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越剧《一枝梅》全剧唱词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1/13]
越剧《一枝梅》

第一场 遇梅

何梦白(唱)终日寻春我今寻春,江南何处觅芳馨,冰溪桥畔一枝梅,报得春汛有几分。昨夜北风呼啸狂,晓来四下玉琢粉装,闲云寺外景色秀,更有寒梅吐芬芳。白雪红梅相辉映,冰魂绿萼竞飘香。我借住寺院近一载,竟不知隔岸梅花好风光,看流水,载着那浮冰落花知何去?流落异乡四顾茫茫。

江冰梅(唱)春日闺中闲无计,除却丫鬟谁知己?难得阖家来进香,暂离深宅高门第。奈何寺院更森严,仿佛磐石压心底。礼毕偷到山门外,却惊满园风景异。雪地冰天枝横玉,春信点点香更气。信步来到小桥头,白梅相迎心中喜。那一枝迎风摇曳花累累。

何梦白(白)白梅花!

何梦白(唱)一枝白梅昼梦惊,小桥上婷婷玉立她是谁?红袄白裙恰似那白雪红梅相辉映,洁白斗蓬白风帽,更似晶雪了无尘,她是仙?还是怪?是凡人?是精灵?使人心头颤,是那秋水般的眼睛。一枝梅莫非她所有?果然是一枝梅花在她手中擎。

何梦白(白)姑娘, 这一枝梅是你落下的吧?

江冰梅(唱)无意落梅心暗惊,桥下溪边是何人?陈旧的衣衫,陈旧的头巾,恰似那红毡毯上的穷书生。是无赖?是卑徒?是乞丐?是强人?手持梅花是何意?双目炯炯不转睛。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何梦白(白)这枝白梅花是你落下的吗?哼,还给你!

江冰梅(白)我给你银子。啊呀,我的荷包。

何梦白(唱)千金小姐行施舍,将我梦白当何人?是无赖?是卑徒?是乞丐?是强人?若要辩白怎辩白?若要容忍怎容忍?

江冰梅(白)我不该在此久留。

何梦白(白)想不到我何梦白,一介书生,满怀抱负,竟会被人看成乞丐的地步!

江冰梅(唱)急切间闻他自语声,不知是假呀是真?冰梅仰慕此人名,难道眼前是此人?

江冰梅(白)你,噢,你就是何梦白?

何梦白(白)怎么,你知道我?

江冰梅(白)噢,那寺庙里新换的对联落款都是何梦白,是你写的?

何梦白(白)原来你是看到了那些对联!不错,写那些对联的就是在下!

江冰梅(白)啊!

江冰梅(白)书法洒脱实少有,难道果真出他手?

江冰梅(白)我问你,

江冰梅(唱)古寺岂能长相守,男儿当立志功名求,君既饱学有才干,怎不思赴考占鳌头?

何梦白(唱)岂愿古寺长相守,承问难掩满面羞,总有蟾宫折桂志,奈何穷途无计筹。

江冰梅(唱)见他羞愧难出口,为他怜惜为他愁,人非草木怎束手?

翠娥(白)小姐!小姐,

江冰梅(白)哎,

翠娥(白)你又到处乱走了,叫我找得好苦,老夫人生着脾气呢,

江冰梅(白)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江福(白)轿子都准备好了,要回府去了,全家就等你一个人。

翠娥(白)小姐,快些走吧,要不然啊,老夫人还要命我来喊你,来来去去的,把我的腿都跑酸了。

江冰梅(白)哎,哎。

何梦白(白)姑娘,这?

江冰梅(白)这银子给你!

江冰梅(唱)添衣御寒请收留。

何梦白(白)那这荷包?

江冰梅(白)荷包么,也留给你。

何梦白(白)留给我?啊?哎,姑娘,姑娘!

江冰梅(唱)全家合扉赏梅,异样景致令人醉,眼中即现少年人,仿佛奉命无意归,只能细细诉心曲,奈何数声催我归,移步欲归多留恋,懒移脚步头频回,看他犹在桥头立,身背离去心相随。

翠娥(白)小姐,你在看什么呀?

江冰梅(白)哦,噢,我头上的珠花丢了。

翠娥(白)咦,你的珠花不是在头上吗?

江冰梅(白)哎呀,你呀!

翠娥(白)喂,我看你呀,丢掉的不是头上的珠花吧?

江冰梅(白)那是什么?

翠娥(白)喏!

江冰梅(白)哎呀,你这死丫头!

江福(白)小姐,小姐快走吧,老夫人真的要生气了!

翠娥(白)哎呦呦,喏!

江福(白)呵呵呵呵。

第二场

翠娥(白)公子,公子醒来,

何梦白(白)你是谁?
西汶艺术网
翠娥(白)噢,我家小姐来了!

何梦白(白)小姐?

翠娥(白)啊!

何梦白(白)小姐,哦,小姐!不知小姐驾到,小生失礼了!

江冰梅(白)不,是我失礼在先!

何梦白(白)哎,

江冰梅(唱)日间因故匆匆回,桥头失礼某见怪,回家思及心不安,唐突公子甚惭愧,萍水相逢三生幸,为此夤夜登门来。

何梦白(唱)多蒙姑娘深抬爱,夤夜移玉到此来,古寺陋室无长物,竟无杯水相接待,不嫌鄙陋请稍坐,梦白轻慢忘恕罪。
西汶艺术网
江冰梅(唱)你我虽然不相识,一见如故实幸会,劝君莫重俗人举,虚拟客套切莫谈,古寺深深多幽静,共抒心曲畅胸怀。

何梦白(唱)孤灯对璧常独坐,更有谁人诉情怀,与姑娘一见如故喜出望外,却不知姓和名谁家裙钗?

