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忻州北路梆子史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2/15]
明清家班
西汶艺术网
家班,即家庭戏班。民间戏曲教育的一种形式。由私家蓄养童伶,延师教习,专为私人家中演戏之用。家班多为昆曲班,是明清时昆曲演出的主要形式。

家班产生于明嘉靖、万历年间,繁荣于天启、崇祯年间。士大夫们纷纷蓄养戏子组成家班,在宴会上飨以亲友,彼此较艺。有些痴迷于此道者,还会亲自执笔,写戏、教戏、导戏。

比如汤显祖的名剧《牡丹亭》,就是由万历年前首富王锡爵的家班首先演出的。确立了明清传奇创作规范的沈璟之所以能写出《南九宫十三调曲谱》,也是因为有着养家班的丰富经验。

入清以后,家班依然盛行,清乾隆中叶后,地方戏兴起,昆曲家班渐衰。

家班有三类:家庭女乐,即由女伶组成的家班;家班优僮,即由女伶组成的家班;家班梨园,即由职业伶人组成的家班。

明清时期大户士大夫人家中的戏班,就象《红楼梦》中大观园造好后采买的十二个戏子、教习等一套班子。
西汶艺术网
置办家班是一种私人行为,很少与政治,商业发生直接的联系,主人所受的牵制较少,能够充分实现自我的意志。因此,主人们往往将蓄养家班当作乐生而不是谋生的手段,为教习和家伶提供了良好的创作环境。

职业班社
西汶艺术网
班主一般名伶居多,有合伙投资的,有靠商贾大户投资,戏班子由有班主领班。大多进行商业演出,以流动演出为主,也有固定演出的戏园子。

明末清初,随着蒲州梆子向山西中部流布,带动了许多晋商开始投资戏班(又习惯称娃娃班)。到清道光、咸丰年间,戏班普遍兴起,到同治、光绪年间,达到兴盛,文献记载当时平遥、祁县、太谷就有著名的戏班36家。在民间流传着一句谚语:“晋中的鎏子,蒲州的戏子”。此言反映了晋中商人用重金(鎏子)聘请蒲州的艺人来加入当地戏班的事实。如清咸丰九年(1859年)榆次聂店富商王钺不惜投资重金创办“四喜班”,他从苏州购置了全副戏箱,聘请太原著名鼓师宏计儿、琴师杨友庆,诚邀蒲州十多位著名演员加盟。清同治七年(1868年),祁县商界大亨渠元淦创办的“上下聚梨园”,为壮大戏班实力,他派人到晋南、晋中各县张榜诚邀名角,并从苏州购置了全副的上等戏装。

大量戏班的开办,培养出众多的戏曲艺术人才。据传,清道咸年间,蒲州(永济)“三义园”戏班的娃娃教出后,一个赛一个演技好,被祁县、太谷的票商花一千两银子买下,北上带到大同、张家口和北京从事演出活动。

从嘉庆至清末,在晋中一带出现的晋剧班社,大都由当地的财东承办。比如:云生班,也称荣生班,由经商致富的祁县财主岳彩承办;三合店,由榆次王湖村的三家煤窑主合办;舞霓园,由徐沟县粮商李玉和承办;三庆班,为祁县财主苏兴所承办;四喜班由榆次聂店财主王钺创办;聚梨园,由祁县财主渠源淦承办;此外的保和班、太平班、小梨园、乾梨园等等班社,都无一例外地由各类商人财东主办。

科班是比教高级的戏班子

戏班以演戏为主,科班以学戏为主。

科班起源于明代。随着戏曲的形成和发展,戏曲除官办的梨园、教坊之外,大多数都是采取口传心授的方法,或拜师学艺,或艺学家传(所谓“门里出身”)。这两种授徒的规模和作用都带有局限性,既不便于培养成龙配套的全堂脚色,又不能随时付诸演出实践,难以适应舞台艺术的平衡发展,于是采用以班代班方式培养演员的大小班和专门培养童伶的科班便相继出现,其性质仍然是师徒相传。

清末民初,又相继出现了一批规模较大、专门培养童年演员的科班。其中有代表性的如富连成社、崇雅社、易俗社、昆剧传习所等,都积累了丰富的传艺经验,形成了一套严格的教学方法,也制定了培训的年限是7年到10年不等。在这些科班里学过戏的就叫“科班出身”。许多知名的戏曲演员大多是这些科班出身。
西汶艺术网
草台班子
西汶艺术网
演员较少,行头、道具等较简陋的戏班子,常在乡村或小城市中流动演出。

泛指长期流动演出于农村集镇的戏曲班社。得名于“草台戏”。草台戏源出于民间的酬神演出活动。每逢诸神(如东岳、火神、城隍等)诞辰,各地照例要在神庙作会演戏,如当地没有庙宇,则于野外空旷处搭设草台演唱,供百姓“藉神诞以行乐”。清代地方戏蓬勃兴起后,因受到封建士大夫的歧视,其班社多不能进城演唱,只得在各地农村集镇临时搭设简陋的棚台,作流动性演出,遂被称为“草台班”。有的地方还称为“跑帘外的”、“跑大棚的”、“唱野台子的”等,包含有轻蔑的意思。

