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唱秦腔的人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2/15]
不知道如何用文字来淋现被誉为百戏之祖的秦腔。这是秦人的老祖宗,不,确切的说应该是炎黄子孙的老祖宗,在西周的时候已经发出的震撼之音。 作为一名年轻人,对秦腔的评价:发自内心的苦吟,诉说着千百年来的那些事,那些人,那些情恨爱仇。

流行乐的出现,让人们逐渐的开始放弃了对民族戏剧(包括京剧)的追捧。也对,节奏快的社会,没有人会耐心去倾听那些咽咽呜呜的腔调。

秦腔不是唱起来的,是吼起来的。历来的文化学者用了一个很恰当的词组来形象秦腔,粗野犷放,直率震撼。说的很对,有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艺人,在渭水边,找上两根不长木头梆梆,敲击几下,就自然而然的吼出了“呼喊一声绑帐外,不由得豪杰恸悲哀”,就这简单几句,就好像把心中压了好久火、委屈、愁一吼而空。

烽火戏诸侯已成为历史,秦王一剑扫六合成为辉煌,高祖武帝,隋帝唐宗成为了黄土原上一座座荒芜的残冢。秦腔并没有因此而随葬,仍是西北汉子、婆娘媳妇的最爱。直到近代,秦腔一度面临失传,被人们称为“黄昏艺术”。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拯救,秦之声总算发扬光大了。

西北人都号这一口,就像人们日常饮食中不能缺少辣子一样。在南方或者西南等地域人来说,辣子就是调料。而在西北人眼中,那是一道菜,可口美味!秦腔也一样,咽咽呜呜,许多人都听不懂,甚至恶心头昏,但西北人一听到,精神倍儿棒。有语云:听了梁秋燕,三天不吃饭。在这里就不详谈梁秋燕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说秦腔,就不得不说历史文化。我想只有西北的历史才能孕育出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人民之音。秦腔的题材,大多取决于时代佚事。就像唐诗宋词,也可追溯的更远一点,《诗经》,总是很有规律押韵的出现在大众眼前,朗朗上口。秦腔的戏词也一样,是人们经过千锤百炼而写出的七字一言或九字一句的段子。所以有人说,秦腔唱的是戏曲,道的是历史,那些人,那些事。

经过千年的吼传,秦腔逐渐失去了原有欢音,人们一开口,就吼出了把人能心酸的掉下眼泪的苦音。日子再苦,得过;活着再难,得活。虽然苦音秦腔总是打动人的心,但最后都是给我一个欢快的结局。

在农村,人们热衷于秦腔,但一般很难听到现场的秦腔戏,除非是谁家有人过世后,请的“喧黄队”,昼夜表演,告慰逝者,听者们泪流满面,内心翻滚。不像城里,处处都有秦腔娱乐班,人们唱的是心情,唱完后打打笑笑。所以我一直对于秦腔,总是畏惧,总是感觉到悲伤。秦腔的音音调调,流露着心酸哀愁。

话说秦腔,就不得说说唱秦腔的人,也不得不让我想起唱秦腔的那个瞎子大叔。

老家村子里,有个瞎子,小时曾拜游走艺人学弹唱。后学一腔好调。学成归来后,经常坐在队里麦场里的辘辏上,静静的拉着二胡。瞎子大叔拉着一手好二胡,吼着一口好秦腔。我不知道这样说,是否正确,但总之是个“好”。现在喜欢听二胡的咿咿呜呜之音,喜欢听咽咽呜呜的秦腔,似乎都来源于这个瞎子大叔。瞎子大叔在闲暇期间总是能够满足村民们对秦腔的渴望。没有索取什么,也不要求什么,无私的将自己的秦腔手艺带给村民们,让他们解馋,让他们过瘾,让他们快乐。我们知道,唱秦腔的人唱到情深处,经常性满脸泪水,瞎子大叔也不例外,用心吼唱着。听秦腔的人春光满面,很是过瘾。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瞎子大叔应该是个先天性的,眼仁白化,让小孩从内心感到害怕。只有他在拉起二胡时,吼着秦腔,才能感觉到他的和蔼温情。小时候除了凑热闹,压根都没有看到那双失明的眼睛流出的泪水,也不敢看。人常说,戏子无情,逢场作戏。但我不这么认为,是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有了正确的认识。瞎子大叔唱的是真正的心酸,但此时,瞎子大叔已经离开了我们。

