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说一出小戏:豫剧《三回头》+秦腔《三回头》剧本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6]
前几天从网上搜集到早年豫剧名角李佩兰演唱的《三回头》唱段,让我想起来五六十年前这出戏,也想起来名角李佩兰。早在1952年中南区第一届戏曲观摩会演在武汉举行,河南省代表演出团82人参加。演出豫剧《柜中缘》、《三回头》、《洛阳桥》、《投衙》、《别府骂相》、《三拂袖》;曲剧有《白蛇传》、《贫郎恨》。其中开封和平戏院名角李志贞主演的《三回头》曾获优秀节目奖,她本人获奖状。

《三回头》这出小戏,是那个年代豫剧经常的演出剧目,可以作证明的除了最近网友夜深沉上传的李佩兰演唱的《三回头》唱段外,还有下面这张唱片(仔细看《三回头》三个字尚可看的清楚,是谁演唱就看不清楚了),和河北豫剧团演出《三回头》的节目单(注意剧中许升的扮演者乃是女小生李春芳,她是李志贞的胞妹)。

豫剧《三回头》唱片

说起这出戏,我们不能忘记樊粹庭先生,是他早年得知陕西易俗社从管理制度到剧本创作都名列全国前茅时,便亲赴西安观看演出,把《三回头》、《柜中缘》等几十个秦腔折子戏移植成豫剧演出,轰动了整个开封。《柜中缘》还继续活在舞台,而《三回头》却消失了。

豫剧中以“三”打头的戏很多,例如《三上轿》、《三上关》、《三拂袖》等戏,望文生义,且都有三次上轿、三次上关、三次拂袖之意。《三回头》是不是有三次回头的意思?你猜对啦!有这个意思,但不像《三上轿》那么明显,能够分出“一上轿”、“二上轿”和“三上轿”来。我没有找到豫剧的移植本,却找到了秦腔《三回头》的剧本,附在后边,你阅读后自然就知道哪三次回头了。

这出小戏讲述了村妇吕蓉儿因劝其夫许升改邪归正,引起一场婚姻离合的故事。这出小戏是应时之作,完全配合解放初期改造“二流子”的宣传。所谓“二流子”就是吃喝嫖赌之徒,戏中的许升虽是小知识分子,但他是吃喝嫖赌俱全的“二流子”。最后有了悔改之意,夫妻和好如初。人物不多,用时也短,但寓意深刻,到现在也有教育意义,是出不可多得的小戏。我建议省内名角不妨也复排一下,或许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小时候在开封看戏,可不只是陈素真、王秀兰、桑振君、阎立品、宋桂玲、关灵凤等大牌名旦的戏,开封是豫剧的中心,能领大戏、当主演的”好唱家“多的用不完,有的到外省发展,有的到县城去挣得一碗饭吃。李佩兰就是这种情况。先对她做个简介:

李佩兰,开封人,1930年出生,12岁拜豫剧教育家赵清和先生为师。演出代表作《五凤岭》《反西唐》《善宝庄》《桃花庵》《阴阳河》,问师豫剧皇后陈素真学了《小放牛》《三回头》,先后演出《义烈风》《女贞花》《克敌荣归》《三上轿》等戏,抗战结束与祥符调著名武生徐文德合作《凤仪亭》《翠屏山》《善宝庄》等戏,50年代初在王金玉先生指导下排演了《白蛇传》《游西湖》《宝莲灯》《孟姜女》。

1951年,与祥符调名须生李洪建组建杞县豫剧团,合作40余年。50年代又演出《草人媒》《百花公主》《碧玉簪》《钱塘县》等剧目。

这位开封学戏,扎根杞县的豫剧名角,早年经常到开封演出,我不能不知道她。当年戏迷议论她时,说她唱得好,但在舞台上有些”浪“,这”浪“毫无贬义之意,像民歌中“大姑娘美,大姑娘浪”那句唱词那样,这个“浪”字是对她的赞扬!翻看她的常演剧目,这可能与她擅演《小放牛》《凤仪亭》《翠屏山》《善宝庄》(即《曹庄杀妻》)等戏有关。因为在这些戏中,她所扮演的角色,有天真活泼的少女,有风流万种的貂蝉,有放荡不羁的潘巧云,也有恶媳妇焦氏,都需要舞台表演放荡一些,才能表现出人物张扬的性格。当然在《三回头》中她扮演的角色忠贞贤惠,与“浪”字无关。

