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结合豫剧《三拂袖》等戏说到陈素真的武戏也异彩纷呈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3]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陈素真在北京开拓了戏路,学会了京剧武戏的基本程式动作要领。从此陈素真练功不缀,真到1980年她62岁时,应开封市文化局邀请由天津回到第二故乡开封,向开封市戏曲学校全体师生授艺期间,还手执马鞭,坚持练功。请看我转载的博文《著名豫剧演员陈素真回汴传艺》

如果打不开,请看下面三幅陈素真练功、教功的图片。由台下的一招一式,对照上面的剧照,你可想见她在台上的风采!
西汶艺术网
这里用了陈鹏先生珍藏的三幅图片,在此表示感谢!

(三)陈素真演出的《三拂袖》赏析

上面提到的几出戏,已在我的博文中有所介绍。篇幅所限,这里取其一出《三拂袖》,与网友们共欣赏!为什么取这一出?因为它是我九岁时就看过的戏,也可以说是我的戏曲启蒙戏。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在我国戏曲里,不乏表现像花木兰、穆桂英、樊梨花、荀灌娘等巾帼英雄的戏曲,樊先生的《三拂袖》是同一题材,但他把戏中主角蒋琴心定位为比上述人物多了一个层次,就是文化素质高,把人物塑造成能文能武的女中豪杰。当然,也像花木兰等人物一样,赋予了抵御外寇,为国效力的情操,突出了这出戏的主题。同时,在对角色的内心感情的刻画上更加细腻入微,比如说,第一次因蒋琴心心上人郑定远娶妻于氏,她又不能夺人所爱而拂袖而去。后来也因误会拂袖而去,最后蒋琴心与郑定远夫妇之间的误会解除了,但主人公依然选择了留帖拂袖飘然而去,出家为尼,以求精神上的解脱。所以说,这出戏从总体还是吻合了当今人的欣赏心理,拿到今天来看仍不失是一出好戏。

樊粹庭所编戏之戏名往往是寓意深刻,像《霄壤恨》、《女贞花》和这里的《三拂袖》等比比皆是。先释《三拂袖》戏名:古代人穿的衣服都是宽袍大袖,“拂袖”就是把袖子一甩的意思,表示不高兴的走了,或者说悻然而去。到底戏中是哪三次“拂袖”?让我对不熟悉这出戏的网友做一介绍。

一拂袖:侍郎蒋纪光被害后,其妻女离家逃难,途中蒋妻病倒,幸遇郑员外救回家中抚养。蒋女琴心和郑子定远在习文练武中产生情愫。不料郑为子另取于氏,而定远不能忘情于琴心。琴心于母死后乃留帖拂袖而去。

二拂袖:土匪陈雷等作乱,郑员外夫妻俱死,定远夫妇被琴心救去。不意于氏生妒,琴心二次留帖拂袖而去。

第三次拂袖是:琴心以郑定远之名,女扮男装,赴京应试,得中文武状元。西羌造反,琴心挂帅出征,平了翻贼,抱了家仇。而郑定远夫妇在寻找琴心途中又遇害,于氏为琴心救去,定远脱难后亦赴营投军。三人见面后误会尽消,琴心乃三次留帖拂袖飘然而去,出家为尼,以求解脱。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陈小霞的专场中演《三拂袖》片段,也让人一饱眼福

1948年秋,二哥带我到开封人民会场看了陈素真的拿手好戏《三拂袖》,陈素真在戏中扮演蒋琴馨(我小时候记得最后一个字是“温馨”的“馨”,后来简化成“心”了)。至今记忆犹新的是,女主人公第一次拂袖出走,寄人篱下,在后花园中做完针线后,又操剑练功的那场戏。陈素真扮相俊丽,身段优美,做工规范,虽嗓音已有些失润,但凭借她的用声技巧,大段唱词仍处理的游刃有余。采用她惯用的慢板起腔,时而唱得高亢明亮如黄鹂啼柳,时而又低沉委婉似春溪淌水,还不时穿插进去穿针引线的精彩表演,博得了阵阵喝彩。针线完毕,又舞起双剑练起功来,在舞台灯光照射下,飞舞的双剑在空中划出道道清晰可见的银光,雷鸣般的掌声又此起彼伏,我也使劲地拍起了手掌。