瞎子大叔常以旦角的音色向人们展现嗓音。悲壮高昂、缠绵悱恻、细腻柔和、凄切委婉。可能有人说,一个瞎子,真的唱的有那么好吗?是的,就是很迷人。就像前些年南方有个瞎子,二胡拉得很出色一样。想象一下,昏暗的月光下,一村人围着几个走村串巷的艺人,枣木梆子和铜锣的共鸣下,开唱了。瞎子大叔总是在昏暗的角落里,头随着二胡的节奏而晃动着。待到他唱时,一双失神的眼镜望着苍茫幽怨的黑夜,发出了令人不禁心酸的戏调。当时我还小,总是从心里对这种调调有点讨厌,更对他这种神情从心里发怵。但又有点难以忘怀。瞎子大叔就这样,靠着嗓音过活日子。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瞎子大叔凭借着高深的唱腔,不知道被谁推荐,还上过省电视台举办的戏曲大比赛,听说获了个三等奖。但依然无法改变贫穷的面貌。后来,在村里人的帮助下,将瞎子大叔残破的土窑洞重新装扮了一下,简简单单的搞了个仪式,这意味着瞎子大叔娶媳妇了,是个瓜瓜阿姨。瓜瓜阿姨虽瓜,但好像与瞎子大叔有种心灵灵犀。在瓜瓜阿姨躁动不安时,乱砸乱扔东西。尽管瞎子大叔有时候也不在家,但她还是惟独不会破坏二胡。瞎子大叔就拉二胡,轻轻的哼唱着秦腔,瓜瓜阿姨开始不闹了,倚在门框上静静听着,憨憨的笑着,时不时还要鼓掌。

瓜瓜阿姨很快怀孕了,也很快小产了,就这样一来二去,在结婚后的第四个年头,瓜瓜阿姨终于为瞎子大叔生了个大胖小子。这让瞎子大叔很高兴。村里人为他们新添丁特意做了酒席。大家闲暇时经常去他家轮流照顾这一家三口。在以后给别人家的唱戏中,他开始转变唱腔的风格了,慢慢唱一些欢音,虽然失明的他,脸上的表情也开始丰富起来了。

幸运的是,他们的大胖小子长得很健康,很聪明。村里可能是出于同情的缘故吧,但凡谁家有好吃的,都不会忘了这个大胖小子的。大胖小子也很乖,嘴甜有眼色。当然,这个大胖小子每次将村人给的好吃都给瞎子大叔和瓜瓜阿姨拿回去,一块分享。村里人们很是赞赏这么小的孩子如此懂事。真可谓子不嫌母丑,不弃家贫。在大胖小子九岁的时候,瓜瓜阿姨去世了,是跳窖水淹死的。大多数瓜瓜最后都不是自然而亡,而是有意识或无意识的自残而离世。等瞎子大叔知道时,已经是第二天了,因为瞎子大叔在远方给人家‘喧黄’,那时候电话还没有普及,更别说手机了。
西汶艺术网
疯疯癫癫的瓜瓜阿姨最后以沉浸在水中谢幕了人生。下葬的那天,大胖小子哭得一塌糊涂。瞎子大叔葡挞坐在地上,拿着自己的二胡,拉着令人从心里都能感觉到寒冷凄伤的调子,唱着最地道的《鳏夫上坟》,真可谓是“要相逢除非是海底捞明月”“我变一只鸟儿展翅飞,恨不得飞到阴曹里,阴曹府与我妻见一面,死在了九泉我也心甘。”。在旁帮忙的村民们无不落泪,不管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还是能言会道的妇女,包括一些和大胖小子的同龄人,泪雨纷纷。善良的村民们自发给这个瓜瓜阿姨做的花圈纸扎。大家都没有想到瞎子大叔对这个瓜瓜女人的感情这么深厚,这么深沉。坟堆慢慢隆起来了。瞎子大叔那沙哑的嗓音,将大胖小子领上。在瓜瓜阿姨的坟头上磕头后,又向帮忙的村民们连磕三个响头,以示感谢。

