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秦腔名伶:夏文芳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2/12]
在时下的秦腔小生行当中,有一位人见人爱,专家、专业演员和女性知识分子都青睐有加的青年演员,她以迥然不同的风格饰演了周仁、陈琳、汉献帝刘协三个截然不同的舞台艺术形象,在甘肃和陕西两省拥有了众多戏迷。这位秦腔名伶就是陇西县秦剧团青年演员夏文芳。

一九七五年,夏文芳出生在天水市伯阳镇一个农民家庭,一九八九年入天水民艺戏校学习秦腔表演艺术,一九九一年考入陇西县秦剧团。二OO五年甘肃省首届生角大赛,她以《周仁回府·悔路》中饰周仁的精彩演出,获得三等奖;二OO七年甘肃省“金融杯”戏曲大赛,她以《狸猫换太子·拷寇》中饰演陈琳获三等奖。一个县剧团的青年演员,在省市州数以百计的青年才俊中要脱颖而出拿到奖项,是何其不易!

《狸猫换太子》是一出可以表演六个小时的大戏,人物众多,故事情节曲折跌宕,矛盾冲突此起彼伏,悬念丛生。陈琳是该剧贯穿始终的主角,是考量和展示一个演员表演秉赋和能力的重要角色。夏文芳的表演在陕西名角都倍受挑剔的天水市赢得了头彩。

二OO三年春天,四五千天水戏迷为这位青年演员所折服,掌声如潮。舞台上的陈琳摄取了台下观众的心灵,有人低声互问:这个演员是男的,还是女的?扮相、身段、气魄、台架都是男人,声音宏亮尖厉,有些女人味。

夏文芳的陈琳脱颖于她的俊朗。陕西、宁夏秦剧团的众多陈琳由男人扮演,是惯常的真实——男人演男角,而夏文芳饰演陈琳则多了一分飘逸、三分细腻。有的演员在《审寇》中很平庸,程式化的表演粗疏飘掠,波澜不惊,夏文芳非常会用她异常传神的双眼,和一双如波灵动的手,所有的心里活动皆通过眼神和手势动作准确地表达了出来,观众的心随着她的一颦一笑、一曲一折、一停一顿而波动、紧蹙、扭结,从而使淫威和权势所酿造的悲剧一丝一扣非常细腻真切地衍进开来,最后以寇珠的屈死而达到第一个矛盾激化的高潮。

曾经给任折中提过意见的一群老戏迷相约,要等到戏毕后看看这位卸了妆的演员有何等绰约的风采。日落西山,卸了妆的演员从后台陆续出来,后台的门上锁了,不再有演员从观众眼前走过,而这位“活”陈琳没有人认出来。二三十个不同年龄的天水人一脸茫然。

这一年,如日中天的陇西县秦剧团几乎包演了天水市郊所有的春台,人们趋之若鹜,宽大的戏场爆满,小一些的水泄不通,夏文芳这个名字随着不同角色的出场而很快被痴情戏迷知晓。

衡量一位演员是否是大家,就看她能不能演谁是谁,并且要求角色的跨度相当大。也就是说,如果这位演员塑造了若干个不同类型的人物形象并且迥异于他人,有自己独特的创造力和发展成就,那么他就是大家,甚至是大师。从这个立论出发,夏文芳是独树一帜的,她的又一代表作《白逼宫》使她在群芳争艳中以清新亮丽胜出。

《白逼宫》是唱、念、作并重的一折好戏。汉献帝面对曹操的威胁,先是隐忍,隐忍中不能失却帝王的威仪,这就要求曹操面前的汉献帝有礼有节有气度。曹操毒害两个王子,汉献帝力尽父亲之责,帝王身份不可顾,他无可奈何,他悲痛欲绝,他有心杀曹而无力回天,最后为了自己苟且活着还要加封曹操。短暂的半小时内要塑造一个立体的帝王形象,台架、作派、道白、演唱都要准确传神,须有相当的实力。夏文芳出场,先以英俊倜傥的形象夺人心神,千里挑一的高挑、不露自溢的非凡气概,让观众对整个故事情节的推进充满了期待。台口开始拥挤,只为一睹这个黄袍加身的无须皇帝。一双足以打动花草树木的明眸,如水灵动。一位青年诗人后来在他的诗歌中这样写道:“这宛如秋水的明眸,这晶亮、明快、清纯的目光的投递、散布是雨露甘霖对花草的抚慰、蕴藉,是春风对大地的一种馈赠、回报,是花的芬芳的涟漪对蜂蝶的牵引。”一位女教师难以掩饰她对夏文芳饰演的汉献帝的钟情:“我都爱上了这个女人!做这样的皇帝的嫔妃一夜,就是死了也不遗憾。”

夏文芳主演的每一场《白逼宫》,无论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节,整个剧场都沉浸在静谧之中。

“欺寡人,好一似金鹿遇豹;欺寡人,好一似霜打花凋;欺寡人,好一似乌云遮月、海水倒流、天地昏昏、星光惨淡、日月颠倒;欺寡人,好一似浪里孤舟飘飘荡荡、荡荡飘飘,上下颠簸,左无依来右无靠;欺寡人,好一似雪压青松、日晒雪消、滴滴哒哒、哒哒滴滴,犹如珠泪四下抛……”陕西的一位作家说这是杜鹃之悲啼、夜莺之哭号、百灵之倾诉。当这段饱含血泪的演唱初为淙淙潺潺的河溪漫过如茵芳草、后为汹涌澎湃的巨浪摧枯拉朽排山倒海一泻千里时,夏文芳两波明艳的秋水也由平静转为急切、激荡,进而愤慨燃烧,再转向黯淡、空洞、迷惘了。一阵狂风暴雨、狂风怒号的生离死别之后,善良的妇道人家无不潸然泪下。

夏文芳没有在桌面上颠簸,她在地毯上打滚。曹操曹丞相佩剑威逼,她绕台一周的乌龙绞柱更显得傀儡皇帝的狼狈和无奈。当两个“皇子”死于非命,她那双涤人魂魄醒人心志的璀璨明灯彻底泯灭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夏文芳的“梢子功”是一流的,她的跪步让人叹服。她的膝盖早已磨成老茧,一年四百多场的演出,浮肿被肉茧替代。

陇西秦剧团团长张卫军说:夏文芳的周仁也是梨园一亭亭白桦。陕西名家任折中先生被称为活周仁,其沙哑的哭腔打动了专家和无数秦腔迷,夏文芳继承了任派的独到之处,针对大多演员不能以目传情,对周仁复杂、矛盾、痛苦的内心世界表达得很不够的问题,她尽可能运用眼神、手势动作,再配以演唱,把周仁这个不朽的舞台形象提升了一大步。

生活中的夏文芳恬静得像一朵羞怯的花,没有了帝王的霸气,脸上是盈盈的笑,手势有些矜持,也不多说话,惜语如金,一副阅尽人间春色的成熟练达。三十多岁,何来此等素养?想必是戏曲中重复演绎的历史使然。

造化钟神秀,天公降名伶。夏姓人家哺育出的一位秦腔名腕,以文吐芳,以芳传文,文以艺出。无数个日日夜夜,陇原秦腔民众目睹这花之姣容,聆听此天籁之音,当是无以复加之趣乐。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