎能受此虐待你受屈受冤,你受熬煎哪

我那早死的妻啊

子骞儿一句话一语惊天

闵德仁也非是铁石心肝,铁石心肝哪

数九腊月天,雪花空中悬,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同是闵家子,你对待不一般

兄穿芦花弟穿棉,

李氏你太心偏,你太心偏啊

想当初你对我话讲当面
西汶艺术网
对子骞如亲生绝不食言

你也曾为他求乳全村跑遍

你也曾为他的饱暖时时挂牵

你也曾为子骞感慨长叹

说什么无娘的儿实实可怜

我只说将子骞托你照管

我远走在外心也安

不料想亲生落地你就把心变
西汶艺术网
虐子骞宠亲生还将人欺瞒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或许他不懂事缺少检点

或许他年纪小惹你迁烦

或许他学业不勤暗偷懒

你打也好骂也吧

你为他好你打他骂他我不管
西汶艺术网
数九寒天絮芦花你安的什么心肝啊

什么心肝啊

今日里我若执意把情断

我再把继母接到家园

倘若他不贤慧心存偏见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数九寒天絮芦花让英哥三儿穿

那时你已离家想管也不能管

闻此事李氏你心不心烦

将人家比自己你扪心盘算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就知道那人家心不心寒那

(唱)李氏:听老爷一番话我羞愧满面

子骞儿苦哀求更觉难堪

我待儿有偏见情浅意短

儿待母似春风暖我心田

为留我跪庭前含泪相劝

为两个小兄弟委曲求全

李氏我纵然有铁石心肝

实难忘子骞儿金玉良言

跪庭前当众面对天盟愿

从此后对子骞亲生一般

(唱)闵德仁:李氏对天发誓愿

芦花一事化尘烟

从此一家一样看

二人勤学莫偷闲

岳父大人多照管

互帮互爱咱合家欢

(白)岳父:说了半天,咱还没吃饭来!

(白)闵德仁:岳父大人,你到后堂用饭吧!全家人都去吃饭了

哈哈哈!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