生活还在继续,日子还得过。在瞎子大叔的静心照顾下,和村民们的帮助下,大胖小子长大了,而瞎子大叔也已经快四十岁了。自从瓜瓜阿姨死后,再也没有人听见他欢快的唱秦腔了。总是爷爷落落的苦吟。

屋漏偏逢连夜雨,祸不单行啊!在大胖小子十四岁的时候,深秋,真是连阴雨,瞎子大叔出去喧黄。一个大雨弥漫的深夜,大胖小子睡觉的土窑洞塌了。大胖小子直接被埋了。等村里人救出的时候,已是中午了,黄土和血肉已经混搅在一起。当村民们看着这一幕是潸然泪下。救出孩子后,村里年老的人自愿亲自为这孩子洗身穿衣。瞎子大叔不顾村人的劝阻,执意要摸摸自己的儿子。轻轻的抚摸,从头摸到脚,从脚摸到头。失神的眼睛像是喷泉,源源不断,哽咽心酸,情发于面,泪从心喷,心在滴血。

下葬大胖小子那天,连着好多天的连阴雨晴了。由于娃娃年轻,许多人不忍心,或是害怕自己流泪,不愿在白天将这个幼小的生命用黄土掩埋。选择了在深夜,将这个还不到十五岁的孩子埋葬了。葬在瓜瓜阿姨的旁边。那天夜里,村里的妇女也都去了,拿着手电,为男人们照光,好让将大胖小子安顿好。村里唯独没有去的剩下了瞎子大叔。瞎子大叔坐在院子里,拿着二胡,拉着悠扬凄凉的音调,头不停的随着节奏在摆动,满眼的泪水,满脸的哀愁,满腹的心酸,满身的伤疤。我想此时,南方那个拉二胡拉的很好的男人,可能会与他紧紧拥抱,共同啼哭。可惜,他们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啊。

埋葬大胖小子的村民回来了。听着心酸的曲子。瞎子大叔问了句安顿好了么?村民哽咽的说好了!瞎子大叔又开始在简单的弦音上拉着自己的人生,轻轻的流露出:“眼瞎未见世上亮堂景,小时拜师学艺练就秦腔功。却不料日后成我家破人亡根。回乡安家把戏唱,亏乡邻多帮扶日子顺,尔后又促连理枝。娇妻虽痴与我心灵通,丝丝弦音拉出恩爱曲。几经波折喜得子,小子伶俐又聪慧,不嫌母痴父瞎家寒贫。看我妻,观吾儿,眼不见心窃喜,日子犹如芝麻花开节节高,生活甜美笑颜开,久藏欢音出世道,吼给乡邻四舍听。顺当日子景不长,我出门在外把戏唱,却不料瓜妻把井跳,从此阴阳两相隔。可怜我与吾儿相为命。小儿常在梦中把母念,醒来一把思亲泪,满山遍野采花草,寻来花草祭瓜母。俗世传唱百善孝为先,我儿不输二十四孝子,却难感动天地间。我儿一转一十四,孝道仁义似古贤,常挂乡邻滴水恩,常思乡邻援手情,常念回报乡邻义。可恨上天不长眼,一场连绵秋雨重,下透三米三的黄土地,掩埋我儿成长路,生生夺走我的儿,从此声声唤不醒。望苍天,跪大地,求你还我的儿,却声声应不响,我一瞎子一腔怨恨无处诉。今夜吾儿入土安,心如刀绞泪如泉,奈何阎王爷不放他。坐院中拉弦送一程,吾儿黄泉路上要走好,爹爹为你吼一腔心酸,听完这一折我娃好投胎,下世定要投个富贵胎,莫受人间贫寒苦。呜呜呜。"(后根据村人印象所记载)

