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心中永远有观众——感悟吴淑娟老师的婺剧表演艺术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2/17]
戏曲演员该如何对待观众?套用一句政治术语:观众在演员心中有多重,演员在观众心中就有多重。

我以为戏曲演员的观众意识,首先是表演技术上的,再是舞台态度上的。

(一)

戏曲中,演员的表演是表现和展示,观众的接受是观看,也是参与。

优秀的演员时时刻刻意识到,演员的舞台表演只有帮助观众清清楚楚的“接收到”才是成功的。吴淑娟老师婺剧《白蛇传·断桥》的精彩片段就是典型。

《白蛇传·断桥》,青蛇狂怒中要杀许仙,白蛇坚决护着许仙,几次危险之后,白蛇拿出大姐大的威势一声呐喊“青妹,休得鲁莽——”青蛇开始冷静下来。心中有无限幽苦的白蛇开始倾诉:“妻盼你归家你不还——”青蛇的情绪仍被带动,一剑刺向许仙。虽然,已经有所冷静的青蛇能够掌握好刺剑的分寸,但白蛇还是不免担心,用眼神制止并阻拦。

“哪一夜不等你到五更天——”劝退青蛇之后白蛇似乎要扑过去扶起跪在地上的许仙,青蛇看不下去情绪再次被带动,又一次挥动双剑刺向许仙,白蛇赶紧用双手托住青蛇保护许仙,看着居高临下的青蛇并用眼神苦苦哀求青蛇不要再吓着许仙。

许仙毕竟是懦弱的书生,哪里经受得住青蛇这般惊吓,傻傻的愣着跪在地上。挡着青蛇双剑的白蛇本能的感受到了这点,饱含深情缓缓地转过来看许仙。白蛇见到许仙失魂落魄的傻样,实在不忍心再让许仙受到青蛇的惊吓,快速急切的转向青蛇,叫了声“青妹”,坚决的卸下了青蛇手中的双剑。
西汶艺术网
吴淑娟老师的白蛇这里的转向许仙和转向青蛇的两“转”在速率上和力道上是不同的:转向许仙的“缓”而饱含爱护、转向青蛇的“急”而态度坚决。这两“转”传神的表达了白蛇对自己男人许仙的深情和关爱。更重要的是,白蛇眼神中对许仙的深情通过这“缓”和“急”这两个对比分明的动作向现场的观众作了清清楚楚的交代。台下的观众自然而然的“接收到”了。

(在我所有看过的婺剧《白蛇传·断桥》的网络视频和现场演出中,吴淑娟老师的白蛇对丈夫许仙的情感传达最到位、最细腻,我个人认为吴老师的白蛇是婺剧中最深情的白蛇。白蛇自己不幸的命运固然能够引起观众同情,可是最能打动观众的还是处于悲惨之中的白蛇仍能够坚贞的爱护许仙。可惜,吴老师现在很少出演白蛇,有点遗憾啊)

舞台上演员的倾情演出和台下观众接收之间建立了默契的联系,非常优秀的演员还会在不动声色之间消除观众和演员无形的隔阂,这种交流和沟通使观众和演员实际上融合。再看吴淑娟老师的婺剧《铁弓缘》片段。

婺剧《铁弓缘》结尾处,陈秀英和匡忠相遇,“依稀又见旧时样——””陈秀英内心欢喜,虽有七八分肯定眼前之人就是日夜思念的匡忠,无奈匡忠模样改变太大,还不能确认。更重要的是,匡忠对自己的真情是否还存在,这也需要进一步考验,“还需要仔细观瞧细端详。”

陈秀英和匡忠各自做了一个翻身后,陈秀英靠近匡忠,抓住匡忠的手近距离观察匡忠。带着对匡忠的无限爱慕,陈秀英又开始回忆:“匡郎是温文儒雅好模样——”可是,眼前的匡忠呢,陈秀英瞄了匡忠一眼,皱了皱眉头,“却为何他粗声大气胡子长”。 俏皮的的陈秀英忍不住抓了一下匡忠的胡子。匡忠并不知道陈秀英的真实身份,他有点恼火,一把推开陈秀英。此时,陈秀英怎么办?
西汶艺术网
我们举一个生活中的例子吧。

张三和李四是好朋友。有一次在公开场合,李四正低头忙着做事,张三走过来,拍了一下李四的后背:“嘿,哥们。”李四呢,可能手头的事情太忙,当时也心情不太好,头都没有回,扔出一句话:“别来烦我。”

这给张三设了一个难题。如果张三很生气,开始用刻薄的语言“回敬”李四,在场的旁观者会认为张三不能理解好朋友李四;如果张三一声不吭的走开,旁观者可能觉得张三的气量太小。张三的这两种反应都会使现场的旁观者认为张三和李四的朋友关系因为这件事受到了一些损害。

如果张三足够聪明,就会向在场的旁观者做一个鬼脸,耸耸肩,然后从容不迫的离开。张三通过这样的举动告诉旁观者,我张三对李四此时的举动很理解,一点儿也不生气,更不会认为李四的举动对我张三和李四之间的关系产生影响。张三的举动化解了这一尴尬的气氛。

匡忠推了陈秀英一把,如果陈秀英马上就转身背对观众,台下的观众会觉得陈秀英对匡忠的举动很生气,造成两人之间的气氛紧张,这跟接下来陈秀英和匡忠两人马上就要相认团圆的氛围不吻合。吴淑娟老师的陈秀英在被匡忠一把推开之后,不是马上转身背对观众,而是先向观众做了一个自嘲的嬉笑的表情。这一个举动表明陈秀英对匡忠的“推”毫不生气,维持了舞台上这一场戏所需要的那种亲切深情的气氛。

此时,观众不只是一个台下看演出的的戏迷,而是熟知陈秀英和匡忠关系盼望两人相认团员并且实实在在“站”在台上旁观的第三方。无形中,观众也在“登台表演”。

吴淑娟老师的陈秀英在台上的表演打破了舞台和观众席之间的心理界限,使观众成为有机部分被融合到整出戏当中。

(二)

从樊梨花到陈秀英,从张素梅到白素贞,吴淑娟老师塑造的舞台角色总能点燃观众心灵中内在的、渴望的情感。为什么在婺剧表演中,吴淑娟老师的角色会有那么深刻、强大的感染力?这是我常常思考的问题。我认为是吴淑娟老师的在艺术表演态度上对观众的“真诚”。

很多的人只把戏曲演员带伤或带病仍然坚持卖力演出理解为演员对观众的真诚——这当然也是真诚为观众的表现,但是,演员真诚的观众意识并不只是在这些方面。

面对观众,戏曲演员不仅要有精湛的表演功力,还要勇敢的真诚。这份勇敢的真诚就是勇于把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感暴露在观众眼前,允许观众“窥探”舞台上演员个人内心的秘密和情感。这才是彻底真诚的观众意识。

只有那些热爱生活、杂念较少的戏曲演员能够拥有这份勇敢的真诚。

很多的角儿成名之后或者当上了剧团的领导,或者汲汲于名利,他们在平时的生活中越来越缺少真诚,绝对不允许别人知道他们内心真实的想法和情感。自然而然的,他们面对舞台角色、面对观众,也不可能有足够的真诚,总是把自己内心真实的东西掩盖起来。他们舞台表演的技巧、程式等功夫可以得满分,但是他们无形的把自己内心和角色隔开,从而使角色无法和观众心心相印。

正是在对观众的“真诚”这点上,很多的名角没有做到,从而削弱了他们的舞台表演对观众的感染力。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