李佩兰《三回头》“吕家女”祥符调

匹配唱词(参考):

吕家女在房中泪流梭,

悔不该将奴身许配给许郎。

论容貌奴相公并无丑样,

只可惜他不读书虚度时光。

自那年二公婆同把命丧,

他与那无赖子们一处同行。

(一句听不太清楚),

又吃酒又赌博赌注家箱。
西汶艺术网
自清晨出了门独自思想,

眼看着日过午不回家乡。

等他回我还要把好言劝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规劝他还过好(几字不清)。

将身儿打坐在庭堂以上,

奴相公他回来我独劝他一场。

秦腔传统折子戏《三回头》

说    明
西汶艺术网
《三回头》是戏曲作家孙仁玉先生遗作之一。剧本通过吕蓉儿因劝其夫许升改邪归正,引起一场婚姻离合的民间故事,细致的塑造了一个忠贞智慧的乡村少妇,一个经劝回头的浪子,和一个先固执而后随和的老人等三个具有个性特色的人物形象。

全剧主题思想积极朴实,有一定的教育意义。更由于它的结构短小精悍,形式唱做兼备,生活气息浓厚,因此久为群众所喜爱,是秦腔折子戏中比较优秀的传统剧目之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此剧根据陕西省艺术研究所保存本选编,在选编过程中,除了对低级庸俗的用词和不健康的词句作了删补,并对剧中个别唱段的韵辙,也借便作了一些顺通外,其它基本保持原作面貌,谨此说明。(田  夫  选编)

人    物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吕蓉儿   小  旦    乡村少妇。

许  升   小  生    蓉儿之夫。
西汶艺术网
吕鸿儒   老  生    蓉儿之父。

吕宝童   幼  生    蓉儿之弟。

〔吕鸿儒引宝童上。

吕鸿儒  (唱慢板)

实可怜我女儿太得薄命,

配了个坏女婿名叫许升。

又吸烟又赌钱不务其正,

叫老夫思想起坐卧不宁。

(白)老夫吕鸿儒,江南人氏。小女蓉儿,嫁与许升为妻,家计倒也宽裕。自从他二老去世,这个奴才每日吸烟赌钱,不务正业,我女苦口相劝,他只执迷不悟,以老夫心中思想,不如叫女儿和他离婚,免得后来没有下场。是我观见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带上小儿宝童,到他家中去看一回了。

(唱二六板)

恨许升小奴才行为浪荡,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我女儿常为他两泪汪汪。

败门风又恐怕家财尽丧,

倒不如离了婚另寻下场。 (下)

(吕蓉儿恓惶擦泪上)

吕蓉儿  (唱慢板)

吕家女在小房泪流两行,

悔当初将奴身许与许郎。

(转二六板)

论容貌他原来十分俊样,

论才学他也有满腹文章。

自那年二公婆同把命丧,

这赖子行不规任意张狂。

不读书不习字不把学讲,

又吸烟又赌钱出入平康。

有时儿我劝他顾惜名望,

他不听反来拿恶语相伤。

遇这人真叫我无法可想,

遇这人真叫我有脸无光。

清早间出了门不知去向,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这时候还不知他在哪旁。
西汶艺术网
将身儿打坐在庭堂以上,

等他回我再仔细问端详。 (坐介)

〔许升带气上。

许   升  (唱摇板)

清早间在青楼和人争吵,

被几个无赖子辱骂一遭。

进门来只觉得心中烦恼,

又恐怕我的妻恶语相嘲。 (截)
西汶艺术网
吕蓉儿  相公回来了?

许   升  我我回来了。

吕蓉儿  请坐!

许   升  我这里有坐。

吕蓉儿  请问相公,你今天出门做什么去了?

许   升  吸烟去了、赌钱去了、青楼玩耍去了,你问这做什么?我知道你又要教训我了。

吕蓉儿  (哭介)哎!哎!哎!

