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振兴汉剧之我见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7]
我今年七十一岁了,是一个热爱汉剧的普通观众,一生都喜欢听汉戏看汉戏。但看到近些年来汉剧和全国其它地方剧种一样遭受冷落的景象,非常难过。在武汉的戏剧观众中最受欢迎的京、汉、楚三大剧种中,汉剧的上座率又是最少的,更让人忧心忡忡。虽我无力回天,但还是想就我个人的感受谈谈振兴汉剧的我之拙见。见仁见智,仅供各家参考。

小时候,我家住在汉口利济南路,记得利济路中山大道路口有一个很大的茶馆,里面经常有些汉剧票友和专业汉剧演员清唱,有时还挂衣。我父亲是个铁杆汉剧迷,经常带我去看汉戏。他看汉戏有个特点,就是不管人家挂衣与否,一律闭着双眼一边用手指头在自己膝盖上击节打板,一边摇头晃脑地轻声哼唱。那神情,硬是比多时没有见到荤腥的人而喝上了久违的排骨汤还受用舒坦些。只有在两种情况下他才偶然睁一下眼。一种是他听出某个演员唱的不够味,他会睁开眼轻声骂一句: “个板马,掉了半板,冇有跟师父睡的。”另一种情况是三不之看一下我在不在跟前,只要我还在,他又继续看他的闭目戏。

确实,刚开始我是坐不住,老爱溜号。父亲就买些瓜子糖砣把我稳倒。后来,看的多了我也渐渐地对汉剧产生了兴趣,喜欢上了汉剧。不用瓜子糖砣我也能不打瞌睡一直看到挖台脚了。每天放了学赶紧做完了作业就主动缠着父亲带我去听汉戏或是到正规剧场去看汉戏。印象最深的是到六渡桥清芬剧场看了一曲汉剧艺术大师吴天宝主演的新编历史汉剧” 还我台湾”和汉剧艺术´大师陈伯华主演的”宇宙锋”,使我高兴了好一阵子。

可惜好景不长,一九五六年我父亲被下放回原籍农村,我也跟随一起下了乡。从此一别几十年都一直不能接触汉剧了。但汉剧那独俱魅力的声腔艺术,委婉动听多姿多彩的西皮二黄却在我脑海里深深地扎下了根,始终挥之不去。闲暇之时总要唱上几句”逍遥津” “兴汉图”,那怕文革时期把汉剧列为封资修打入了冷宫,我也照唱不误。只是不敢公开传唱只能小声哼唱罢了。可见人在青少年人生定型时期在头脑里形成的观念是那样根深蒂固。为此,我想,要振兴汉剧必须从娃娃抓起,要在青少年中培养观众争取观众。现在有很多京剧院团走进了大学校园,汉剧也应如此,不但要走进大学校园,还应创造条件走进中小学校园,让孩子们早日接触汉剧. 了解汉剧,喜欢汉剧。尽管如今电脑网络游戏机流行歌曲对他们的诱惑力很大,但人上一百种种色色,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听多了看多了我想有四百多年历史的优秀汉剧总会有人会爱上它的。不然的话,汉剧只有我们这些老年观众,死一个少一个。演员可以在戏校里培养,而观众就后继乏人了。这可是决定一个剧种生死存亡的关键问题,也是振兴汉剧的百年大计。这是我的第一个想法。
西汶艺术网
其二,市场经济,适者生存。要想在青少年中争取观众,汉剧必须加大改革的力度。汉剧是一个古老的剧种,但它宫庭化程式化的东西很牢固。吴天保的”哭祖庙”、尹春保的”二王图”、陈伯华的”宇宙锋” “二度梅”在我们听起来确实津津有味,韵味无穷,是一种享受。但对于刚接触汉剧的青少年来说就不是那回事了,特别是像”未央宫” “哭秦庭”这样的大段唱功戏,他们会对那些无休止的叙事似的唱词,沉长的拖腔,繁锁的过门,古板的行腔感到厌烦而坐不住。因此,汉剧要改革。既要让它姓”汉”,保持原有的风格,又要出人出新出戏。这里改编过的汉剧“王昭君”和折子戏”活捉三郎”就是个很成功的范例。在”活捉”这曲戏里,导演以全新的手法,演员灵巧的身段,扣人心弦的剧情,美丑分明的插科打晕,阿娜多姿的舞蹈,优美动听的声腔音乐,融合得恰到好处浑然天成。使人百看不厌。就我来说,我既喜欢看”男梆子” “文昭关”而更喜欢看”活捉” “断桥” “柜中缘” “打花鼓” “海舟过关”之类的美丑结合,文武兼备的汉剧,何况青年人乎?

