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2012年度昆曲雅集”云集十位“国宝级艺人”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2/6]
昆曲十大名家,几乎都是“传字辈”艺人的学生。“传字辈”艺人是1921年成立“昆剧传习所”培养的旧时代最后一批昆曲演员。那时,昆曲几近灭绝,苏州数位有识之士挺身而出,创办了旨在培养新人的“昆剧传习所”。在最艰难的时刻,企业家穆藕初倾囊相助,使得濒临灭绝的昆曲延续了90年。

90年后,“传字辈”艺人最杰出的学生聚首北京举办“2012年度昆曲雅集”,盛况空前。

与“传字辈”老师比,十大名家被誉为国宝,这是传字辈老师所没有享受到的荣光。岳美缇感慨地说:“想到传字辈老师,感触太深了。老师六七十岁的时候,正好是‘文革’,是他们最悲惨的时候。我非常高兴的是自己这个年龄还能上台,还有这点声音。”

11月17日晚,在北大,岳美缇演唱的是《红梨记·亭会》。这是一代大师俞振飞接触昆曲的第一段曲子。1975年,岳美缇到北京录制的就是老师教她的这个戏,俞振飞亲自给她吹笛子。这个录音送给了毛主席去听。三十多年后,岳美缇再次演唱,她说:“就像穿越了时光,回到了很多年前,很激动。我唱的时候觉得这是代表了很长的一段历史。想到过去,想到老师们的人生经历,我觉得不仅是唱曲,更是唱人生。‘巾生今世’会感慨万千。”

张继青说:“传字辈老师在教我们的时候,已经到了我们现在这个年龄了。因为条件有限,虽然国家也重视他们,给他们弄了大量的录像资料,但是很遗憾的是不能到舞台上去演。我最后一次看到我们沈传芷老师在苏州演《长生殿》里的唐明皇,他中风了,腿脚不灵便,我们能有幸看到一次他的演出。而我们这些人都这么大了,还能去北大又清唱又彩唱,且效果还很好,真的今非昔比。”

“2012年度昆曲雅集”云集了十位“国宝级艺人”,本身的意义是将最好的昆曲呈现给最爱昆曲的观众。张洵澎说:“我们在一起,现场的观众能够看到这样一个盛事,这是很难得的。十位老师摆在一起唱还是有一点点竞争吧?谁也不想输。嘴上都不会说,但是心里在暗暗较劲。”

记者观赏了十大名家的两场表演,他们表面上非常淡定,但内心也有复杂的斗争。他们虽然功成名就,也不想在这样的演出中让同行把自己比下去。所以他们都把状态调整到最佳。张静娴说:“尽管人物不一样,曲目不一样,把这样十个人摆在一起唱,分量是很重的。现场观众会觉得特别过瘾,老师们也特别得卖力,很配合。在戏曲界,这么多的角,按照策划者的意思来搞,恐怕没有这么容易。我们为什么会这样?从心里讲,是对昆曲的这份感情!”

唯一来自北方的昆曲名家侯少奎74周岁了,他自己觉得演出不像年轻时随心所欲。但清唱《夜奔》,本来可以站着不动,但为了现场效果,他带了动作。他说:“《夜奔》加点动作,载歌载舞,可能观众会更满意。” 《夜奔》之后,他还和梁谷音合作了《戏叔》。《戏叔》是整个演出中唯一的完整的折子戏。梁谷音说:“因为条件有限,主办方希望我们《戏叔》也清唱。我说,如果清唱就别演了。这个戏是以表演为主,不是以唱腔为主的,我坚持彩唱。我从上海带了剧装,同时,侯少奎的服装也希望我解决掉。侯少奎人那么高,我们没办法借到合适的。主办方去做了一套。我说,这台戏里面必须有一个完整的戏,要跳出来一下。演出效果证明,我这个建议是对的。”

侯少奎好几年不唱了,但不能倚老卖老,要演,就一定要演好。他说:“要对得起观众,认认真真严严肃肃,拿出百分之百的干劲。年岁老了,但昆曲人要越活越年轻。”

苏州昆曲剧院的王芳是十位演员中年纪最小的,她觉得大树底下好乘凉。她说:“老师们的精神让我有一种积极向上的心态。不管排练还是演出,不管在什么场合都尽心尽力,一招一式都那么认真,一丝不苟。现在的一些剧团能够保持这种精神的也不是很多。老艺术家的精神非常可贵,他们都七十左右的人了,有人身体也不是很好,但一到台上还是光彩照人!”

昆曲名家与自己较劲,十个人在一起焕发出来的能量,可以照亮我们整个喧嚣的时代。他们是昆曲人,他们代表的是当下昆曲的最高水准,如果他们尚且不能在观众面前证明昆曲的曼妙,昆曲还会有观众吗?如果他们不能在浮躁的今天让昆曲芳香下去,他们觉得无颜面对在动乱中让昆曲传承下来的“传字辈”老师。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