江冰梅(白)要问我的姓名么,不是早就告诉你了。

何梦白(白)早就告诉我了?哪有此事啊?

江冰梅(白)哎,那荷包啊!

何梦白(白)荷包?啊?

江冰梅(白)荷包呢?
西汶艺术网
何梦白(白)咦?小姐,小姐,小姐,小,唉,娘子,娘子,娘子!娘子,娘,

何梦白(唱)正喜江福配鸳鸯,喜娘祝酒也媚样,又惊风云骤然变,群妖乱舞逞凶狂,顷刻已改家不见,原来是一枕黄粱惊觉身在古寺中,日思夜梦实荒唐。

何梦白(白)江冰梅,想必是姑娘的名字啊!江冰梅,江冰梅,冰梅,

何梦白(唱)乘风儿,去不远,小桥头银漾水,粉蝶儿丹青聚,何日里梦能圆,梦能圆。终日寻春我今寻春,江南何处觅芳馨,冰溪桥畔一枝梅,报得春汛有几分。

何梦白(白)何梦白。

老和尚(白)小施主!

何梦白(白)老法师来了。

老和尚(白)噢,老僧不懂此画,但你这画倒想起一句诗。

何梦白(白)一句诗?

老和尚(白)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何梦白(白)凡俗之人六根未净,惭愧,惭愧!

老和尚(白)哎,净在于灵,修在于人,至于区区躯壳,仍为凡胎而已!真能做到不食人间烟火的,世间有几人啊?

何梦白(白)老法师,外面何事这样热闹啊?

老和尚(白)噢,乃是一年一度的灯节,游客如云,人山人海,但到年间,灯彩齐放,万紫千红,甚是好看哦。噢,小施主,你既然六根未净,不许在此面壁,出去走走,散散心吧。

何梦白(白)出去走走,稍时再向法师请教。

老和尚(白)又是这么一句话,请教么不敢当,论古谈今何尝无妨啊,请自便吧!

何梦白(白)告别!

老和尚(白)哈哈哈哈!

翠娥(白)小,公子,这房里没有人,何公子他不在。

江冰梅(唱)主仆二人装束改,乘早趁机出府来,悄悄来到闲云寺,乔装书生暗相会,登门未遇布衣汉,小小僧堂是书斋,窗明几净惹人爱,似闻书声郎朗来,不知何往我难等待,

翠娥(白)公子,你看这画,

江冰梅(唱)笔笔丹青放异彩。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翠娥(白)啊,他画的是你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江冰梅(白)哦?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翠娥(白)喏!

江冰梅(吟诗)终日寻春我今寻春,江南何处觅芳馨,冰溪桥畔一枝梅,报得春汛有几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翠娥(白)噢,他这个人啊,把你的名字都写进去了。

江冰梅(白)翠娥,快把它拿下来!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翠娥(白)拿下来做什么?

江冰梅(白)你不用管它,我自有道理。

翠娥(白)是!噢,小姐!

江冰梅(白)我要把它带走,

翠娥(白)带走?

江冰梅(白)带回家去!

翠娥(白)带回家去?啊呀,那,
西汶艺术网
江冰梅(白)哎,我不是说过了,我自有道理!

翠娥(白)嗯,走吧。

何梦白(白)啊,我的画! 哎呀,老法师,老法师,老法师!

老和尚(白)哎,小施主啊,出了什么事啊?

何梦白(白)我的画不见了!
西汶艺术网
老和尚(白)哎,什么画呀?

何梦白(白)就是你说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那幅画呀!

老和尚(白)噢,你说的,额,是那一副画。

何梦白(白)那幅画可是我的命根子啊!

老和尚(白)噢,小施主啊,

何梦白(白)图画并非笔墨画,点点俱是费心神,归来此画无踪影,失魂落魄心痛煞,祸事切莫当等闲,快快报官去捉拿。

老和尚(白)啊呀,小施主啊,

何梦白(白)你快去捉那囚徒,追回我的画!

老和尚(白)好好好,

何梦白(白)快去啊!

老和尚(白)小施主啊!

何梦白(白)你不去,我自己去!

老和尚(白)哎,小施主,你某心急,请听我说!

老和尚(唱)我知此画应无价,失落难以心痛煞,但请坐下莫焦躁,听老僧从头说明白。

何梦白(白)我哪里坐得下,哪里听得进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老和尚(白)哦,小施主,诺诺诺,这里有二十两银子,你先收下吧!

何梦白(白)二十两银子?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老和尚(白)小施主啊,

老和尚(唱)图画并非被偷盗,这贾讲它是珍宝,愿出纹银二十两,言名见画可成交,
西汶艺术网
何梦白(白)不不,我这画是不卖的!

老和尚(唱)他并非商人要买画,爱你的才学屡屡夸,助你赴京求功名,大作暂且藏他家,但等到京榜题名中魁首,赎你图画再送上画。

何梦白(白)这样说来,那人并非要我画,好像存心要帮助我啊!

老和尚(白)哎,一点罢就破。

何梦白(白)但是老法师你一定要告诉我,那人是谁?

