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期盼着常香玉的《杜十娘》能够复排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2/22]
过去听人说,常香玉的《杜十娘》是出非常好的戏。近两天我又翻出来这出戏她的五段录音听了几遍,果其不然,常派韵味浓浓,令我陶醉,令我赞叹!也令我想到了这样好的戏,为什么今天已到了濒临失传的边缘?

戏迷中有这样一个说法,即“人去戏亡”(也说“戏随人走”)。用不着解释,意即名演员一死,他的叫座戏没人能演,也就消亡了。在戏曲史上,我们能举出一些例子说明这个说法是对的。但小宝认为这只说对了一半,对于一些戏曲大家,像京剧四大名旦、四大须生,包括豫剧六大名旦等等,他们死后,生前许多戏仍留在舞台上。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些戏一则有别的演员不能及的地方,二则留下了比较完整的音像资料。

(一)豫剧《杜十娘》有复排的价值与基础
西汶艺术网
远的不说,单说常香玉的戏。她的代表作“红白花”,她的《大祭桩》、《五世请缨》和《破洪州》虽还在唱,但唱的多为唱段,唱整出戏的少矣!要说到她的《杜十娘》、《秦雪梅吊孝》、《贩马记》、《玉虎坠》等当年叫得响的戏,恐怕今天戏迷中知道的不多。这些戏中,后三出是她解放前演出名的剧目,资料可能不全,“死”就让它“死掉”吧!唯独这出《杜十娘》完全具有抢救的价值与可能。为什么这样说呢?原因最起码有三:

1、豫剧《杜十娘》取材于明代小说《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而这篇搜集于明代白话小说集《警世通言》卷32中,乃是冯梦龙的代表作品中的名篇。这出戏虽不像《窦娥冤》、《西厢记》、《琵琶记》、《桃花扇》那样有名,但也可列入有文化内涵的名剧之一。

2、该剧是常香玉大师的传统巨作之一,由陈宪章根据河北跃进青年剧团同名演出本移植整理,1960年元旦在河南人民剧院演出此剧,她在剧中饰演杜十娘(闺门旦)。后来出了光碟,记录了常香玉大师的五个唱段。由此看来,陈宪章的移植剧本不会遗失,主要唱段还在,复排基础是充分的。

3、常香玉大师的弟子可谓多矣,但我搞不懂,在众多弟子中,却没有一个演过《杜十娘》?好在她的大女儿常小玉,还唱过其中两个唱段,并与妹妹陈小香有复排这出戏的意向。

让我们重复说一下《杜十娘》这出戏。

豫剧《杜十娘》剧情简介:明朝万历年间,京城名妓杜十娘原本过着行尸走肉般的卖笑生涯,但与南京布政老爷的公子李甲相识后,十娘感动于李甲的深情,欲脱风尘与李甲结婚。妓院老鸨假意答应,但要求李甲拿出300两银子为十娘赎身。李甲本就囊中羞涩,向他人借钱又四处碰壁,十分苦恼。十娘拿出攒的150两碎银交给李甲,李甲的好友柳遇春感动于十娘对李甲的一片真心,设法凑足300两银子,帮助李甲为十娘赎身。二人在柳的寓所成亲,十娘深感幸福。随后,十娘与李甲回家,李甲害怕父母斥责,十分烦恼。二人所乘之船停于瓜洲渡口时,遇到大盐商孙富。孙富垂涎十娘的美貌,花言巧语劝说李甲将十娘卖给他。李甲想到回家难以交代,便动了心,将十娘以两千两纹银的价格卖给孙富。十娘得知此事如五雷轰顶,在人银过手之后,取出百宝箱,一边怒斥二人一边将宝物悉数扔进江中,随后投身于滚滚江水中。

下面看一张常香玉光碟《杜十娘》珍藏首版的封面。

你看常大师饰演的杜十娘,姿色犹存,风韵颇丰,是我认为在她的图片中,最漂亮的一张剧照。

熟悉的话,不妨打开听一听。

其中五个唱段分别是:

