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古老秦腔堪称百戏之祖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1/19]
因为文字力量的局限,小说中出现的秦腔场面均没有正面详写。但戏迷白孝文在贺家坊的戏楼前听戏的一段,却是整个小说的重要情节点。当日,本戏《葫芦峪》之前加演折子戏《走南阳》,讲刘秀被王莽追赶慌不择路饥渴交困时,遇见了一位到田里送饭的村姑。台上的戏剧在刘秀与村姑之间展开,而台下白孝文的下体被田小娥牢牢抓住。原本是族长接班人的白孝文自此被田小娥诱惑,随后便有了捉奸、施家法、分家一系列风波,白孝文乃至白氏一脉子孙的命运天翻地覆。

漫步三秦,到处流溢着秦腔的

旋律。相去二三里,村村高音喇叭播放的是秦腔;地畔路旁,秦人畅快淋漓吼的是秦腔;夜幕四合,“自乐班”闹的是秦腔;城镇剧院,高台演出的是秦腔。秦人饭食少盐寡醋没辣子可以凑合,生活中没有秦腔却没法过。生子呱呱坠地,满月时以秦腔迎接;成人过寿,都要请“自乐班”助兴;老者去世,更要唱大戏热热闹闹送行。乔迁新居,子女升学,也要唱折子祝贺。“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人民齐吼秦腔”,正是秦腔影响之广泛的真实写照。

历史:是我国最古老的地方剧种

秦腔是我国最古老的地方剧种,堪称“百戏之祖”,它也是中国戏曲四大声腔中最丰富、庞大的声腔体系,在我国西北的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及西南的西藏、四川等地广为盛行。

秦腔是在古时陕、甘、宁一带民间歌舞的基础上逐渐发展形成的。《诗经》里的“国风”不少篇章,大概就是最早的秦腔吧。秦、汉时期,长安城中,关西大汉击节而起,吼的就是秦腔。唐时,相传唐玄宗李隆基曾经专门设立了培养演唱子弟的梨园,既演唱宫廷乐曲也演唱民间歌曲。梨园的乐师李龟年原本就是陕西民间艺人,他所做的《秦王破阵乐》称为秦王腔,简称“秦腔”,这大概就是最早的秦腔乐曲。其后历史记载,明朝时,万历年间才子康海在爿东制乐作曲而成散曲,也就是秦腔。可以说,秦腔从内容到形式日臻完美,发展日趋成熟。明末清初盛行于南北各地,对许多剧种都有很大的影响。清乾隆时,秦腔名角魏长生自蜀入京,以动人的腔调、通俗的词句、精湛的演技轰动京城。

喷火是秦腔八大特技之一。《白鹿原》也曾被改编成秦腔现代大剧。

现状:因地域演变成不同的流派

秦腔可分为东西两路,西路入川成为梆子;东路在山西为晋剧,在河南为豫剧,在河北为梆子。秦腔因其流行地区的不同,演变成不同的流派:流行于关中东部渭南地区的称东路秦腔(即同州梆子,也叫老秦腔、东路梆子);流行于关中西部宝鸡地区和甘肃省天水一带的称西路秦腔(又叫西府秦腔、西路梆子);流行于汉中地区的有汉调桄桄(实为南路秦腔,又叫汉调秦腔、桄桄戏);流行于西安一带的称中路秦腔(就是西安乱弹)。各路秦腔因受各地方言和民间音乐影响,在语音、唱腔、音乐等方面,都稍有差别。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秦腔所演的剧目数以万计,因时代久远,佚散颇多,据统计现在仅存约3000多个,多是取材于“列国”、“三国”、“杨家将”等说部中的英雄传奇或悲剧故事,也有神话、民间故事和各种公案戏。秦腔角色分老生、须生、小生、幼生、老旦、正旦、小旦、花旦、武旦、媒旦、大净、毛净、丑等十三门二十八类。技巧上则有喷火、变脸、顶灯、打碗、鞭扫灯花、踩跷、牙技、尸吊等八大特技。
西汶艺术网
影响:对当代中国音乐的影响颇深。