老和尚(白)哎,我受那人之托,在你功名成就之前,不可将真情,呵呵呵呵,告诉于你哟。

何梦白(白)那我情愿银子不要,不去赴考!

老和尚(白)额,额,小施主啊,你不要过于戆,坐失良机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何梦白(白)我就是不要银子,不去赶考!

老和尚(白)额,呵呵呵呵,好好好,我就与你透一个消息,你千万不可伸张,啊!此人就是,

何梦白(白)是谁?

老和尚(白)你的画中人!

何梦白(白)就是她?
西汶艺术网
老和尚(白)哈哈哈哈!
西汶艺术网
第三场

何兴(白)好笑人也!公子连考连得中,新科进士有智勇,众家官员来祝贺,求亲人好像一窝蜂,公子一概都辞谢,叫我何兴弄不懂,弄不懂。自从何梦白得中新科进士,连日来,求亲的门庭若市,何老爷为此捎话,说他进京之前已经定亲,真不知我家老爷葫芦里不知买的什么药?

媒人甲(白)小人奉礼部申老爷所差,特来替何老爷提亲。

何兴(白)哎,去去去!

媒人乙(白)小人奉刑部刘老爷所差,特来向何老爷提亲。

何兴(白)哎!

媒人丙(白)管家,我乃礼部尚书刘如先,特地到此,为何老爷做媒提亲做媒呀。管家呀,

媒人丙(唱)尚书千金多重啊理,才貌双全似天仙,若即成亲鹊桥架,门当户对喜开并蒂呀莲。

媒人甲,乙(白)管家,管家,

媒人甲(唱)这位千金赛天仙,长得张贴寻不见,若是与她成亲眷,不羡鸳鸯不择仙。

媒人乙(白)媒婆一到有喜事,做媒我最像样子,哎卖瓜的总要说瓜甜,千金小姐个个长得像西施,劝你老爷允亲事,哎我保他来年一定生贵

子,生贵子!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何兴(白)去去去去!

媒人丙(白)管家,这点薄礼请收下,望你在何老爷面前美言几句,哎一定要答应我家的亲事啊!

媒人甲,乙(白)哎,管家,管家,

何兴(白)我家老爷传话,进京之前已经定亲,即日回去迎娶。来客一概不见,柬帖厚礼

众媒人(白)啊?哎,管家,管家,管家,管家!

何兴(白)哎,一概不收!

媒人乙(白)啊呀,啊呀!

第四场

老和尚(白)哈哈哈哈!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何梦白(白)你是我的恩师,请受一拜!

老和尚(白)小施主啊,哈哈哈哈,上茶!小施主,请恕老僧还是这样地称呼于你。

何梦白(白)还是这样称呼好,这会使我永不忘记你的,

老和尚(白)果然不忘所望,真是可喜可贺!

何梦白(白)今日匆匆拜见,特来看望恩师。还有一事么,

老和尚(白)什么事啊?

何梦白(白)我要赎回那幅图画!

老和尚(白)这赎画么?

何梦白(白)怎样?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老和尚(白)小施主,你哪里知道哦!

老和尚(唱)常言道,风云变幻在一刹,人间旦夕祸福临,江小姐一家遭火临,一场大火尽毁净。

何梦白(白)她家遭了火灾?

老和尚(唱)家业财产俱成灰,她父母双双全丧生。

何梦白(白)那江小姐呢?

老和尚(唱)老僧命人去打听,不知生死下落不明。

老和尚(白)小施主,小施主!

何梦白(唱)闻听凶讯雷轰顶,苍天何苦愚弄人,只道与君成连理,好梦难圆化烟云,可怜你知不身何处,上天入地何处可寻君?皎洁倩影今何在?重到旧地更伤心。想起了小桥上一枝梅落,想起了荷包内济困赠银,想起了写真容,被君搌走,想起了再赠银寓意更深,寓意更深。我为卿寒窗下刻苦攻读,我为卿经科考求取功名,我为卿求奋发无论冬夏,我为卿送春归又迎新春,只道是赎画重逢笑声满,谁料到生死不知哭声盈,只道是与君畅叙相思意,谁料到音讯渺茫梦不成,只道是来日窗下共画梅,谁料到孤身执笔泪淋淋。

老和尚(白)小施主,不要难过。

何梦白(白)噢,老法师,告辞!

老和尚(白)小施主,你要到哪去呀?

何梦白(白)我找小姐去!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老和尚(白)慢,要寻找江小姐可不是那么一帆风顺啊!

何梦白(白)我就是走遍天涯海角,也要将小姐找到。告辞!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老和尚(白)好事多磨啊!阿弥陀佛!

第五场

江福(唱)自从府第遭灾后,家破人亡好悲人,幸得苍天多保佑,与翠娥救出小姐行步走,珠宝首饰典当尽,除却这画再无良谋。

翠娥(白)江大伯,江大伯,你要到哪里去呀?
西汶艺术网
江福(白)你不是说家里的米只有三四天了吗?我去把这幅画卖掉。

翠娥(白)噢,那怎么可以?

江福(白)唉,我们随小姐投亲不遇,流落到此,小姐的首饰都已卖完了,现在除了这幅画,再也没有什么好卖的了!

翠娥(白)噢,江大伯,你要买这幅画,小姐她知道吗?

