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从《翠屏山》看话剧为何要向传统戏曲学习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1/19]
从《翠屏山》看中国话剧之希望——观裴艳玲先生甲子四折有感

《翠屏山》为2012林兆华戏剧节开幕戏,裴艳玲甲子四折中的一折。讲述水浒人物杨雄之妻潘巧云与和尚私通,为石秀所察,然因潘氏与丫鬟联手诬陷石秀致弟兄失和。后石秀杀了和尚,取得证据,与杨一起将潘氏骗至翠屏山杀之,复二人共投梁山而去。故事简单,也颇老套,而且是传统的表现手法、传统的一桌二椅、一成不变的大白光,然而在几乎等同于一部电影放映长度的演出时间里,却可以自始至终抓牢观众的注意力,热点纷呈、高潮迭起,散场了,还意犹未尽,回味再三。这些,恐怕是当今话剧舞台上大部分作品所难以企及。

在此不妨从几个角度浅浅地打探一番:

首先,其戏剧结构简单而巧妙。首先是潘巧云上场,独角戏的形式,通过眼神的变化、踩跷等技巧,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将此女子的身份、年龄和故事背景交代地鲜活传神。其后是杨雄醉归,不思茶饭,一反常态煽了潘巧云两巴掌后到头就睡,两人虽没对话,却不仅交代了其已经从石秀出得知潘氏丑闻,也为潘氏其后设计报复设好了情绪铺垫。第二天清晨,则是杨雄、潘氏和迎儿的三子戏,后两者轮番上阵将杨雄说服。其后兄弟失和,在《吵家》里,主角石秀、潘氏正面交锋,可谓针尖对麦芒,于是又加了一个居中调和的潘父,又是一场精彩的三子戏,于是石秀愤而出走,而且两人彻底吵翻也为最后的情节设好了石秀的情绪铺垫。石秀出走后,舞台气氛陡然开始变得紧张,通过和店小二的对子戏完成吃酒取刀,接着一段舞刀的独角戏引出了与和尚的对子戏,逼其承认与潘氏私通的真相,杀了和尚后又一段耍棍的独角戏,为最后的高潮营造出了充分的人物心境与戏剧气氛,最后则又是一场三子戏,有潘氏的苦苦求饶、杨雄的迟疑犹豫、石秀的嫉恶如仇共同推动了作品达成观演情绪的顶峰。显然,石秀出走是一个分水岭,作品就此从一出做功戏转向了一出武戏,前半段通过各种细节不露痕迹的完成了所有的人物情感和戏剧逻辑的预设,于是后半段则是所有‘因’的集中爆发,节奏更加紧凑,气氛为之紧张,并通过对子戏-独角戏-对子戏-独角戏-三子戏的结构,层层递进、一气呵成。

其次,其细节丰富且充满观赏的情趣。这样一部情节简单的作品,显然无法通过“悬疑”和强烈的戏剧冲突来吸引观剧注意力。在本剧中,那种戏剧的趣味无所不在,即便在充满杀气的片段也是如此。随便举例一二:石秀出走,潘父下场前揶揄潘氏,问其将来儿子姓啥?潘氏想都不想自然是杨啦,随即潘父点出和尚之名,一路小跑下场,一路口中念念有词:还是个和尚,同时突然把帽子给掀了一下,喜剧效果极佳。和尚见石秀走了,跑来与潘氏相会,一番眉来眼去后并肩往内室走,临离场突然回头合十念出一句“阿弥陀佛!”极具意味。石秀杀和尚之前,欲取证据,三度逼其脱衣,这个结局杀气腾腾,然而过程充满喜感,加上演员的传神表演,给人印象极深。

然而重要的,这些细节不是堆砌而是恰到妙处。比如潘氏想起前一天杨雄醉归打了自己两巴掌时,伸出两个手指一正、一反比划两下,仿佛两把刀划在了其心头,观众一下子就对其之后对石秀的痛恨心情感同身受了。正因为是为作品服务,所以绝不是为细节而细节,而是繁简得当。该繁就繁,须减则减,绝不求面面俱到。比如潘父和店小二,在台上可谓“来去无踪”,可一点不影响表演的完整性。

从作品表达而言,为百姓之喜闻热见,生活气息浓郁。所以《翠屏山》也可谓骨子老戏,不仅京剧,在其他很多剧种里都有。尽管从现代的眼光,潘氏不致如此,但石秀之正气凛然、一身功夫的少年豪杰气概还是相当深入人心的。

一部好剧自然离不开好角。我想,看裴艳玲老师的戏,不是去看:啊,这个年纪还能在舞台上怎样怎样,多么的不容易,要去看不容易你去剧场干什么?要说最珍贵的,是其6、70岁的年龄却有着16、7少年的神采与光芒!你看他手持钢刀直视潘氏时的愤怒,眼看杨雄犹疑不决时的焦急,杀了潘氏后的潇洒痛快,多么的传神!那一刻,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疾恶如仇、勇敢刚毅的纯真少年啊!他,就也是那个最真实的裴艳玲。

一部好的戏剧作品,从来都不只是在讲故事。所有的舞台设计、结构编排、人物塑造也都是紧紧为戏剧表达而服务,简约、有趣、灵动。学了一辈子西洋戏剧的中国话剧,一路上磕磕绊绊的中国话剧,希望就在身边啊!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