许   升  真倒霉,你却给我吊丧呀。
西汶艺术网
吕蓉儿  (唱二六)叫相公不必气满面,
西汶艺术网
许   升  你把我的面皮揭了。

吕蓉儿  (接唱)听为妻把话说心间。

许   升  想说你就一个劲儿地说!

吕蓉儿  (接唱)你从前曾把诗书念,

许   升  我把念书当唱乱弹哩。

吕蓉儿  (接唱)何不立志学圣贤?

许   升  我就不想吃*(左口右外)生猪肉。
西汶艺术网
吕蓉儿  (接唱)自那年二老把命断,

许   升  *(左口右外)天要命哩,谁还把它拉住不成?

吕蓉儿  (接唱)你就与坏人去周旋。

许   升  我交的都是好朋友。

吕蓉儿  (接唱)走花街来过柳院,

又吸烟来又赌钱。

要你学好你不管,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全不怕人骂祖先。
西汶艺术网
有时良言将你劝,

你的心里不喜欢。

说的轻了把脸变,

说的重了把眼翻。

全不想你我同作伴,

荣辱利害两相关。

你不顾声名不羞惭,

见了人我脸上太无颜。

许   升  唉!好气也。

(唱带板)听罢言来离了座,

骂声贱人太可恶。
西汶艺术网
我满肚里都是火,

你还平地起风波。

我要与浪子同结伙,

我要与妓女同唱歌。

世上无有人管我,

你个贱人奈我何。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因你平常爱说我,

叫人说我怕老婆。
西汶艺术网
今后将你口封锁,

永不叫你说什么。

假如还今后再说我,

打死你我另续丝罗。

吕蓉儿  怎么说!

(接唱)强盗讲话太可恶,

气的人心上似火烧。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适才劝你原为好,

你不该无故起风潮。

你不学好我要吵,

吵吵闹闹不肯饶。

你也无有轰人炮,

你也没有杀人刀。

要打还要说分晓,

我的人格比你高。

我不是《珍珠衫》上那王三巧,

无故休妻你犯律条。

许   升  (接唱)狗贱人来太恶毒,

敢向火上来泼油。

上前打这个泼辣妇,

〔打架介,宝童引吕鸿儒急上。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宝   童  (进门)爹爹快来!他打我姐姐哩。
西汶艺术网
吕鸿儒  (接唱)我老汉上前问来由。

我女儿在家丢下丑,

我替你割了他的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我女儿没有胡行走,

我与你今日不干休。

你是男子没操守。

做的事儿羞不羞?

悔当初我把眼瞎透,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把我女儿掀到沟。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你纵然嫌她不顺乎,

何必与她结冤仇?

快把休书你写就,

我引她立刻去不要你担忧。

吕蓉儿  爹爹!你不要上气了。

吕宝童  等我长大了,不打你才怪哩。

许   升  唉呔!

(唱带板)

老儿讲话太缺欠,

吕蓉儿  哎呀!你还骂我爹呀?你敢!

吕宝童  (急近前)嗯!我把你……

许   升  (接唱)骂的我羞愧实难堪。

吕蓉儿  你还知道羞愧呀?

许   升  (接唱)我这女婿你不满,

何必当日结姻缘。

吕蓉儿  你好!你好!

许   升  (接唱)离了你女比水淡。

吕蓉儿  你还离不了谁呀?

许   升  (接唱)哪怕我当光棍汉,

吕蓉儿  只要你能娶下吆!

许   升  (接唱)今日就把婚姻断,

要写休书有何难。

吕蓉儿  你胡说!

吕宝童  你胡说!

吕蓉儿  (接唱)我父一时生了气,

你胡说八道是怎的?

倘若还写下离婚契,

我和你当面见高低。

吕鸿儒  (接唱)叫声女儿向后站,  (截)女儿你向后站,待为父和他交涉。

吕蓉儿  儿我……

吕鸿儒  (怒介)嗯!向后站。

吕蓉儿  噢!我便向后站。

吕鸿儒  唉,门婿!

(接唱二六)

你写休书我谢天。

要写快写莫怠慢,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写的迟了我不耐烦。

吕蓉儿  爹爹他不写了也罢么。

吕鸿儒  蠢才!事到如今,还能中止?你退后。
西汶艺术网
吕蓉儿  哎!真真老糊涂了。

吕鸿儒  说是你写哩么,为什么不写呢?