江福(白)小姐她,

翠娥(白)啊?
西汶艺术网
江福(白)她什么也不说!
西汶艺术网
翠娥(白)噢,这画怎么能随便卖掉,这是小姐和和何公子的定情之物,上面还画着小姐呢。
西汶艺术网
翠娥(唱)这幅画凝结多少情,这幅画连着两颗心,这幅画遇难避葬身,这幅画与她太相亲,总算无衣又无食,也不能将它送进典当门,纸儿终难包住火,小姐她知道岂不更伤她的心。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江福(白)那怎么办呢?

翠娥(白)唉,噢,我这里还有些帮人家绣花挣来的银两,噢,这点给你作盘缠,你带着这幅画,回江州老家,一路打听何公子的下落,若是他高官得中,我们就有救了。若是打听不到,再把这幅画卖掉也不迟啊!

江福(白)唉,噢,翠娥啊,想不到穷日子把你也逼得聪明起来了。

翠娥(白)噢,江大伯,你要速去速回!

江福(白)哎!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第六场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酒保(唱)小小酒店江边啊开,绍兴黄酒特色菜,笑脸迎接登堂卖,生意兴隆靠四海。嗨嗨嗨嗨!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江福(唱)长途跋涉回家乡,找寻公子音渺茫,出入酒楼和祠堂,可怜小姐翘首望。

酒保(白)哎,客官!哎,客官啊,来来来,请坐请坐,里面请坐!来来来,客官请坐!唉,客官要用些啥酒呀?

江福(白)嗨嗨嗨,喝倒是想喝一碗的,

酒保(白)噢,呵呵呵呵,好,

江福(白)可是没有这个啊!

酒保(白)啊,没有钱想喝酒?哼,伢这里折本的生意是不做的,去!

江福(白)可是以前这里的掌柜是,

酒保(白)噢,他早把这个酒店盘给我了,我现在呀,就是这里的掌柜!

江福(白)噢,那能不能给我一杯水喝?

酒保(白)伢这里是酒店,不是茶馆,要喝自己去寻,外面去!疯子!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江福(白)噢,请问小哥,进来可个新官上任的?

酒保(白)没有,要是有啊,也不会到伢小酒店里来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江福(白)那么有没有姓何的书生来过啊?

酒保(白)嘿嘿,伢这里是酒店,不是富贵衙门,来这报姓名啊!啊,去去去!

江福(白)啊,这个性命交加!

酒保(白)嘿嘿,我目不识丁,我姓钱,只认得一个钱字!

江福(白)哎,小哥。

酒保(白)去!

江福(白)小哥,小哥!

酒保(白)哦,相公,请里面雅座用酒!相公请!

何梦白(白)酒保,刚才那位老汉在此作甚啊?

酒保(白)噢,来个要饭的,他没有钱想喝酒,世上哪有这种便宜的事啊!噢,嗨嗨,相公,你请坐,你请坐,伢这里有陈年的好酒,好酒十年陈,开坛十里香,配上几个好菜啊,包你一向无事胜过活神仙。

何梦白(白)也好,何兴,我们就在此稍坐片刻,用些酒菜,再作道理。

何兴(白)好,店家,给何公子备些好菜来。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酒保(白)好菜,哎,嘿嘿,好菜有,哎好菜有。咦,真奇怪,刚才那位老汉来问有没有个姓何的,现在果然来了个姓何的,嗨嗨,真是巧。

何梦白(白)酒保,你说什么?

酒保(白)噢,相公,你说巧不巧,刚才要饭的老汉来问有没有姓何的,现在果然来了个姓何的,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何梦白(白)哎呀,何兴,你快去追那位老汉,问他要找的是什么人?

何兴(白)是!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何梦白(白)快去,快去呀!

酒保(白)噢,相公请坐,好酒好菜马上就来!相公,好酒好菜来哉。相公,来来来,请坐。嗨嗨,相公!

何梦白(白)酒保,我问你话。

酒保(白)噢,相公啊,嗨嗨嗨,你要问什么尽管问。

何梦白(白)你可知晓城东江府?

酒保(白)噢,你是说江府之地么?

何梦白(白)正是!

酒保(白)啊呀呀呀,它呀,城里城外哪人不知谁人不晓!相公请!

酒保(唱)江老爷,有学问,可是他赴考未中。江老爷,不做官,可是他卜占仕途。江老爷,不贪赃,可是他家财万贯。只因他,祖上积得,造下了城东江府。唉,可惜啊可惜,啊呀呀之一把火,偌大的江府变焦土。唉!
西汶艺术网
何梦白(白)可知他家有位小姐呀?

酒保(白)小姐?哎,有有有,相公,月里嫦娥世少有,求亲人么踏破门槛不知数,富翁首领离间世,

酒保(唱)从此小姐无音讯。

何梦白(白)也不知下落了。

酒保(白)噢,相公,有的说她死了,哎嗨,有的说她活着,噢,还有的啊,哎说她被观世音救走啦。

何梦白(白)啊!

酒保(白)呦!

小梅(唱)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夫妇同罗帐,几家流落在街头。

何梦白(白)姑娘,你慢走!

小梅(白)噢,公子你要听什么小曲?

何梦白(白)我不要听曲,我认识你呀。

小梅之爷爷(白)孙儿,这位公子是谁?
西汶艺术网
小梅(白)爷爷,我不认识他。

何梦白(白)你不认我,我可认识你呀。
西汶艺术网
小梅(白)你认识我?