秦腔这种最古老的剧种,已经沁骨入髓地沁入秦人之中。在陕西各县,几乎都有秦腔剧团。省会西安的秦腔剧团更是多如晨星,比较有名的就有易俗社。而在秦腔这种古老的艺术之树上,如今还开出了最现代的艺术之花。

陕西有两个世界级的艺术大腕张艺谋和赵季平,受秦腔恩泽多多。张艺谋的电影中受秦腔影响颇深,表现了秦人的精气神。《红高粱》中生命力的张扬、高昂、充满激情,特别是“颠轿”等场面令人血脉贲张,受秦腔艺术风格的影响可谓很大。《秋菊打官司》中,许多地方直接采用秦腔。遭批不少的《英雄》里,秦兵则高呼“风,风,大风!”如果没有秦腔,老谋子会失色不少,这毫无疑问。秦腔对当代中国音乐的影响颇大。赵季平竟从秦腔中得出灵感,写出《红高粱》的主题歌“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一时竟风靡大江南北,在歌坛上刮起一股“西北风”。另外,从西安也走出了许多优秀的歌者:张楚、郑钧、许巍、九天乐队,西安本地的乐队也做得非常出色。(李满星)

本报连线受访嘉宾:于志启 陕西《白鹿原》文化研究院院长,曾编著大型文献著作《白鹿原春秋》。

捧场秦腔得学会“打红”

于志启介绍说,“秦腔”又称为“乱弹”,是陕西地区、尤其是作为关中地区最受欢迎的戏曲文艺形式。陈忠实从小就生活在秦腔艺术浸染的文化环境中,因此,秦腔的文化艺术精神已经融入到他的创作中。陈忠实曾经说:“如以时间而论,秦腔是我平生所看到的所有剧种中的第一个剧种,秦腔在我关于戏剧欣赏的选择里,是不可动摇的。 ”因此在《白鹿原》中,陈忠实多次提到秦腔。
西汶艺术网
于志启告诉记者,如果要了解真正的陕西人,就必须要听秦腔。“在西安城里城外唱秦腔的地方有很多,有在护城河畔花园搭戏棚子唱的,有在宾馆饭店娱乐大厅租场子唱的,有的在大路旁设茶座唱,有的干脆在街头巷尾排开摊子唱,一阵秦腔曲牌引子,通常不用锣鼓,戏就开了场。穿上戏装叫挂衣唱,不穿戏装叫串场唱,拉开大幕叫联台唱。男的唱得脸暴青筋,声嘶力竭,女的唱得高尖婉转,如泣如喊。高原气概,秦代古风,关中豪迈,在说、拉、做、唱中一展无余。 ”于志启说,凡是听过秦腔的人,都会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痛快。听戏的三教九流,唱戏的五花八门。有专业艺术团体,有集体临时戏班,有零散个体艺人。不管是什么人,凑在一起就是一台戏,演员和乐队一拍即合,台上和台下心领神会,只要有戏唱大家就开心。

于志启告诉记者,在许多唱秦腔的地方都有两个木架子,一个上面挂满了红绸布条,另一个则是为在台上的演员“打红”用的。如果你对哪个演员的演唱表示赞赏的话,你可以伸出两个手指头,表示你将“打红”两条,这时一个小姑娘就会取下两条红绸布条,去挂在另一个木架子上。一般来说,每条十元,你递上20元,脸上觉得颇有光彩。如果你不怎么懂秦腔,只需看看给演员预备的那个打红木架上有多少红绸布条,就可以猜出演员的水平了。“演员轮流上场,每个人唱个十分钟八分钟。你觉得哪个看得顺眼,唱得好听,你就打几条红。一般来说打红一条两条,足以表明你对演员的赞赏了。但有的阔老板通常会打上几十条甚至过百条,这都是很常见的。”于志启说,打红最忌讳冷场,一冷场演员就有点难堪,不过这种情况不多见。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