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情尽之梦,啼笑因缘——昆曲《南柯梦》南京首演随笔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2/21]
2012年12月11日至12日,两岸联手复排的昆曲《南柯梦》在南京首演,这也是我继9月全本彩排之后又一次观赏全剧,即便已非初见,却仍然让我感到惊艳不已。
西汶艺术网
此次复排的《南柯梦》大约可以称得上昆曲发展史上的一次“不朽之盛事”。这是明代传奇《南柯记》400年来第一次在舞台上全剧完整呈现,于是我们看到了一场流光溢彩的全本昆曲大戏,在高雅艺术资源贫瘠的当下显得尤为难得。

作为古典时代士大夫美学集大成者的昆曲艺术曾因花腔剧种的兴起而一度式微,由此导致的曲律和音韵学的部分失传使得昆曲新戏的创作变得困难重重,这样的现实下,复排旧本原作无疑是明智的选择。于是《南柯梦》展现给我们的,是优美粲然的曲词,是华丽婉转的声腔,是严谨又传神的程式。而这些正是昆曲有别于其他舞台艺术的特质,只要坚守住了这些,就是一出原汁原味的昆曲。

《南柯梦》的舞台布景很是美轮美奂——金碧辉煌的祥云,晶莹剔透疑似圆月的明轮,古拙又梦幻的桌椅形制……布置疏阔写意,既烘托气氛又不干扰观众的想象力。再加上舞台灯光阴影斑斓、不时的干冰烟雾让人如坠梦境。但是很显然,这些舞台效果的加入并没有冲淡昆曲本身的韵味,舞台上的演员们依然用规范的程式和华美的唱腔为我们讲述了一个疑幻疑真的故事,让我们久久不愿醒来。传统的昆曲艺术和现代的声光电舞台手段的结合,呈现了一场精彩的视觉盛宴。

作为省昆最叫座的拍档组合,施夏明饰演的淳于棼和单雯饰演的瑶芳公主无疑是全剧最亮丽的风景。他们的对手戏,如《入梦》,《玩月》,《召还》这几折,无论是唱腔还是身段都颇堪玩赏,他们每一次身段的互动和表情的交流,都在向我们诠释着昆曲的细腻表达和写意美学的极致。他们的声音气息纯净又隽永非常,婉转悠扬之间,一种久违的祥和轻轻地叩击你的心弦,眼波流转下的锦心绣口,那一声声华美的曲词就像直接唱到你的心底,那一种熨帖欣慰的感动会生生地让人泪水潸然。文学和音乐的完美联姻,成就了昆曲的独特内蕴。

徐思佳饰演的琼英郡主带来的《蝶戏》一折则把全场的情绪推向高潮,也让我们看到了心学思潮影响下的明代士人在人性解放这个命题上所达到的高度。《蝶戏》这出戏来自《南柯记》原本中的《生恣》一折,徐思佳出场后一曲【金络索】唱的人心都化了,大胆之极也魅惑之极,琼英郡主的万千风情尽在徐思佳的这一段独角戏里。淳于棼和一众宫眷上演的一场香艳游戏,既是人性的真实流露也是当时士大夫风习和上流社会心态的反映。心学影响下的晚明士人心理和作品风格集体表现出对理学传统的反制,这样风流而不下流的剧本描写,只有汤显祖那个时代才会出现。于是我们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场既香艳又风雅却绝不低俗又充满笑料包袱的蝶戏。

汤显祖写《南柯记》时的心态和写《牡丹亭》的时候很不一样。汤显祖的《南柯记》不再像《牡丹亭》那样满纸辞藻以显文思富瞻,而是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用曲词本身的情感张力感染人心。比如《召还》一折里的【集贤宾】在文采上逊于《牡丹亭·离魂》的同名曲牌,但是曲词的感染力一样让人心碎不已。他写《南柯记》的心态,已近于看破繁华世相后的放下。深受心学和禅宗影响的他,自然不会讲一个梦醒的故事就草草结束,于是有了《情尽》一折。

施夏明演绎的《情尽》顿悟很入戏很有禅味,不知道他对人物心理的构筑是基于怎样的理解。但是他的表演在我看来却让我自己豁然开朗——淳于棼到底顿悟了什么?我觉得,答案就在淳于棼顿悟前的一段念白里:“原来世间君臣眷属,蝼蚁何殊?一切苦乐兴衰,南柯无二。小生一向痴迷也。”是啊,既然世间事和蝼蚁群中没有区别,苦乐兴衰,梦境和现实无二,已经经历了二十年间兴衰荣辱的蹉跎,又何必到滚滚红尘世界去受一世的罪?何况,二十年的缱绻爱恋和殚精竭虑,到头来都给予了一场幻相,最美的爱恋不过如此,最深的牵挂不过如此,最大的失望亦是不过如此,淳于棼再没有精力、没有心情更没有勇气给生活以热爱,给未来以憧憬。于是,所谓四大皆空,不过是心死而已。所以,我从淳于棼顿悟的长笑声里,听到的不是解脱,而是失去所有希望后的凄然无奈。

这是一本让人充满无限感慨又充满无限憧憬的戏,幻美的剧情和清冷的佛悟交织在一起,让人喟叹不已。

我们应该会记住这样一些名字——施夏明,单雯,徐思佳,蔡晨成,孙晶,赵于涛,曹志威,张争耀,刘啸赟,钱伟,孙伊君……六年以前,初出茅庐的他们就演绎了《1699桃花扇》这样一部令人称赏的大戏;时至今日,正值他们艺术生涯的黄金时段,汤显祖笔下的梦幻奇遇记由他们在舞台上尽情挥洒,这是一场青春与经典的邂逅。

全本《南柯梦》的最终上演,这一番因缘际会让人不得不啧啧称奇。于是,唐代的人物、明代的作者、清代的曲家、当下的演员和台下的我们在同一个时空点上交会,我们的相遇,我们的感动,我们的欢笑和泪水,这一切的缘起不过是一个“情”字。一点情千场影戏——情尽之梦,啼笑因缘。

2012.12.20夜记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