许   升  我么?我却不愿意写。

吕鸿儒  你胡道!

(唱带板)

你说的话儿又中变,

难道欺压我老汉。

上前去碰这个小混蛋, (碰介)

吕蓉儿  爹爹莫要上气!爹爹莫要上气!

吕鸿儒  (接唱)你不写我和你当面去见官。
西汶艺术网
许   升  好气也!

(接唱)一阵阵气的我浑身打颤,

这时候倒叫我如疯如癫.

放狠心取来笔和砚, (取笔砚介)

吕蓉儿  你!你!你……不能写。

许   升  (接唱)黑墨写在纸上边。

男家女家都情愿,

情愿断绝旧姻缘。

我将休书掷当面, (掷书介)

拿上走我要把门关。 (截)

吕鸿儒  哎呀呀!好大的性子。你写好了,而今我自然要走,何须你再三的催促。

(向蓉儿)儿呀!随父来走。

吕蓉儿  爹爹!说是你当真要走?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吕鸿儒  你看,你看!不是当真,谁还作假不成?

吕宝童  姐姐!咱快走些。

吕蓉儿  走!谁还离不得这屋里, (试探地)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走!咱就走。

唉,爹爹,说是你先慢走一步,孩儿我将衣箱还没锁呢。

吕鸿儒  看你糊涂不糊涂,你是离了门的人了,还管他什么衣箱不衣箱,没啥穿哪怕把他冻死。咱们走!

吕蓉儿  噢!我已经是离了门的人了,还管他什么衣箱不衣箱,没啥穿哪怕把他冻死。咱们走!……噢!爹爹!你还是慢走一步,孩儿我将面缸还投有盖呢。

吕鸿儒  你看这个蠢才,尽管说你已经不是人家的人了,还管他什么面缸不 面缸,哪怕没啥吃,把他个不争气的饿死,咱走。

吕宝童  姐姐!你说走哩,又不走了?

吕蓉儿  我走! (望着许升,留恋地)我已经不是人家的人了,还管什么面缸不面缸,哪怕没啥吃,把他个不争气的饿死呢,咱……走……

(欲下,回头窃视许升,猛的)噢,爹爹!说是你转来,你转来呀!

吕鸿儒  (生气地)哎!你又叫我转来作什么?

吕蓉儿  爹爹呀!

(唱摇板)

老爹爹来莫要忙,

听孩儿与你说短长。

(转二倒板)

自从孩儿离堂上,

(转拦头板)

常年在此受冤枉。

(转二六板)

而今既向别处往,

叫儿将他骂一场。

爹爹前行莫后望,

儿我要泄一泄满腹的冤枉。

吕鸿儒  噢!怎么说我儿想骂他?

吕蓉儿  是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吕鸿儒  事到如今,还骂他什么,留点人情,咱们走吧。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吕蓉儿  儿我一定要骂。

吕鸿儒  好好好!我儿既然要骂,为父就站在这里,给我儿壮一壮胆子。

吕宝童  姐姐!走,我和你两个骂去。

吕蓉儿  噢,爹爹!你和我宝童兄弟还是站在门外,孩儿我才能骂个痛快。

吕鸿儒  怎么说我和你那宝童兄弟站在门外,我儿才能骂个痛快?
西汶艺术网
吕蓉儿  正是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吕鸿儒  如此宝童儿呀,随父来站在门外,叫你姐姐骂去 (欲下)噢,儿呀! 你已经是离门的人了,少骂几句,不必做得太过了。

吕蓉儿  儿我晓得。  (目送吕鸿儒、宝童自上场口下)我好为难也。

(唱大二六)

吕家女来好心困,

见奴夫哭的泪湿襟。

我今日设下糊涂阵,

假意儿随父要离婚。

借着他又羞又气愤,

好劝他改过能自新。

转面来我把许郎问,

你为何自己不思忖?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你从前读书很勤奋,

我的父看你贵如金。

你今和浪子同斯混,

难怪他老人要断亲。

看哪样逆来哪样顺?

