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在新时代 梧州粤剧又当如何发展创新?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1/19]
粤剧和其他古老剧种一样面临着传承和发展的难题,众多行内人士认为,梧州粤剧唯有创新才能走出低谷,走向振兴

影视艺术的迅猛发展,打破了舞台艺术一统天下的格局。粤剧和其他古老剧种一样面临着各种难题,演绎方式的突破创新愈显艰难、粤剧团体面临生存发展危机……

粤剧如何走出低谷、走向振兴,这些问题一直是梧州粤剧界和文化艺术界思考的重点。采访中,众多行家和“戏迷”所有的回答都指向同一个答案

问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

基础 梧州粤剧底子深厚

有粤剧界前辈薛觉先、马师曾等慢慢地把官话改成白话粤剧,又有粤剧音乐引入西洋乐器伴奏,溯源粤剧的发展,改革创新才有生命和出路已是不争的事实。探究梧州粤剧如何发展创新,不能建空中楼阁,需从基础谈起。

粤剧是岭南地区戏曲剧种之一,主要流行于粤方言地区,与广东“一衣带水”的梧州自然有着深厚的粤剧文化积淀。20世纪90年代时促成了梧州粤剧团首次赴港演出的“票友”莫子莹、近年来经常来梧交流的澳门龙腾剧团团长陈惠萍,在接受采访时都曾谈到,“梧州粤剧够正宗。”从上场锣鼓身段的表演程式,演员的唱腔和表演工艺,再到粤剧剧本的传承,都保留了很多的传统,这些都是梧州粤剧发展和创新的根基所在。

梧州粤剧团作为梧州粤剧文化的守望者,探寻它在时代变迁中的前进轨迹不难发现,“穷则变”显然成为这个剧团在艰难选择面前的“救命稻草”。文革时期,梧州粤剧团移植演出样板戏《智取威虎山》、移植排演《沙家浜》、《杜鹃山》等,大受群众欢迎。1977年,古装戏解禁后,粤剧团及时恢复演出《小刀会》、《杨门女将》、《搜书院》等剧目,再一次唤醒群众心中的粤韵情怀。梧州粤剧团原团长沙厚和在梧州粤剧团60周年庆典活动中就曾提到,“不同时代的人们有不同的审美要求,要留住观众就要推出符合时代潮流,观众品味的艺术作品。”

在新时代,梧州粤剧又当如何发展创新?这样的探索有过成功的例子。2009年由政府出资,梧州粤剧团出演的大型粤剧《西江龙母》的成功排演,就在挖掘粤剧本土题材方面交出了优异的答卷。

该剧以流传于梧州民间的龙母传说为主线,通过讲述龙母含辛茹苦养育五龙,率领百姓抗击洪灾,教导龙子重建家园,冒死上山采药拯救族人等动人故事,展现出龙母宽厚仁爱的高尚情操,以及奋发向上的精神风貌。新颖的编排、独特的唱腔、华丽的舞美设计,不少“行家”在观看后都表示认可:“《西江龙母》的创新之处最明显的体现在音乐方面,即融入了梧州水上民歌的元素,但却没有丢弃粤剧的特性。”

“当下,粤剧文化在梧州已呈遍地开花之势。”梧州市群众艺术馆副馆长廖亮认为,粤剧在梧州有着广泛群众基础及旺盛生命力,推进粤剧发展和创新,会成为一种文化自觉。

症结 人才流失阻碍发展

由梧州粤剧团参演的新编大型历史粤剧《大明长城》,在第十一届广东省艺术节获得银奖。民族英雄袁崇焕为梧州群众所熟知,却由东莞搬上舞台,不少市民为此感到惋惜。台上振兴,台下冷清。《西江龙母》一剧风光过后,依然难掩梧州粤剧在历史舞台的冷清幕后:剧本的“短板”,舞台力量削弱,演员流失。

粤剧创新,当首谈剧本出新。“如果老是拿过去的作品上台,观念陈旧,很难引起观众共鸣。”梧州粤剧团原团长梁超平认为,剧本乃一剧之本,没有好的剧本,二度创作也就失去了根基。而一些传统剧目中,节奏缓慢、叙事冗长、程式化的古板与单调,往往会让一些年轻群众“敬而远之”。“一场粤剧看下来,起码要两个小时,快能看上两集连续剧了。”高一学生梁梓研表示,对拖着长音的粤剧不感兴趣。

