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浅谈豫剧念白之贯口、叫头、滚白及数板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1/17]
浅谈豫剧念白之贯口、叫头、滚白及数板(附说明视频)

接上次,这次继续介绍豫剧念白之贯口、叫头、滚白及数板等。为了你阅读方便,我依旧用红色字体标明了这些念白的唱词。

(一)贯口白

戏曲念白之贯口白在京剧中常见,例如《四进士》“公堂”一场,宋士杰反驳知府顾读的那段念白就是。在豫剧中不多见,但也能找出一些来。贯口白非常讲究演员的“口劲”,要求口齿清楚,念时抑扬顿挫,,一气呵成,节奏感强烈,大都是越念越快,显示出念白的力量,是戏曲演员最难学的一种念白。

【例1】说到豫剧的贯口,马上就想到了牛得草在《七品芝麻官》中,他饰演的唐成在接到民女林秀英状纸后,那段脍炙人口的贯口白:

具告状人林门弱女秀英,年方一十八冬。状告严嵩之妹、西乐候之妻一品诰命!她依势作恶纵子行凶,她子程西牛强霸奴身,奴父兄不从,严氏竟下毒手,勒死我兄林秀生。严氏一计不成二计又生,带领家丁拦路行凶。我父和他辩理,严氏活活打死我父丧残生。撇下民女林秀英,无依无靠孤苦伶仃。有仇无处报,有冤无处申,望求唐太爷追查追查。审清问明,永世不忘太爷恩情,太爷的恩情!

【例2】豫剧《涤耻血》中,男主角黄兴汉对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刘芳打了自己的脸,念了这样一段贯口:

(打嘴)该打呀,该打!啊娘子,你看咱们已结为百年之好,直到今日,你连个真实姓名都不曾与为夫讲过,你叫为夫如何称呼与你?叫你寨主,你不乐意;称你贤妻有些俗气;称你小姐,你定不喜;若要叫你:“孩他娘——”哎呀呀,倒显得为夫有些个傻气。那你,你就对为夫说说你的真名实姓吧!(刘芳羞耻)敢吗?你有什么隐情在怀不成?
西汶艺术网
再举两个例子。

【例3】常香玉在早期所演剧目《杜十娘》(饰演杜十娘)最后一场“怒沉百宝箱”中,一边对着欺骗自己感情的丈夫李甲,一边对着被李甲转卖给富商孙富,一瞬间痛不欲生,把自己的怨恨一股脑地全都抛在他们身上。请看贯口的唱词:

杜十娘:(唱)怒狠狠将宝物抛入长江!

(念)李甲呀,负心贼呀!可叹我杜十娘为了终身许你,受尽万般虐待。实指望同你回到家中孝敬双亲,夫妻和谐百年。不料你这贼子毁却前言,竟将我转卖于孙富。李甲呀李甲呀,你……你你你的天良何在呀你?

(接着转向孙富,念)孙富,狗贼子!你不该巧言花语,将我夫妻生生拆散,想叫我随你同享枕席之欢,哼哼!那你是妄想!我杜十娘虽然是娼门妓女,却非无耻之人,我纵然一死九泉之下,也不能与你善罢干休!

(接唱)恨李甲负义贼做事欺天,骂孙富仗钱财你拆散姻缘!

你们富人家只管寻欢乐,哪管他人痛伤惨!

愿苍天快降下锋利宝剑,将这些造孽人斩……斩……斩斩斩斩斩尽杀完!