何梦白(白)我认识你。

小梅(白)你是听过我唱的曲子吧。

何梦白(白)哎,我没有听你唱过曲,你就是冰梅!

小梅(白)冰梅?噢,我不是冰梅,
西汶艺术网
何梦白(白)难道你忘了闲云寺?难道你忘了一枝梅?

小梅(白)一枝梅?

何梦白(白)难道你忘了还有一幅画?

小梅(白)啊呀,什么画呀梅呀的,我都听你搞糊涂了。

何梦白(白)你的银钱。

小梅之爷爷(白)孙儿,生人,快走!

何梦白(白)这里,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小梅(白)爷爷,

何梦白(白)老人家,你不要赶我!

小梅之爷爷(白)孙儿,孙儿,

何梦白(白)难道你都忘了?你不能走!

小梅之爷爷(白)孙儿,孙儿,孙儿,你快走!

小梅(白)爷爷,爷爷,公子,公子,啊,爷爷我们闯祸了!

第七场

何兴(白)老爷失踪影,奇论满京城,衙门无人管公文,晓喻官役再去寻,何兴不放心,京里京外再去寻,哎,酒保,我正要找你,

酒保(白)啊呀,客官要喝酒啊?来来,到伢酒店里去。
西汶艺术网
何兴(白)不喝酒,不喝酒,哎,我问你,那天我与一位公子在你这里喝酒,你一定记得,
西汶艺术网
酒保(白)到伢酒店里喝酒的人多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何兴(白)公子到哪里去了?

酒保(白)那我怎么知道呢?

何兴(白)啊呀,我把他丢掉了。

酒保(白)啊,这样大的人,把一个大人都会丢了,真是笑话。哈哈哈!

何兴(白)你这儿丢掉的,你一定记得,你一定记得。

酒保(白)噢,喏喏喏,他知道,哎他知道,他知道。

何兴(白)哎,酒保,酒保。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第八场

小梅(唱)爷爷行事太鲁莽,公子无辜被打伤,昏睡沉沉几昼夜,小梅心急心添烦。访医求药煎药汤,祖孙无心去害他,但求老天多保佑呀,保佑早他转醒早安康。

何梦白(白)你是冰梅?

小梅(白)不,我不是冰梅,我叫小梅。

何梦白(白)你不是冰梅,

小梅(白)哎,

何梦白(白)是小梅?

小梅(白)哎,小梅。

何梦白(白)我这在哪里呀?

小梅(白)噢,你是在我家里。

何梦白(白)你家?你是谁呀?

小梅(唱)我是酒楼卖唱女,归途唯恐被你欺,爷爷误认是歹徒,无端将你致昏迷,我祖孙见状心忧急,日夜照料在家里。

何梦白(唱)似飘浮云开天际,似游在波涛江边,难辨她冰梅,小梅,犹如在梦幻里面。

小梅(白)啊呀,爷爷,爷爷快来,

爷爷(白)小梅,做什么?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小梅(白)爷爷呀,
西汶艺术网
爷爷(白)哎,

小梅(白)公子他醒了,啊呀,醒了。

爷爷(白)好好好,公子啊,啊呀,那天是我鲁莽,错怪你了。

何梦白(白)老人家说哪里话,那日我也太冒失了,请老人家,小梅姑娘,多多原谅。

爷爷(白)啊呀,哪里,哪里。

小梅(白)噢,既然公子已醒,我到前面小酒店里去打点酒来,替公子压压惊!

何梦白(白)不用。

爷爷(白)好!小梅,

小梅(白)啊?

爷爷(白)我到前面小酒店去打酒,你呀,去烧几只小菜,给公子补养补养。
西汶艺术网
何梦白(白)老人家,

爷爷(白)啊?

何梦白(白)不用客气了。

爷爷(白)哎,应该,应该的。呵呵呵呵!

小梅(白)公子,你在此歇歇,我到里面烧饭去。

何梦白(白)白梅花!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何梦白(唱)白梅悠悠吐芳馨,见物何处寻伊人,白梅悠悠吐芳馨,不知冰梅生和死,白梅悠悠吐芳馨,愿随风去找寻。

小梅(白)怎么,你?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何梦白(白)我想走了。

小梅(白)走?走到哪里去呀?

何梦白(白)我已连累你们,怎能再打扰你们!

小梅(白)噢,你说哪里话来,我们祖孙替你治伤,不也是为了弥补我们的过失吗?

何梦白(白)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小梅(白)那是什么意思呀?
西汶艺术网
何梦白(白)人总该感恩图报啊!

小梅(白)啊!那好吧。爷爷,

爷爷(白)小梅啊,你急匆匆要到哪里去啊?

小梅(白)爷爷呀,

爷爷(白)哎,

小梅(白)我到前面店去借个算盘来,

爷爷(白)借个算盘做什么呀?

小梅(白)帮他算一算呀,欠了我家多少恩,他说呀要报答!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爷爷(白)呵呵呵呵,我当是怎么一回事,这也值得大惊小怪!

小梅(白)啊呀,

爷爷(白)公子,

何梦白(白)哎,

爷爷(白)噢,公子啊,这几天还没有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何梦白(白)我叫何梦白。

爷爷(白)何公子,坐,坐。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何梦白(白)好。

爷爷(白)噢,何公子啊,那天是我误以为你是坏人,鲁莽地打了你,小梅因而心中不安,总觉得对不起你,你再说报恩,岂不伤了她的心!