然而,梧州文化界人士普遍认为,由于电视剧等现代形式的冲击,现今的粤剧剧本难写,报酬低,导致粤剧编剧“难能而不可贵”。“一名粤剧编剧,不仅需要有韵律、古典文学、音乐、方言等功底,还需要能沉得下去,静心创作。”梁超平说,由于以前对粤剧年轻编剧的培养方面做得不够,所以造成新老编剧脱节的局面,因而也就影响了粤剧剧目的创作。

编剧、导演、音乐、舞美是创造舞台艺术必不可少的综合体。“要一改粤曲以往在人们眼中惯有的“老套”印象,音乐、舞美也必须跟上时代的脚步。”执导《大明长城》的国家二级导演、梧州粤剧团原团长李小玲坦言,剧目在东莞排练时,就聘请了当地的管弦乐团配乐,而到梧州演出时,只能组织到20人不到的乐队伴奏,“高水平的乐手捉襟见肘”。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演员流失,青黄不接,是梧州粤剧发展创新面临的另一困境。“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梧州粤剧发展脚步放慢,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演员流失。”梧州市粤剧团原团长霍雄光说,粤剧演员的成长期大概是10年,当一名演员可以独当一面时,又往往被兄弟地市的粤剧团高薪挖走。这样,粤剧人才"培训基地"的梧州粤剧团在外虽然有着不错的声名,内部却总是受困于演员青黄不接的问题。”

梧州观众还留意到,上演新剧目的频率越来越低,这么多年来才有一部《西江龙母》。有文化界人士就谈到,粤剧要发展创新,必须付出有代价:至少需要时间、精力与金钱三方面的投入。由于政府投入少,剧团不但很少花时间和精力去尝试新探索,甚至在近年的粤剧演出舞台上,呈现的剧目种类比较单一,鲜有现代剧上演。

未来 立足本土勇于创新

越有地方性才越有民族性和世界性,任何发展创新都不能离开剧种的特色。梧州粤剧曲艺名家周辉南强调,粤剧创新不能抛弃本土音乐风骨,粤剧就是一门板腔与曲牌的混合体和南派表演艺术。他认为,“对比当下粤剧改革创新中急躁求变的心态,如一阵风似的抛弃“梆黄”,大量使用小曲、流行曲,甚至抛弃粤剧音乐本体进行粤剧音乐的变异的行为,都是不可取的。”

戏是演给人看的,观众懂欣赏,演员的激情和效果就不一样,因此粤剧创新发展更大的问题在观众。“其实粤剧创新不是艺术家说要创新、要改,而是因为粤剧已经不能满足现代观众,粤剧整个表演的形式和现代已经脱节了,是市场需要我们改,就应该理直气壮去改。”结合在东莞的粤剧教学经验和编导经验,李小玲提出,“新戏”编导就要能抓住新新人类的眼球。“吸收交响乐、甚至现代舞蹈、武术等元素,在灯光、布景等都有创新,这些转变能够将粤剧更加贴近观众,特别是年轻观众。我们迎合了他们的喜好,他们也就接受了。”

在梧州,粤剧已经不仅是一种地方戏剧艺术,而是一笔丰富的文化财产,是梧州文化有着丰富“含金量”的组成部分。梧州资深粤剧演员罗国梁建议,建立梧州的粤剧研究发展中心,以发展创新梧州粤剧为目标,整理粤剧剧本和文献资料,普查粤剧行业状况。同时,开设编剧、演员、乐手等传承培训班,组建粤剧传承人才队伍。与剧团、学校、博物馆等单位合作,举办粤剧巡展,在青少年中广泛开展粤剧的推广和传播活动。

梧州粤剧团承担着本地粤剧发展任务,现在已站到了新起点。今年,梧州粤剧团与歌舞团、市演出公司三家事业性质单位一并转制改企,组建成为梧州市演艺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副总经理霍雄光表示,通过文化体制的改革,梧州粤剧发展资源得到重新整合,灯光、舞台队伍得到充实,也打破了人员编制,改变以往戏曲工作者多是只进不出的状态,演员更有竞争意识。“希望通过改革,剧团的发展能获得财政的支持和演出扶持,让剧团更新设备、改善排练和演出条件。”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