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也谈二人台的改革与发展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2/3]
(附录一)

那年,我在报社门口偶然遇见李野老师。他问我,是否看到报上关于二人台争鸣的文章。我说看了,但是不同意他“只能走戏曲道路”的观点。他问我理由,我说我看到的都是歌剧,比如《江姐》《洪湖赤卫队》,也包括《方四姐》,编得好,又不丢味儿。戏曲算是中国的旧歌剧,这新歌剧已经搞了这么多年,咋还要退回去?再说,二人台里有许多第三人称的坐腔演唱,表古说书也不是戏曲呀。他“嗯”了一声,沉默一会儿说:“你可以把你的观点写一下,交给副刊的袁远同志,就说是我让送来的”。一周以后,我写就了这篇关于二人台争鸣的文章,分两期发表在1980年7月份的包头日报副刊上。

也谈二人台的改革与发展

一、二人台能走戏曲道路吗?

二人台向何处去,李野同志在《探索》一文中归纳为四种主张。也可以说,这是多年来自治区广大文艺工作者为二人台的改革与发展所进行的四种实践和尝试。究其历史,观其剧目,二人台本身就存在着向戏曲、向歌剧、向歌舞剧发展的因素。
西汶艺术网
从表演形式上讲,传统二人台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载歌载舞的“带鞭戏”,如《打金钱》《十对花》;另一类是有人物、有故事情节的“硬码戏”,如《走西口》《探病》。如果说,向戏曲方面发展是二人台艺术由低级到高级的客观规律,那么二人演唱、载歌载舞的“带鞭戏”,也存在着这种发展规律。

我认为,应该允许二人台有各种各样的艺术发展形式。几位主张“二人台万岁”论的同志,无非是要肯定这一形式的存在,绝非默守陈规、反对改革创新。要说“硬码戏”比“带鞭戏”高级,那么高和低总是相比较而存在着。正如“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一样,自古并存,将来还会存在下去。所以,我们在探讨二人台走向一个新剧种的时候,不能因噎废食,舍本求末。要注重“带鞭戏”的发展,以丰富和提高从正面(第一人称)塑造人物的各种表现手段。

二人台走戏曲的路会十分困难。因为戏曲这种艺术形式产生于封建社会,它的基本节奏和程式,是要反映封建社会的基调。今天的观众,特别是年轻观众,感到戏曲的节奏单调、缓慢,戏文的内容繁琐、臃长,这是由于人们的心理节奏随着社会的变革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自然在改变着人们的欣赏习惯。那么,欣赏习惯就成了一切艺术改革所必须遵循的社会依据之一。

当前,文学艺术的主要任务,是为培养一代新人而努力。而这代人最容易接受的,是那些反映现实生活的作品。现代戏这个新事物的出现,就给整个传统戏曲提出了挑战。拒绝挑战的剧种,只能被历史无情地淘汰。二人台面对这种挑战,该向哪里走?

二人台是土生土长在内蒙古西部区的民间艺术。从音乐到表演,都带着浓郁的泥土香,可以说是田园风格的艺术品种。由于它比许多的戏曲剧种年轻的多,自然框框少,出路也宽。但是,要表现当代的大工业、大农业,表现当代人的精神风貌,还有明显的局限,还需要一大批的音乐、戏曲工作者,用上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去架设几座坚实的艺术桥梁,逐渐形成自己独有的风格模式,包括表演道白、音乐设计和舞台美术等多个门类。只有这样,才能使其存活下去。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所以,在科学技术蓬勃发展的今天;在电影、电视剧、以至外国的许多艺术形式,开始和戏曲争夺观众的今天。即使有着丰富表现手段的成型剧种(包括京剧、吉剧),也都面临着这种挑战,二人台再去走一条戏曲道路,恐怕很难走通。

二、应当走地方新歌剧的路

二人台的发展首先在于音乐。从音乐上看,还是走地方新歌剧的路较好,走戏曲的路很难。

戏曲之路,首先要求音乐的相对稳定—规范。传统戏曲音乐的规范形式,有板腔体和曲联体两种。板腔体是通过变奏手法来适应剧情发展,结构集中统一;曲联体则多使用不同的曲调来表现人物和剧情,有丰富、比对的长处。现代的戏曲音乐大多数采用二者相互调节、搭配使用的综合体形式,也才使得戏曲音乐具备了表现复杂剧情的可能。应该说,这种规范,对于民间艺术的普及和传承起过积极作用,较之民歌形式也有了相当高级的发展。但是,它在刻画典型人物、典型性格方面,还存在着许多的局限性。比如:今天的年轻人,爱用圆舞曲风格来表现心中的喜悦和欢乐,传统的戏曲音乐就对它无能为力。二人台音乐也如此,一个四三或八六节奏的出现,吹梅拉胡的艺人们,就不知道该如何填空加花儿了。由此可以看出,规范的戏曲音乐远不如歌剧音乐灵活,也不如歌剧音乐在塑造人物、刻划典型性格方面成功。

戏曲音乐之所以有规范一说,一方面是由于封建社会发展缓慢,造成艺术体裁狭窄,内容单一;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记谱科学的落后,导致了音乐艺术的传承和发展要靠口传心授。演奏者、演唱者往往就是作曲者。所以,戏曲音乐的这种规范,是严重地阻碍了中国作曲专业的发展,也影响了整个音乐艺术(特别是理论方面)的进步。

戏曲要走新路,要演现代戏,这是不可回避的现实,也是当务之急。时代所赋予戏曲的题材、体裁已经远远超过了过去那种“不是奸臣害忠良,便是公子招姑娘”的范围。时代要表现的新人新事,要求艺术手段推陈出新。出新需要新的组织形式,需要配备职业的作曲人员。

二人台音乐独具风格,唱腔各具个性。虽然有些唱段有了明显的板式变化,但要搞板腔体困难还很多。搞曲联体,实质和配曲法大同小异。实践已经证明,这些都属于窄路、旧路,一条没有前途的路。因为传统的歌调在西部区人们的心中根深蒂固,他们不会同意把孙玉莲的唱腔,一会儿变成张玉莲,一会儿变成王玉莲,他们要的是专曲专用的传统。继承这个传统,保留这个风格,关键在于参加二人台艺术改革的设计者、表演者对传统特色的理解和运用。

综上所述,二人台改革应当因地制宜、因势利导,走一条内蒙古西部区地方新歌剧的路。在这个基础上,去汲取传统戏曲的长处,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而不是在戏曲的模式下,采集众华,自成一家。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