草台班的条件不一,有的较好一些,有的设备简陋。但草台班接近下层群众,反映社会实际,所演剧目大都具有较强的人民性,也造就过很多优秀演员。因此,在中国戏曲史上,特别是推动地方戏曲的不断发展,草台班是有一定的历史地位的。

民间的娃娃班

娃娃班里打戏子

过去,戏剧界没有公办的培训教育机构,蒲剧演员的来源,全靠民办教娃娃学戏的班子,这些科班就叫做娃娃班。它们大多是富豪人家和艺人们以此为职业自己举办的,设备简陋,教师保守,唯一教学手段就是体罚。所以,旧时的演员,多数是从娃娃班里“打”出来的,因此,人们就习惯地叫做“娃娃班里打戏子。”

要入娃娃班,首先进行测试。面试,看形象如何;口试,须问清姓名、年令、籍贯、家庭情况,从中听口齿是否清楚,声音好坏;检验躯体,则抓住娃娃,摸头、捏脸、掰嘴、看牙齿、掐腰、拨转身体、查腰、验腿……。
西汶艺术网
若是合格,家长必须和班主订立入班文契。其中必须写上“xx县xx村xxx人氏,为了教小子学艺,愿送儿子xxx入xxx娃娃班求师。三年之内生死病亡,寻死上吊.一切不测,与班主无关,概不追究。恐后无凭,立此契约为据。立约人,徒主xxx,班主xxx”的字迹。契约上还要摁上徒主的红色印泥一指手纹,娃娃才能入班。这个红指印,摁出了娃娃的生生死死,苦苦乐乐,摁出了孩子一条不可推测的前途;不知有多少家长把孩子送入戏班后,提吊着心,洒着眼泪回去。

娃娃班是最苦的,挨打、受骂、吃耳光、遭暗棍这是常事。若不是为了有口饭吃,谁家会愿意把孩子往那里送呢?

娃娃班的纪律和处罚办法,五花八门,有的赛过刑罚。一般纪律都有“五不”:不准随便外出,不准单独活动,不准给家里人捎信,吃饭不准跑,戏未演完,没有角色也不准早睡。

违犯上述规定者打!其花样有打手板、抽皮鞭、爬板凳、背绑吊打、猴儿啃桃即把头塞进孩子自己的裤裆,用竹片沾上水打,一打一层皮,有时能打的孩子昏死过去。

对于逃跑的娃娃,抓回来用绳索绑住手脚,或用一条链子锁住脖项关起来。有的班还规定:凡逃跑者,学唱须生的割一只耳朵,学唱旦角的剁一个无名指,学其它行的,打折一条腿。试想,扮演须生的短一只耳朵还怎么挂胡子?饰旦角的少了无名指还怎么亮相?

娃娃班的生活既苦又单调,每日天不明,都要到离住地四五里地的野外去练功,拿顶、喊噪、踢腿、下腰、跑圆场、练台步,从夏天练到冬天,从清晨的荒坟野地到月夜无人的练功场,从唱功到做功,好苦!好累!练功苦,演出更苦。凡移台赶戏,十之八九都是连夜赶路。班主怕孩子们跑,一人一只胳膊地绑住,串在一起,连睡觉时都不让解开。

孩子们一天最幸福的时刻,恐怕就是睡觉了,可是睡觉的地方更是差的可怜,常常是“铺的地,盖的天,头下枕的一块砖。”行李卷中不能打枕头,两个孩子一副铺盖,枕着两块砖,打通铺睡觉。

孩子们在班里,除了练功学戏和劳动外,还干不成什么事,最好的是在戏班里坐开场。所谓坐开场,就是开戏前,前场己打了开场锣鼓,演员还没有化装好.为了不冷场,支应观众,前台要坐一个人,这个角色就叫做坐开场。在蒲剧里这个角色,往往头裹将巾,身穿短褂,坐在凳子上怡然自得地唱着干瘪的“自幼入学堂,读书写文章。”“箭是雕翎箭,弯弓上马弦,弹打空中鸟,英雄出少年”等剧词。人们都知道这是戏班开场的规距,一般没有人注意到他。然而,坐开场确实是一个不引人注意、费力不讨好的小角色。退场早了,演员还没化好装,便招来一番辱骂:“你急得回后台死呀!”退场迟了,台下观众等的不耐烦,也要骂:“还不滚回去,坐在那里等死哩!”难啊!早不是,迟不是。
西汶艺术网
在娃娃班苦熬一二年,才能分行当、正式教戏。形象五大三粗,声如闷雷者,肯定是净角的料子;生的清秀,底气不足,但很文雅,可归小生行;举步娇娆,声音较细,算是小旦;长的瘦小,眼神滑稽,自然分成丑角;剩下那些胖的、矮的、眼小的、苯拙的,还暂不能分行当,有的说不定跑一辈子龙套!为了混碗饭吃,也心甘情愿。

页码1 2 3 4 5 6 7 8 9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