常香玉的这段贯口白夹在了唱腔中间,朗朗上口,激情饱满,是常大师念白中的极品,可惜她的弟子中无人演出此剧,只能让我们从后面她留下的录音中聆听这段贯口白了。

【例4】再看马金凤在《投衙》中饰演田夫人的一段念白:

(田夫人): 我想你那打渔的舟船,长不过一丈,宽也不过数尺,舱前舱后、舱左舱右也不过是一席之地吧?上边还有你父的死尸;我那儿子日色过午上船,三更以后下船,你与我那儿子,你们两个一个青春一个少年,到了更深夜静之时,你们是怎样一个行走呀?大姐,我听你那言语之中,你与我那儿子你们两个一定有了别的——

可能有人认为这不能算贯口白,只能算韵白。不过我认为这段念白有步步紧逼之势,其语速也快,也可以算作贯口。

(二)叫头

“叫头”是演员开唱前,为塑造角色发自内心的一种呼喊,常配合着动作、伴随着锣鼓点子,声声凄凉,音调夸张,声音延续的一种念白。“叫头”也是演员向乐队演奏员的一种暗示和交代,所以“叫头”也叫“叫板”。

豫剧多哭戏,常在戏中角色特别悲哀、特别愤怒时(有时用在特别兴奋时)使用“叫头”念白。“叫头”常与唱腔结合起来,在过门前使用,有时也可以单独使用。

【例1】例如在豫剧许多戏里,演员在一大段哭段子前,常来一句叫头:“哭哇——我的青天大老爷呀!”或“我哭——哭了声我死去的亲娘啊!”等等,一则告诉乐队我要唱了,二则帮助营造哭戏的气氛。有时,“丫鬟!你与我带路来呀!”的叫头,也能起到叫板的作用。

【例2】陈素真在《宇宙锋》饰演赵艳蓉出场不久就使用三次“叫头”。

第一个叫头:“爹——爹——呀——!匡扶已死,三七未满,尸骨未寒,父乃当朝首相,位列三台,连羞辱之心你都无有了哇!”接着有四句唱:

老爹爹你做事恣行无忌,对孤孀落井投石步步相逼。

儿好比芙蓉花婷婷玉立,岂肯作失节妇惹人唾弃。

第二个“叫头”:是在唱完上面四句唱,赵高念出“儿呀,难道你就不遵父命吗?”后,一段叫头:“爹——爹——呀——!先嫁由父母,后嫁由自身。事到如今,由不得你了!”双目怒视赵高,又唱了两句:

“从今后再休把父命提起,我情愿出你府颠沛流离”,

第三个“叫头”:是用仇恨、愤怒的语气叫出来的,“爹——爹——呀,慢说是昏君的圣旨,就是利刃青锋,将儿的首级割下,也是不能从命!”

以上三个“叫头”有不同的处理方法,都反映了赵艳蓉的反抗精神。

(三)滚白

“滚白”是非板的一种变化板,它是无板无眼、半说半唱的一种表现悲痛之极的哭诉念白。因为常常是许多句连在一起,念时一句接一句,字字紧追,句句相连,节奏短促,扣人心弦,所以传统上也叫“哭滚白”。按说它应该归入非板,但我认为,非板有严格的上下句,而滚白不受字数限制,且滚白是半唱半白,同时念白的成分大一些,所以我把它归入豫剧的念白之中。

【例1】 说到哭滚白,首先想到是崔兰田大师在豫剧《秦香莲 · 抱琵琶》中那段精彩的念白,请看唱词:

接过来这杯茶,我心中乱如麻。

夫君京都招驸马,我流落宫院抱琵琶。

可恨他一朝成富贵,忘恩负意他......他弃结发。

这杯茶我不用,倾倒在地下,

王相爷听民妇我表一表家。

我唱的是……夫居高官妻弹唱……

这段念白形散而意不散,哀哀怨怨、如泣如诉,近乎于说白或朗诵,可谓“哭滚白”的上乘之作。

【例2】另外,阎立品大师在《秦雪梅吊孝》中,灵堂祭吊商郎时,有一曲沁人肺腑的祭文。这篇祭文文笔接近文言文,文体接近散文体,看似松散,但阎立品大师念起来却朗朗上口,感情饱满,极富旋律。除了大师在这出戏里的这种念白,在豫剧别的戏中虽也有祭文念白,但都不比不上这样念得出彩,堪称是阎派艺术之一绝。