看哪样卑来哪样尊?

你不学好反将人家恨,

全不怪自己没身份。

咱夫妻今日缘分尽,

临行话儿记在心。

到娘屋我定把命断,

从此后我们难相逢。

要相逢除非鬼阴魂。

说的强盗无言论,

低下头儿泪纷纷,

我这里提衣假出门, (欲下)

许   升  (猛的起身抓住蓉儿裙边)贤妻!你当真要走吗?

吕蓉儿  不是当真,谁还说谎呢!

许   升  你走不得。

吕蓉儿  我一定要走。

许   升  (接唱)你怎肯忍心丢我独一人?

吕蓉儿  说是你撒手!

许   升  我不撒手!

吕蓉儿  (假意地)这还把人急死呀!

(接唱)既怕我丢你一身单,

只为何不肯听良言?

许   升  (接唱)倘若你把我怜念,

今后芸窗苦钻研。

吕蓉儿  (接唱)你说你芸窗苦钻研,

那一伙浪子来纠缠。

许   升  (接唱)怕什么浪子来纠缠,

我永远和他不粘连。

吕蓉儿  (接唱)你既与浪子不粘连,

还有些嗜好把你牵。

许   升  (接唱)把一切嗜好都戒断,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不嫖不赌不吸烟。

吕蓉儿  (接唱)任你说的天花转,

日子久了把眼翻。

许   升  (接唱)日久若还不改变,

头上降祸有青天。
西汶艺术网
吕蓉儿  (接唱)一句话儿明肝胆,

忙将郎君向起搀,

咱夫妻好比双飞燕,

我怎忍丢你一身单。

只怪你太得伤脸面,
西汶艺术网
叫为妻心中好痛酸。

许   升  难为你了娘子。    妻呀!

啊!    (二人抱头哭介)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吕蓉儿  郎君。  夫呀!

〔吕宝童急上。

宝   童  爹爹快来!爹爹快来!

吕鸿儒  (急上)我儿喊叫为何?

宝   童  我姐和那个人又打在一起了。

吕鸿儒  待为父去看。(进门介)哎!我把你个蠢才!适才你叫我站在门外,你要痛快骂他一场。谁知你却拉拉扯扯的哭个不了,你怎么这样没志气?而今快跟我走!

吕蓉儿  爹爹!人家说他学好呀。

吕鸿儒  啊!他还能学好?他一辈子都不得好。

吕蓉儿  爹爹!他能好,能好,能好!

吕鸿儒  噢!他能好?能好了你在这住着,怪我这没脸的爱管闲事。从今向后,你就永远不上我的门。宝童!随父来走。

吕蓉儿  (拉许升跪,许升呆站在一旁,自己着急跪倒)爹!

(唱摇板)

老爹爹停步且莫躁,

听女儿把话说根苗。

他虽然有错知改过,

改过重新把人作。
西汶艺术网
浪子回头立大志,

恩爱夫妻怎相抛?

请爹爹再思再想三思可,

你莫走儿与你上房备酒肴。

吕鸿儒  我不吃,我还从脊梁骨上吃下去呀。 (假意的)说是咱们走呀。

吕蓉儿  (拉住吕鸿儒,暗示许升)哎呀呀!看你痴呆呆地站在哪里……

许   升  (跪倒)我的岳父!

(唱摇板)

适才怪我情性傲,

你老人家莫计较。

只因我无知年纪小,

错把坏人认知交。

今后立志要学好,
西汶艺术网
不叫岳父把心操。
西汶艺术网
还要你费心来教导,

门婿与你把头磕。

吕鸿儒  这!咦!哈哈哈哈……

(接唱)老夫听言哈哈笑,

满腔怒气如风飘。

只要你今后能学好,

老夫何必苦操劳。 (截)

女儿,门婿请起。
西汶艺术网
吕蓉儿  爹爹!

恩宽。 (同起介)

许   升  岳父!

宝   童  姐夫!你前日说给我画一个娃娃哩?画下了无有?

许   升  倒有一副《海棠图》送给弟弟。

吕鸿儒  如此同到上房!

许   升  岳父

请!

吕蓉儿  爹爹

(牌子、剧终)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