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结合豫剧《三拂袖》等戏说到陈素真的武戏也异彩纷呈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3]
豫剧六大名旦中,常香玉和陈素真都能演武打戏。常香玉13岁进开封后,成名不久就曾向京剧学习了并演出了《泗州城》。戏中武功很重,绝招很多,显示出她独有的武功功底,这在许多豫剧女演员中是极少见的。只是她1940年在洛阳害了一场大病,动了两次手术,抽掉两根肋骨,才不得再演武戏了。
西汶艺术网
本文要结合陈素真的《三拂袖》、《涤耻血》、《柳绿云》等戏,说说她的武功基础也十分了得。文中不着重介绍这些戏的故事情节,而把重点放在陈素真在这些戏里表现出来的武功根底,及她如何学到这些技能的?众所周知,在她生活的那个年代,录像设备无法与今日相比,她年轻时在舞台上的摸爬滚翻武打动作根本无法记录下来。只能靠文字记载了。

(一)陈素真与武打戏

陈素真从小在杞县跟义父陈玉亭、武生刘金亭的戏班子演出,啥戏都学,陈玉亭演《辕门斩子》,陈素真就演穆桂英,刘金亭演《反五关》,陈素真就演妲己。总而言之,凡是有旦角的戏,都让陈素真登台表演。陈玉亭、刘金亭两位大主演还有休息的时候,可陈素真这个小主演却一场也拉不下,因为这两位大主演的配角都是她,所以陈素真是场场必上的。就这样,大角、小角、帅旦、正旦、小旦、婆旦、泼辣旦、丫环旦,文的武的,陈素真就一齐来。主角配角她都演,造就了她的戏路极为宽广,在豫剧中的武戏也能拿下来。

1935年樊粹庭先生为陈素真量体裁衣,专门为她写了七部戏,其中《三拂袖》、《涤耻血》和《柳绿云》是新戏,这些戏的戏报上都标有“文武带打”的文字宣传,都是需要有开打功夫的。这三出戏都是我小时候看过的戏,我解放前夕曾有幸看到了陈素真亲自出演的《三拂袖》。解放初期,我还看过陈的师妹李志贞主演的《柳绿云》和学生王敬先主演的《涤耻血》,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就是说,我对这三出戏比较熟悉,今天就拿这三出戏谈谈我的印象。

豫剧是以展示唱功为主的戏,演员中有些武功底子,在台上能摆弄几个架势的就很不错,能摸爬滚打的武功演员很少;唱得好,武把子也好的演员更少。虽然豫剧也有非常繁重的武功戏。而且豫剧各个行当都有自己的武戏,自己的“把路”、“套数”和“绝活,但大都是男性演员,女性主演武戏的更不多,所以豫剧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武旦演员。陈素真虽然达不到武旦的水平,但她是开创了真正意义上的坤角演武戏的先河。

请先看陈素真的几幅在武戏中的剧照。从扮相上看,多属于帅旦、刀马旦或武小生造型。这里选了她在《黄金婵》、《大破天门阵》、《三拂袖》、《柳绿云》、《涤耻血》等戏中的剧照,你看刀马旦英姿飒爽,扎上靠旗气度不凡;武小生风流倜傥,也流露出几分英武之气。人们说陈素真是豫剧舞台上的一尊美神,几幅显示她武戏的照片,也都张扬了古典戏曲之美!
西汶艺术网
1、陈素真《黄金婵》饰演黄金婵

(一九五七年摄于北京)
西汶艺术网
陈素真《黄金婵》剧照

兰州素真剧团时期陈素真《黄金蝉》剧照

2、陈素真《大破天门阵》剧照

这一张没有标明是陈素真在哪出戏里的剧照,似乎与上面一张一样,应该是 《大破天门阵》剧照(为1983年剧照)

3、陈素真在《三拂袖》中饰演蒋琴心,女扮男装剧照,1941年摄于西安

陈素真《三拂袖〉蒋琴心剧照(女扮男装)

4、陈素真《柳绿云》剧照(女扮男装)

5、陈素真《林冲夜奔》剧照(反串林冲)
西汶艺术网
6、陈素真《凤仪亭》剧照   1942年摄于西安,反串吕布
西汶艺术网
还能再选一些,就这样吧!

(二)陈素真北京学艺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在豫剧中,武打功夫没有个考究,或者说没个标准。你掌握得好,舞台上可以赢得掌声,掌握不好,拿捏个姿势也能应付过去。但陈素真坚持的“艺不惊人死不休”戏曲追求,使她下决心要把真正的功夫学到手。

在樊粹庭先生的策划下,她有机会到北京学艺,虽然时间不长,但使她受益匪浅。下面从网络上找到一些资料,略加整理,看一看她在北京学习武戏的大致经过。

1937年5月陈素真母女随樊粹庭来到了北京,通过京剧孙剑泉和沈曼华两位老师,请来了两位先生,一位是范富喜先生教她武戏,一位是赵绮侠先生教她文戏。头一天二位先生是在沈曼华家的院子里开始教陈素真戏,他们问陈素真,李先生(他们在北京遇到的第一位李文溪先生——笔者注)教她的是什么,陈素真说是“趟马”。他们就让陈素真把学的“趟马”走一遍看看。……赵先生一定要陈素真走一遍看看,并把马鞭子递给了陈素真。刚刚受到李先生夸赞的陈素真不免有些骄傲,心想:又是不相信我,我一走你们就相信了。陈素真接过马鞭子,很自信地走了一遍,收了架势后,很得意地站在一旁。范富喜、赵绮侠两位看完陈素真走的“趟马”,相视一笑,又互相谦让谦让。赵绮侠先生从陈素真手上要过马鞭,说:“我走一遍给你看看。”他走了一遍。陈素真一看赵先生走的“趟马”,她的脸象是被人抽了两个耳光似地火辣辣地发烧。这时陈素真才知道自己的见识太浅薄了,幸亏还没有说出学的那个“枪下场”来。李文溪老师教给陈素真的“趟马”,已经比豫剧的“打鞭花”不知要高多少倍了,再一看赵老师的“趟马”,那真是没办法比。

陈素真自学戏演戏以来,第一次遇到高手,任她怎么样地努力,也学不了赵老师那样的身手和圆场。陈素真学了三四天还多,一个“趟马”只不过才学会个路子,那种精巧的技术,不但使陈素真入迷,而且还使她感到有点望尘莫及。好胜心极强、勤于思考善于动脑的陈素真晚上躺在床上,前思后想找到的原因,因为豫剧的基本功太差了,以豫剧的功底,学京剧的武技,简直是赶鸭子上架,比登天还难啊!

赵绮侠先生想教给陈素真舞剑,陈素真不学,她要求学舞翎。后来陈素真深悔失去了学剑的机会。赵先生是在沈曼华家教的陈素真,可惜陈素真跟他学的时间不长。范先生是在孙家东偏院教陈素真,陈素真跟范先生学了大快枪、小快枪、两个枪下场、勾刀对刀、刀下场。

陈素真正在学双刀,在她练耍双刀花的时候,突然听见“咚——”的一声震响,卢沟桥炮声响起来了,日本侵华战争开始了,樊粹庭不得不同陈素真母女急促地回到河南。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