这种祭文念白不同于上面崔兰田大师在《抱琵琶》中的那段哭滚白,那段滚白似说似唱,把它归入念白可能有所不妥,但阎立品大师的这段祭文却是标标准准的念白,这种说法应该毫无争议。我倘若把这种祭文念白单独作为一种豫剧念白形式,似乎祭文数量太少,不足以支持这个条目,所以我把它归入滚白,是因为它具备了滚白的特征,不知这样可否?这里算是抛砖引玉,等待专家、网友指正。

(祭文念白)

维大明成化十一年四月十二日,未婚妻秦氏雪梅致祭于亡夫商林之灵曰:呜呼商郎!才华出众,志气轩昂,文章不亚韩柳,书法胜过苏黄,倘天假永年,寿不夭亡,何难攀丹桂于蟾宫,宴琼林于朝堂,雪梅幸得佳偶,盼鸾凤早日成双,谁知书馆一会,引出祸殃,家父生怒,逐出东床,郎怀怨愤,染病卧床,因积怨而莫解,为相思难偿而殇也!呜呼哀哉!君今去世,妾有何望,想昔日钟情留爱,竟成万世永伤,从此君为亡魂,妾作孤孀,恨黄天之无情,怨地恶之不良,闻君讣讯,断我柔肠,扶柩一恸,血泪千行,清酒沥地,纸灰飞扬,灵池不昧,权作齐眉奉敬,死而有知,再作同穴鸳鸯,呜呼哀哉!尚飨——

(四)数板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数板多用于丑角。数板的台词在辙口上必须是一样,但是每句的最后一个字都是仄声,甚至都是去声或者都是阴平,一般都是一溜顺的。这种念法往往与唱腔结合在一起,是二八垛板的一种变化唱法,但多是对唱的形式。此板式是1/4节拍,演唱特点是一字一板,字停板停,字间无拖音,它是古曲谱“扑灯蛾”类的念数。

【例1】在“樊戏”《女贞花》中,两个媒婆有一段数板:

媒婆甲 (唱)东边日出西边雨,

媒婆乙 (唱)保媒拉纤不停蹄。

媒婆甲(数板)邱府有女名丽玉,
西汶艺术网
媒婆乙(数板)美得实在没法提。

媒婆甲(数板)老者见丽玉,笑脸捋胡须。

媒婆乙(数板)少年见丽玉,驻步整罗衣。

媒婆甲(数板)锄者忘记了锄,

媒婆乙(数板)耕者忘记了犁。

媒婆甲(数板)都道丽玉美如玉,

两人合(合唱)媒人都往邱府挤呀,呀呀嗨哪呀嗨!

【例2】最有代表性的是曲剧《李天宝吊孝》中一段大家非常熟悉的“数板”。怎么讲豫剧,又说到了曲剧?曲剧和豫剧的板式虽然截然不同,但就念白说来,基本上是相通的。请看唱词:
西汶艺术网
(唱呀哟调)满天乌云风吹散哪,去掉愁眉我换笑颜哪!

(数板)为了俺大妮的婚姻事,老夫我暗暗打算盘。李天保你贫穷了哎!

(唱)怎与我女儿配姻缘哪,咿,不中不中不中,不中!

(数板)眼看就是好期到,我狠着心,就说俺的大妮丧黄泉,活人定下了死人计,我报丧去到他家园。有

钱咱就早亲成,无钱咱就把脸翻,给你个哑巴吃黄连。

(唱)叫你有口也难言哪!

(数板)婚姻之事不纠缠,我给俺的大妮另配男,老夫我早就有主见,
西汶艺术网
(唱)我寻一个又有钱又有势,有钱有势有庄田哪!咿,嘿~嘿~嘿~嘿~

(数板)我轿上来,马上去,那个外人看了多体面,一辈子荣华富贵我享不完,到那时我好像,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唱)那个扇子扇那个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哈哈哈哈哈

你看,把数板与唱结合的多么完美!

我只是个戏迷,人小言微,能与网友们交流就不错了。以上看法属个人之见,如有错误,当洗耳恭听!

