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老”花脸“傻”演17年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2/3]
在今年8月四川省青年川剧演员大赛的舞台上,活跃着一张44岁的“老”花脸。说这张花脸“老”,不仅因为他是所有参赛演员中年龄最大的,更因为参赛的演员有80%都是他的学生。“老”花脸凭借在折子戏《牧虎关》中的精彩表现,荣获大赛一等奖。

“老”花脸叫张小兵,是四川艺术职业学院川剧专业的教师。他在川剧《死水微澜》中饰演“蔡傻子”,并执着地将这个角色演了17年。“蔡傻子”经历了四代“邓幺姑”,不仅和田曼莎、陈巧茹等“梅花”对戏,还培养了两代学生版的“邓幺姑”。

从教24年,为川剧培养“新”花脸

从大赛的舞台回到后台,张小兵在地上躺了足足40分钟,才慢慢坐起来卸妆、换衣服。“《牧虎关》这出折子戏,不仅对唱功要求很高,还需要在舞台上翻跟头,表演各种武打,是个费体力的活。”张小兵说,传统折子戏的表演完全靠功夫,3天不练手就生。“尽管我平时教学生时,自己比学生练得还多,但要在舞台上穿着底子七八寸厚的靴子翻跟头,对我来说还是个大挑战。”

掂一掂张小龙从头上脱下的头饰,足足有3斤多重。脱下外面的演出服,张小兵穿在里面的胖袄(棉袄)已经湿透了。“大热天,为何还要穿着棉袄上阵?”记者很好奇。张小兵一边擦着脸上的汗一边说:“行话说,花脸是铜锤架子两门包。舞台上的花脸,必须要有五大三粗的花脸架势。因此,上场时必须穿上胖袄衬托出魁梧的身材。”

自1988年任教以来,张小兵就把为川剧培养花脸当做己任。“在川剧所有的行当里,花脸是最难培养的。花脸首先要有一幅好嗓子,此外,还要求文武全才,练起来很辛苦。”张小兵说,每一届川剧专业新生中,他都要给花脸瞅苗子,但好的时候最多能挑出来两个。“这么多年,培养了二、三十个。如今,省川剧院、绵阳、乐山……到处都有我的学生。”

“傻”演17年,寻找更“傻”接班人

在川剧《死水微澜》中,张小兵同样是一张“老”脸。

1995年,四川艺术职业学院开始排练川剧《死水微澜》,张小兵被选中饰演“邓幺姑”的傻子丈夫“蔡傻子”,和田曼莎对戏。在1997年的全国第七届“文华奖”的评选中,《死水微澜》夺回“文华大奖”以及多个单项奖。
西汶艺术网
14年后,四川艺术职业学院复排《死水微澜》,参加第十一届中国戏剧节。“邓幺姑”换成了“梅花”陈巧茹,张小兵依然在台上当“傻子”。这一次,《死水微澜》又捧回大奖。

“虽然戏份不多,但蔡傻子角色并不好演。他非常有特点,看着傻里傻气的,其实是很善良的。”张小兵说,一个傻子演了十多年,先后和田蔓莎、陈巧茹这样的“梅花”配戏,也让自己对如何塑造人物有了更好的把握。

在2010年由学生主演的青春版《死水微澜》和2012年学生版《死水微澜》中,张小兵除了扮演“蔡傻子”,还担起副导演的职责,为学生指导。

9月新生入学时,张小兵又忙着挑人了。这一次,他不仅要挑花脸,还要挑一个“傻子”。“要找一个比我更‘傻’的接班人。”张小兵说。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