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粤剧能否迎来第二春?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1/15]
自粤剧2009年申遗成功以来,广州市民对其追捧的热度已有所升温,最近羊城国际粤剧节即将举办、粤剧博物馆即将落户等“利好”消息也频频传出,种种活动迹象表明,已走向末落的粤剧似乎要重振雄风了。

为了求证粤剧是否在“咸鱼翻生”,记者对粤剧的生存状况及相关情况作了一个调查——

粤剧之困

剧场:最后的粤剧茶座苦苦挣扎

无论是天高云淡还是刮风下雨,每天下午2点到5点,广州市龙津路的荣华楼照常敲起锣鼓,拉开帷幕,上演几段折子戏。这是广州现存的唯一一家粤剧茶楼。在上个世纪90年代之前粤剧茶楼兴盛时,广州曾有20多家。

近日,记者来到该茶楼看到,有半数的桌子是空的,靠近戏台的几张桌子,坐满了白发苍苍的老人。茶楼安静得不像在营业,但随着锣鼓声一响,拉开的戏幕,袅袅走出的花旦,张嘴“咿呀”一唱,一切都活起来了。

不时有老人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捏着一张10元或20元的钞票走到戏台边,夹在一个黑色的谱架上打赏演员。“一天平均有两三百元吧。”长期驻场在荣华楼的云峰剧团团长嘉华说,有时候遇到“大主”,也会给百元的赏钱。但是,平日多是熟悉的老街坊,“他们生活都不容易,给不了多少。不过大家有感情,只要有人听,我们就会继续唱下去。有些老人已经患上老年痴呆症了,但仍然记得来我们这里,他们的儿女们一找不到老人,就知道在荣华楼了。”

嘉华告诉记者,观众的赏钱和茶座一些分成是剧团在茶楼演出的所有收入,“收入很低,演员分六成,唢呐师傅等分四成,但出场表演了才有钱。平均每人一个月1000多元吧。大都市已经没有平台给粤剧了,场租贵,观众少,不敢卖票。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我们能撑到什么时候。”

市场:在广州演一场亏一场

事实上,在网络传媒、多元文化的冲击下,广州粤剧市场始终未曾走向辉煌。广州粤剧院总经理余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抱怨道,粤剧在广州演一场亏一场,江南戏院和南方剧院两大戏院不得不宁愿空着也不演出。

广东粤剧院院长丁凡道出了粤剧在广州生存的困境:“一来,广州的文化消费种类非常多,观众需要有高附加值的作品,但是粤剧演出长年来剧本不换,在网络传媒发达的城市,吸引不了年轻的观众去看;二来,新的剧目排出来往往都是高成本,无法在小剧院演出,大剧院的演出租金又高,即使把全部的票都卖完了,都无法盈利。”

评奖机制:过分追求奖项导致作品“短命”

另一方面,近年力推的粤剧精品也面临“短命”的严峻问题。

虽然政府以每年投资3~5个精品的方式,鼓励粤剧创新。但是,曾荣获第九届中国艺术节“文华大奖特别奖”等奖项、并3次晋京巡演的《刑场上的婚礼》,自2007年起,由政府出资巡演了近300场之后,就无声无息了。

丁凡道出了困难:“新编的粤剧融入了很多现代化的东西,但仍然无法一下子吸引年轻观众,而年老的观众又嫌粤剧味不足,很容易变成两边都不讨好。”

丁凡认为,粤剧精品“短命”的最重要原因是评奖机制的问题。“近年来新出品的粤剧,均是奔着获奖而去的,成本高、设备要求高,比如《南海一号》单演出的船就5米高、11米长、9米宽,广州都没几个剧场可以容纳,更不用说乡下了,在制作方面也根本没有考虑到市场的问题,只能搁浅。”

“不少专家其实反倒阻碍了我们的粤剧传承发展。”他直言不讳,“许多粤剧的评委都超过了75岁,平时根本不看戏,他们根本不了解市场,不了解走向,不深入群众。我们演出的时候,我观察过,80%的评委都在睡觉。怎么能评出好戏来呢?”

编剧:“老的老,死的死”缺乏新人

而障碍粤剧发展的核心原因是粤剧编剧人才少。

“我想唱戏,都没人给我写剧本。唱来唱去都是那些旧的,我们这些老戏人文化水平不高,需要找有才的作家,懂粤剧的爱好者,给我们写剧本。”在今年10月份的演交会上,粤剧大师红线女接受本报专访时,反复拜托传媒帮她找写粤剧剧本的人才。

“广东省粤剧的编剧人才缺乏,已经是一个陈年的话题了,但近年起色不明显。”丁凡认为,粤剧人才的缺失,是粤剧不能出精品的又一重要的原因,“编剧人才的断层非常严重,出名的几个编剧,老的老,死的死。几乎没有年轻的编剧,怎么能让粤剧有时代感呢?这几年新出的作品,都是找外省的编剧来编写,如《刑场上的婚礼》,唱起来就不太像粤剧了,肯定得不到观众喜欢。”

据了解,2004年,广东省财政曾拨款并安排师资,搜集了一批研究生学历的中文人才聚集到广东文艺职业学院,成立一个编剧班。但是,两年的学习之后,该班的编剧人才已经重新流散到社会各界。

“有人在银行里工作,有人在教师行业,几乎没有留在粤剧团专心编剧的人。”广东省戏剧家协会主席、国家一级演员倪惠英说,目前广东的粤剧编剧基本上就剩下几个年老的爱好者,以及在省市文联工作的人员兼职来写。

记者联系了广东文艺职业学院。该学院相关负责人表示:“从2004年那一届之后,学院再也没有编剧班了。一来,没有学生愿意去学粤剧这种小剧种的编剧;二来,没有财政投资和师资提供,单靠我们办起来,肯定会亏本的。”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