最后附上几个可以说明豫剧念白之贯口、叫头、滚白及数板的视频或音频。因为这些念白都比较短,而且常和唱腔黏合在一起,如果单独截取出来,可能变得索然无味。于是我没有这样做,依旧将所选视频和盘托出,丝毫未动刀箭,只在视频中指明哪些地方用到了上面所介绍的念白。

【附注1】豫剧牛派《七品芝麻官》 金不换演唱,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最后两分钟是上面介绍的那段唐成接过林秀英状纸的贯白。

【附注2】豫剧常派《杜十娘》 常香玉演唱

唱段“用手儿打开百宝箱”音频,其中念白多,唱的少。这里给出了这场戏的全部唱词,以便你更好地欣赏常香玉大师的念白功力,特别是在唱词中红色字体表明的字句,乃是最出彩的贯口念白地方。

(杜十娘):明日就是我杜十娘弃旧迎新的日期到了,待我好好地梳妆!公子醒来,公子醒来!

(李甲):噢?啊十娘你为何起床甚早,哎,又这样梳妆打扮?

(杜十娘):啊公子,莫非昨晚之事你是于我取笑的吗?

(李甲):哦,不是十娘提起我倒把它忘怀了!啊十娘,你可要成全此事呀!

(杜十娘):公子,你看我梳妆起来可值那人一千两银子吗?

(李甲):哎呀呀,娘子如花似玉,价值何至千金呢?

(杜十娘):公子,你看那人起舱无有,叫他将银两送过船来!

(李甲):好好!孙年兄起舱无有?

(孙富):一夜未安枕,单等会新人。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甲):孙年兄!

(孙富):啊李年兄,可准备妥了无有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甲):嗯,事已停当,快将银两送过船来!

(孙富):慢来,我还得向十娘要一信物呀!

(李甲):嗯,你稍等稍等!啊十娘,那人向你要一信物呀!

(杜十娘):嗯,他倒仔细地很那!将我的小箱送过船去。

(李甲):好好好!

(孙富):啊船家,将银子抬过去!

(李甲):孙年兄,接过!

(孙富):将银子抬过船去!

(李甲):就放在舱内!

(孙富):放在舱内!

(李甲):哎呀呀,这一千两银子也是白花花的半舱呀!

(杜十娘):公子,你当初在院中之时,花的可是这样银两?

(李甲):是这样银两!

(杜十娘):今日你我分别,你也是为的这样银两吧?
西汶艺术网
(李甲):哎呀是呀,为的也是这样银两!

(杜十娘):嗯,这银两来之不易,公子你可要好好收起,千万可不要失落了。

(李甲):娘子放心,娘子放心,我这就收起,这就收起!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杜十娘):公子,你我也是夫妻一场,就要分别了,来来来,你把我搀出舱外。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甲):这?哎,啊十娘,你如今已经是孙家的人了,还是你自己出舱去吧!
西汶艺术网
(杜十娘):船头站的可是孙富?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孙富):是我是我!

(杜十娘):孙富啊,你有多大的家财,竟敢将别人妻子骗买你手?

(孙富):十娘何出此言?我孙富乃是一片好心呀!

(杜十娘):公子,快,快快将我的小箱抱过船来!

(李甲):哎,出手之物要它何用?

(杜十娘):不不不不,那里边还……还有你的文卷呢。

(李甲):哦?箱中还有我的文卷?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杜十娘):还有你的文卷!

(李甲):哎呀呀呀,孙年兄,快将小箱抱过船来!

(孙富):哎,那是十娘给我的信物,焉能给你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甲):那箱中还有我的文卷那!

(孙富):还有文卷?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甲):是呀!

(孙富):你将文卷取出赶快还我!

(李甲):那是自然!啊娘子,小箱取回了!

(杜十娘唱):用手儿打开百宝箱,

李公子,你可认识此物?

(李甲):哦,此乃珠花一朵!
西汶艺术网
(杜十娘):价值多少?

(李甲):价值千金,价值千金!

(杜十娘):嗯,你将它带回家去,见了你那二老爹娘,就说这是十娘孝敬之物!

(李甲):好好好!

(杜十娘):来,拿好了!