小梅(白)啊呀,爷爷呀,

爷爷(白)我们相处了这么几天,大家都不要见外。来,干杯!

小梅(白)哦哟,爷爷,

爷爷(白)啊?

小梅(白)他可不能干杯!

爷爷(白)哦,呵呵呵,对对对,那么何公子随意喝一点。

何梦白(白)好。

爷爷(白)请!

何梦白(白)请!

爷爷(白)小梅呀,替爷爷斟酒!

小梅(白)爷爷呀,你也少喝一点!

爷爷(白)哎,难得和何公子谈得投机,多喝一点不碍事。

爷爷(唱)酒逢知己千杯少,萍水相逢成之交,漫天愁云全抛却,不禁一杯乐逍遥。

爷爷(白)何公子,请!

何梦白(白)请!

爷爷(白)好!

小梅(白)啊呀,爷爷,你喝醉啦,这是酒壶啊!

爷爷(白)噢,我醉了,醉了。何公子啊,你喝酒噢,喝酒,喝酒。呵呵。

小梅(白)怎么,你真的要走呀?

何梦白(白)我总不能在你家住一辈子!
西汶艺术网
小梅(白)哎,就是住一辈子,又怎么样?

何梦白(白)啊,我既不会拉琴又不会唱曲,总不能在你家吃闲饭!

小梅(白)哎,就是吃闲饭,又怎么样?

何梦白(白)啊?

小梅(唱)小梅家中太贫穷,有幸与你得相逢,无人怨你吃闲饭,桑耕对织乐融融。无人怨你吃闲饭,小梅对你胜弟呀兄。但愿你身体得康健,读诗写字勤用功,愿你上进在我家,愿你心我心一团融。

何梦白(白)这个?小梅姑娘,这,噢,你不知道,我,

小梅(白)啊?

何梦白(白)额,额,我,

小梅(白)啊?

何梦白(白)唉,

小梅(白)你怎么不吵呀?你是看不起爷爷年纪老了?

何梦白(白)不,

小梅(白)看不起我们卖唱的?

何梦白(白)要是有这个意思,叫我天打雷劈!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小梅(白)我不许你,这样发咒。

小梅(唱)对君心意重,愿将赤心啊奉。我能织布,会浆洗,勤料理,专女红,定否使君受清苦,定否使君同受穷。小梅一心为了你,见你复原喜在胸。

何梦白(唱)你祖孙情义泰山高,梦白铭刻在心中。永难忘街头曾相救,永难忘尽心疗康复,永难忘日夜勤喂药,永难忘对我胜弟兄。梦白定将涌泉报,祈谅我心头有苦衷。

小梅(白)我不要听,不要听,

何梦白(白)小梅姑娘,你不要哭。

爷爷(白)小梅,小梅,

小梅(白)爷爷,

爷爷(白)小梅呀,噢,何公子,小梅她还很孩子气,你要多原谅她点。

爷爷(唱)除却丝弦无他物,唯有孙女掌上珍,风里雨里去卖唱,我与她相依为命。花朵成形女长大,再不能茶楼酒肆唱曲文,愁她终生无依靠,夜不成寐到五更,今将小梅托付你,只要你待她好,我才安心。

小梅(白)爷爷,

何梦白(白)噢,老人家,你们祖孙对我恩情,我将感激不尽。

爷爷(白)哎,

何梦白(白)可是我,我

小梅(白)爷爷呀,你可不要痴心妄想,他呀,

爷爷(白)啊?

小梅(白)看不起我们!

爷爷(白)怎么,他?

何兴(白)老爷总算找到,

何梦白(白)嘘,

小梅,爷爷(白)老爷?

小梅(白)你是老爷?我,我,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爷爷(白)小梅,小梅,小梅,

何梦白(白)何兴,你快去追那姑娘回来!
西汶艺术网
何兴(白)是!

何梦白(白)老人家!

何梦白(唱)梦白稍时回府第,稍时安排作调停,但等此时安排定,为你祖孙迁新居。

爷爷(白)不!

爷爷(唱)承蒙老爷多关怀,祖孙惹祸莫怪罪,卖艺人到处为家,浪迹天涯遍横四海,此去好比东流水,奔腾千里永不回。

何梦白(白)不,老人家,你,

爷爷(白)何公子,你不用费心了。你再也找不到我们了,你再也找不到我们了!

何梦白(白)唉,人海茫茫,世态炎凉,他们要往哪里去呀!

第九场

江福(白)哈哈哈哈!

江福(唱)适才送画去典当,因为细细探听着,何公子如今高官做,登门求他有希望。

江福(白)喂,里面有人吗?

家丁(白)做什么?

江福(白)我来求见何公子。

家丁(白)什么何公子?我们这里只有何老爷!
西汶艺术网
江福(白)哎,是是!我正要求见何老爷呀!

家丁(白)你也要求见何老爷?困扁头啦?去去去!

江福(白)哎,可怜可怜我,行个方便吧。

家丁(白)不要再纠缠不休,去!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江福(白)行个方便吧,我正要求见何老爷呀!

家丁(白)你再无理取闹,定把你送官究办!

江福(唱)公子在家难得见,奈何其间有高墙,事到临头无法想,

江福(白)真要把人急疯了,真要把人急疯,疯,疯,有了,噢,

江福(唱)一不做,二不休,装模做样欲疯狂!