1、“杜薇逃出烟花院”;
西汶艺术网
2、 “闻此言吃一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3、“星月暗淡乌云厚”;

4、“家住在绍兴府杜家庄上”;

5、“用手儿打开百宝箱”。

这五个段子都很精彩,其中我最看好的是第五个段子,因为这个段子包含了豫剧中不多见的大量念白,诉说了杜十娘在投江之前,对自己感情被骗的愤怒与无奈,也是对负心汉和不良商贾的血泪控诉。

(二)复排《杜十娘》,寄希望于常氏姐妹和支持常派的企业老板

豫剧《杜十娘》剧本有了,主要唱段也有了,有谁来策划,又有谁担当主演,当是余下要讨论的话题。自不用说,常香玉的大女儿常小玉及二女儿陈小香对这出戏非常熟悉,且常小玉能唱,陈小香对她母亲的声腔艺术挺有研究,至少可以做顾问及唱腔指导。至于说到复排这出戏,在常派弟子中选用哪个演员出演主角?这将是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老一筏的常派名旦(如虎美玲、卢玉琴等)人已老矣,现在活跃在舞台上常派弟子(如王慧、李金枝、汪荃珍等)似乎也不太合适,要从第三代常派弟子中,选用一个唱得好、又有“范儿”,能压住台的演员,这也是要认真对待的。可能这不是我一个戏迷应该考虑的,不复排就算了,如果复排当然要由领导和专家来定。

再一个需要提及的问题是,要排戏就需要资金,没有钱一切都是空谈。这钱,常氏姐妹拿不出,政府可能也不会买单,只有从企业老板那里筹措。我不懂筹措渠道,相信我省主抓戏曲这一块的官员,常派弟子及常派戏迷中作领导者,利用常香玉大师生前的名声,一定能筹够足够多的钱。也相信在企业老板中,肯定有人喜欢常派,会自掏腰包拿出一些钱来的。

继续听我说戏吧。下面我们就听常小玉女士演唱的《杜十娘》中的两个唱段吧!先利用视频简单介绍一下她。

视频:常小玉简介

我1962年8月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洛阳教学,记不清在“文革”前的哪一年,我在涧西区距拖厂不远的红星影剧院,观看了常小玉的《大祭桩》。当时她已是省豫剧一团的演员,这次跟随母亲赴洛演出,常大师不知什么原因没有出场,却把小玉推到了前台,可能是让羽翼尚不丰满的小玉在舞台上得到锻炼吧!那晚她从头唱到尾,据说常大师在后台也陪她到底。有大师的关怀与呵护,小玉唱得不会赖了,观众不时为她喝彩,这掌声中当然也包含观众对她母亲的尊崇。

此后不久,常小玉突然退出了舞台,传言她病了。上面简介她生平的不到一分钟的视频,清楚地证实了这种说法。“文革”那年月,不少豫剧名家受迫害致死,姚淑芳死了,王根保死了,……一些名家的子女也受到株连,陈素真的二儿子考大学时,因政审不合格而卧轨自杀;马金凤的大女儿马春荣在“文革”中,目睹了母亲被批斗的惨景,精神上受到严重刺激,落下终身不可治愈的疾病,最终自杀身亡。常小玉作为常香玉的女儿也不能幸免,被诬为“黑五类”子女而倍受摧残,使她万念俱灰,患了重病,瘫痪多年。

在改革开放后,她才又焕发了青春。但此时的她已失去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且丢功多年,重返舞台有些困难,于是她从台前转入幕后,致力于常派艺术的传承与研究工作,她一方面录制、整理母亲的唱腔,并出了专辑;另一方面带徒弟,辅导喜爱常派的票友学戏,这对于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已经够了。不过你看下面的小玉近照,哪一点像个年轻时害过重病的老人呢!祝愿他青春永驻,为传播常派艺术多尽一些力量!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