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黄梅戏成了“啃老族”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3]
安徽省标志性的文化品牌黄梅戏由于剧目、人才和观众的老化,已经未老先衰,沦为“啃老族”。创作新经典,推出新生代,培育新戏迷,让黄梅戏永葆青春活力,是安徽实施“文化强省”战略的当务之急。

黄梅戏成了“啃老族”

“黄梅飘香,黄梅飘香,香飘塞北和江南。神州黄梅吐芬芳,黄梅声声情悠扬,情悠扬……”

在第六届中国(安庆)黄梅戏艺术节开幕式晚会的尾声,黄梅戏名家韩再芬演唱的黄梅歌《黄梅飘香盛世浓》,描绘出黄梅戏的繁盛景象。然而,在11月7日的艺术节理论研讨会上,安徽省剧作家协会副主席王长安却一语惊人:老演老戏的黄梅戏已经沦为“啃老族”。王长安快人快语:

“有的观众甚至戏言:《天仙配》是天天配,就是说天天都演这个戏,《女驸马》是屡驸马,指反复上演此戏,黄梅戏是黄没戏,就是指没有新戏,这着实让我们每个从事黄梅戏、热爱黄梅戏的人汗颜,一个极具活力的剧种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沦为让人诟病的‘啃老族’。”

王长安曾参与调研2010和2011两年的黄梅戏创作、演出状况。他所调查的安徽和湖北20家黄梅戏表演团体,演出剧目70%以上是传统戏和《天仙配》等经典剧目,半数以上的院团两年内没有新戏上演。两年间,安徽省黄梅戏剧院共演出1514场,传统戏和经典剧目演出场次占87.64%,其中,《天仙配》和《女驸马》共演出522场,《天仙配》演出最多,高达472场。

这些看家戏全都是解放前和解放初创作、改编的。省黄梅戏剧院的改编本《天仙配》是1953年9月在安庆首演的,即将迎来60大寿,最年轻的《女驸马》诞生于1958年,也已经54岁了。

实际上,原创能力强的国有剧团生产了大量的新戏,只不过这些新戏往往都是昙花一现。潜山县黄梅戏剧团团长韩焰生分析,国有剧团过去作为政府的事业单位,在新剧目中宣传政策,宣扬当地政绩和人文资源,义不容辞。韩焰生直言不讳:

“许多事情你就要按照政府的意图来办事,因此许多的东西变成了宣传品,一批又一批的都是宣传品,这种东西肯定是不能传唱的,最终被时代淘汰。”

很多新戏创作出来,就是为了参加重大演出活动夺取大奖的。为了迎合领导和专家评委,这些新戏通常都被搞成大投入、大制作的“形象工程”,第六届黄梅戏艺术节新剧目展演的20台黄梅戏,投入多的高达600万元,少的也有60多万,在营造舞台效果上不惜血本,还请来歌舞团伴舞,搞人海战术。戏曲大制作导致大剧组、大布景、大道具,运输和演出成本高昂,对剧场要求也高,剧组走不出、下不去、演不起,新剧目很快就进了仓库。

1984年,安徽省黄梅戏剧院首演《风尘女画家》,并在第一届安徽省戏剧节获得演出一等奖,此后不久便从舞台上销声匿迹。直到去年4月9日《风尘女画家》重排后首演,这部孕育了《海滩别》等经典唱段的精品剧目,竟然在仓库尘封27年之久。省剧协副主席、省文联组织联络处处长王长安认为,这种怪现象是评奖机制造成的,即参加评奖的作品必须是原创。他说:“作为原创团得了奖以后,为了下一次得奖,它就把这个戏扔了,再排下一个新戏再去得奖,它就没有时间去演以前已经获奖的戏,哪怕是很好的戏。其他的剧团也不会学你的戏。”

要改变黄梅戏老戏当家的局面,我省各级党委、政府及宣传文化部门首先要进一步深化文化体制改革,让国有剧团彻底脱离政府的怀抱,去参与市场竞争。在优胜劣汰的市场环境中,黄梅戏必将回归草根性、民间性,不断生产出受观众欢迎的新剧目;同时,改进黄梅戏的评价体系,将以专家评奖为主的评价方式,改为以大众的口碑和传媒的评论为主,将评委席从舞台前转移到市场中。

2009年,文化部设立“优秀保留剧目大奖”,评奖的门槛不再是原创,而是剧目久演不衰,达到相当多的演出场次。今年11月20日,安徽省黄梅戏剧院的《天仙配》由于达到了解放后首演并且演出1000场以上等条件,荣获第二届优秀保留剧目大奖,这是唯一获得这项大奖的黄梅戏。戏剧界有识之士认为,只有创新评价体系,黄梅戏院团才能摆脱评奖的束缚,生产出更多像《天仙配》一样排得起、演得动、传得开、留得住的好剧目。

主创团队为何人才凋零?

12月6日到7日,2012年度黄梅戏剧本创作研讨会在安庆市召开,与会的全国黄梅戏剧作家只有20人,其中,60岁以上的老编剧占了三分之二。主办单位之一、安徽省黄梅戏艺术发展基金会秘书长许福康,在总结发言时,面对会场上以老汉为主的编剧队伍,不由得发出“感到可悲”的叹息之声。

目前,我省黄梅戏主创人才严重匮乏,本土创作主要依靠退休老人,成了另一种“啃老族”。除了省黄梅戏剧院还有两名中青年编剧,其余院团都没有了编剧这个行当,在全省18家国有黄梅戏院团中,仅有5家有一名导演。著名黄梅戏作曲家陈精耕为记者扳着指头统计,全省能写出一台戏的黄梅戏作曲家不超过10个人,而且全都是退休职工,没有一名在职人员。作为全国黄梅戏唯一的中心点,安庆市黄梅戏主创队伍更是人才凋零:全市在职的副高以上职称的黄梅戏主创人员,总共有导演一名,编剧两名,舞台美术师两名。

黄梅戏院团演老戏,成本低还能获得不错的收益,创新作,投入大、风险高,还可能丢失票房,因此,创作队伍被投闲置散,日渐式微。在调研中,王长安发现:“新剧目的创作在院团始终未成为一种艺术发展的常态,创作人员也就自然显得可有可无了。一大批地方表演单位撤销创作室,让编剧、导演、作曲、舞美设计改行、下岗、离退,并绝不再进。”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