那一夜,几乎全村的村民都没有睡觉,都静静的围着瞎子大叔,静静的听着伤到心窝子深处的音调,静静的流着泪,静静的看着这饱经沧桑的瞎子大叔。

从此,瞎子大叔再也不去给别人卖唱喧黄。因为自己的卖唱喧黄,自己接连失去人生中最主要的亲人。后每逢天晴,就一个人连摸带问的到山上,看望埋葬瓜瓜阿姨和大胖小子的坟头去。席地而坐。拉着悠扬凄美的曲调,唱着“清明雨纷纷,低头思故人,手托着二胡出柴门,奔荒郊与我妻儿去上坟。”“尘世上鳏寡好孤独”。树叶开始黯然憔悴,鸟儿静立枝头,天空顿时阴霾,像是怀念着谁。村里人后来就自觉的轮流帮瞎子大叔引路。后来,许多外村人想听秦腔时候,都趁着闲暇时,悄悄的来到山头那块,静静的听着,静静的看着,静静的思考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瓜瓜阿姨去世不到十年,大胖小子不到三年,瞎子大叔因思念成疾,久卧病床,不久也随他们而去了!村里人与瞎子大叔门子里的人商量,准备为这个村子里唯一的艺人举办一个隆重的丧礼。瞎子大叔那些唱友们(喧黄队的人)也自发从四面八方自发而来,为这个一生命运多舛、身残家破的瞎子好好送行。瞎子大叔与瓜瓜阿姨合葬在一起,包括那把二胡一起入土为安。村里人说注意点,将瞎子的棺材放正,放水平。坟堆再次隆起,好大的一个合葬墓。临走时,喧黄队们拉出了瞎子大叔自创的忧伤曲调——翩翩飞,可是他们却真拉不出瞎子的伤感和节奏,打动不了人们内心深处的那根弦。村里人大声说,瞎子啊,你这下再也不用连爬带滚上山头,看他母子俩了,你们一家团聚了!

就这样,瞎子大叔带着自己的二胡和秦腔,与瓜瓜阿姨、大胖小子团聚在地下了。村里人再也没有听见过悠扬的二胡音丝和悲壮高昂、缠绵悱恻、细腻柔和、凄切委婉的秦腔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湛蓝的天空中,鸟儿依旧在旋转,只不过比往常多了一只,可能就是瞎子大叔的化身吧,翩翩飞。苍凉中的人情,人情中的恻隐,恻隐中从没与断过这股气力。每一声嘶吼,犹如刀割。这就是瞎子大叔的秦腔。

黑夜的来临,再也听不见那让人溘然泪下、悠扬心痛的曲调。当儿时的我把瞎子大叔的秦腔曲调当做一种热闹对待时,我现在后悔,体验到某些失利或者感情受伤,我才懂得了瞎子大叔那是用心在弹拉吼唱,诉说着自己的丝丝情愫和不平人生。

戏曲中的秦腔总是先悲后喜。而现实总是残酷的,以至于让瞎子大叔这一生沉淀在黑暗、痛哭、怀念之中。唯有用二胡与秦腔来洗净自己内心的怨恨,愁绪。但最终还是早早的了断了自己的一生。山头上那座合葬墓和那个小坟旁边,时常有人去献点野花野草。也有人吼唱着自己不正不宗的秦腔调调,来纪念逝者。

生不离黄土,死不离黄土。在黄土地上息作,经历人世间的沧桑世态,最后也不过化作一把黄土,消失在历史的轮回中,或称为书中某某人。唯有秦腔,留下来了,千百年来,没有衰落,衍变了好多个戏种。唐玄宗在长安大明宫梨树园里与杨贵妃共舞,有了梨园春,后传为国粹或是京剧。但西北人仍钟情于秦腔,所以秦腔的调子还是土生土长的。就像那黄沙黄土黄风,吹打着西北人,但无论如何让被西北人眷恋。

秦腔,古老的戏种,散发着诱人的味道,让这些黄土地上的汉子们又爱又恨,爱的发狂,恨得一天不听耳朵就痒。秦腔,属于中华文明的戏曲,淳淳的香味让这些曾辉煌一时的土地能够感到昔日的威风。秦腔,从心而迸,从胸而涌的吼唱方式,让生活在这块土地上几千年的儿女们一直前进着,勇敢的面对着。

有时闲暇中,会渴望在老家的山沟里找个优美佳境,枣木梆子,拿个二胡,摆个铜锣,几个戏子,一打一敲一拉一吼,历史的潜伏,千年的沧桑,尘世的故事就这样,悠扬远长,回味在山沟平原荒漠。

山 桥整理乡邻轶事拙作,有待修改。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