这出戏剧情起伏跌宕,一波三折。随着主人公三次拂袖出走,根据剧情的发展,陈素真几乎要场场更换戏装,先后转换小姐、仆女、小生、武将等多个行当,这出戏充分展示了陈素真文武兼备、生旦不挡的表演才华,从唱念做打等多个方面,全方位表现了她的的艺术风采。

陈素真从1935年演这出戏,1948年我看这出戏,显然在她北京学艺归来之后。我从网上搜索到《陈素真传》中对她在这出戏里武场戏的描述,现在摘录于下:

有一次,陈素真演《三拂袖》,一上场那套精彩绝伦的趟马步就让观众为之倾倒,只见舞台灯光从上射下,陈素真执一根马鞭,迈着急如风,轻似柳的台步走“圆场”、“涮腰”、“翻身”、“卧鱼”,干净、利落、帅气地走完了这一套“趟马”。这是一套完整、繁难、复杂、优美的组舞,身段精彩的程式。在这套“趟马”中,手、眼、身、步、马鞭,都融为一个有机的整体,牵此动彼,互相应和,动作密合无间。动作与动作之间,有“连”,有“断”,有“合”,有“分”。所谓“断”,是指每个动作都能分解成一个独立单位,经分解的每个动作,都是一个美妙的造型。所谓“连”,是指这些舞蹈动作都是为了同一目的,而组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有断、有分、有连、有合,达到了节奏鲜明、层次清晰的演出效果。其间,陈玉虎扮演坐山雕,陈素真与他打勾刀时,陈玉虎将陈素真的刀挑飞了,陈素真急忙跳起来,一伸手,将飞起的刀正好接着。这一下反倒得了个正彩。观众立刻报以热烈的掌声。但陈素真也有失手的时候。演群戏《二龙山》的时候,陈素真耍枪下场,末后撂枪,居然枪掉了,这本是一个失误,但台下的观众不但没有叫倒好,反而异常平静的接着看戏,下场来,陈素真为观众对她的理解掉下了眼泪。

最后也写到她的失误,居然枪掉了。这对于一个武功演员也在所难免,“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观众依然以平静的心态接着看戏,这给陈素真些许安慰。

《三拂袖》后来由剧作家张景恒于1961年整理出压缩本。在保持原剧特色下,经过删、减、并、改把原来的四十四场改为十场戏,使人物性格更为突出。并由郑州市豫剧团首演,在西安狮吼儿童剧院结业的华翰磊主演,导演是崔希学。华翰磊在剧中唱、做、文、武并重,前旦角、后生角演艺精湛。

1962年陈素真回到阔别五年的郑州演戏,盛况空前。20天的戏票不到三天抢购一空。加座、加站票仍

不能满足要求。最后三场只得到大石桥的露天剧场演出。最后一场《三拂袖》,观众达万人,剧场周围

的房顶、树杈都站满了人。赵铮老师其时就在剧场旁的小楼里,亲眼目睹了陈素真演出的轰动场面。

演出结束,观众不走。陈素真加唱几段仍不离席,只得又唱一段《三上轿》,观众这才依依不舍离

开。但仍有许多热心观众守在化妆室前,等陈素真卸妆完毕,刚出门口,便一拥而上,将她高高举过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顶,一直举到乘坐的汽车前,周围一片响声。河南曲艺名家赵铮老师说,这次演出,可以说是观众在事
西汶艺术网
实上给被打为“右派”的陈素真平了反。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陈素真感动万千,写了一首打油诗记录当时的情景:

自从“右派”离河南,五载今始还。

剧院日夜满为患,群众亲切,热情似烈焰。

为谢群众移广场,倾售票万张。

观众虽多秩序良,演时悄然,无声静荡荡。

演至高峰齐呼好,掌声知多少?

剧终谢幕完不了,三五不行,又续《三上轿》。

豫剧大王连声叫,四面无行道。
西汶艺术网
掌声喊声似波涛,被抬过顶,车厢众手招。

群众对我热情高,自愧无以报!

悲喜交集珠泪抛,岂料岂料,冷暖有今朝。

此剧后来在河南销声匿迹,倒是山东省聊城市豫剧团的二度梅花奖得主,豫剧十大名旦之一的章兰却排演了这出戏,成为她的常演剧目,网上很容易搜到她演出的视频。

前几年,陈素真的义女赵吟秋女士也想排演此剧,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而中止下来。下面发两张她的《三拂袖》剧照及一段演唱视频,作为本文的结束。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