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徐俊与白先勇合作沪语话剧的初衷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2/25]
根据白先勇最具影响力的小说改编的沪语话剧《永远的尹雪艳》筹备数年始现端倪,昨日,白先勇携男主角胡歌来沪为该剧造势。这是白先勇首度授权改编《永远的尹雪艳》,之所以“严防死守”数十年,全因着“尹雪艳”在白先勇心目中不可取代的地位,白先勇笑说:“尹雪艳就如同是上海这座城市的投射,永远不老。”终愿“放权”,白先勇坦言是冲着导演徐俊提出的“沪语话剧”四字:“有上海的文化和精致才能孕育出尹雪艳这样的人物,尹雪艳说上海话就对了!”

不老的尹雪艳是上海的投射

《永远的尹雪艳》是白先勇的代表作《台北人》系列小说中的第一篇,深刻反映了上世纪中叶至今沧桑变迁,自问世以来,尹雪艳这个虚构的小说人物也一直以其栩栩如生的绝世形象树立在许多人的心目中,可谓“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尹雪艳”。该剧将于明年5月4日隆重献演上海文化广场,并拉开为期18场的第一轮演出序幕。

说起尹雪艳,白先勇笑谈这是他童年的记忆,“我1945年回上海时还只是个孩子,那时也不曾进过百乐门,只是路过在门口张望,只见一群舞小姐婀娜地款步踏入,那种无与伦比的翩然风姿,真是踏遍全世界都再找不到。”于是,若干年后当他在美国爱荷华大学读书时,便萌生了写《台北人》的想法,《永远的尹雪艳》也成了开卷之作。

白先勇最得意的是小说开篇的第一句话尹雪艳总也不老。“不老是违反自然的,所以严格说起来尹雪艳是个超自然的人物,她就和上海这个城市一样,即便历经跌宕饱经沧桑,面上却是不留丝毫痕迹,依然故我地绝然超脱于碌碌俗世间,永远年轻、永远自信,永远有转机和福运。”在白先勇眼里,尹雪艳是上海钟灵毓秀的产物,她有着上海独有的精致内敛和低调富丽,他说,“尹雪艳不会老,上海也不会老。”

“上海小囡”胡歌胜在书生气

为了白先勇的开篇一句“尹雪艳总也不老”,导演徐俊也是绞尽脑汁:“在白先勇的书里,尹雪艳是超现实的,所有的人都老了,只有她不老。但在现实中,我们要寻找一个拥有这份超现实美感的可人儿,真是要下番功夫。”据悉,在白先勇塑造的众多女性形象中,尹雪艳是最为其称道的,也是他倾入情感最多的。对于尹雪艳原型的猜测,多年来从未停止,然而白先勇却始终秘而不宣,每被问及总是欲语又止,因为在这个人物身上隐藏着太多的秘密。

其实,“尹雪艳”要被搬上舞台,早在五年前就有许多传闻,而尹雪艳的人选无疑是最炙热的焦点。有人说,林青霞当是“尹雪艳”的不二人选,也有人力荐本是苏州人、话音软糯的刘嘉玲,而事实上,众多重量级明星都曾有意无意地向白先勇示意对尹雪艳“很有兴趣”。

尹雪艳尚未亮出庐山真面目,但在篇幅不长的《永远的尹雪艳》中所占笔墨最重的“徐壮图”倒是大方亮相。之所以选中胡歌,徐俊笑说既是形象和气质契合,也多少藏着份私心:“回归舞台是胡歌如今的最大愿望,他身上的褪之不去的书生气也正适合徐壮图,于是我们一拍即合。”而胡歌也笑言:“能在阔别舞台八年后获得这样的演出机会,我也是受宠若惊,尤其是能用家乡话表演,对我来说始终考验却也是一偿我这个"上海小囡"的夙愿。”

据悉,为了尹雪艳这个非凡的女人,徐俊也特别邀请了《花样年华》的服装设计师张叔平来为她量身打造旗袍等服饰,据悉,目前,张叔平已经完成了尹雪艳的首件旗袍的设计和制作。徐俊透露道:“现在完成的这件和尹雪艳的气质很相衬,可以说是天上来的一件旗袍。”

上海话的优雅与生俱来

选择用沪语言演出,是导演徐俊能获得白先勇认可,将“尹雪艳”交付到他手中的至关紧要的法宝。据白先勇透露,此前除了谢晋导演曾想将“尹雪艳”搬上银幕外,还有不少人“觊觎”着这位美丽不可方物的女人,但他现在却放心地把“尹雪艳”交给了徐俊。对此,徐俊连连表示“这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运”。

在此之前,徐俊就曾与白先勇合作过越剧《玉卿嫂》,并已拍成电影。对于白先勇的作品,徐俊一直都想做成“三部曲”。《玉卿嫂》大获成功后,他便征询白老师的意见,接下来还可以将哪篇小说搬上舞台。“那天我和白老师在南京路边走边聊,我问了他之后,没想到,他说"那就尹雪艳吧"。我真可谓是又惊又喜。”但徐俊认为,真正能够让白老师放心“交出”尹雪艳的,应该是“沪语话剧”这四个字。徐俊介绍说,“戏剧大师黄佐临先生当年就提出过这样的构想,遗憾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得以实现。这次我们也是希望能把佐临先生的精神传承下来,在舞台上进行探索和实践,接续海派艺术的文脉和风韵。”白先勇也表示:“徐导一说用上海话演,我就对这个创意大感兴趣。因为只有上海的文化和精致才能孕育得出尹雪艳这样的人物,所以,尹雪艳说上海话就对了!”

对上海话颇有研究的徐俊说,他希望通过这出戏能掀起上海方言和文化的关注:“上海话也在不断变化中,这与城市的记忆有关,有城市的韵律在其中。上海话有着与生俱来的优雅、斯文、含蓄。我希望戏里能呼唤出这种神韵,体现上海话真正的美学价值和文化魅力。”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