(李甲):哎呀呀,哎呀十娘你怎么将它抛入水中去了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杜十娘):不妨,这厢还有!

(李甲):哦?还有?

(杜十娘):公子,你可认识此物?

(李甲):噢,此乃海底珊瑚!

(杜十娘):价值多少?

(李甲):万金难买,万金难买呀!

(杜十娘):你将它带回家去,见了你那妻子,就说这是十娘送她之物!
西汶艺术网
(李甲):好好好!
西汶艺术网
(杜十娘):来,接物!

(李甲):哎呀呀!哎呀十娘,太可惜了,太可惜了呀!

(杜十娘):公子不必可惜,里边还有!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甲):还有?

(杜十娘):公子,你可认识此物?

(李甲):哦,此乃明珠一颗!

(杜十娘):价值多少?

(李甲):无价之宝,无价之宝哇!
西汶艺术网
(杜十娘):你为我误去头上的功名,你将它带回家去,等到来年科考之时,文上不中,宝上见功。倘若不中,也保你一生的富贵。李甲呀,这一回你,你可要拿好了!

(李甲):拿好了拿好了!哎呀!
西汶艺术网
(杜十娘唱):怒狠狠将宝物抛入长江!

李甲呀,负心贼呀!可叹我杜十娘为了终身许你,受尽万般虐待。实指望同你回到家中孝敬双亲,夫妻和谐百年。不料你这贼子毁却前言,竟将我转卖于孙富。李甲呀李甲呀,你……你你你的天良何在呀你?

孙富,狗贼子!你不该巧言花语,将我夫妻生生拆散,想叫我随你同享枕席之欢,哼哼!那你是妄想!我杜十娘虽然是娼门妓女,却非无耻之人,我纵然一死九泉之下,也不能与你善罢干休!

(接唱)恨李甲负义贼做事欺天,骂孙富仗钱财你拆散姻缘!

你们富人家只管寻欢乐,哪管他人痛伤惨!

愿苍天快降下锋利宝剑,将这些造孽人斩……斩……斩斩斩斩斩尽杀完!

(孙富):啊李年兄,赶快劝她过来,我要开船了!

(李甲):啊十娘,娘子!

(杜十娘唱):你舌尖好似杀人剑,生生斩断并蒂莲。

(孙富):这不能怪我!

(杜十娘唱):你我怨仇深似海呀,想与我成亲难上难!

(李甲):啊娘子,事已至此,你赶快跟孙富还家去吧!

(杜十娘唱):手拉着薄情的汉,

(李甲):啊十娘,十娘你?

(杜十娘):薄情人哪!
西汶艺术网
(孙富):啊夫人,咱们赶快走吧!

(杜十娘):孙富贼呀!我杜十娘,我,我,我好恼啊!

(唱)天不长眼你怎为天哪!

一刹时北风起乌云飞卷,又只见长江水波浪淘天。

杜十娘我一死冤魂不散,我定要拿尔等要大报仇冤!

(孙富):啊?好你李甲,骗了我的钱财!小的们!来,将银子抬回去!去你的吧!开船!

(李甲):咳!开船!

【附注3】豫剧陈派名剧《宇宙锋》  赵吟秋主演,陈大师亲授, 2009年7月28日录制 。

请注意,赵吟秋虽是陈素真的义女,但她没有完全用陈的版本,其中唱词改动了不少。不过,视频开头那三个“叫头”,依然用了陈素真的。我没有选用陈大师的演出视频,而用了这个视频,是因为这个视频录制年代较晚,清晰度较高,并且包括对白在内戏词都给出了字幕,为网友欣赏提供了方便。
西汶艺术网
【附注4】崔兰田经典剧目音配像《秦香莲 · 抱琵琶》,

其中那段哭滚白开始即是。整场王延龄的念白也非常出彩,为戏增色不少。

【附注5】豫剧《秦雪梅吊孝》阎立品演唱

念那篇祭吊商林的祭文大概从10分钟左右开始。

【附注6】曲剧《李天保吊孝》唱段杨帅学演唱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