江福(白)哈哈哈哈,我要求见何老爷,哈哈哈哈,我要求见何老爷。

何梦白(唱)荷包失色还如旧,伊人何处令人愁,小姐呀,日里既然无踪影,夜间何不梦来投。

何兴(白)启禀老爷,卖唱的小梅祖孙还是不知去向。可是余老头留下一张纸条,老爷请看!

何梦白(白)原本是浮云,聚散各有志,何必苦寻觅,自有归宿处。何必苦寻觅,自有归宿出处。

江福(白)你们让我进去,我要见何老爷!

何梦白(白)外面何事喧哗?

何兴(白)外面何事喧哗?

家丁(白)有个疯子,要闯府门!

何兴(白)老爷,外面有个疯子,要闯府门!

何梦白(白)休得多是,叫他走开就是!

何兴(白)是!老爷吩咐,叫他们走开就是了!

江福(白)嘿嘿,嗨嗨嗨,我有一件宝贝要买十万两银子,要当面卖给何老爷的。

何梦白(白)又有何事喧哗?

家丁(白)禀老爷,外面有个疯子,说有件宝贝要卖十万两银子。

何梦白(白)噢?

家丁(白)他说要当面卖给老爷!
西汶艺术网
何梦白(白)看来倒真是个疯子!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何兴(白)把他们轰出去就是了!

何梦白(白)慢,我倒要看看,他究竟卖的是什么宝贝,叫他进来!

家丁(白)是!来来来,

江福(白)嗨嗨嗨,嗨嗨嗨,我有一件宝贝,要当面卖给何老爷,十万两银子。嗨嗨嗨,嗨嗨嗨。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何兴(白)宝贝在哪里呀?

江福(白)哎,见不到何老爷我是不买的。

何兴(白)这就是何老爷。

江福(白)他就是何老爷?何梦白?

何兴(白)嗯!

何梦白(白)老人家,你说有十万银子的宝贝在哪里?

江福(白)在这里。

何梦白(白)那是什么?

江福(白)一幅画。

何梦白(白)一幅画?快拿给我看!啊!

何梦白(唱)见画不由暗惊诧,闲云中亲笔画,画成竟然不翼飞,嘱我一日去赎它,只道人恙画亦恙,今日重见非虚假。此画怎回落他手?小姐安慰心牵挂。

何梦白(白)你是什么人?

江福(白)小人江福乃是小姐府中的家人。

何梦白(白)噢,江福,此画怎会到你手中啊?
西汶艺术网
江福(白)是小姐亲手交给我的。

何梦白(白)什么?小姐她还活着?

江福(白)哎!

何梦白(白)小姐她,她她她,她还人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江福(白)是啊,她现在和我们一起住在这京城里呀!

何梦白(白)那你为什么不早些来报我知道?为什么到今天来找我呢?

江福(白)老爷,一言难尽啊!

江福(唱)往事心酸不敢讲,提前往事好心伤,天灾难防遭毁戮,唯有我与翠娥救出小姐奔外乡,变卖首饰权度日,寻不着舅老爷举目无亲好凄惶。小姐她,终日偷望愁绪长,灶资柴少把门烧,走投无路断了炊,狠心将图画去典当。

何梦白(白)怎么,你要将图画典当?

江福(白)实在走投无路了,请老爷恕罪!

何梦白(白)那怎么又没有当了呢?

江福(白)老爷,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江福(唱)老爷做官有官名,江福申诉难知晓,典当朝奉却识画,他说到老爷高官在朝堂,为此我装疯闯府来卖画,物归原主你救星从天降,从天降。

何梦白(唱)听得江福从头讲,铁石人儿也会泪汪汪,可怜你凄惨境况,可贵你一片忠肠,我问你小姐她,

何梦白(白)她她她,

何梦白(唱)她今居何地?

江福(唱)小街陋巷破草房,

何梦白(唱)速速带路去探望,

江福(唱)老爷你莫前去免悲伤,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何梦白(唱)你说此话是何意?

江福(唱)只求你时时赈济莫再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何梦白(唱)你以为我若富贵忘了旧,你以为我嫌她已变旧时样,你以为我红烛高烧另婚配,你以为我忘却旧情负心郎。

何梦白(白)带路!

江福(白)老爷,老爷!

何兴(白)且慢,等一会儿就备轿,

何梦白(白)都来不及了,我步行而去,
西汶艺术网
江福(白)老爷,

何梦白(白)带路!

众人(白)老爷,老爷,老爷,老爷!

第十场 重逢

翠娥(白)大嫂,谢谢你哦,邻居大嫂烧的粥,叫我盛一碗给小姐尝尝。哦,真香啊。哎,真好吃。不能再吃了,再吃下去,小姐可没有吃了。你这肚皮呀,可不能再吃了,不许再吃了。小姐,邻居大嫂烧的粥,叫我盛一碗给你尝尝。

翠娥(唱)小姐,一碗粥,香喷喷,香喷喷,馋煞人,越吃胃口越是开,包你吃了笑不停。
西汶艺术网
翠娥(白)小姐,你吃一点吧,噢,已经凉了,我再去热一热。

何梦白(唱)千百度黄粱梦中苦寻觅,几百回望断飞雁音讯渺,无数次泪湿荷包忆梅影,怕见那花开花落相思梦,更喜觅的梅踪迹,从此数梅当欢笑。

何梦白(白)冰梅,冰梅,我可找到你了!

