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白先勇:细说昆曲和父亲那些事儿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2/24]
他出身名门,其父白崇禧是中国国民党名将,人称“小诸葛”,更被日媒奉为“战神”;而自幼钟情文艺的他更多地遗传了母亲马佩璋的优雅,成为一代著名作家和昆曲义工——他便是白先勇。

白先勇的小说《谪仙记》曾被谢晋导演改编为经典电影《最后的贵族》。其实所谓的贵族早已不是权贵与身份的特指,那是对一种岁月和气质的无限追怀。昨天下午,当他带着青春版《玉簪记》DVD及最新著作《白崇禧将军身影集》亮相杭州首发式时,举手投足间的优雅气质和深厚文化底蕴无不让人惊叹,就连在提问环节遭遇有人向他推销杭州墓地的乌龙事件,白先勇依然是一副处变不惊的优雅。原来,贵族并不是锦衣华服,而是一种风骨。白先勇来了,仿佛一个时代也跟着来了。

和杭州缘分匪浅

《最后的贵族》便是在西湖上敲定

作为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的第8个儿子,白先勇并没有与政治或军事结缘,相反,从小深受中国古典小说和“五四”新文学浸染的他,将兴趣转向了写作,并成就一代传奇。“我与杭州的缘分,真的匪浅。”他说话慢条斯理,但眼波流转,眉梢传情,对话也变得生动起来。“我第一次来杭州,是1987年,当时我和导演谢晋在西湖上泛舟,谈成了一件事。谢导对我写的一篇小说《谪仙记》很感兴趣,希望能够拍成电影。当时我们就在西湖上畅谈敲定意向,后来电影拍成了,改名叫《最后的贵族》,潘虹、濮存昕(微博)主演。”原来,这部后来成为大学中文系学生必看的电影,居然是在杭州谈成的。

“第二次是2004年杭州举办七艺节,请我的青春版《牡丹亭》来东坡剧院演出。比较不平常的一点是,我当时正好在美国加州大学教书,当时浙大的校长潘云鹤来学校访问,得知我要带《牡丹亭》来杭州后,邀请我去浙大再演一场。原本以为大学生可能不是很感兴趣,可是后来门票居然被一抢而空,3000多学生抢着看。”后来,他将青春版《牡丹亭》DVD的拍摄地也选在了杭州大剧院,再后来,去年当青春版《牡丹亭》重回大剧院演出时,一票难求的盛景,让观众至今津津乐道。此次出版发行的新版《玉簪记》,是白先勇“青春梦”系列的第二部作品,而该剧也有望在杭州上演,“我们正在谈,杭州应该会演的。”白先勇透露说。

昆曲和青铜器一样珍贵

希望大学生一生要看一次昆曲

“杭州人了不起啊!当时杭州可是昆曲发展的重镇。《玉簪记》的作家高濂就是杭州人,还有《长生殿》的作者洪升也是。你们要知道,昆曲是中华民族了不起的艺术,我把它看成明朝文化成就的高峰之一。看昆曲,就和看商周的青铜器、秦朝的兵马俑、宋朝瓷器一样,充分展现民族高度的审美观。”面对台下来自浙大、浙江传媒学院、中国美院等在杭高校的大学生,白先勇禁不住激动了起来。“这些年我一直有个愿望,希望年轻演员快点接班,也希望能把年轻观众拉回戏院。作为一名大学生,一生真的应该有一次看那么美的表演。”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于是,这位昆曲义工先后带着《牡丹亭》去世界29所高校巡演。他还很注重昆曲文化的讲解,他在北大连续4年设立了昆曲课,在香港中文大学和台湾的高校也开设了课程。“不是年轻人不喜欢传统文化,而是没有人来教授他们传统文化。我在台湾开设昆曲选修课,原本以为400个名额足够了,没想到3000多个学生选了这门课,最后只能抽签来定。”现场他也不忘推广昆曲文化,放了《玉簪记》中最经典的《秋江》一折,“你看高濂多厉害,叫陈妙常追潘必正追到湖中央去了!”把台下的大学生全都迷住了。

用照片还原最真实的历史

现场展现珍贵全家福

昨日同步发行的还有白先勇为父亲编著的最新力作《白崇禧将军身影集》。这是白先勇近10年来除了宣传推广昆曲以外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影集记录了白崇禧从1927年至1949年前半年的军政活动,以及1949年后在台湾17年的暮年活动。“我大概写了9万多字,里面收录了大概有近600张照片,其中百分之八九十都是从未披露过的,是我们家族的珍藏。”白先勇表示,影集将展现他父亲在辛亥革命、武昌起义、台儿庄大捷等各个历史阶段的故事。“北伐战争是我父亲最后完成的,当时他35岁,是他第一个带军队攻入北平,也是他第一个带军队打进杭州,我记得当时是1927年,雷锋塔在之前正好倒了。”

白先勇说,之所以要写这本书,是因为中华民族是非常尊重历史的民族,还原历史显得相当重要。“历史是人类最珍贵的记忆,我想将我父亲从头参加到尾的一段民国史反映出来,照片是会讲话的,将历史的真相借着照片还原。”而这些照片,也是他最美好的记忆。现场他专门选了两张旧照与大家分享,“一张是父亲与母亲在杭州的合影,我发现父亲很少有生活照,但他在杭州旅游时留下了这张照片。一张则是我们一家十口在南京的大合影。我找了很久才发现这一张全家福,在战乱中一家经常凑不齐,于是当我们全家团聚时父亲一定要我们拍张合影。之后,我们就再也没凑齐过了。”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