其三,京剧在上届领导人李瑞环的支持下搞了音配像,收到很好的效果,汉剧也应该如此。据说,老一代的汉剧艺术家如大和尚吴天保等给我们留下了很多优美的唱段,这是一笔宝贵的遗产,不可再生的资源。我们应该采取音配像的办法让它传承下来,去伪存真去粗存精,通过电视,使它们经常与观众见面。让老观众有怀旧的享乐,给新观众开拓欣赏的视野,在传承的基础上更好地改革汉剧,便古老的汉剧以全新的面貌适应青年人的口味,继往开来,跟上时代的步伐。这是个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大事。

其四,当今社会,电视进入千家万户,它在传播新思想新文化方面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很多外省市的电视台例如北京台、陕西台、山东台、安徽台、河北台、河南台、浙江台等都开辟有地方戏专题栏目,经常播放当地的地方戏和举办成人或少儿戏曲比赛。让地方人能看到地方戏,以弘扬和发展地方戏曲艺术。唯独我们湖北和武汉电视台没有这个专栏。我真怀疑,湖北和武汉台的领导权是不是都控制在外省人的手里,他们不喜欢我们湖北的地方戏,也使我们很难得在电视上看到极富地方特色的汉戏楚戏荆州花鼓戏。为此,我建议,戏曲界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们应向政府呼吁: 我省电视台也应向外省市学习,尽早开辟地方戏专栏节目,为振兴地方剧种出一份力作一份贡献。作为地方电视台,这也是他们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其五,巩固现有的观众群以带动和发展新观众。现在武汉有两个地方在演出汉戏。 一个是双休日的人民剧场,那里剧场正规条件舒适,冬有暖气夏有冷气,舞台灯光音响效果都堪称一流,还是正规剧团演出,但就是上座率不高。有一次上演”满堂红”,台上的演职员比台下的观众还多,这种现象确实令人心寒。虽然尽管如此,但演员们在台上的一招一拭一板一眼还是那样认真到位环环紧扣,没有一点敷衍塞责。这种敬业精神,又令人十分欣慰和敬佩。另一个地方就是桥口区文化馆场地狭小条件简陋,虽是草台班子又不挂衣,但每周三的演出就是场场爆满座无虚席。这就说明一个问题,在现有的汉剧观众层面里,大多数都是像我这样每月仅靠仟把元钱养老金生活的退休工人。他们中有的还要顾及下岗的儿子,读书的孙子。人民剧场二十元钱一张的戏票,在大款的眼里算不得什么,但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奢侈。但他们又鸭子死了变鹅一一就爱这口水。文化馆只要两元钱还有一杯茶,当然就成了他们的首选了。因此,票价问题也就成了制约这些老观众走进剧场的一个瓶颈。十多年以前汉口和平剧场上演双休日汉剧,只要五元钱一张票,上座率就比现在的人民剧场起码要高出两倍以上,这就很能说明这个问题了。前些时电视台播了外地一元钱票看戏的新闻,能不能借鉴一下呢?

上述虽属我一孔之愚见,但确实发至肺腑。如能对振兴汉剧有所补益,本人甚感欣慰。如有不妥,万望海涵。
更多
纽新优品