何梦白(唱)莫非嫌我心不诚,莫非嫌我志不高,莫非嫌我欠痴情,莫非恨我来迟了。你疑我,嫌我,怨我,恨我,该责该骂,只求你,看看我,叫声我,笑一笑。

何梦白(白)冰梅,

翠娥(白)小姐她,

何梦白(白)小姐她,怎样?

翠娥(唱)她终日不笑也不言,好像一樽泥塑木雕。

何梦白(白)小姐!小姐呀!

何梦白(唱)小姐呀!自与君分别在小桥边,暗看疏影梦魂牵。尺幅草就两心系,感恩立志登九天。辛勤得遂青云志,昼夜飞骑回寺前。指望赎画续前缘,风云骤变一瞬间。面对着断壁颓垣心也碎,思君唤君泪涟涟。街头巷尾去寻访,恨不能上穷碧落下黄泉。思君提笔难作画,思君蜜糖不觉甜。思君举杯不能饮,思君怕睹梁上燕。想必君也思梦白,想必君也愁绪添。想必食也不知味,想必夜深难安眠。不信卿命如纸薄,不信梦白福份浅。怎奈无计通鱼雁,梦里寻卿也难见。高官显爵有何用?荣华富贵也等闲。千寻万觅终不悔,愿对孤灯独自眠。而今忘却忧与愁,而今抛却苦黄连。而今欣喜了夙愿,而今庆结并蒂莲。不负桥头一枝梅,灯花结蕊喜鹊喧。
西汶艺术网
何梦白(白)冰梅,冰梅,难道你依然有疑虑,依然恨我我无笑颜。看来前情多忘却,我何苦自寻烦恼多留恋。

何梦白(苦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何梦白(唱)说什么有情人终将成眷属,说什么姻缘前后在于天,说什么人间自有真情在,依我看,是假是虚将人骗。

何梦白(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福,翠娥(白)老爷,你怎么啦?

何梦白(白)你们不要作弄我,取笑我。

何梦白(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福(白)老爷,

何梦白(唱)柔情似水遭自屈,又何苦自作多情苦水咽。

何梦白(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福(白)老爷,

翠娥(白)老爷,

何梦白(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福(白)老爷,

何梦白(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福(白)老爷,

何梦白(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江福(白)老爷,

何梦白(白)我怎么啦?怎么啦?

江福(白)老爷,你是不是身体不爽,要请个医生给你看看啊?

何梦白(白)不,小姐,小姐!
西汶艺术网
翠娥(白)小姐在这里。

何梦白(白)小姐,

翠娥(白)小姐她病得厉害,看来已无药可救了。

何梦白(白)江福啊,你为什么不早说!

江福(白)老爷,我怕,

何梦白(白)怕什么?
西汶艺术网
江福(白)老爷,时候不早了,请老爷早些回府去吧!

何梦白(白)不,我要和小姐一同回府!

翠娥(白)小姐她的病怕是好不了了!

何梦白(白)我知道她病了,正因她病,我要接她回去,为她治病,为她调养,哪怕是求南极仙翁,王母娘娘,也要将她的病治好!冰梅,我们回家去吧!

江福,翠娥(白)老爷!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第十一场 认梅

何兴(白)江大伯,江大伯,

江福(白)有什么事啊?

何兴(白)老爷有话,这园中之园,可照老爷的格局建造完毕?

江福(白)已照老爷吩咐按时完成。

何兴(白)噢,咦,那桥上的栏杆呢?

江福(白)也照老爷吩咐特地从小姐的家乡江州运来,与画上一模一样。

何兴(白)翠娥姑娘,翠娥姑娘,

翠娥(白)哎,什么事啊?

何兴(白)老爷吩咐,为小姐准备的衣服,可照老爷的图画缝制齐备?
西汶艺术网
翠娥(白)都已具备了,都已按老爷的吩吩,将衣服替小姐穿上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何兴(白)噢,好好,快把花园的路径打扫干净,一切按老爷的计划办事。

江福,翠娥(白)哎。

江冰梅(唱)何处曾见这情景,何时曾到这园林,方桥小溪连曲径,梅花枝头迎风峻。可是书中见?疑是诗中呈。或是画中景?疑是梦所见。且走且看且寻觅,桥下溪畔找一人。

何梦白(唱)院中重现旧时景,桥头重现旧时人,词曲传出旧时意,可否勾起旧时情?

何梦白(白)想不到我何梦白,一介书生,满怀抱负,竟被看成乞丐的地步。小姐!

何梦白(唱)小姐呀,一枝梅可曾记?一枝梅引出多少事,一枝梅铸起多少情,一枝梅平添多少愁?一枝梅而今盼喜讯,一枝梅献与画中人,一枝梅落向谁衣襟,一枝梅表露至诚心。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何梦白(白)我这里还有一幅画!

何梦白,江冰梅(唱)终日寻春我今寻春,江南何处觅芳馨,冰溪桥畔一枝梅,报得春汛有几分。

江冰梅(唱)你亦就是作画人,

何梦白(唱)你就是画中人,

江冰梅(唱)作画人与画中人,

何梦白(唱)画图结成同心人!

何梦白,江冰梅(唱)同心人!

江冰梅(白)你,你你,就是何梦白!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何梦白(白)在下就是!
西汶艺术网
江冰梅(白)公子,

何梦白(白)冰梅,冰梅!

(合唱)终日寻春我今寻春,江南何处觅芳馨,冰溪桥畔一枝梅,报得春汛有几分。

全剧终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