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我看豫剧

[来源:艺术中国]  [2012/12/31]
我并不甚懂豫剧,却非常喜欢看豫剧。就像我不太懂电视机的工作原理,却喜欢看电视节目一样。记得前年秋天去郑州,遇到一位多年不见的战友,闲聊间谈到豫剧。他竟能一口气说出豫剧的历史渊源,各个流派及其代表人物,甚至于生旦净末丑的唱腔韵味和表演特点来。不仅能讲,还能即兴表演。遗憾的是,对于豫剧,我始终满足于“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醉心于“跟着感觉走”,对于刨根问底之类的学问,却少有兴味。

看豫剧的痴迷,是从童年就开始形成的。因而,每当看一次豫剧,整个身心,就会沉浸在醉人的愉悦和温馨幽远的遐思之中。

我的童年,是在豫北一个当时已有五百多户人家的集镇度过的。那时农民虽然还很贫穷,却能挺起腰杆扬眉吐气了。大家有了欢笑,也就有了娱乐的追求。在那样的年代,在那样的穷乡僻壤,别说电影电视,甚至有线广播还没健全。于是,一个乡镇豫剧团应运而生。

牵头的是一位见多识广,退役还乡的荣誉军人。骨干是那些在旧社会流落他乡现回归故里的人,他们当中,不少人就是在外靠吹拉弹唱混饭吃的。团长有了,演员有了,鼓手琴师等也有了。锣鼓琴笙等乐器,是全镇人几分几角地凑钱购置的。靴帽裙袍等行头,是妇女们用自产的土布缝制的。刀枪剑戟等道具,是几位老木匠制作的。舞台设在镇十字街的一个空园子里,是用砖土木料搭建的。人们往往对似懂非懂,未曾饱尝个中艰辛的事情,表现出一种非凡的胆量来。一个个充满了热情、信心和勇气。

中秋过后,渐至农闲季节,豫剧团开始演练了。过去沉寂的村庄,现在锣鼓喧天,笛笙清越,一片欢声笑语;过去素喜低调为人的泥腿子,现在粉墨登场,出将入相,管起了国家大事;过去谨小慎微的村民,现在上了舞台,肩弓挎剑,成为除暴安良的英雄侠士。明代戏曲家和小说家李渔,曾把一部小说看作是一台无声的戏。我们也可以把一台戏,看作是一部无字的书。

这是一部特殊的书,无论识字不识字都可以读,无论男女老幼都看得懂。人们不仅从中得以身心的恬息和精神的愉悦,同时在潜移默化中,传播了历史知识,弘扬了传统美德,并或多或少的起到了一定的警世作用。就连目不识丁的老妪,也会懵懵懂懂的给你念叨几句唐宋元明清来。村民们茶余饭后谈论最多的就是舞台上的“好人”和“坏人”。他们把热爱祖国,忠诚善良及一切富有正义感的人统统称之为“好人”,像岳飞、包拯、秦叔宝等。他们把卖国求荣,奸诈邪恶及一切为非作歹的人统统称之为“坏人”。像秦桧、严嵩、娄阿鼠等。豫剧团虽然简陋粗糙,却拥有众多的观众。不仅吸引了本镇的村民,而且打动了邻村的人们。其中最忠实的观众则是我们这些少年儿童,不仅正式演出场场不漏,即使平时排练也兴致勃勃地泡在那里。对我们而言,看豫剧不仅是玩乐,无形中也是学前启蒙课。

新中国在迅速成长,农村逐步走向富裕繁荣。交通发达了,村民们的目光不再局限于本村本土这样狭小的天地,慢慢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比较正规的县市豫剧团下乡演出,使大家的欣赏水平从中得到提高,看豫剧不再像过去那样生吞活剥,学会有滋有味地品赏了。特别是五十年代中期,电影下乡之后,从银幕上欣赏了豫剧表演艺术家常香玉的《花木兰》,则使人们完全陶醉在豫剧的艺术魅力和美的享受之中。现代豫剧《朝阳沟》的出现,堪称豫剧的一场革命。它使豫剧这一古老的艺术形式同火热的现实生活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使豫剧那自然朴实,充满浓厚生活气息的优美旋律同新中国朝气蓬勃的前进步履谐调地融合在一起,很快风靡河南,影响到全国,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依然余韵未歇,显示出顽强的生命力。

后来因读书参军,我先后离开家乡,离开河南,很少再有机会看豫剧了。但是,心中的豫剧情结浓重如初,难以释怀。八十年代初,汉口黄浦路礼堂放映曾广兰的《洛阳桥》,我连续看了两场,情兴不减,三个多小时没离开座位。八九年去北京开会,适逢河南豫剧二团黑头王李斯忠在总后礼堂慰问演出《打銮驾》,精彩之处,不时掌声雷动,群情激昂。演出结束后,坐在我旁边的一位老年观众感叹说:“包大人才是党的好干部哟!”话听起来近乎荒唐,言外之音却耐人寻味。

又一个新春佳节即将来临,遥望故乡,耳旁似乎又响起那喧闹的锣鼓,悠扬的笙笛,缭绕的丝弦和优美的乡音……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